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伊人是谁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92 2005.03.09 09:01

    陈登抬眼一看,说话之人,不是旁人,正是王誧。

  自上次出使江东相识后,陈登与王誧这已是第二次谋面,算是旧识了,客套了几句后,陈登将王誧、夏侯衡等人迎进府内。

  “元龙,对于这一次南下送亲,依你之见,高宠会有何反应?”待双方坐定,王誧开门见山道。

  陈登沉吟一会,缓缓答道:“谋之应用,利弊各端,持谋者所图者,趋利避弊也,今曹司空屡攻宛城不下,为破刘、张联合,南与高宠相交,当是利大于弊,然世事难料,其结果如何非到最后不得而知。那高宠出身寒门,布衣起事,前虽承刘繇遗命督领郡事,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此番朝廷授刺史之职,正得其心。”

  陈登顿了顿,又道:“高宠此人,看似胸无城俯,无半点心机,但行事却出人意表,从他代刘繇崛起迄今,只不过短短二年不到的时间,却能坐领豫章、庐陵、零陵、桂阳四郡,期间讨笮融、败孙贲,取庐陵、伐长沙、袭皖城,无一不是惊人之举,更可怕的是此人在豫章推行屯田举措,与司空不谋而合,使得豫章由弱积强,流民纷附之,若假以时日,可为劲敌耳!”

  夏侯衡一皱眉,脸上露出不豫之色,方才王誧一问突兀的很,陈登在之前虽然表露出了与曹操亲近的迹象,但象他这种地方势力多以利益为先,是不可靠的盟友。

  既然不可靠,那么陈登的意见也就值得商榷了,况且听陈登话里的意思,将高宠描述得那般厉害,好象就是当朝的大司空,镇东将军曹操也不及一样。

  “如此则江东局势又如何?”王誧续问道。

  “江东自孙策渡江后,呈现扫荡之势,几无人能与之争锋,直至高宠的出现,方遏制了孙策席卷的势头,如今两虎相争,郭上郭下难辨矣?”陈登叹了口气。

  “不瞒元龙,我等这一路上实是坎坷,在徐州地界遇上西凉贼寇袭击,人虽无恙,但财物已尽数被掠夺,不知在广陵能否——。”王誧知道夏侯衡面薄,这类求肯的话也只有自已来说了。

  陈登爽快的哈哈一笑,道:“议郎放心,广陵虽比不得许都,但区区薄礼还是备得出手的。”

  王誧忙笑应道:“如此多谢了!我等后天起程,元龙只需将财物送到驿馆便可以了。”

  陈登神色一动,道:“容登冒昧,不知议郎与夏侯公子后日动身取道何方?”

  夏侯衡这时见陈登还算是好说话,这一次见面目的达到,神情也放松了下来,道:“我等准备从广陵南渡长江,随后分作两路:议郎王大人往吴郡孙策处授诏,我则转道往豫章送亲。”

  陈登说罢,却连罢手道:“此万万不可。若是夏侯公子在广陵南渡的话,恐到不了豫章,便身首异处了。”

  “难道说孙策敢谋害朝廷上差!”夏侯衡笑道。

  陈登肃然道:“孙氏父子为人,皆果断决裂,朝廷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障眼布而已,公子若是到了江东,我料必为贼寇注目耳。”

  夏侯衡神色一紧,不久前遭贼寇洗劫的阴影犹存在心中,上一次靠着运气逃脱了性命,若是再有一次的话,结局——。

  陈登见夏侯衡面色刹白,清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他道:“夏侯公子勿急,此去豫章从陆路走的话,山高路远,且盗贼众多,若是走水路的话,一切就好办多了,从广陵逆江而上,只需绕过秣陵,再往上去便是高宠的势力范围了,想来以高宠的聪明,不会做出不利于自已的事来。”

  夏侯衡听罢,脸色方渐渐有了血色,对于陈登的好意,忙不迭的言谢,一旁的王誧看的真切,以他的阅历当然知道这是陈登使的手腕,但感于夏侯衡之前的要胁,心想让这小子吃些苦头也好,也就没有去出言提醒。

  双方又寒暄了几句,王誧与夏侯衡方才告辞离去,这一次他们没有提及夏侯云不知去向的消息,这个秘密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到万不得已,夏、王两人是决不会吐露半个字的。

  即便这是在广陵,但万一消息传到许都或者豫章,夏侯衡和王誧面临的,都将是无法交待的局面。

  夏侯衡的座船离开广陵时,陈登赶来送行,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车轿好一会,然后朝着夏侯衡笑了笑。

  夏侯衡心里一阵发慌,方才兵卒抬上船的其实是一座空轿罢了,难道说陈登看出了其中的破绽,这一路到广陵,夏侯衡的意见是随便抢了个民女充数再说,偏偏王誧这个老家伙说一般的庸姿俗粉恐怕过不了关,定要找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来替代,可是这兵慌马乱的光景,好人家的闺女哪个又会抛头露面在外面等着被抢。

  哼——,有好看的美女的话,我夏侯衡第一个不放过,哪里轮得到他高宠。

  夏侯衡恨恨的想道。

  过了羡溪、虎林,再往前便是高宠的地盘了,逆浪而行的船头被浪头一次次的撞击着,行进的速度慢慢吞吞的,夏侯衡有些后悔听了陈登的建议了,若是走陆路的话,抢个把民女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现在走了水路,四面除了水,还是水,连个女人的影子都见不着,更莫说是未嫁的少女了。

  “靠岸!”夏侯衡大声道。

  士卒们极不情愿的三三两两向岸上走去,在经历过船上的舒适和安逸后,每个人都渴望这样一直安安稳稳的到达此行的终点——豫章。

  当然,上岸走陆路也并非都是坏事,这些天来夏侯衡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与其窝在同一条船上被当作出气筒,还不如上岸躲得远远的好。

  登岸的地方离番阳不远,这里丘陵起伏,正是山地向低畔过渡的地段,而从这向东是渺无人烟的崇山深谷,向西则是已被豫章子民开垦出来的片片耕田,从皖城南渡来的民众中,有一大部分被安排到了这里。

  “驻营——。”当第一眼看到女子的背影时,夏侯衡已是迫不及待了,在驻营两个字的后面,隐藏着的意思便是劫掠民女了。

  如狼似虎的士卒不由分说的占领了百姓聚居的祠堂,随后带上来的是十来个从各家驱赶来的少女,夏侯衡阴冷的眼神扫过,不自觉的停到了站在最后面的两个少女身上。

  这两个女子虽然是一身的村姑打扮,但那一种从浸入到骨子里的独特气质却不是衣服所能掩盖的,年纪稍长一点的女子穿著淡黄色的碎花粗布衣衫,虽然身材苗条而略现纤弱,但眼瞳楚楚如灵,秀发如云,恰似玉女披拂霞雾,又若凌波出尘。

  而年轻较小的少女则穿着浆紫色的上衣,脸上生就了一双晶莹剔透、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流泻出仿佛春天般独有的温暖阳光。一时间让人神为之夺,魄为之摄。

  “好一对天生的尤物!”夏侯衡眼前一亮,两只手一时也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来人,将这些庸姿俗粉赶到那边去,这两个女子留下!”夏侯衡痴痴的怔了好半天,方自回神吩咐道。

  “陈留夏侯衡敢问两位姑娘芳名!”美色当前,夏侯衡也暂时耐下急色性子,摆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哼,贼子休狂!”淡黄衫的女子俏脸含霜,怒喝道。

  “想不到这荒郊野地竟藏匿了绝色佳人,吾夏侯衡真是不虚此行了!”夏侯衡见眼前美人嗔骂,有一种许都风尘中卖笑的女子所没有的情致,不觉情乱色迷,对于女子的怒骂竟不以为意。

  “宠帅不要放过你们的!”紫衣女子也是脸无惧色,昂首道。

  “宠帅——,哈哈,不过是占了区区几郡不毛之地,竟也敢妄称帅才!”被美色给搞晕了头的夏侯衡此时已是口无遮拦。

  “来人,将这两个小娘子送到我房中,今晚待夏侯爷爷来一个一龙戏双凤!”夏侯衡狂笑道。

  “无耻!”在两个女子鄙夷的目光中,夏侯衡感到了平生从未有过的得意。

  这两个女子,就象是天赐的礼物一般,此等人间绝色,在送与高宠之前,若不好好的享受一番,他日回到许都与曹泰等人谈起,岂不被他们嘲笑?

  今晚,美景良辰岂能空负?

  在跨步入房时,夏侯衡的心里已乐开了花,左拥右抱的滋味他不是没享受过,但哪是在许都的勾栏中,自已拥过的那些女人与房中的两个女子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你别进来,要是再靠近一步,我们就死给你看!”一声娇吒的厉喝惊醒了夏侯衡的美梦,房中两个女子一人持着一块破损的锋利陶片,抵在白皙的颈项间。

  “别——,两位姑娘,千万别做蠢事啊!”夏侯衡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靠近。

  “恶贼,我们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女子一用力,颈间顿时划出一道血痕,鲜红欲滴的血珠一颗颗的迸落。

  “好好——,我这就出去!”夏侯衡连声道。说罢,犹不甘心的瞪了两个女子一眼,才悻悻然的向门外退去。

  若是迫死了她们,对于夏侯衡来说,是没有丝毫的好处的,这里离豫章已不远了,再往前走便是高宠的腹地,劫掠只会召致不必要的麻烦,况且这样的绝色是不可能再遇得到了。反正,她们落在自已手中,谅两个弱女子也逃不到哪里去。

  竖日清晨,夏侯衡将这个屯荒的村落的所有百姓驱赶到了一处洼地里,拔出三十个身强力壮的士卒守住高处。然后,命人将两个女子带到自已面前。

  夏侯衡的脸上掠过一丝残酷的笑意,他大声喝令道:“杀!”

  手持利刃嗜血兵士扑入人群之中,手无寸铁、不及防备的百姓躲无可躲,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力,仅有的三四个年轻力壮的男子试图爬过高坡逃生,也被四周守卫的士卒无情的踢落到底下,片刻时分,洼地里的一百多名百姓已倒在了血泊之中。

  “怎么样,大乔小乔姑娘可看清楚了吗?”夏侯衡笑道,昨晚他已从羁押的百姓中知道了这两个女子的姓名。

  虽然遇到比自已厉害的贼寇时,夏侯衡吓得面如土色,狼狈而逃,但在弱势的百姓面前,夏侯衡却在残杀中体会到了一种发泄的快意。

  “父亲!”小乔失声惊呼,自殉的陶片犹紧握在手中。

  “放心,你们的父亲没有死,他对于我来说,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用处。只要你们答应了我的条件,他就不会死——。”夏侯衡一挥手,士卒推出了被捆绑着的乔玄。

  “妹妹,我们便是死,也不能被辱了清白。”大乔苍白的脸上现出坚毅决死的神情。

  “呵——,何必老是死啊死的呢,我这个条件可说是相当的诱人,只要你们中的一个答应了,我便不会杀了你们的父亲,不然的话——。”

  “什么条件?”大乔问道。

  “做一个替补的新娘——夏侯云!”夏侯衡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道。

  “确认的说,是到豫章去做高宠的新娘,这样的好差使你不会不同意吧!”夏侯衡的笑声充满了恶毒。

  “宠帅已有了妻室,不可能再迎娶其他女人了。”小乔冷笑道,对于眼前这个奸诈色狼的话,她根本就不会去相信。

  “你是说那个蛮族的什么公主吗?那不过是玩玩而已,这一次婚姻乃是朝廷下诏御赐的,高宠身为臣子,难道要搞旨不遵吗,夏侯姑娘你说是不是?”夏侯衡看出了大乔眼中的犹豫。

  大乔怔在那里,白崖山前那个舍马救了自已父女三人的年轻将军,那个自已说过要甘愿为奴服侍一辈子的男人,竟然,自已竟然要成为他的妻子。

  “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救得了你的父亲和妹妹?”大乔木然的坐到了红布遮掩的车轿中,夏侯衡方才说的话仍在耳边回荡:人质,夏侯衡将自已的父亲和妹妹扣作了人质,要救他们,就必须扮演好自已的角色——做一个从许都南嫁的新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