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义阳魏延

新三国策 晶晶亮 3747 2004.12.24 08:20

    天渐渐暗下来了,仿佛也不忍心再睹这无情的杀戳一般,从清晨到黄昏已经一整天了,敌骑以五百人为一队,轮番冲击撕扯着我军防线,然后借助骑兵快速灵活的优势,将我的队伍分割包围,并各个击破。

  在敌骑兵的踩踏下,我军已伤亡惨重,溃不成军,濒临覆没。

  给予周鲂致命一击的那员裨将远远的躲到了战场的后面,我要到他身前,必须先杀过无数渴望着用我的脑袋领赏立功的骑卒,在无尽的撕杀中,我的力气、精神和信念在一点点的消磨失去。

  他正在等着我耗尽最后一丝力量的时刻。

  斩杀敌方主将,用他的首级来显耀自已在战场上的英勇,无疑是最好的战利品,这比在马前挂满一连串小卒的头颅要威风甚多。

  我的身旁,又增添了五个敌兵的尸体,同时,在我的身上,也多了三道血淋淋的伤口,这是不可避免的代价,他们付出了生命,我付出的是鲜血。

  可是距离,我与那个狡猾的猎手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越来越遥不可及,冥冥中我仿佛听到了敌人得意的奸笑。

  我嘶吼着,机械的挥动手中的刀,把心中的怒火一次次的向敌人撒去。

  四周除了几处零星的小规模撕杀外,这一场力量悬殊之极的战斗已近尾声,我们在苟延残喘,敌人则好整以暇,不急不燥的等着最后胜利的到来。

  敌人在慢慢的靠近,他们一定看出我已强弩之末了,那裨将策马提刀,在四五个敌兵的遮护下,正向我奔过来。

  “我乃义阳魏延是也。”那裨将傲然道。

  “魏某刀下从不杀冤死之鬼,汝若不服,死后可以到阎王那里告我!”未等我回答,魏延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战场上已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除了橙黄的一片外,只能依稀看见几个小小的灰点,我黯然神伤,追随于我留守荠州口的五百亲兵尽没于此役,此皆我之罪也。

  如果我不执意挥师荆南,这些个忠勇男儿就不会客死异乡。

  如果我在偷袭荠州口之前,把一切的不利可能都想好,也许……。

  如果我听从慕沙、李通的建议,与主力一起撤退,也许……。

  如果——。

  现在所有的如果都晚了,我所有的悔悟都挽回不了五百将士的生命。

  霸王垓下勇,自刎乌江头。

  莫非江东子弟当真就是这般的宿命?

  项羽如此,我亦一样。

  想到这里,我几乎要放下武器,任由敌人上来将项上头颅拿去,也罢,如果敌军中真有吴郡的同乡,我也不妨学一学项羽,做一回顺水人情。

  “可是,就这样死了,你甘心吗?”有一个声音在我心底大声的说道。

  “不,我不甘心,我不能这样死去,而且死后还要让敌人提着自已的脑袋去邀请领赏!”我在心底不屈的呐喊着。

  “咚咚咚——”忽然间战鼓声阵阵撕裂于野,震烁长空,随着渐渐急促的鼓点,围困我的敌兵分出一条路来,“韩”字帅旗下出现了一支二百人的骑兵,黑色的龙鳞战甲,装上了嘴套的战马,马蹄踏在大地上,发出“得得”的声音,应和着鼓声,敲击到人的心上,空气中弥漫出压迫的气息。

  除了服饰和战马外,这些士兵的脸上显出士族特有的傲慢与不屑,使得他们在众多身着橙黄色服装的士卒中异常醒目。

  战事逶迄至今,敌我双方都已疲惫不堪,我军自不待言,而从战场上残留的尸体看,敌人的损失也是相当的巨大,而这些黑甲的骑兵明显是争功来的,小兵们九死一生换来的胜利转眼就被别人摘了去,我看到了魏延脸上写着的愤怒。

  这些人是敌军主将的亲卒,而“奋威校尉——韩”帅旗下那员骑上火红色战马,提着大刀的敌将更是趾高气扬,只不过先前两军撕杀犹烈时不知他又身在何处。

  “魏延,退下!”只见那姓韩的敌将厉声喝着。

  “我——。”魏延迟疑着,眼见即将到手的功劳飞了,谁也不愿意,更何况心高气傲的魏延。

  “魏延,奋威校尉韩玄大人在此,还不快过来见礼!”从敌将身后闪出一人,对着魏延道。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在攸县逃脱的刘磐,文聘的援兵来得如此迅速,与刘磐恐怕不无关系,可惜我却忽略了这一点,想到此处,我不禁懊悔不已。

  魏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悻悻然策马奔回阵中,那韩玄看我浑身是血,以刀支地强撑着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一种得意之极的神色,那神情就象是猎手见到了已困于笼中的猎物似的。

  站了许久,我的左侧身躯开始麻木起来,我牵动了一下嘴角,试着换一种姿式,却不想由于伤口失血过多差一点跪倒在地。

  我费力的挣扎着想再度站起来,两只脚却象绑了重物一般,使不上劲道,韩玄军见我如此狼狈,一阵哄笑,那韩玄更是一阵放肆的大笑,随后骤马舞刀,高声呐喊向我冲了过来。

  “高宠小贼,吃我韩玄一刀!”

  这句话今天我听过已不下十遍,最终授死的不是我——高宠,而是那些高喊着这句话的人,管他韩玄是谁,反正是又一个急着来送死的。

  我脸上露出一丝轻蔑之色,想道:“也好,就让他先给我垫垫背好了。”

  手中,刀已卷了,枪也弯了。

  身上,数道伤口正撕扯着我的肌体。

  我已一无所有。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还有不屈的意志,我还有再战的勇气。

  韩玄的刀映着夕阳的光,喧染出一片通红,直劈而下,我动了动身躯,伤口牵扯着我的神经,阵阵痛楚袭来,我深吸了一口气,握紧刀柄,蓄劲以待,刀至头顶,横着架了过去,招式在这个时候是多余的,以硬碰硬,胜则生,败则亡。

  一切自在冥冥之中,由天去注定。

  “铛!”清脆的响声传进耳朵,在我奋力的格挡下,韩玄的大刀被弹起老高,然后挣脱束缚掉落到五米以外的地上。

  想不到前呼后拥、耀武扬威的敌军主将竟然是草包一个,我大喜过望,全身顿时来了力气,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将仍在发呆在的韩玄按在马鞍之上。

  韩玄的脸色刹白,身体抖个不停,显然刚才的震力使得他有些发蒙,怪不得一直躲在战场的后面,原来是不中用的脓包一个。

  “快救校尉大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敌人乱作一团,他们决想不到,看上去已只剩下束手待缚的我还能有此余力,更想不到韩玄会如此不堪一击。

  我借着这一按之力翻身跃上马背,将体若筛糠的韩玄横放于鞍前,韩玄坐骑突然之间受我一撑巨力一声长嘶,转过马头对着韩玄主阵直冲过去。

  四周皆是敌兵,那么无论朝哪一面跑都是一样的,我双腿夹紧马腹,战马象一团火焰一样,快速燃烧过围困敌兵的身前,韩玄的亲兵还在混乱之中,军无斗志,我乘机奋起余勇,催马趟过敌阵。

  一支长矟刺了过来,我抓起韩玄挡去,那士卒怕伤了韩玄,只得收势回矟,我未等他用力,伸右手抓住矟身,然后一个横扫将正要作势回夺的敌卒撇翻在地,待我矟起之处,一片血如涌泉,挡路之敌纷纷被我挑落于地。

  方才还耀武扬威的韩玄亲兵平日里趾高气扬,那里见过如此惨烈的撕杀,见我在重伤之下犹能一合擒了韩玄,现在又如杀神一般,见人就挑,碰着即亡,哪还有接战的勇气,看起来坚实的围困,竟被我杀透重围,向东而去。

  从强大的韩玄亲兵一面脱围,看似无望之举,不想竟成了,我暗喜。

  身后,魏延领着一队骑兵在死死追赶,眼见到手的鱼儿溜了,他岂能甘心,更何况韩玄还在我手中,若是这一战韩玄有什么闪失的话,文聘追究责任起来,魏延必难逃其咎。

  我不停的用腿夹紧马腹,试图拉开与身后追兵的距离,好在跨下战马经这一番疾驰,竟丝毫不减脚力,渐渐的魏延军与我之间有百步远了。

  果然是匹好马,让韩玄这样一个草包骑着,可惜了,我暗自赞道。

  亏得韩玄坐下这匹好马,否则我恐怕再有机智也不得脱身。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离开荠州口大阵已经很远了,四周除了呼呼的风声外,我几乎听不到什么,只要再坚持一会,等天色大暗,魏延就不可能追上我了。

  “嗖——。”是利箭破空的声音。

  虽然我伏在马上,却仍然能感受到箭枝的劲力十足,和箭矢金属般的阴冷,我侧转身躯,奋起余力,想用枪杆去拔打箭翎,枪与箭发出清脆的响声,被碰弯了方向的箭枝向一旁折了过去,而同时,一阵巨痛从我的右臂传来,我的虎口竟被敌人射来的箭所震破,再抓不住沉重的枪身了。

  除了魏延,别人是不会有如此能力的。

  而连番恶战之后,我已精疲力竭。

  不及我多想,又一箭接着上一箭的气势而来。

  我手中已有防身兵器,情急之下我双手抓起鞍前一物挡在身后,只听得“噗哧——”一声,这是箭矢射进肉体的声音。

  我定神细看,原来方才我将吓昏过去的韩玄当作兵器用了,现在魏延的利箭正好插在韩玄的背上,矢透前胸,眼见着韩玄是不活了。

  如果魏延再射一箭,我必不活,惊赅之下,我一把扔下韩玄的尸体,双手死死抓住马缰,身体趴俯在马背之上,策马狂奔。

  这一夜,乌云遮住了天际,看不到一丝的亮光。

  我不辨方向,任由战马疾奔。

  管它是什么地方,只要能逃脱身后敌兵的追杀就好。

  喊杀声渐渐远去了……

  疲乏和流血,使我在一颠一驰中失去了知觉。

  风声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