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饮血之河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594 2005.04.25 07:20

    血河奔流。

  天边卷起一块乌云,遮挡住了落日的鲜血晚霞。

  夏日的风雷压阵,似是要为战场上死去的游魂送行。

  经过一天的撕杀,无数孙策军士卒的残碎躯体在马蹄下被践踏成泥,伤重垂死将士的哀嚎之声被无情的刀锋一次次切断,这一场鏊战终于接近了尾声。

  周泰的双臂已经僵硬无比,力竭的他再已提不动手中沉重的铁斧,而跨下的战马则早已倒毙,在他的身后,二百死士已损失殆尽。

  而在他的周围,高宠军兵卒还在像潮水一般的涌上前来,周泰回首看了一眼,在他的后面,孙策、孙权一行的影子已经越来越远,模糊的看不清了。

  周泰仰天长叹:“二公子,周泰在此别过了!”

  说罢,周泰弃斧艰难的迎向涌来的高宠军将士,在他那张粗豪虬须的脸上挂着无悔的笑容,身为一个武将,能够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乃是最好的归宿。

  高宠冷眼瞧着前方孤零零站立的周泰,心头不禁生出一种造物弄人的感叹,周泰与自已还是结拜的异性兄弟,想不到只在三年之后,兄弟再见时竟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宠帅,我去宰了他!”雷绪一声暴喝。

  “等等——!”高宠的声音疲惫而无力。

  “宠帅,周泰与你曾是结义的兄弟,此人勇力过人,有万夫不当之勇,若是死了,实在可惜,莫如待我前去劝降于他!”刘晔看出了高宠内心的矛盾,谏道。

  “那周泰连杀我军中数员大将,有此等血海深仇,他岂会归降我军!”徐庶虑道。

  高宠缓缓的点了点头,对刘晔道:“子扬,你去告诉周泰,若是他肯降我,前番恩怨悉数不咎!”

  刘晔应了一声,催马朝着周泰而去。

  刘晔的利舌曾经说动过孙策与高宠暂休战事,曾经说动过隐居临淮的鲁肃来投,但此刻他却说不动周泰那一颗充盈了死意的心。

  听罢刘晔劝降的话,周泰哈哈大笑数声,厉声道:“我与高宠虽为兄弟,但论及恩情,二公子待我却更是深厚,泰乃粗人,尚懂得舍生取义之道。”

  周泰的声音激昂刺耳,在他的声声长嘶中,乌云压阵的天际间一道闪电竖直的劈下,如白炼般击中了周泰。

  瞬时,周泰形神俱灭!

  他的整个庞大的身躯都被这闪电炽烧殆尽。

  “周泰——!”高宠的叫喊声是如此的虚弱无力。

  曾经风光一时的孙策军中第一流的大将——虎胆周泰死了,他的死是如此的震憾,他死在了两军交战的沙场,却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中,他是被闪电劈中而死。

  周泰之死终结了战场上孙策军残卒的抵抗,面对着老天狂怒的谴责,所有人都放下了武器,在这些投降的俘虏中,小乔劫后余生,侥幸生还。

  与那些死去的士兵相比,她是幸运的。

  而与那些在香闺里学着刺绣、憧想着如意郎君的千金小姐相比,她的命运要坎坷的多。

  在东返撤退的途中,小乔主动的暴露了自已女儿的身份,虽然有惊无险的躲过了军中的流言中伤,但她知道这件事如不澄清,周瑜被一辈子背上“孪童”的恶名。

  这是性情孤傲的周瑜所不能忍受的,也是小乔不能容忍的。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男人因为自已而受到不公的对待。

  番阳到了。

  过了石印山了——。

  到了曲阿城了——。

  这些天来,小乔在一天天的期盼着漫长的行军路程早日的结束,对于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来说,跟随远征的军队一道行军困难实在太多,也有着太多的不方便。

  那些知道了她身份后的孙策军士卒眼神开始异样,久离故土、每天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士兵对于女人有着一种摧毁的疯狂。

  更何况,这个女人是如此的美丽动人,不可方物。

  在不打仗的时候,有周瑜罩着,小乔周围的这些兵卒有贼心没贼胆,但现在,两军撕杀正烈,周瑜已不能顾及到后阵的小乔了。

  “小美人,过来让老子瞧瞧你那张小脸!”一个什长模样的**率先发难。

  在他的身后,是四五个赤着上身,仅穿着裤头的孙策军兵卒,他们的脸上个个挂着淫笑,他们的眼睛里露出的是一种兽性的凶狠。

  小乔面色刹白,她紧紧的将一把短刀握在手心,这一把刀是她好多天以前就已备下的,为的就是防备不测。

  “你们干什么?”小乔的声音惊恐而无助。

  为首的什长一边伸手解开裤头,一边狂笑道:“干什么?小美人,就干你天天和周瑜做的那档子事!怎么了,瞧弟兄们粗俗是不是,放心,等一会我会轻一点的。”

  说罢,作势一个猛扑,便欲将小乔压在身下。

  小乔急急的后退了几步,将短刀抵在胸口,嘶声道:“你们再过来,我就自戳给你们看!”

  “小娘子,何必要轻生呢,让兄弟们玩玩不会缺你什么的,看看我们比那风liu倜傥的周郎如何?”一个孙策军士卒毫无羞耻的笑道。

  小乔怒形于色,厉声道:“你们这些无耻之徒,不怕遭到军法的惩处吗?”这些人想要污辱自已还不算,竟又出口中伤周瑜,实在是可恶之极。

  那扑空了的什长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狞笑道:“军法——。狗屁,现在高宠军都快打到这里来了,谁还管什么军纪不军纪,弟兄们,你们说是不是?”

  “就是!”

  “和俏娘子风liu一会——,等会儿就是死了,也算是不枉这一生了!”

  “啥,这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

  几个逞凶的恶徒一边七嘴八舌的说着,一边围成一个包围圈,将小乔困在中央。

  “我先上——!”一个淫贼全身脱得赤条条的,猛扑上前。

  “还轮不到你,在后面排着——。”适才那个为首的什长手上一使劲,将急不可耐的同伴直贯出老远。

  小乔目睹这几个人的丑态,心神俱哀,她知道今日要想保全女儿清白之身已不可能了。

  “公谨,嫱儿永别了!”小乔手一紧,抵住心口的短刀用力一扎。

  “小乔姑娘,且慢!”正在小乔即将受辱之际,一声大喝凭空而降。

  等小乔睁开眼时,只见一支打着高宠军旗号的军队杀到,为首一员将领,身材魁梧,面色黝黑,手中提的是一把血淋淋的大刀,那刀上滴落的血正是方才试图逞凶的几个孙策军恶徒所流,只顾着图一时之快的他们没有想到会有敌兵杀到。

  “小乔姑娘,还识不识得我雷绪?”这将领摘下头盔,露出一张浓眉大眼的脸庞,在那张脸上流露出的是一份亲切和随和。

  小乔眼睛一亮,惊喜道:“你是白崖山上的雷绪将军?”

  雷绪一眨大眼,笑道:“如假包换!”

  “雷将军,你怎么在这里的?”小乔手中的刀“呛啷”丢落到地上,她一直紧崩着的神经此时终于完全的放松了下来。

  雷绪有些傻傻的一笑,道:“宠帅带我们在这里伏袭来着,孙策现在已经败逃了,对了,小乔姑娘,你怎么会落到孙策军的手里?”

  面对雷绪的这一问,小乔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自已和周瑜的相遇相爱就如同是一个巧得不能再巧、俗得不能再俗的故事,说出来有几个人会信,几个人会明白?

  “雷——雷将军,我姐姐你最近有没有见到过?”小乔有意的避开话题,问道。

  雷绪是个直性子,一时倒没想到小乔心里想的这些东西,听到小乔问起大乔的消息,忙道:“噢,小乔姑娘放心,你家姐姐现在正在豫章太守府呢,等会我去禀报宠帅,让你们姐妹相聚!”

  曲阿城东的这一场大战,在撕杀了整整一天后,终于结束了!

  余烟散尽。

  梅乾、雷绪的突然出现彻底击垮了孙策军的信心,在大溃败的战局中,除了孙策、孙权、周瑜等中军约二千人得益于周泰的阻挡而突围外,程普、吕范、孙翎等诸将也各率残兵遁逃,孙策诸将中,仅有韩当突围无果,战没于阵中,这样一个结果对于他来说,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孙策在战阵之初的二万余西征大军,至此战后,仅剩下约五千残兵逃回吴郡,其声势从此一落千丈。

  在高宠一方,损失也同样不小,担负阻敌重任的朱桓军四千人能活到战后的,只有八百余人,而最精锐的甘宁锦帆军由于遭到了孙策主力的围攻,也有近一半将士伤亡,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在这一战中,高宠最为倚重的两支精锐都被打废,失去再战的能力。

  经过残酷无比的撕杀之后,高宠和其它的将士一样,已经疲惫不堪,只想着一屁股躺倒在地上。

  但他知道,现在他还不能。

  劫后的战场,堆积成山的尸体正等着掩埋和焚烧,七月的天气闷湿而炎热,这些死卒是蚊蝇滋生的最佳场所,而它们是传播疾病和瘟疫的祸手,经历过长沙城惨象的高宠比谁都明白及时清扫战场的重要性。

  鲁肃、徐庶、刘晔和陈登陪伴在高宠的左右。

  “宠帅,有士卒在战死者中找到了韩当的尸体!”经过这一战,鲁肃对于高宠在战场上所表现出来的气魄和能力已由衷的折服,从他称呼上的改变,高宠已明白了鲁肃现在的心思。

  以他原先的估计,高宠与孙策这一战的胜率应该是四六分,高宠占六,孙策居四,兵力上稍占优势但缺少大将的高宠是不太可能取得完全意义上的主动的,最有可能的结果莫过于击破孙策西征军约一半的兵力,也就是万余人左右,而现在,孙策军能逃回去的只有五千余人。

  “宠帅英明神武,神机妙算,登佩服不已,今孙策兵败曲阿,损兵折将,将军何不再接再厉,挥师直取吴郡、会稽,从而一举平定江东!”陈登用袖口掩住飘来的血腥之气,说道。

  在高宠一方的各军中,唯一完好无损的是陈登的广陵军,他的六千兵卒自始至终守御在高宠军的后阵,没有直接参与到战阵之中。

  正是明哲保身,保存实力的想法让陈登势力得到了益处,他从战前最弱的一方跃升为可以和高宠、孙策一较长短的第三方力量,这样的结果让陈登感到有些自鸣得意。

  高宠淡淡笑了笑,缓缓说道:“战国纵横家苏秦之弟苏代曾有一则有名的故事,不知元龙兄是否听说过?”

  陈登道:“愿闻其详!”

  高宠道:“这个故事是这样的:苏代过易水,见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钳其噱。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人得而并擒之。”

  陈登脸上倏然一红,他没想到高宠一眼看破了他的心思,只得支支吾吾道:“宠帅,登之所图只在徐扬两州,而将军之志却在天下,以将军之胸襟气量,难道容不下登之所愿?”

  高宠闻听,哈哈大笑,道:“元龙兄与许昌曹公交好,那曹孟德虽有雄才伟略,但其麾下能人志士甚多,元龙兄即便相投恐也不能为之重用。宠久闻兄台乃五湖四海之士,胸藏万千机谋,今何不与子敬一道,为我所用,一展心中抱负!”

  陈登被高宠一语道破久积中心底的痛处,清瘦的脸颊上顿时抹过一圈激动的红晕,他大声道:“如果宠帅看得起,登愿以平生之所学,为之驱使!”

  高宠凝视着陈登的眼睛,正色道:“元龙兄言重了,得兄相助,宠若又添数万甲兵!”

  “宠帅的话甚是,这一次能得到元龙兄的加入,我军将是如虎添冀,只要能稍加生息,及时休整,击破孙策将指日可待。”刘晔恭喜道。

  鲁肃也笑道:“到时的话,江东又岂是宠帅之愿,问鼎中原才是我辈英雄之志!”说罢,徐庶、刘晔几人哈哈大笑,彼此心照不宣。

  籍着这一场大胜,鲁肃终于下定决心辅佐高宠了,而对于高宠来说,更意外的惊喜来自陈登,这个在徐、扬两州都相当有实力的地方士族豪强的加入,无疑会极大的提升高宠在江东的声望,也能使他尽快的在江东站稳脚跟。

  PS:出差前最后一天,早起先解禁一章,谢谢大家在书评区的鼓励,不一一说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