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初露锋芒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03 2005.07.28 08:27

    步出宫门的时候,正是夕阳西落映红一片残霞,曹操眼中布满杀气,倚天剑提在手中犹不住的微微颤动,对刚才说过的那些话,曹操并没有后悔,也决不会反悔。

  “世人皆谓我奸,我则独笑世人心偏,做人如果没有决断机变的能力,那雄心壮志、荣华富贵岂不都是镜花水月?”曹操仰天大呼,胸中郁结的怨气喷渤而出。

  公,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昔日善相的许邵曾对自己这样评价过,当时尚是年少的曹操一笑而过,而如今,如今已是挟天子令诸侯,贵为司空的他感到的不是惊异,而是一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冲天豪情。

  “传令于曹休,虎豹骑立即将许都四门紧闭,有擅闯出城者,杀无赦!”决心已定的曹操此时再无半点的怜惜与犹豫,他头也不回的对着紧跟在身后的曹洪道。

  在其后的三日里,许都一片血雨腥风。许多官居显贵的大臣在转眼间便被抄没了府邸,其中以故太傅袁隗、故太尉杨彪为最显。

  建安四年十月二十日,许都校军场,二万曹军精锐在夏侯渊、徐晃等将领的指挥下。正井然有序的接受司空曹操的检阅,他们马上就要开赴徐州一线,参与讨伐刘备的战斗。

  “此番征讨刘备,明公尽放宽心,那刘备属兵原多为我军士卒,军无战意,何堪一战!”郭嘉看着刀枪林立的精锐曹军,笑着对曹操道。

  一身戎装的曹操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淡淡道:“但愿如奉孝所言。”

  正这时,谋士张范急冲冲的拿着一封信函赶来,及到近前,张范道:“大事不好了,大将军袁绍、左将军刘备、荆州牧刘表、西凉太守马腾、辽东太守公孙度飞书传檄,布告天下,联合集义兵讨伐明公。”

  张范话音未落,数万人的校军场上顿时鸦雀无声,曹操取过书信,展开看去,写的却是:曹操欺天罔地,秽乱宫禁,残害忠良,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奉天子血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

  “哈哈哈,大耳贼以为用这些伎俩就能哧退我军,真是可笑可怜之至!”曹操看罢,目视惊惶中的文武属下,忽然间大笑起来。

  “明公,袁绍、刘表各拥众十余万,一南一北挟击于我,马腾西凉兵又素来剽悍,倘若此等一并来攻,则我等纵有三头六臂也不能敌也。”张范额上冷汗淋淋,急谏道。

  曹操听言,神色倨傲,冷笑道:“袁绍性疑无断,色厉胆薄,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刘表徒具八俊之名,乃虚名无实之辈;至于马腾、公孙度之流,皆碌碌小人,无足挂齿。昔日关东群豪讨伐董卓,袁绍为盟主,枉有十八路军马,却使功败垂成,今只区区五路响应,吾何惧哉!”

  曹操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字字句句掷地有声,众将官听在耳中,皆不禁心头一热,压抑在心中的男儿豪情也被这一句话点燃。

  “此番出征,若有哪个贪生怕死的,我徐公明就第一个拧下他的脑袋!”徐晃双手一碰明晃晃的大斧,愠声喝道。

  站在曹操身后的许褚牵动了一下嘴角的横肉,毫不客气的大声驳道:“徐晃,这砍人脑袋的活计还轮不到你,够种的话,去阵上拧下大耳贼的首级。”

  徐晃被许褚这一声抢白急得脸色通红,他正待出言反驳,荀攸见两人言词不和有干架的迹象,忙劝解道:“公明、仲康,出征在即,不可因一时冲动而伤了彼此和气。”

  此时的曹操没有功夫去关注徐晃、许褚的嘴仗,他的目光注视着屹立在瑟瑟寒风中的数万将士,然后拔剑出鞘,大声喝道:“出征!”

  “喝呼~哟!”伴着曹操的一声令下,蓄劲待发的曹军将士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这声音几乎能穿破九霄,直抵千里之外。

  此时此刻,在曹操一脸从容的背后,是坚忍不拔不可动摇的毅志,所谓五路檄讨,在曹操的心中,就如一张薄纸一般,一捅即破。当年,关东十八路诸候讨伐董卓,无论从兵力、士气、人员配备各方面都强过董卓甚多,但最终却无奈董卓如何?

  不忿于关东诸侯的观望不前,当时年轻气盛的曹操决定孤军追击,却不想在荥阳汴水被董卓大将徐荣击破,士卒死伤甚众,所骑战马受创不能奔跑,曹操自己也被流矢所伤,幸亏从弟曹洪换马解救才险险逃脱,这在曹操心中一直不曾忘记,为从那一时起,他就暗下决心,此生除了自己外,再不去奢望与人联合。

  马蹄征踏,车轮滚滚,在这样一个注定是强者为王的时代,曹操心头感受到了的一股迎风博浪的快感,所谓五路檄讨,在他看来,根本就是貌合神离、心怀各志的临时阵营,除了袁刘之外,刘表、马腾、公孙度势力与中原皆不相攘,根本不足考虑。

  唯一能够增援刘备的,只有袁绍,上个月,袁绍增兵黎阳,摆出一付随时南下的架式,使得曹操北境的压力大增。

  曹操知道,袁绍对于自己抢先一步,挟天子令诸侯的做法早有不满,在去岁袁绍还曾鼓动幽州刘虞自立为王,后又以势相逼自己让出大将军位,不过袁绍并不死心,在彻底击败公孙瓒后,袁绍已将下一个目标指向兖豫中原。

  既然与袁绍的一战终不可免,那么迅速铲除刘备在徐州的势力就显得尤为迫切,这就是曹操决定立即出兵徐州的原因。

  这是一个军事冒险,赌的是袁绍不出兵南下,倘若袁绍南下,则曹操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失去,如果袁绍丧失这次机会,那么曹操就能肃清背后的威胁,专心一致对付北边了。

  长江上,数条战船劈波斩浪,逆流而上。

  高宠站立在船甲之上,迎接着扑面而来的江风,心情和北方的曹操一样的激动。

  他们一个向东、一个向西,目标虽是不同,但最终的目的却是一样。

  那就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宠帅,曹操在许都誓师出兵东征了!”刘晔脸色苍白,脚步有些虚浮的从船舱中走出,道。

  随着江东的各项制度逐渐完备,冶炼司的事务也轻松了不少,霹雳车的改进在高宠投入大量的资金之后,终于进入了规模生产的阶段,这是刘晔心血的结晶,石印山上的一把大火,烧掉的不只是二十具霹雳车,更有辛苦制作的匠人的信心。

  这一次攻打江夏,虽然以水战为主,但迫切要将霹雳车投入战场试射成果的刘晔还是说服高宠,在五艘蒙冲战舰上各搭载了一具霹雳车。

  虽然舰载的霹雳车试射的第一发石块距离目标差了太远,但高宠对于这样一种尝试还是充满了信心。

  为此,他还特意给这一种装载于船上的霹雳车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舰炮。

  舰炮技术虽然现在还不成熟,操作霹雳车的炮手还不能很好的平衡船上的晃动,从而让发射出去的石块能尽可能的击中目标,但舰炮的强大威力却是有目共睹的,一旦命中,则可令敌军胆战心惊,丧失战意,这就是高宠决定将五艘装载霹雳车的战舰带到江夏战场的原因。

  听到刘晔的话,高宠脸上露出一抹会意的微笑,他道:“曹操不愧是曹操,能有如此决断的勇气,当令人折服矣!我若是彼,亦当以小股兵力在北境牵制,然后集中主力迅速挥师东进,击破刘备。”

  刘晔咳了一声,敬服道:“原来宠帅是早已料到了曹操会东征刘备?”

  高宠摇头道:“挟天子令诸侯,曹操看似风光无限,实则也是步步凶险,中原,素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曹操要面对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强大,有时我常想,若自己是曹操,当会如何?这一次曹操东征,换作是我,也一定会这么去做。”

  “前狼后虎,四面受敌,能有勇气弃根本于不顾,作孤注一掷的,就算失败了,也当值得称颂。”刘晔说道,极具战略眼光的他自然看出曹操面临的境况。

  高宠扶住船舷,凭江临风,笑道:“子扬,你我上一次这般畅谈还是在四年前,那时年少轻狂,放言无忌,不想匆匆四载即过,当时的抱负可还记否?”

  四年前,刘晔与高宠二人郊游鄱阳湖,那时的高宠早被革去了冠军侯的军职,心中忿闷,那时的刘晔仗剑侠义,有着冲天的豪气,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对于失意中的高宠,刘晔言词切切,鼓励道:“少冲兄有鲲鹏直飞九天之志,又何须在意一时之困惑。”正是这一句话,让高宠重拾信心。

  刘晔动情道:“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宠帅当时的话,晔至今不忘。”

  高宠哈哈一笑,转过身握住刘晔的手,道:“今复用此言,宠愿与子扬兄共勉之!”

  柴桑口。

  猎猎的江风将战旗吹得呼呼作响,数百条大小战船分队列排开,正在井然有序的操练对战,远远望去,各队的旗帜上分别镶着周、甘、徐、丁字样。西征军统帅周瑜、水军都督甘宁、彭泽太守徐盛以及丁奉、陈兰等一干将领悉数云集于柴桑口,他们练兵的目的就是为了眼前征伐江夏的战事。

  “公谨,军中士气如何?”高宠即临柴桑,遂不顾赶路的疲惫,赶来观望练兵成果。

  周瑜率领水军主力是在四年夏时屯兵柴桑的,当时正值高宠最困难的时候,一方面存粮告尽,新粮未收,另一方面又要应付地方上的事务,正可谓是焦头烂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高宠还是力排众议,采纳了周瑜未雨绸缪的西征建议。

  如今,所有的付出就将迎来丰硕的成果,这是周瑜的期望,也是高宠的希望。

  周瑜翩翩锦袍,俊朗的面容上显得神采奕奕,看得出这些天训练的效果很是令他满意,他道:“士卒个个争先,只等宠帅一声令下!”

  “那将领间可还和睦?”高宠又问道,甘宁、徐盛几个都是沾火就着的脾气,对于属下的将士个个护短得紧,这数月聚在一起练兵,难免会有磨擦。

  周瑜笑答道:“宠帅且放宽心,兴霸、文响、承渊几个现在老实得象锦羊一样。”

  “噢,莫非公谨有特殊的治军良方,不如说来听听!”高宠听周瑜“大言不惭”,竟将自己也头疼多日的问题给解决了,不觉来了兴趣。

  周瑜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对他们几个说,那一个违反军令,就剥夺掉参与攻打江夏的机会。”

  “公谨这一招正是切中要害,端是厉害得紧!”高宠一时忍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锦帆军将士请缨出战头阵!”正在高宠与周瑜叙话时,前方船阵上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呼喝,这是甘宁的锦帆军,纵横长江多载的他们自然是对攻打江夏充满信心。

  “头阵归我!”左侧是徐盛的彭泽卫卒,熟悉这一带水情的他们早己憋了一肚子气要与锦帆军较一长短。

  已经独立带领一军的丁奉虽然在资历上还不能与甘宁、徐盛相提并论,但有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摩拳擦掌的他们纷纷举起兵刃,向高宠表达着心中求战的愿望。

  “军心可用。”望着这些无畏的将士,高宠不禁对未来的战斗充满自信。

  林立的五百余般战船铺陈在柴桑口,加上大大小小的辅助船只,高宠军水师主力几乎尽数出动,共计一万八千士卒,而他们的对手,是足有二万众的江夏水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