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铁戟温侯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83 2005.05.23 08:41

    建安三年九月一日,秋,彭城。

  酉时,议事厅。

  平东将军吕布端坐在锦案之上,手中把玩着一个喝空了的酒樽,醉眼朦胧的俾倪着两厢陪坐的众将,在这些人中间,除了高顺、张辽、侯成、魏续等一干跟随吕布转战的武将外,还有陈宫、许汜、王楷等谋士也在列。

  “温侯,淮南空虚,续愿为先锋,率军乘虚长驱直入拿下寿春!”大厅内魏续撸了一把须发的胡子,站起身躯,拉长了一张驴脸说道。

  吕布听罢,微微睁开腥松的双目,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说道:“小续子,凭你那二下子,什么时候打赢了陷阵营再说吧!”

  魏续顿时满面通红,吕布话中的讥讽每个人都听得出来,高顺的陷阵营虽然只有七百余兵,但战斗力却是吕布诸军中最强的,魏续部曲虽然有二千余人,但真要打起来,根本就不是高顺的对手。

  当年,郝萌逆反,附合的叛军总有五千众,但在高顺的七百陷阵营面前,只不过一个晚上就被剿灭,郝萌也落了个战败而亡的下场。

  魏续低下头,愧然支吾道:“寿春的高宠军才不到二千人马,只要能顺利到达淮水,破城又不是什么难事?”

  “哼!”吕布伸了个懒腰,闭上眼睛,再不去理会魏续的牢骚,其实,这也就是魏续,若是换作了旁人,连这一声嘀咕都是不敢发的。魏续是吕布原配严氏的表亲,凭着这一层关系,魏续的地位比侯成、宋宪要稳固得多。

  吕布在战场上虽然骁勇异常,但却有些过于的儿女情长,郝萌反时吕布为了妻女,差一点被郝萌堵在府中,这严氏虽然没有貂蝉那般的美貌,但却性妒狭隘,撒起泼来连吕布都不得不让着几分。

  “高顺、张辽!”吕布豁然离座起身,修长雄壮的身躯一下子将厅内的灯火遮挡了大半,庞大的黑影如山一般压在众人的心头,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吕布世无具匹的霸气。

  “在!”高顺、张辽急步上前,应道。

  吕布双目张扬,大声道:“汝二人即刻率所部三千精兵出彭城,南下淮水,与袁术军会合后进攻寿春,一旦顺利拿下城池,袁术的那些乌合之众就顺便收拾了,省得碍眼!”

  “是!”高顺与张辽齐声答道。

  作为跟随吕布最久的两员战将,高顺的陷阵营和张辽的雁北骑一直是吕布最为倚重的主力,而魏续、侯成等人的部曲充其量只能作为二线部队使用,要想一击制敌,当然要使出最厉害的武器,这一点经历过无数恶战的吕布自然明白。

  “温侯,刘备屯兵于小沛,与许昌曹操暗有私通,若要称霸徐泗,必先讨伐刘备,以宫之见,可让高顺、张辽出兵先拿下小沛,随后令臧霸结连泰山寇孙观、吴敦、尹礼、昌稀,东取山东兖州诸郡,如此之后再举兵南下不迟。”谋士陈宫出列,大声劝阻道。

  陈宫,字公台,兖州东郡人氏,素有机谋,初与曹操同起义兵,甚得信任,委以太守之职,后随张邈起兵反曹,失败后与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投吕布。

  吕布脸色一变,厉声怒叱道:“我与玄德同边地人也。昔日关东诸侯举兵征讨董卓,我不甘助纣为虐,遂与司徒王允共谋诛杀董卓,待我杀卓东出之时,关东诸侯竟没有肯一个接纳于我,他们一个个都想杀了我扬名于世,只有刘玄德借小沛于我,此大恩也,我岂能相忘,今日公台以无端之语诬陷玄德,乃是要陷我于不义呼!”

  陈宫见吕布声色俱厉,吓得大惊失色,再不敢多加言语,而四周围座诸将知道吕布的刚烈的性格,一个个自保犹自不及,哪敢再直言进谏。

  厅内一时鸦雀无声,良久,中郎将高顺迟疑了一下,说道:“温侯,方才公台说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小沛离彭城不过百余里,若那刘备真有异心,则彭城有危矣!”

  高顺是追随吕布最久,其麾下八百陷阵营将士屡屡为吕布担挡攻城拨寨的先锋,且不说平定郝萌一事,单就当年大破黑山群贼一战,高顺陷阵营就死伤六百余人,仅剩下一百不到的将士,从所立下的功勋论,高顺是吕布属下最可倚重的一员大将。

  只不过高顺为人刚直无忌,不懂得逢迎,为了战事还屡屡直言进谏,惹得吕布不痛快,要不然,他带的兵也不会只有陷阵营这一支。

  吕布不耐道:“玄德素来仁义,昔日我辕门射戟救了他,将来他岂会负我,高顺,汝还不快去整训兵卒出征,要是误了战机,我唯你是问!”

  高顺张口欲再言语,身旁的张辽早瞧见吕布脸上的愠色,忙拉了他一把,示意他不可再行进谏。

  高顺无奈的与陈宫对望了一眼,只得黯然退出,其余诸将见吕布刚腹自用,心中也各自忐忑,唯有魏续来回晃动着一张驴脸,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你们——,都与我下去吧!”吕布摆了摆手,朝着众人说道。

  张辽正要跟着出去,忽听得吕布又说了一句:“文远,你且留下!”

  “是!”张辽躬身应道。

  等众人散去,吕布踱步走出厅门,如水的月光顿时撒在他雄壮的身躯上,宛如天神。

  吕布忽然转身,认真的看着张辽说道:“文远,你知道我为什么单独要你留下吗?”

  张辽定了定神,道:“温侯一定是有重要的话要与我说。” 跟随吕布这么久了,张辽知道吕布孤傲的脾气,有些事该你知道的他自然会告诉你的,不需要多问什么。

  吕布轻轻一笑,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落寞,道:“文远,你跟着我有多久时间了?”

  张辽一怔,道:“自随温侯退出关东以来,已历六年了!”

  吕布凝视着架在兵器架上的画戟,长叹一声道:“转眼六年了,自从虎牢关前与孙文台一战后,这天下诸雄能挡住这一枝画戟的,就再没有人了!”

  张辽知道吕布口中说的孙文台就是孙策的父亲孙坚,当年关东诸侯联军征讨董卓,在虎牢关前吕布一杆画戟杀得诸侯个个胆寒,唯被勇烈如虎的孙坚给败了一阵,吕布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说罢这一句,吕布的神情无比的落寞,张辽知道这些年来在吕布的心中,早已没有了对手。

  “听说孙坚的长子孙策颇有乃父之风?”张辽说道。

  吕布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略带不屑的说道:“孙策被人誊为小霸王,号称是项羽在世,却被高宠这个小卒杀得缩回到了吴郡、会稽,前些日又派了使者来游说我夹攻高宠,这岂是武者之所为,真正的武者,当催马纵横,挥师所向,挑敌首于戟上。”

  听到吕布这一句话,张辽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热流,他道:“温侯,此番南征有何吩咐?”

  吕布轻轻的叹了一声,道:“以婢奴之身,却能称霸一方的诸侯中,除了高宠与我外,恐怕找不出第三个人了吧,听说那高宠曾经在神亭岭独斗过孙策,又能从容逃脱,就凭着他这一份胆识,我倒真想见识一下那高宠是何等样的人物?”

  顿了一下,吕布又道:“文远,你们攻下寿春之后,不必驻留,可直接挥师南下历阳,做出要渡江佯攻秣陵的姿态,从而诱使高宠北上,到时候我自然会引大军来增援你的。”

  张辽大惊,忙道:“温侯,此万万不可,徐州乃我军好不容易建下的基业,若单单为了高宠而倾师南下,到时候万一徐州有个闪失,则我等又将流离无所矣。”

  吕布道:“文远,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们叫我主公,而叫我温侯吗?”

  见张辽没有回答,吕布又认真的说道:“我吕布平生所愿,是希望能用这一杆画戟会尽天下英雄,至于称王称霸则不是我想要的,只有温侯这两个字才最合我的心意。今天,能挡下我吕布一戟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不想呆在徐州空等下去,那样的话只会令我毅志消磨,只能令我整日与酒为伍了,那样的我,文远也不想看到吧!”

  说罢,吕布一脚踢翻院内的一坛烈酒,撕杀封口抛给张辽,然后自已又抓过一坛取在手中,傲然笑道:“天下,能挡住我吕布的人,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天下,能挡住陷阵营和雁北骑的,也不会有,来——,干了这坛酒,算是我为你壮行!”

  张辽眼眶一红,炯炯的眼中露出崇敬的光芒,大声道:“温侯放心。不拿下寿春,我张辽割首来见你!”说罢,举起酒坛对着喉咙猛灌了下去。

  吕布哈哈大笑,道:“割首——,若是掉了脑袋,文远又如何能来见我!”

  张辽被吕布一语呃住,连呛了好几口酒,脸上直憋得通红,好不容易缓过劲头,说道:“温侯,我走之后,你一切要多加提防,特别是许昌的曹操,我总觉得他绝不会坐等着看我们壮大的!”

  吕布拍了拍张辽的肩膀,笑道:“放心。曹操正为征讨宛城张绣不利而犯愁,尚顾不得徐州这边,况且有侯成、魏续、宋宪这些老兄弟在,又有玄德在小沛镇守着,不会有什么事的。”说罢,吕布将一饮而尽的酒坛摔到地上,踏着月色离去。

  张辽瞧着吕布渐行渐远的伟岸的身影,心头却闪过一丝的忧虑。

  竖日清晨,彭城城门口。

  高顺与张辽全身战甲,精神抖擞的统领着三千精锐出城,这三千兵卒中,除了高顺的七百陷阵营和张辽的一千五百名部曲外,其余的八百名士卒是郝萌的旧部,本来划归到了魏续的麾下,这一次出征吕布又将他们临时交与了高顺统领。

  对此,魏续还到严氏那里告了张辽一状,他还不知道这是吕布为了引高宠北上而增加的兵力,用三千纵横中原的无敌之师,对付寿春的守军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公台,这是要去哪里?”张辽眼尖,透过林立的队伍瞧见城门口有几骑正在等着出城,而其中一人年约四旬,面容刚毅,葛袍冠巾,文士打扮,正是陈宫。

  陈宫听到有人叫唤,回首见是高顺、张辽,遂策马上前,道:“今早就要出征吗?”

  高顺点了点头,铁青着脸说道:“公台,我与文远走后,徐州之事还请公台多多费心,那刘备若是有什么异常举动,请速速报与温侯知道!”

  陈宫长叹一声,决然道:“温侯要是能听我的就好了,就怕到时说了也是不听,不过,有一点我可向二位保证,除非我陈宫死了,否则的话,有我一口气在,就绝不让曹操、刘备染指徐州。”

  陈宫这一句说得慷慨悲壮,就象是临死时的遗言一般,张辽听在耳中,只感到一种不详的预感。

  陈宫见高顺、张辽二人一时无语,心下亦是黯然,自从发生了郝萌谋反之事后,吕布对自已已不甚信任,以往在议事之时,陈宫、高顺、张辽三人多意见一致,共谏之下吕布或能采纳,这一回高顺、张辽二人远征在外,陈宫的话只怕吕布听不进去。

  想到这里,陈宫心头一阵烦燥,道:“不瞒二位,我这一次出城是往小沛刺探刘备的动向,要是能发现刘备暗通曹操的证据,温侯就不会不信我的话了。”

  张辽道:“公台此去,多加小心!”

  陈宫催了一下跨下坐骑,说道:“二位将军,此一别后,不知何日能再相见,公台就此作别了!”说罢,一夹马腹,朝着城外而去。

  高顺、张辽一抱拳,大声道:“公台,请多加保重!”

  在二人注视的目光中,陈宫几骑转眼就消失在视线中,高顺叹息一声,道:“我们走后,只怕公*木难支,魏续之流又会用妄言迷惑温侯了!”

  张辽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一种自信,说道:“所以,我们要迅速赶往淮水,拿下寿春,然后南下逼迫高宠北上,只有这样才能让温侯摆脱颓唐,重新振作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