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巴丘隐士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05 2004.12.27 08:28

    疾奔的战马在厉声长嘶,我挥舞长矟杀散一个个挡路的敌卒,刚想喘一口气,前面却又涌来黑压压的一大群敌人,我催马想再迎上去,却发现手中已无长矟,战甲更是片片脱落——。

  “哎呀——。” 我挣扎着想起身,却是浑身疼痛动弹不得。

  我强睁开眼,却发现自已是躺在温暖舒适的床上,我看到竹子劈削、编织而成的竹筒和篮子,甚至房内一切的摆设都在用竹子做成的。

  这时门“吱——”一声开了,走进了一位身着襦袍面目和善的老者,他一手撩起竹帘,一手端着一个碗,迈步向床边而来。

  “醒了,正好乘热,把这碗药喝了!”这老者双眉一扬,轻声说道。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我费力的支起身,问道。

  “这里是巴丘城外的清竹溪,你失血过多,已经躺在床上昏迷三天了,幸好你的根基体质不错,否则—-。”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不知先生高名,望不吝告知?”我使力欲起身下床酬谢。

  “你外伤甚重,万万不可下床,我乃南阳张机,字仲景,祖上便是行医为生,身为一名医者,救人于危难之中,乃是职责所在,岂敢妄图感谢,再者救汝性命者,实另有其人,你要言谢,等伤好了,先谢过他吧!”老者伸手按住我的肩头,让我重又躺到竹床之上。

  见我将信将疑,这老者又道:“别多想了,你先休息着,好好在此养伤,我就在隔壁房中医看几个得了风寒的患者,有事的话你叫我!”说罢,便转身出门而去。

  瞧着老人因常年采药而有些微驼的背影,我一时悲喜交加,悲的是荠州口五百名与我朝夕相处的将士悉数阵亡,喜的是我足够的幸运,重伤之下恰好遇上一位好的医师。

  阳春三月里,杨柳细腰枝,梧桐兼细雨,轻歌漫舟头,包着绢帕的少女从窗台前一闪而过,只留下一串银铃声的笑声,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我却只能静静的躺在床上,忍受着即将愈合的伤口带来的阵阵骚痒。

  我的伤口在张机妙手回春的医术调理下,已渐好了一半,然久病之躯却抵不过春天反复的天气,伤寒之症侵入我的身体,幸尔张机以芍药、芙蓉、牛黄等诸味药引调治,半个月后才渐见好转,我才能柱着拐杖到外面去走走了。

  行在山水之间,那竹溪的山是绿的,竹溪的水是清的,当“叮咚”的水流经过时,生命便孕肓在其中,不信你听,鸟儿在枝头欢快的鸣唱,花儿在迎着阳光开放,更有无数斑澜的蝴蝶在七彩的世界里翩翩起舞,溪水潺潺,从溪头往下看去,还可以清楚的见到落在溪涧底处的枯叶,摆着尾巴来回游动的小鱼,端是好一番田园诗画般的景象。

  我置身沉醉在山水之中,几不能自拔。

  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灵动的生命。

  而那些你死我活的争斗,攻伐,还有诡计,仿佛都远离了这里。

  剩下的只有一片清澈的天空。

  如果,如果天下所有的地方都象这里一样多好?

  唉,不知道这些天外面的局势会是怎样?

  长沙之围到底解了没有?

  慕沙、甘宁他们是否安然撤退到了攸县?

  还有豫章那边希望一切都安好,千万不要发生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我紧锁双眉,黯然的长叹了一声,在我心底一连串的问号正在打结。

  “将军身在此处,心却放不下外面,如此身心两分,劳神过度,如何能安心养伤?”不知什么时候,张机来到了我的身旁,道。

  我问道:“先生这一次出去,可打探到什么消息没有?”

  这些日子下来,我与张机倒也相处甚洽,张机除了在清竹溪隐居研究医术外,还不时的到山外的长沙、武陵、江夏诸郡行医济世,这一次他足足出去了十来天,我想应该能够打听到长沙的战况。

  对于我的何许人,张机一直没有问我,但从我身上的伤和穿的盔甲、骑的战马他也猜测到了我是一名将领,我也没有必要掩饰自已的身份。

  张机神情凝重,道:“长沙深陷兵火,蒯越的数万大军已将城池团团围困,文聘三度攻破城垣,又三次被张羡击退,双方战况极是惨烈。”

  见我面有忧虑之色,张机又道:“不过,将军的队伍退守到了攸县,暂时还没有直接卷入长沙攻防战,将军尽可放心。这一次我在江夏郡,听到从豫章过来的商贾传言,将军在那里招揽流民,屯田垦荒,丰殷国库,急民之所急,深郛民望,机心亦服膺之。”

  我摆手道:“先生虽隐世山林,却处处以天下苍生为念,实是令人感沛,与先生相比,宠之所作所为不过是为自保求存而已,哪堪先生如此题赞!”

  张机笑道:“医人之术与养民之大事相比,如萤火之光,岂能相提并论,将军言重了!”

  张机潜心医术,利禄功名对于他来说,早已没有了吸引力,唯有百姓之安生时时挂念在他心中,如果说救我之初是出于一种医师的道德的话,现在他则是在为能救我这个人而自豪。

  张机态度谦逊,又丝毫不以救人济命的施恩者自居,我道:“先生过谦了!前些日先生言救我的另有其人,但不知是何人救我,我再就想问,不巧先生出外去了,这一次还请先生不咎告知。”

  张机哈哈一笑,道:“将军请稍安勿燥,救你之人现不在此处,不过再过些日会来这里,你不如权且耐下性子,将伤养好再说。”

  我点头道:“先生教训的是,只是——。”只是我拉扯不住自已的思想,控制不了心中的那一份挂念,这后面的话我停顿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来。

  张机见我仍是执迷不悟,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背起竹篓,朝着溪涧小路行去,他这是要上门去为我采摘治伤的药材。

  每个人都有自已的人生目标,在这乱世之中,有才能的人士纷纷投靠诸候门下,希望凭着一已之长做官、求仕;而张机则不同,他选择了另一条路,也许在他心里,医者无止境,行仁心以济世才是最终的理想,为了这一信念,他从少年的老年,已经坚持了一辈子。

  人生匆匆百年,转眼黄土没路,我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却是思潮起伏,再也平静不下来。

  ……

  “吾弹长铗兮,周游四方;天地反覆兮,烈火欲殂;大厦将崩兮,一木难扶。山谷有贤兮,欲投明主;明主求贤兮,却不知吾。”这歌声高昴嘹亮,由远及近,顺着溪水传来。

  我抬头朝着青竹溪中望去,却见不远处溪水中央的竹排上站着一人,葛巾布袍,皂绦乌履,正哼着歌曲而来。听琴而晓弦意,闻歌而知舒情,听着歌声中传出的意境,分明是空负报国之志,却无明主赏识的感叹。

  其实,自灵帝即位以来,贤士隐居山林,效仿终南捷径的做法实际上已经行不通了。

  待竹排靠近,我上前道:“先生讨扰了,吴郡高宠谒见先生,可否请问先生尊姓大名,何方人氏?”

  这人一手按住腰间长铗,剑眉一挑,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却不理我的问话,问道:“汝伤可好了吗?”

  他怎知我的伤势,莫非他即是救我之人,我心里一动。

  我忙道:“敢问前日可是先生出手救了高某?”

  这人哈哈一阵大笑,连摆手道:“举手之劳,不足言谢!”

  我忙上前跪倒,双手扶地,神情恭敬,说道:“救命大恩在上,请受高宠一拜!”

  我这一番举动倒全是凭心意而为,无半点不自然之处,这次出兵荆南我力排众议,挥师西进,却不料遭此大败,如此能够偷生已是万幸,现在救我的恩人突然出现,我心中的感激又怎是一个谢是可以表达的。

  这人扶起我,道:“将军请起,吾乃颖上人氏,姓徐,名庶,字元直。”

  正说话间,张机从山上采药回来,见我二人谈得投机,道:“元直与高将军既已相识,吾就不介绍了,来来来——,且与人进屋饮酒畅谈。”

  张机设宴,我三人围炉席坐,酒酣至深夜,皆有几分醉意,我起身徐庶敬了一斛,问道:“适才听先生所歌,似有报国无门之感叹,宠愚钝,敢问先生,何为治兵、固国之道?”

  徐庶醉态毕露,大声道:“贤者有云: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古之明王,必谨君臣之礼,饰上下之仪,安集吏民,顺俗而都,简募良材,以备不虞,此当为治兵、固国之本也。”

  我仰头将斛中酒一饮而尽,道:“唯今天下纷乱,群雄竞起 ,攻破乃降,战胜乃克,明主欲存身于世,应如何为之?”

  徐庶闻言一阵大笑,迈步走到门口,却又转身挽起长袖,指着我道:“将军是有意考徐某否?”

  说罢,不待我答言,便脚步踉跄的出门而去。

  一夜寥静无话,昨天酒饮得多了,我起得较迟,待我着衣出门时,张机身旁药童正汲水经过,我问道:“请问徐先生可在?”

  小童回道:“徐先生一清早被出门去了!”

  我本想再与徐庶叙言昨晚的谈话,却不想他已经离开了,昨天他留下那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就走了,却害得我几乎彻夜未眠。他说古之明王,必谨君臣之礼,饰上下之仪,安集吏民,顺俗而都,简募良材,以备不虞,但是泛泛的空谈谁都会说,若要真的落到实处,却还有着千难万难。

  徐庶走后,这日子过得又象以前一样,简单而枯燥,我整天的躲在房中,百无聊赖的看着竹屋的房顶,一看就是大半天。

  偶尔,张机得闲进来,与我谈论几句,他说的都是些病症的医治和药草、方子的功效,我几次想要向他打探徐庶的去向,但每次刚张了口,又咽了回去。

  张机纵情沉溺在医治病症的世界里,我又何必要用这些俗事来烦扰他呢?

  四月里桃花开了满山遍,我的伤口已近愈合,出外走动也用不着拐杖帮扶了,不过即便外出,也没什么地方可去,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忙禄着,田间的农夫在忙着播种耕作,小儿在围着山岭嘻闹,唯有我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正神思恍惚时,后面屋棚内传来马儿的嘶鸣,那是我突围逃生时骑着的火红色战马,这些天它也一定闷坏了吧,不住的用蹄子踏踢着马槽。

  “烈焰,又不安份了,乖乖的听话,再过两天等我的伤全好了,我们一起好好跑个够!”我走过去,使劲拍拍马背,自语道。

  烈焰是我给这匹战马起的名字,烈焰就是燃烧着的红色火焰的意思,正合着它跑动起来的风姿,马儿这些天与我已经很相熟了,我看得出它喜欢我做它的主人,我解开马缰,我牵着烈焰信步上山,一路踏过刚露尖尖的嫩草,且停且歇。

  爬过一处山岭,我不自觉的向西南望去,远远的只能隐约看见百里之外平原如黛,似一抹浓彩嵌于天际,那里是周鲂他们长眠的地方。

  恍惚间,悲从中来,面对那些埋骨荒野的将士,苟活于世的我除了感到悲凉外,更有无尽的羞愧。

  集百骸以茔封,一寸山河,一寸血泪。

  震吾族之国殄,永怀壮烈,永奠英魂!

  我竭力而歌,祈祷上苍,沙哑而悲怆的声音在山谷间久久回荡,仿佛是周鲂他们在回答着我一样,这是生者与死者的对话,我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应该也能听见我的悼歌,愿勇士的英灵能魂归天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