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六章 神机军师

新三国策 晶晶亮 3373 2006.09.16 07:12

    小提示:《劲旅》马上要下榜了,大家最后去关注一下吧,不会失望的!

  另,不要跟我讲太监了,这一本是完本!

  许都,丞相曹操府,前厅。

  气宇非凡的两厢红漆木柱上,悬挂着数条长长的白幡,肃穆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大厅里,在厅堂的正中,摆放着一个檀木特制的棺木,里面装着的正是夏侯惇的尸身,在战场上英勇战死的就算是敌人,也应当获得尊重,夏侯惇的最后自杀为他赢得了对手的敬重,也使他死后能够身归故土。

  “元让,你先身而去,吾心甚哀!”曹操一袭白衣,顿足捶胸,神情哀恸。夏侯惇的死让他因为官渡胜利而发热的头脑重又冷静了下来,一山方平一山拦,原来真正的对手并不是袁绍,而是盘踞江东的高宠。

  在他身后,曹洪、曹纯等一干和夏侯家族有着紧密关系的将领各自垂首侍立,在另一侧,夏侯渊以亡者族弟的身份持着节幡,夏侯惇的七子二女头戴白孝,哭声恸天。

  “元让因国而死,壮烈之至,他的子女我们不可轻慢,依着奋武将军的谥号,家眷仍由府库拔银封赏,直至成年!”曹操大声道。

  “丞相之言甚是!现在祭礼开始。”谏议大夫王朗谄笑道。这一次祭典本来是属于夏侯氏和曹氏之间的小规模仪式,没有他的份,但王朗自有他的法子,在多方钻营之下,他成了主持这个祭典的天官。

  夏侯惇的一众子女缓缓从曹操身边走过,这时曹操忽然看到一个年方十四、五岁的清俊少年抿着嘴唇,定定的看着自己。

  这个少年是夏侯惇的中子夏侯楙,因为和曹操的长子曹丕差不多大小,两人年少一道就读,这一来一往,出入曹操府中多了,与夏侯惇其它子女见到曹操时怯怯神态相比,夏侯楙要大胆自然得多。

  “丞相,吾父死于高宠贼子之手,楙身为堂堂男儿,若不能为父报仇,则为奇耻大辱,由此,请丞相诺我参军。”突然间,夏侯楙朝着曹操双膝跪倒,大声说道。

  “楙儿,快快起来!”曹操一边吩咐着,一边揉了揉眼睛,努力的向着周围的人示意着悲伤。

  “还望丞相大人成全!”夏侯楙倔强的挣脱开左右的兵士,继续大声说道。

  曹操欣赏的点了点头,安慰道:“楙儿年幼,汝父与我情同手足,他不幸身死我自也万分悲痛,你放心,报仇之事我自然会替他报的。”

  “可是有仇不报,枉为人子——!”夏侯楙犹自不甘道。

  “你的心思我明白,不过现在你的任务是好好读书习武,来日才能继承父辈的荣耀,为夏侯氏增光添彩。”曹操沉声激励道。夏侯惇的七子之中,资质以夏侯楙为佳,如果能细加雕磨,或许将来可成大器。

  建安六年九月初,争论了十来天的朝议最终以曹操方的大获全胜而告终,朝中几乎一边倒的口诛笔伐必然会把高宠进一步的推向自立的一面,也让只是象征性存在的汉室皇权更加的分崩离析,在这中间,抱着不同理想的人反应各不相一,行动也是迥异。

  王朗因为这一次功劳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只是虚名的扬州牧,虽然说是傀儡,也有他自身的价值,王朗的名望加上他的卖力表演,让他赢得了预想要的东西。在这一过程中,虽然有以侍中孔融为首的一些不同意官员谏言谪去高宠官职不妥,,但在夏侯惇三万将士阵亡的阴影下,孔融的意见被毫不客气的斥作为“叛逆”。

  九月三日,在正式下达了废除高宠扬州牧的诏书后,丞相曹操府中,另一场关系全局的小范围讨论正辩得如火如涂,其重要性一点都不亚于朝堂上的振振言词,参与这一次讨论的,是曹操的亲信将臣,包括了夏侯渊、曹洪、曹纯、荀攸、郭嘉等人。

  首先发言的是扬武中郎将曹洪,他慷慨激昂的大声谏道:“丞相,元让死得如此惨烈,这仇要是不报,我曹洪枉为曹氏子孙。”

  “丞相,你下令吧,我夏侯渊愿领属军担当先锋,不破高宠誓不兵还。”提到高宠,夏侯惇的同族兄弟夏侯渊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同高宠打过交道的他至今对淮南的那一场尾追战耿耿于怀。

  曹操不置可否的缓缓拿起案上的倚天宝剑,然后猛力拔剑出鞘,一时寒气森森,弥漫房中,他沉声问道:“公达、奉孝,你们的意见呢?”

  荀攸和郭嘉两人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郭嘉上前一步,直谏道:“丞相,嘉以为此时南征万万不可。如今北方未定,冒然倾师南征,且不说战况如何,一旦袁谭、袁尚势力死灰复燃,那么我们前些日子的辛苦就都白费了。”

  荀攸这时也道:“元让这一次南征失败,除了高宠狡诈之外,还有我军不谙水战的弊端,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好,就算是派再多的兵力去,也是徒然。”

  “哼,那依你们两个所说,难道这仇就不报了吗?”曹洪气哄哄的驳道。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中原虽然战乱不断,百姓流离,但究其底蕴比之南方强过甚多,只要我们顺利拿下河北,统一北方,就可以效强秦伐楚,兵指南方,到那时还愁报不了仇吗?”郭嘉不屑的说道。

  曹洪虽为大将,但究是一介武夫,勇猛有余,智略不足,与族兄曹仁相比,战略见解是要差了一筹,要是曹仁在此,郭嘉相信这种幼稚的问题根本不会提及。

  “嗯,不过如果任由高宠坐大江东,恐有可能纵虎为患,对此诸位有何高论?”曹操轻轻捋了一下短短的胡须,问道。

  对下一步战略的辩论是曹操最乐意看到的,以曹洪为诱导,让郭嘉和荀攸这两位深得他器重的军师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样一来,既说服了曹洪这些力战的武将,又能避免由自己直接回绝带来的伤害。

  作为一个优秀的统帅,就是需要时时将自己置于主导者的地位。

  “丞相,高宠虽然表面上占据了荆州,但实质上却并没有得到荆州百姓的拥护,继承刘表地位的除了扶持刘琮的蔡瑁外,还有抢权失败的皇叔刘备,我们如果在这个时候表奏刘备为荆州牧,你们说会是什么结果。”荀攸稍一沉吟,说道。

  未等曹操回话,郭嘉已先抚掌赞道:“公达妙哉!用荆州牧一个区区虚名诱使刘备和高宠相互争斗,如此则我们正好可以坐山观虎斗。”

  夏侯渊不信道:“刘备真的是高宠的敌手吗?前不久他不是被高宠杀得大败,连大将关羽都阵亡了。”

  荀攸道:“就是因为关羽战死,刘备才会将高宠恨之入骨,我相信只要他取得蜀中的实权,刘高之间一场大战就免不了,既然这样,我们何不加一把力气,进一步激化他们的矛盾,我想这个荆州牧是最适到好处的礼物。”

  这一场争论中曹操一直面无表情的听着,直到这时,方自露出一丝笑容,道:“好极了,高宠小贼素来示弱于人,这一回我们也来个依样葫芦,诸位将军加紧整训队伍,筹集粮草,一旦袁氏兄弟内讧或者刘备、高宠战端开启,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蜀中,巴郡治所江州。

  位于长江边的这一座城市扼守着从蜀中到荆州的水道要冲。

  昔日巴人建国于此,与强楚相争几十载,终寡不敌众而国灭,现在,它的主人赵韪也陷入到了四面受敌的窘境中,三个月前,受困的还是刘璋,现在风云突变,竟然换作了自己,这一切都是拜刘备所赐。

  建安六年七月间,刘备从米仓道入蜀,处在困境中的刘璋立即派别驾张松、军议校尉法正赶到宕渠,图谋共抗赵韪,在一番商议之后,诸葛亮献计,联络东州兵从赵韪的背后侧击,同时,命张飞、魏延领兵攻取赵韪的老巢巴郡。

  七月下旬,赵韪与东州兵大战,互有胜负,十九日,江州太守沈弥急报张飞、魏延攻城甚急,赵韪闻知后方不稳,急率兵士回师,结果在江阳遭到刘备的伏袭,损失惨重,约有三千精壮士卒成了刘备的俘虏,赵韪仅是带着寥寥几人从水路逃回了江州。

  建安六年八月初,刘备与尾追的东州兵领吕乂、杜祺、刘斡等人合兵一处,围攻江州,等待赵韪的还是死路一条。

  江州太守府。

  年近五旬的赵韪神色黯淡,此时的他已完全丧失了当初起兵攻打成都时的豪言壮志,刘备的突然出现让他促不及防,以致于在战略上步步落了下风。

  赵韪双手颤抖的端起案上的一杯酒,清冽带着一点独特浓香的酒气弥散开来,闻得出来这是巴中特产的上等好酒。

  “刘季玉,小儿勿得意忘形,不用多久,益州终归刘备矣!”赵韪恨恨说罢,仰着一饮而尽,稍臾,他的脸色渐为惨白,嘴边更渗出丝丝血迹。

  刚才喝下去是一杯毒酒,对于赵韪来说,这一场赌博压上了他所有的一切,在失败后,他的生命也就随之而终结了。

  注:支持新书呀,支持呀,一点人气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