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弱水三千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552 2006.01.09 15:09

    偶的新书《色相》已上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新三的原有章节现在会与新书章节一并解禁,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心。

  

  正月春来正月闹,金陵城中鼓乐宣天,正在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瞧着大门上高高挂起的红灯笼,高宠心头感慨万千,六年光阴如飞棱般穿行而过,自己也从一个初历世事的少年成为了坐领一方的诸侯,其间的生离死别、饮酒高歌,如一幕幕飞逝过眼前。

  物如昨,人已非。

  曾经的那个在寒冷冬日街头瑟瑟发抖的少年,曾经的那个为了获得自由而投身战场的小卒,都随着时间而消弥远去。

  在慕沙、陆缇、乔妤的心中,高宠是一个浑身散发着独特魅力的男人,他可爱,又可恶;在文武官员的眼中,高宠就象一座包容万物深不可测的大山,永远有着吸引人的地方;在江东百姓的心目中,高宠又如一尊摧不垮的天神,带给他们安宁与幸福。

  而在高宠的心里,那个挣扎于乱世,靠着努力一步步前进的布衣少年始终矢志不改。

  建安六年(201年)正月十五日,高宠意外的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宠帅,新平令舒仲应那里有好消息,烧瓷的技术有了一些改进,毁损率减少到了一半左右,你看这是新烧制出来的青瓷。”相国鲁肃难得的一清早赶来敲开高宠的府门。

  高宠从鲁肃手中接过一件形如蛙状的青瓷水注,其釉色之匀均,造形之生动令人叹为观止,更叫绝的是这瓷蛙一对圆目凸起,作出迎敌的架式,刹是可爱之止。

  “子敬,这瓷蛙摸上去既润滑又透着一丝丝凉意,加上周边晶莹剔透的雕花图案,真是人见人爱呀。”高宠爱不释手道。

  鲁肃笑道:“宠帅喜欢就好。”

  “对了,舒仲应有没有说,象这样的成品一窑能烧出多少来?”高宠边看边问道。

  “共有十一件,全部用厚厚草垛包好,现在已安放了金陵的府仓中。”鲁肃禀道。

  “好,先存放着我有大用。子敬,嘱咐舒仲应继续对烧瓷技术加以改进,如果十件样坯中能产出七件以上的成品来,那离大规模生产就不远了!”高宠笑道。

  正月十七日,陈群在回许都之后不久,二次来到金陵,随他这一次南行的还有五十匹西凉健马。

  面对关系日常民生的大计,曹操迫不得已同意了“以马换盐“的条件,以曹操现在的地位和势力,高宠这样做就如同埋下了以后分裂的种子。

  一捋虎须,需要的不仅仅是胆气,更还有实力。

  别人不敢做的,由我来做。

  别人以为不能的,我高宠却偏偏要知难而行。

  这是高宠长久以来信奉的信条,这一次他的冒险又一次得逞了。

  “长文,这一次来我有一句话想问,可否直言相告?”在谈妥完交易的条件之后,高宠心情大好,设宴款待陈郡一行。

  前踞后恭,陈群望着眼前的美酒欢宴,心底下掠过一丝冷笑,人道高宠如何英雄,其实也不过是个鲁莽的性情中人罢了。第一次见到自己时的那些个礼贤下士的做派,好客儒雅的风度,现在想来都是笼络人心的手段而已,当目的无法达到时,真实的面目终于露出来了。

  陈群一边想着,脸上却依旧从容,只淡淡道:“大人有什么话尽管讲来,群当言无不尽。”

  “好——,痛快。依长文之见,今江东比之中原如何?”高宠笑问道。

  陈群道:“若萤火之光与日月同辉,虽能闪烁一时,终将灭矣!”

  这一句话出,席间江东文武个个脸色骤变,对陈群的耿直高宠倒象很是欣赏,笑答道:“江东即便只是萤火,长文可知这世上还有零星之火燎燃大地一说!”

  陈群一愣,他显然想不到高宠还有如此的辩才,在沉吟一会后,说道:“曹公破袁绍于官渡,兵指河北州郡纷纷归附,一统之势已不可挡矣,待北方大定之后,若曹公铁骑转向南下,大人以为凭着寥寥骑卒可能挡乎!”

  在陈群看来,曹操与高宠并不处在一个档次,高宠充其量也只比吕布强了一点,在被清议党众斥为“汉贼”之后,等待高宠的就只能是一步步迈向衰亡了,而曹操不同,司空大人的威仪不仅在许都没有人敢冒犯,就是各路诸侯也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生怕有一天曹军把兵锋指向自己。

  在被曹军俘虏之前,陈群确实想过逃出下邳城后,投奔江东,但在见到曹操之后,陈群就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其中活命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就是陈群在那一时,完完全全被曹操的气度所折服,与曹操相比,高宠有的是年轻,缺的是沉稳老炼。

  “若真有他日,宠当率江东男儿与曹公一决雌雄。”高宠被陈群这一激,豪气顿生,禁不住拍案而起。

  “宠帅——!”鲁肃、张昭众人皆出声欲阻,高宠这一句话若传到许都,意思就和向曹操约战没什么区别。

  “无妨!曹公志在天下,这一点胸襟想必是有的,长文你说是也不是。”高宠哈哈大笑,抑首将樽中烈酒一饮而尽。

  陈群一时他也无法辩清高宠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只得神色尴尬的笑了笑。

  高宠饮罢,摆手道:“醉酒之语,长文切勿当真,宠为扬州牧已有经年,一直未有机会回报朝廷大恩,今江东瓷窑烧制出了十件青瓷精品,宠欲请长文回程之际代转与当今天子,不知意下如何?”

  陈群躬身道:“为天子效力,群责无旁贷。”

  “另外,为表对司空大人的倾慕之情,我个人还有一件青瓷玉蛙,还要烦请当面转呈给曹公。”高宠又道。

  随后,侍从抬上早已装上瓷器的上好木箱,一一打开给陈群验过,待看到那只瓷蛙时,任陈群如何的故作镇定,手脚也不禁激动的颤抖起来。

  “这些东西是如此精美,宠帅交与我,不怕我从中侵吞吗?”陈群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好不容易将眼神从瓷蛙上移开。

  “长文的文品宠信得过。”高宠朗声道。

  此次,高宠决定一件不留的将瓷器进贡给朝廷,一是表示效忠汉室的诚意,抵消那些所谓清议官员构谄、散播而造成的不利影响;二是想通过这一次进贡,吸引许都上层官员的目光,形成一种对瓷器的需求,从而再由上而下慢慢引导整个社会潮流。

  行大事者,当有所舍,方有所得!

  在尝到了物以稀为贵的甜头后,高宠期望有一天瓷器也能象盐一样,形成江东垄断独有的局面,到了那时,讨价还价的资本才会更足。

  正月里的长沙,虽然没有金陵那样的热闹,也作为荆南首郡治所,街市上也一样是人来人往。

  城东,陆逊新府。

  一对玉人正沉浸在初恋的甜蜜之中,尽管前途面临着无法想象压力,陆逊与孙尚香这一对情窦初开的少年男女却还是义无返顾的选择了勇敢面对。

  “伯言,你还是将我交出去吧,万一被人发现你窝藏要犯——!”闺房中,孙尚香忐忑不安的来回在房中走动着,这些天来她也曾试图离开,但城中戒备森严,根本就出不去。

  陆逊轻轻将孙尚香的秀发拢起,微微一笑道:“说什么痴话呢,这些日子下来,我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

  说罢,他一把将孙尚香拥入怀中,又大声说道:“这陆逊发誓,今生今世只爱香儿一个,在这世上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没有人。”

  孙尚香却自不住的摇着头,珠泪盈盈欲落:“伯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行刺高宠的要犯,你窝藏了我已是大罪,要是再——。”

  陆逊将孙尚香的身躯抱得更紧,埋首于温柔乡中,低喃道:“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我从现在开始不能离开你。”

  “伯言,你真傻?”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香儿,今生今世,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你信吗?”陆逊抬起头,目光直视孙尚香的一对明眸。

  这一刻,在彼此的眸子深处,他们能看到那一个自己。

  “我相信。”孙尚香坚定的点了点头。

  信任在他们之间传递,恋爱的感觉就象一颗清涩的尚未完全成熟的果子,一口咬上去虽然有些涩涩的,但回味起来,却是另有一番旁人永远无法体验的感受。

  三千弱水,万分宠爱,当真爱的那一份实实切切摆在陆逊面前时,他毫不犹豫的抓住了,这一时,对与错、喜或悲,所有一切的一切又哪有眼前的这个人儿来得重要。

  然而,就在陆逊与孙尚香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一个阴谋正在悄然张开。

  城西,长沙太守桓阶府邸。

  桓阶正坐在书房内生着闷气,自陆逊来到长沙之后,少年英俊的江东陆郎顿时撩动起众多少女的芳心,这其中也包括桓阶的小女桓芳。对于女儿家的心事,老于世故的桓阶一看便知,如果能与陆逊攀上亲事,间接的就和高宠有了一层亲戚关系,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于是,在兴冲冲之下,桓阶几度厚颜找人说媒,不想均被陆逊婉言拒绝。

  现在,愁眉不展的他正在考虑如何向女儿诉说,这时,长沙都尉邢道荣一脸讨好的走了进来。桓阶没好气的问道:“前些日,曾听你说行刺宠帅的杀手流窜到了长沙郡,不知这事查得怎么样了!”

  邢道荣上前紧走几步,低头禀道:“太守大人,据卑职连日察探,这女杀手的下落已经有了眉目。”

  “那还不赶紧带人去抓?”桓阶质问道。

  “这个,太守容禀,不是卑职不尽力,只是这女杀手的藏身之处——?”邢道荣作出一付为难的样子,支吾道。

  “这长沙郡上下,难道还有人敢收留刺客不成?”桓阶异道。

  “禀大人,据卑职细探,那女杀手就藏身在您的旧宅之中,所以我一直没有轻举妄动。”邢道荣一边说着,一边观察桓阶的神色。

  桓阶一听,脸色倏变,他的旧宅眼下正由陆逊住着,邢道荣说刺客藏身旧宅,也就是指陆逊在包庇要犯,鉴于陆逊的显赫身份,这等事情可不是随便说的。

  “你可有确凿证据?”桓阶沉吟半响,问道。

  “这是掉头的事情,如果没有真凭实据,卑职就算有三条命,也不敢信口胡说,当日在城外的长沙道上,那女要犯很看就要落到我的手中,就是被那陆逊横刀夺爱,噢不,横刀将要犯夺了去!”邢道荣说道。

  桓阶怒道:“这事你怎么不立即回禀!”

  邢道荣苦了脸回道:“大人,你前些日天天往陆府跑,卑职以为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其实,邢道荣还有半句话没敢说出来,自陆逊到来后,桓阶直把陆逊当作为未来的女婿看待,邢道荣就算说了,桓阶多半也是不信。

  “证据何在?”桓阶问道。

  邢道荣上前一步,道:“大人,你看这是什么?”说罢,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画着仕女图案的檀木胭脂粉盒,打开盖子看去,里面的胭脂已然用尽。

  “这是从哪里来的?”

  “从陆将军府后门外的杂物堆中,大人,象这样的胭脂,使用的人只能是年轻的女子。”邢道荣有些阴阴的得意笑道。

  “那——,该不会是陆将军在私会青楼女子?”桓阶道。

  邢道荣答道:“大人所说没有可能,这些日卑职日夜巡查,没有发现有青楼女子出入陆府。而令人奇怪的事,自那女刺客被陆逊救走之后,就始终渺无音讯,各处关卡我们都派人严加盘查,她绝无可能逃出长沙郡,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她被隐匿在陆逊的府中。”

  “此事事关重大,你可曾与他人说过?”桓阶心里一沉,压低声音问道。

  邢道荣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道:“这等大功劳卑职自然首先想到了大人,就算是卑职属下的那些部卒,我都没有透露丝毫。”

  “好——,从今天起,你率人在陆府门外日夜守候,一发现可疑线索,立即向我禀报。”桓阶沉声说道。

  PS:色相链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