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章 傲雪寒梅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490 2005.12.15 17:08

    岳麓山畔,长沙道旁,枯枝荒草被风卷起,一阵飘起,一阵零落,就象这人世间的命运,倏然高高在上,受人拥戴,倏尔跌落崖底,无家可归。

  天色渐昏,山脚处一株傲雪红梅正独自绽开,在它的周围,没有同伴,没有遮挡,有的只是趴伏在地上的荒草凄凄。

  一个清瘦的十五岁少女就这样定定的瞧着寒梅许久,她的目光冷艳而骄傲,一张俏秀的脸庞上流露出的是崛强不羁的神情。

  她便是正被扬州七郡通辑追杀的女刺客——孙尚香。

  原来,那个贼子也会有感情,也会舍身去救她的女人?

  英雄救美——,这样的故事在孙尚香年轻的心里,只有大哥伯符才配有这份荣誉。

  那个叫“高宠”的恶贼怎么可能算是英雄,可是,偏偏他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又都让人无法反驳。

  “大哥,我这样做是对了,还是错了?”孙尚香喃喃自问。

  这一路逃来,孙尚香见到的,听到的都是赞扬高宠的声音,以前有兄长母亲呵护着,不用担心吃穿用度,什么百姓饥苦、什么民生大计她都不会放在心上,但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颠沛之后,体会到民众艰辛的她信心在一点点的动摇。

  “若真的杀了他,我不成了全江东百姓的死敌了吗?”听到高宠没死的消息,孙尚香既有些婉惜,又有些庆幸。

  仇恨就象是一粒播种在心田的种子,如果得不到渲泄,它就会越长越大,直至最后将整个人都毁灭掉,孙尚香原以为在复仇的那一刻,一切纠结于心头的怨念都会随风而逝,然而,当她用青冥、百里刺入高宠身体的时候,感受到的却是另一种无种言语的感受。

  “快——,跟上,那小娘们腿上受了伤跑不远的。”一声粗大的吆喝呼喊声从不远处传来。

  孙尚香揉了揉受伤的右腿,仓促包扎的布条上血迹斑斑,这是昨天晚上在那个该死的客栈留下的记号,长沙府的都尉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事先在客栈内埋伏了人手,幸好孙尚香察觉到了异常及时退出,否则的话还真着了道。

  这腿上的伤看似不重,但对跳跃奔跑影响很大,不过,官兵也没讨到好去,在孙尚香剑下毙命的追卒起码超过了五个。

  “高宠,你派的那些饭桶是抓不到本小姐的。”孙尚香轻蔑一笑,仅听这吆喝的声音,就能断定领头的家伙是个有勇无谋的草包。

  方才正是孙尚香最脆弱的时候,如果追捕的人悄然靠近,说不定能一举擒下自己,而这一声喊却正好将孙尚香从迷茫中叫醒。

  从金陵一路西走,孙尚香与尾追堵截的兵卒几度相遇,每一次她都是独对数人,但最后的结果都能有惊无险的逃脱,这主要归功于她凌厉的剑术和敏捷的身手,再加上各郡、县派出的搜捕官兵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找死!“孙尚香厉声娇叱,手中百里剑飞疾而出,剑芒直指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粗豪壮汉。

  “嘿嘿,小娘们,长得挺标致的吗?让老子摸摸你的小脸蛋。”这壮汉对接近的剑气毫不在意,继续淫笑着说道。

  孙尚香怒极,右臂蓄力百里剑如跳跃的娇龙,直取壮汉颈项咽喉。

  那壮汉横刀架迎,封住喉间要害,大声道:“贱人,落到邢爷爷手里,还想逃吗?识相点的,快快速手就擒,否则的话——!”

  孙尚香见这汉子污言侈语不断,知道再与之斗嘴也是无趣,遂打点精神与之战在一处。

  以剑法论,孙尚香仗的是脚法轻灵和剑术上的无穷变化,而姓邢的汉子不过是仗着力大刀沉,用的是硬拼硬的笨劲,若是在孙尚香没有受伤时,解决这么一个莽夫并不困雄,但现在由于右腿的伤势影响了她的行动,以致于许多剑招使将开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渐渐的,孙尚香已落下风。

  “可恨——,落到这些人手里,哪有我的好,与其这样,莫如自刎了以全名节!”孙尚香想到这里,狠一狠心,拔剑欲向玉颈处抹去。

  正这时,前方道上出现了一队人马,领头的是一员年轻英俊的少年将军,银甲长枪、白马红缨,端一副风liu倜傥的模样。

  “这么多人围攻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这少年将军一声怒喝,催马而上一把抄起惊惶中的孙尚香置于身前。

  “你什么人,敢误老子的事?这小贱人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姓邢的壮汉眼见着到手的猎物飞走,如何肯善罢干休,也自直愣愣的大喝道。

  “满嘴污言,找打!”少年说罢,摆长枪如灵蛇吐信,疾刺壮汉面门。

  这一刺之快迅雷不及掩耳,刚刚骂得爽口的汉子几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枪杆拍中腮帮子,只听得“啪”的一声清脆响声,那腮帮子上立马显出一条深红色的印痕来。

  “咯——,打的好!”孙尚香轻笑出声,这一笑如冰河解冻,万物复苏,顿让扶着她的少年看得痴了。

  “你,你敢包庇要犯?”被打的汉子捂着肿起的脸颊,边说边退。

  “路有不平,拔刀相助,今日之事是我陆逊做的,你若不服,尽可回去邀来同伙挑战!”少年这一句话说得气宇激昂,豪情万丈。

  “好,我长沙都尉邢道荣记下了,来日一定讨教!”汉子悻悻然瞪了孙尚香一眼,率着手下转身离去。

  “姑娘没有受伤吧?”待等邢道荣跑远之后,陆逊轻轻下马,伸手扶住孙尚香盈盈纤腰,关切的问道。

  孙尚香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俊朗少年,心头怦怦而动,陆逊——,难道是那个十六岁就升至破贼校尉,十七岁官居代都督的江东陆郎?陆逊是高宠麾下的得力战将,这刚想着脱了狼窝,没想到竟又入了虎口。

  “噢,还好,多谢将军搭救!”孙尚香好半天方回过神来,俏脸一红,低声作答道。

  “姑娘独身与歹徒相斗,这一份巾帼气概便是男子也自不及,逊倾慕得紧,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陆逊自见到孙尚香后,一双眼睛就再没有离开过她的脸庞。

  许久以来,对高宠崇拜得紧的陆逊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强烈的愿望,他期望自己能找到一个象慕沙公主一般美貌泼辣的意中人,只是这乱世天下,凡是有才有貌的女子多半是深藏闺中,而且受儒学之道熏陶,这些女子一个个学得知书达礼,温柔娴淑,慕沙的脾性若不是生在越族,也不可能会如此。

  现在,这个意中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她是那样的娇艳美貌,浅浅酒窝,明眸善睐,一颦一笑都令陆逊意乱神迷,这一刻,陆逊的心里,除了她,只有她!

  “我叫——,叫香儿!”孙尚香既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名,又不想欺骗眼前的少年,只得含糊其辞的答道。

  “香儿,好听的名字!放心,跟在我身边,没有个敢动你。”陆逊自信的说道,沉浸在喜悦中的他没有兴趣去关注孙尚香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他只知道自己的唯一任务就是时时刻刻的保护她,不让任何人来伤害她。

  爱从来都是盲目的,在战场上精明果断的陆逊在对孙尚香一见钟情后,已完全丧失了判断能力。

  “我——!”孙尚香轻启朱唇,想要回绝陆逊的好意,但转念一想,说不定邢道荣之流还不死心,正守在暗处等着抓自己的机会,也许跟着陆逊反倒能安全些。

  长沙郡,是荆南四郡中首屈一指的大郡,其南联交趾、桂阳、零陵,北通江陵、襄阳、江夏的特殊地理位置给予了它恢复的活力,在四年的休养与恢复之后,如今的长沙城内人潮涌动,一片繁忙景象。

  北城门口,一队军卒正由北向南进入城内,平南中郎将陆逊身着银甲战袍,锃亮的盔樱在阳光下闪动着炫耀的光芒,再加上俊朗的玉面,一时引得众多路人争相观望。

  “江东陆郎,果然是仪表堂堂,不知哪一家的女子有这个福气呐!”

  周郎之后是陆郎,在高宠、周瑜先后成婚之后,年轻的陆逊成为了众多待闺女子心目中的最理想人选。

  医圣张机在长沙度过瘟疫的传染期后,淡泊功名的他辞去了太守的职位,回到巴邱竹溪继续钻研他的医道去了,接任太守位子的是桓阶。

  得到陆逊移师长沙的消息,桓阶率城中一干官员迎出城外,陆逊年轻有为,少年才俊,又是高宠的小舅子,桓阶膝下有一女,年方十四,再过一、二年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如果有机会与陆家攀上亲事,那岂不美哉!

  寒喧进城,陆逊的住处桓阶早已安排妥当,为表示隆重和敬仰起见,桓阶将自己的府邸让与了陆逊,自己同家人则搬到了城西的另一处别宅。

  “快——,把香儿姑娘扶进房间里,免得受凉了!”待桓阶等官员一走,陆逊急忙命亲卒将混杂于军中入城的孙尚香用藤榻抬进房内。

  藤榻放下时,硬硬的扶手正好撞到孙尚香的伤腿上,“嘤——!”孙尚香轻叫了一声。

  “你们这几个粗手粗脚的,不会轻轻放吗?”陆逊勃然大怒,指着这几个亲卒喝斥道。

  吓得几个人唯唯喏喏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他们心里都在奇怪,以前和颜悦色的少将军今日怎么跟吃错了药似的。

  待这几个人退出门,孙尚香支起身,朝着犹自怒气未消的陆逊轻声道:“陆将军,可以和你商量件事吗?”

  陆逊一听是孙尚香说话,忙转颜笑道:“香儿姑娘有话只管说来,在这里,没有我陆伯言办不到的事情!”

  “那——,能不能,能不能现在请你先出去!”孙尚香红着脸,低低的说道。

  陆逊一愣,好一会才明白过来孙尚香是要换伤口的布条,遂悻悻道:“姑娘只管放心,门口我会着亲卒严加防护,绝不会有外人出入。”陆逊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口退去,他的眼睛犹定定的盯着孙尚香,仿佛多看一刻都是好的。

  “咚!”慌忙中,陆逊的脚后跟撞上了门栏,重心不稳的陆逊一个踉跄,险险的摔倒在地上。

  “卟哧——!”孙尚香见状,娇颜生春,弯起的嘴角处显出一个浅浅的酒窝。

  陆逊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正好看见孙尚香的绝世容颜,一时痴在那里,半响无语。

  建安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徐庶从桂阳传回金陵一个好消息,在巩志的太守府中,夜枭查出了那个向交趾方面通风报信的老鼠——桂阳都尉鲍应。

  猎户出身的鲍应在接受了原苍梧太守吴巨的贿赂之后,三次出卖我军运粮草情报于敌方,致使军粮三次遭截,为了引出老鼠,徐庶在到达桂阳后,故意当着太守府众官员的面放出风声,说有一批从长沙运来的粮草要在三日内运往苍梧,果然,急于想再次立功的鲍应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忍不住张了口,而这一次他吞下去的却是致他死命的毒药。

  抓捕鲍应的秘密行动徐庶选择在深夜进行,这个时候人的反抗力往往是最薄弱的,就算鲍应手脚上再有功夫,在五名夜枭的围捕下,也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

  第二日晨,鲍应的首级被送到了徐庶的案头,而这时,他送出去的假情报也让交趾伏兵毫无察觉的进入到了徐庶布下的陷阱中,结果一战下来,苍梧太守吴巨被俘,其所率五百名兵卒悉数被歼。

  由此,南下交趾的通道再一次被打通,粮草由后方的长沙、桂阳、零陵通过灵渠转运至岭南,使得庞统、吕范的推进速度大大加快。

  高宠一边看着徐庶撰写的报告,一边想道,与周瑜相比,徐庶的长处更集中于对情报的分析和判断,而不是对战略的执行。

  以往高宠一直惯性的依靠斥候在战前的突击刺探,这一种方法的不确定性和情报的真实性都存在很大的问题,而通过鲍应这一次事件,让高宠下定了要建立一个完善的情报机构的决心,这个机构的负责人选就是徐庶。

  由徐庶对刺探到的情报分析汇总之后,其价值高宠相信会增值不下一倍,于蛛丝蚂迹间找出敌人露出的破绽,这本就只有军师的敏锐嗅觉才能发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