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吴中刺客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737 2005.05.30 09:01

    江东的战局随着孙策最后的孤注一掷而扑朔迷离起来,两军在神亭岭一带相互对峙,互有胜负,为抵挡住陆逊统领的近三万高宠军精锐,孙策可以说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周瑜、程普、吕范、黄盖、孙权等重要将领全都聚集在神亭岭前线。

  与此同时,在南部战场上,八月间,董袭、贺齐率一支偏师猛攻林历山,将李通所部团团围住,李通则依据林历山的悬崖削壁,扼守山道与敌相抗,使得孙策军在山下徘徊月余,始终取之不下。

  这样旷日持久的僵持下去,是孙策和高宠两人都不希望的,但身在局中,他们如今都已是骑虎难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找一切的机会来打破目前的平衡,使得胜利的天平倾向自已这一方。

  在这场发力的角逐中,谁的头脑更冷静,谁就有可能赢得胜利。

  秣陵的秋天在九月间到来,江风吹来,有一点微凉。

  这样的天气,是出游的好时节。

  摄山,座落在秣陵东北二十里的地方,山有三峰,主峰凤翔峰卓立天外,与江流相映;东北一山,形若卧龙,名为龙山;西北一山,状如伏虎,名称虎山。同时,要摄山的西侧更有成片的枫树,每到秋时,满山红遍,景色十分迷人。

  在凤翔峰的西南麓,是千佛岩所在,昔日笮融、薛礼据秣陵时,崇信佛教,兴民力嵌刻佛像、洞窖,在这个战乱的年月,人的命运往往无法把握,任你今朝是大户豪族,等到了明日也无法预计是否仍能风光。

  在这个莫测变化的时局下,佛教的因缘前世说法寄托了人们对未来的种种不安与幻想,它的兴盛势所必然。

  香烟缭绕,信男善女或步行、或乘车,循着山道来回。

  清晨,雾气刚散,在爬山的石阶上,正有三人正拾阶而上,边谈笑着边往枫岭深处行去。

  左首一人,年约三十上下,身躯高大威猛,一张略显消瘦的脸上,略透着些疲惫之态,似是刚刚大病初愈;右首一人,却是一个年纪在二十左右的英俊少年,在束起的头巾之下是一张白皙无尘的脸庞,就这一份清秀,已是足够吸引住无数上香女子的目光。

  而在这二人中间,则是一个黑黑黝黝相貌平常的年轻人,与身旁与众不同的二人相比,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地方,却不知为何,那两人却要把最尊贵的中央位置让与他。

  插肩而过的女子一个个露出忿忿不平的神情,这些豪族千金平日里难得有机会出门,上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除了祈求家人平安外,能否寻着好夫君也是一个目的,所以,在她们眼中,那个年轻的俊朗公子才是上上之选,至于其它人就不得不靠边站了。

  “陆公子,看来你很得人缘呀!”当中的黑黝青年眼睛一转,说笑道。

  那英俊的少年打量了一下四周,脸一红,大声回道:“那些个以貌取人的庸俗女子,我是一百个瞧之不起。”他这一声不要紧,顿让本对他指指划划的众女子一个个面红耳赤,羞不能言。

  说罢,他忽然朝着中间的黑黝青年一挤眼睛,目光朝着阶旁的一个摆放着野果的小摊扫去,只见那摆摊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女的低着头,头巾包住了大半张脸,看不真切实际的年龄,怀中还抱着一个哇哇大哭的婴儿,男的则正忙碌着将个大的野果摆弄到上头以吸引客人。

  黑黝青年脸色一变,一把拉着两人钻进道旁灌木丛中,三转两下之后,方自避开了进香的人流,来到一处稍显僻静的所在。

  “宠帅什么时候也变得油嘴滑舌起来?”粗豪的汉子拍了拍身上沾着的丛屑,笑说道。

  面色稍黑的青年长吁了一口气,沉声道:“子义,方才阶上那一对摆摊的夫妇男的一双手骨节突出,皮肤白嫩,这绝不是一双惯做农事的手;女的怀中抱着孩子一任哭闹,却不去解襟喂奶,这也不是一个母亲会做的事!”

  这时那俊朗公子一把扯下头巾,顿让满头的青丝如瀑般飘落,再瞧他的样子,分明是一个美貌无双的女子,哪里还有半点男子的模样。

  她回眸仔细瞧了瞧身后,浅笑盈盈道:“那般三流的暗探,孙策竟也派出来丢人献眼!”

  “幸尔陆姑娘眼尖,要不然暗探跟着岂不扫了游兴!”粗豪汉子闻言哈哈一笑,脸上凝结的忧色也缓和了许多。

  这三人不是旁人,正是高宠、太史慈、陆缇三人。太史慈的伤势经过华佗的妙手医治,终于能下得床来走动了,虽然离全愈还需将养好几个月,但现在的结果已令高宠倍感欣慰了。

  为了得到这个结果,华佗可以说使尽了一切手段,就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华佗就由一名最底级的孝廉直接晋升为功曹议郎、兼军医总管的位置,当然,以华佗的人品,高宠是不会让这个“功曹议郎”有实际权力的,毕竟华佗的长处在于医术,而非做官。

  这一次出游是陆缇的提议,主要是为了给太史慈散散心,这些日子来,尽管太史慈没有坦露,高宠也知道看着甘宁、徐盛等同僚一个个立下战功,而自已却兵败受辱,太史慈心中始终郁郁。

  “宠帅,神亭岭战事胶着,急需战将,慈今已伤好请求一战!”太史慈言词切切。

  高宠眺望着满山的红叶,一双眼睛炯炯,道:“子义勿急,你且安心将伤完全养好,孙策如今已是强弩之末,神亭岭那边有子敬、伯言、兴霸照应着,虽暂无战果,但支撑下去应不碍事。”

  太史慈见高宠仍不答应自已出兵,长叹道:“这些天来,我每日夜里,皆能梦见战死泾县的二千军卒在对我说:何日替他们报仇雪恨。石印山之仇不报,慈这心病如何能好?”

  高宠听太史慈说得沉痛,心中也不禁嘘嘘,遂安慰道:“宠今日与子义同游,正为此事,为击破孙策,宠已布下计谋,相信不用多久,定能给子义一个交待!”

  “此话当真?”太史慈犹自不信。

  高宠笑答道:“两军对战,谋为首、勇为次,这一次与孙策较量,我不用千军万马,只用二、三人足矣!”

  太史慈脸上神情还是将信将疑,高宠此时也不分辩,只是举步向前往枫林的深处行去。漫山枫叶红似火,摄山临江的这一段山坡,通红一片,与奔流不止的江水相映,有一种令人陶醉的韵味。

  “美景绝色,宛如云霞栖息在山岭之间一般。”陆缇轻叹道。

  高宠看着陆缇婀娜的身影,微微一笑点头道:“这山名为摄山,实是不能言尽山之美,莫如改名为栖霞山,两位以为可好?”

  太史慈抚掌大呼:“红叶如霞,栖息于山上,这名字比原先的强过百倍!”

  陆缇随于吉游历四方,比这摄山更为高大、俊秀的名山大川也见得多了,但唯有这一次出游,给她一份异样的不同感觉。

  这山其实并没有什么的不同,不同的是随游的人不一样。

  而不一样的人游山,感觉中脚下的山也必然不同。

  陆缇见自已不过随口一句,便如心灵感应一般,高宠就说出了自已的心思,当下心中亦自暗喜,嘴上犹不由衷的说道:“一语而更名,似有不妥吧!”

  眺望红霞漫山,高宠豪气顿生,笑道:“这山的名字也是有人起后才传于世的,前人起的,后人也可改的,若干年之后,若再有人以为栖霞这名不好,再改过就是了。”

  三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往枫林的深处行去,但见行不多远,前面有一座寻常的再寻常不过的木屋,远远的看去,就是一处山里人家居住的地方,但近了看去,却能分明感觉到它的与众不同。

  它建立一处突兀的陡岩上,从山腰处要想接近这所房子,只有门前的那一条险道,而虽然山坡上长满了枫树,但距离房子近处十余丈远却是一片空旷,那里的树木早被人齐根的砍去,只留下一个个秃秃的圆顶,这样一来任何人想要靠近这里,不被发现是绝不可能的。

  “约好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吧!”高宠停下了脚步,轻轻的说道。

  陆缇这时已束好了青丝,恢复了书生的打扮,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点了点头,道:“不错。”

  正这时,只听得远远的一声断喝:“是扬州刺史高大人吗?”

  高宠寻声看去,那声音正是从木屋方向传来,陆缇与高宠对视了一眼,大声回道:“正是我家大人,敢问许家少主何在?”

  这时,从木屋内跨步走出一名黑衣大汉,哈哈一笑道:“我家少主已候多时了,大人快请!”

  说罢,此人快步迎上前来,摊开一双雄壮有力的臂膀,将高宠一行拦个正着:“我家少主说了,此事机密,请大人单独往屋内一叙!”

  高宠面色一愠,道:“我这两位兄弟不是外人,即便是军机大事我也从不瞒着他们,去禀告你家少主,要是想报父仇的话,就不能婆婆妈妈、瞻前顾后的。”

  这黑衣大汉脸色一阵潮红,只低着头回道:“请大人稍候片刻,我马上去告知少主一声。”说罢,又急急的返身往木屋而去。

  太史慈望着这个黑衣人的背影,一脸的困惑,问道:“是何人摆这么大的架子?”

  高宠淡淡一笑,道:“子义,这些天你在养伤,可曾听说上个月孙策在穹窿山誓师,将吴郡太守许贡给斩了祭旗之事。”

  太史慈点点头:“听陆姑娘说许贡府上百余口上至妻儿、下至奴仆皆被孙策的都尉朱治率兵屠杀,许家已被灭门。”

  “这个消息不太确切。许家虽然被朱治抄了,但许家还是有人逃脱了那一场杀戳,这个人就在你我的眼前。”高宠望着木屋的方向,沉声道。

  “是谁?”太史慈问道。

  高宠没有立即回答,他看到了方才的黑衣人又从屋内走出,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他腰悬长剑,只是定定的站在门口,眼神中透着一丝的绝望与决然。

  “是他,许贡最小的儿子。”高宠道。

  “请刺史大人看准了小人的步子!”黑衣人的言语虽然谦卑,但脸上神情却有讥讽和自豪的得色,那个中的意思就是没有他的指引,高宠一行是到不了陡岩上木屋的,即便到了,想下来也还得他引路才行。

  高宠笑了笑,抬步与陆缇、太史慈二人随着黑衣人上得陡岩。

  待到门前,那年轻人拱了拱手,道:“许无名见过刺史大人。”

  高宠朝着屋内看去,见房内还有二名头戴斗笠的黑衣大汉,那笠沿往下拉着,将一张脸遮得严实,看不真切,在他们的腰间,各插着一把无鞘的长剑。

  “汝见我所谓何事?”高宠一边打量,一边问道。

  许无名铮的一声拔出剑,用双指弹了一下,道:“大人是聪明绝顶之人,缘何明知故问,若非为报父仇,你我还有什么其它好说的吗?”

  “要杀孙策可不是容易的。”太史慈道。

  许无名一俾眼,看也不看太史慈,大声道:“石印山一败后,看来太史慈已不复当年之勇锐了,孙策领兵作战虽勇,但在我们这些人的眼中,也并不是什么杀不了的人物!”

  高宠微微一笑,道:“早些听闻许贡府上豢养数名死士,其中能人异士甚多,更有传言能稍臾间杀人于千里之外,不知可有此事?”

  “当然!”许无名挺起胸膛,自豪的回道。

  高宠瞟了一眼房中两人,讥讽道:“既有如此能耐,少主还找我作甚,直接去杀了孙策不就完了。”

  那两个带剑汉子一听,顿时倏的站起,一双手各按在剑上,许无名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的怒意,但很快就平复了神情,他朝着两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坐下。

  随后,许无名大声道:“孙策麾下绕帐亲卒守卫甚严,没有确切的情报,恐很难一击制敌,故无名要报父仇,非得大人相助不可。”

  高宠道:“你是要我军暗探配合你的行动!”

  许无名摇了摇头,道:“我只要他们提供孙策每日的动向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我们自会去办!”

  “我记得——,当初你的父亲带着人抄没了我叔父全家,不想时过境迁,这样的事落到了许家人的头上,你说我答应你怎样,不答应你又怎样?”高宠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忽然间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也许是相同的境地使然,也许是他身上的那一份决然的气势。

  “若父仇得报,无名将无憾矣,倘留得一条性命,愿以身为大人效命!”许无名坦然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