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六章 新隆中对

新三国策 晶晶亮 5326 2006.01.16 15:22

    新书《色相》点击惨淡,大家帮忙支持一下好不好!

  一次点击,给作者的是继续的信心,也能使大家获得读书的喜悦!(链接见下)

  江陵,在八百余年前曾经是春秋五霸之一楚国的都城——郢。

  点将台,这个名字的由来,出自于楚成王熊恽伐宋誓师,当时首先称霸的齐国因桓公身死势力日渐衰落,位于中原一带的小国——宋国的君主襄公企图代齐称霸,这个不自量力的举动立即召致了南方大国楚国的反对,双方在泓水一带决战。

  泓水之战最终以楚国的大胜而结束,墨守成规的宋襄公不肯听从大将公孙固的劝谏,在楚军半渡之时居然说我乃礼义之师,不可行此旁门诡异之举,结果待楚军阵形集结完毕,两军再战宋军大败,襄公本人也是腿上为流矢所中,最后伤重身死。

  八百年后,在这一座标榜着荆楚雄风的高台上,一场并不比战场撕杀来得轻松的舌辩正在一步步的进入高潮。

  文聘声色俱厉的怒喝没有吓退徐庶,胸有成竹的徐庶早已瞧出了在文聘那张遍布着怒容的脸庞背后隐藏的无奈和苦闷,刘表死后文聘顿失倚靠,性情沉稳、完全靠着才干获得提升的他与蔡瑁、刘备两派关系都很一般。

  在荆州各派争夺权利的这个当口,文聘不想参与,又无法置身于事外,二万精兵加上重镇江陵,这样的诱惑是谁都无法舍弃的。在徐庶到来之前,蔡瑁的使者邓先和刘备的使者伊籍都先后到达了江陵,他们的目的很清楚,设法说服文聘投向自己一方。

  “将军素来是先主倚重的大将,自然知道继位一贯是长子在先,幼子在后,蔡瑁之辈废长立幼,今刘皇叔顺应民意讨伐不义,望将军能积极响应。”伊籍口若悬河,作为刘表的同乡,他的一言一行让许多观望不定的郡县太守、令、长选择了刘备一方。

  “刘备,假皇叔之名,行伪善于世,安能与之同伍。刘琮继任州牧,乃先主遗命,白纸黑字有亲笔佐证,将军拥兵一方,当以大局为重,速率兵马北讨刘备。”邓先是荆襄名士,一张嘴也是辞锋犀利。

  有此二人劝谏在先,所以在文聘看来,徐庶的企图也和邓先、伊籍一样,看重的一样是江陵的战略位置和二万兵卒。

  “想不到文仲业手握万余重兵,其胆量还不如我一介儒生,今汝已危如垂卵,却不思保全之计,奈何徒作此无谓之举?”徐庶哈哈大笑,从容不迫的步向油鼎。

  文聘一怔,摆手喝退左右亲卒,道:“先生所说的保全之计是什么?”

  徐庶转身,微微一笑,揖礼道:“敢问文将军,江陵周遭围困之兵属何人麾下?”

  文聘道:“这还用说,乃汝主扬州牧奋威将军高宠之兵也。”

  “既如此,那若是将军投奔蔡瑁、刘备,不知此两者以何许诺抵挡江东兵马?”徐庶问道。

  文聘笑道:“我江陵拥有二万甲士,粮草充足,聘自问守御半年无虞,到时不论是蔡瑁,还是刘备,谁取得了荆州的统治权,我就归附于谁,先生以为我还需要什么空泛的承诺吗?”

  “半年,将军说笑了吧,庶来之前,我家宠帅已亲率大军二万征伐竟陵、沔阳,如果一切进展顺利的话,再过二日江东的将士应该就能在当阳的沮水洗脚了,江陵到时候就完完全全成了一座孤城了,就算将军能力再强,士卒再勇,庶试问又能如何?”徐庶沉声道。

  文聘听得徐庶语气中有些许讥讽之意,“啪”的一拍案几,豁然起身喝道:“先生以为聘无能乎?”

  徐庶摇头道:“若将军无能,则我又何必冒险前来,三日前,庶与我家宠帅议荆州群豪,宠帅曾言文将军的才干在荆州众将中无人可及,他也佩服得紧。”

  这一句有些赤裸裸的拍马屁话徐庶说得一本正经,与前面一句讥讽之言相呼应,顿让文聘心头感到一阵受用,能够得到高宠这样的英雄人物赞许,足是一件自傲无比的事情。

  文聘大喜道:“噢,那高宠果如此说!”

  徐庶察言观色,见文聘果然中计,遂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呈上道:“庶此来,乃是受我家宠帅之托,诚意劝谏将军归附,世人语:鸟择良木而栖,士择明主相投,今镇南将军已故,将军若能率众东归,可使得数万将士免遭兵灾,此不止是你我之幸,也是数十万江陵百姓之幸。”

  文聘默然拆开书信,果见盖有扬州牧印授的签章,待看内容,一如徐庶劝谏之言,高宠于信中甚是夸赞文聘的领兵作战才能,特别对长沙、鹦鹉洲两战更是推崇之至,在那两次交战中,文聘都没让高宠讨到好去,第一次在长沙城下双方苦战数月,尸横遍野,第二次在鹦鹉洲文聘先锋傅彤硬是将丁奉杀了个只身仓惶逃窜。

  这二战是文聘最骄傲的战役,也是他的一块心病,就时下的情形来说,高宠的势力已经漫延至荆州的大半地方,在当阳退路被断之后,江陵就如一个孤岛不可能长期支撑下去,指望蔡瑁或者刘备反攻,那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在徐庶来之前,东投高宠这个念头文聘不是没有想过,但毕竟曾是战场上相互撕杀的对手,高宠会不会容下自己,文聘没有把握;就算归顺了,高宠是不是能不计前嫌重用自己?文聘心中疑虑重重。

  “将军若是肯降,宠帅有言,江陵的一兵一卒将仍由将军调遣,军中所有将领也仍由将军任命,当然,前提是先要撤出江陵城才行。”徐庶看出文聘心有所动,继续道。

  “此话当真?”文聘惊异的问道。

  如果徐庶说的是真的,那么在短时间内就不用担心军队会遭到支解,只要有人有武器,不管到了哪里都饿不死。

  “宠帅能让庶来说降,诚心可鉴,还请将军勿再迟疑,早作决断!”徐庶朗声道。

  文聘来回的在点将台前踱了几个来回,他的神情由开始的犹豫转为坚定,最后,他长叹一声,说道:“也罢,请先生回禀宠帅,就说我文聘降了!”

  徐庶大喜:“将军能作此决断,当是可喜可贺,庶即轻舟赶回,报与宠帅知晓!”

  就在徐庶与文聘相互试探的当口,击败关羽之后的高宠主力迅速顺着沔水北上,三月十二日,江东军进抵当阳,并成功占领了沮水渡口,将襄阳与江陵之间的水陆路联系完全切断,高宠第一阶段的战略目的顺利实现。

  沮水畔,河水受到春汛的影响,一下子暴涨了好几倍,饮马驻足的高宠再一次召集众将商讨下一步行动计划。

  “禀宠帅,刘备在二日前,遣大将张飞、魏延攻破宜城,张允被杀,蔡氏、刘琮等一干妇儒悉数被俘,蔡瑁和宜城太守向朗一道已向樊城方向溃退。”会上,首先是随军参谋和洽报上斥候打探到的最新战况。

  “想不到刘备还真是行动迅速呀,这么快就将蔡瑁杀得片甲不存。”高宠轻喟道。

  周瑜沉吟一会,恍然悟道:“原来是如此,先前刘备甘冒危险用关羽一军拖延我等北上的速度,目的就是为了在短时间内彻底清除蔡瑁势力,否则的话,他手中不会连增援关羽的兵力都不留。宠帅,现在我们必须抓住荆襄民心尚未归附的机会,趁胜追击,对刘备进行穷追猛打,不能再给他留一点喘息的余地。”

  “可是,徐军师劝谏文聘尚无结果,我军若长驱北进,万一文聘反目从背后夹攻我等,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太史慈谏道。

  高宠点头道:“公谨、子义所虑皆有道理。为周全计,我意着公谨率休穆一军守当阳,并伺机攻取周围的临沮诸郡,我则率诸将并一万五千名士卒继续挥师北上,力争拿下襄阳。”

  “太好了,这一次攻打襄阳忠请缨打头阵,三日内保证拿下城池。”黄忠一挽颌下长髯,气宇昂然的请令道。

  攻打江夏是太史慈的功劳,汉阳一战虽然有黄忠的份,但毕竟是一场守城战,被动挨打的滋味让黄忠一直耿耿于怀,襄阳是荆州经济最发达、人口也最多的城池,能率部卒先登此城,是黄忠这些天来日思夜想的一件事。

  “老将军在葫芦谷口与关羽交战受的内伤可好了吗?”高宠关切道。

  “些许小伤,何足挂齿!”黄忠说罢,一把抓住背上的养由弓,挽弓满月,气不长出,面不更色。

  “那好吧。老将军领一军由当阳北上,引为先驱,宠将自率大军跟进之。”高宠道。

  待黄忠领命走后,高宠唤过太史慈,嘱咐道:“汉升负气而行,恐有失冲动,适才我本欲让子义与其同往,但虑及汉升脾性耿直,必会以为我有意偏袒,今汝可率一军尾随于汉升之后,也好有个相互照应。”

  “诺。”太史慈点头依令而去。

  襄阳,左将军皇叔刘备在祭拜完关羽之后,着一身白色丧服开始逐一走访荆襄一带的名士,庞德公、黄承彦、司马徽等一干素与蔡氏不睦的名士感于刘备的这份情谊,纷纷向其举荐贤能之士,隐居在襄宜一带的颖川石韬(字广元)、孟昶(字公威)等先后被刘备征用。

  隆中,距襄阳往西二十里。

  皇叔刘备在司马徽的陪同下,前往隆中拜望人称“卧龙”的诸葛孔明。

  到达诸葛亮隐居的住所时,刘备早早的下马,并将缰绳交与侍从,然后与司马徽一道步行至门前,以他的皇叔身份,本不必如此,但眼下兵败在即,急需寻访有才能之士的他除了这一份礼贤下士的诚意,也别无所有了。

  这时从屋内传来一阵歌声:“步出齐城门,遥望荡阴里。里中有三坟,垒垒正相似。问是谁家冢?田疆古冶氏。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理。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相国齐晏子。”

  听到此歌,刘备神情一异,说道:“司马先生,那乐毅、管仲都是名垂青史的人物,卧龙先生在歌中有把自己与此二人相比的意思,管、乐之才干足以辅国兴邦,想必卧龙先生一定是一位饱读史书、德高望重的长者。”

  这一首《梁父吟》中描述的意境原是感叹明君良臣相知遇之难!就算是有乐毅、管仲那样的才能,一个遇到了一个没有遇到。管仲得遇齐桓公,青云而直上,立下盖世之功!乐毅不遇明君,功业中道而废,避祸他乡,终老他国。

  以刘备的阅历和见识,自然明白诸葛亮是在借诗叹息没有明主来赏识自己。

  司马徽一笑,道:“皇叔闻弦歌而知雅意,德操佩服之至!”

  待刘备入屋见到诸葛亮,方知自己大错,只见孔明年约二十上下,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

  看到诸葛亮这般年轻,刘备心中不免失望,他瞪视了一旁的司马徽一眼,有心考一考这个被荆襄名流们推崇倍至的“卧龙”是否名符其实。

  刘备开门见山道:“汉室倾颓,奸臣窃命,备不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迄无所就。惟先生开其愚而拯其厄,实为万幸!”

  听到刘备相问,诸葛亮微微一笑,道:“将军且请饮上一樽乡间自酿的雪里红,容亮慢慢道来。”

  在短暂的出仕蒯越军中无果之后,诸葛亮隐居乡里,与石韬等一众好友谈酒论事,过得看似逍遥自在,其实却是心中苦闷之至。

  同窗好友有“凤稚”之称的庞统听说已在高宠麾下得到了重用,担任了副军师的要职,而自己的才能只在庞统之上,却至今找不出一个明主可以投靠发挥才能。刘表的能力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守成之主,而且已经死了,继任的刘琮是个刚脱了尿布的娃娃,掌权的蔡瑁虽然与自己有一层亲戚关系,但其能力还不如刘表。

  刘备与诸葛亮的这一次相见,其实是诸葛亮精心策划的一个计划,偏数荆州群豪,能与高宠一较长短的,也只有皇叔刘备了。

  先由司马徽、黄承彦、石韬等好友力荐,吊起刘备的胃口,然后选择在刘备丧了最亲信的大将关羽,正缺少帮手的时候出现,诸葛亮的心机不可谓不深,不过,他的这一番做作对于一贯以大汉皇叔自居的刘备来说,实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

  诸葛亮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方今天下崩坏,豪杰之士,竟希神器。司空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占据兖、豫、青、徐、司隶中原之地,沃野千里,天下士子莫为其用,此诚不可与争锋。扬州高宠出身草莽,却能与五、六年间称霸江东,孙策、刘表皆一时之俊杰,屡败于高宠之身,致身死族灭,此霸王复生,效高祖之法待其锐气渐尽再战,方可破之。今高宠盛势不可挡矣,且荆州荒残,人物殚尽,东有高宠,北有曹操,将军夹于中间,难以得志,益州国富民强,户口百万,四部兵马,所出必具,宝货无求于外,今可权借以定大事。此亮所以为将军谋者也。惟将军图之。”

  刘备见诸葛亮说得头头是道,指点江山,若然有尽握掌中的淋漓之气,心中的轻视之见遂除,他沉吟半响,虑道:“益州为吾同宗刘璋所有,今我若以一己之私攻取,岂不失信义于天下?”

  诸葛亮笑道:“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国,高祖因之以成帝业;今刘璋暗弱,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能占得此州,则可据险而守,内修政理,耕战有伍,刑法整齐,待曹操、高宠斗得两败俱伤之际,将军一可兵出毗陵而取江东,二可效高祖出秦川而争关中,然后提步卒数万,慨然饮马河、洛,诚如是,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刘备大喜道:“先生之言,顿开茅塞,使备如拨云雾而睹青天,备虽名微德薄,愿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备当拱听明诲!”

  “将军既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诸葛亮见刘备如此看重自己,心中也是大喜。在一番布置之后,终算收到了预期的成效。

  次日,诸葛亮辞明幼弟诸葛均,随刘备同往襄阳,并正式出任军师之职。

  在上任之后,一心想要有所作为的诸葛亮就提出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建议:在高宠军到达之前,先行鼓动和裹胁襄阳百姓一同西进,争取以这些百姓作为人盾,来阻挡高宠的追兵,刘备则率主力则兵进上庸,准备伺机进军益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