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出使江东

新三国策 晶晶亮 5223 2004.12.07 08:30

    建安元年,也许注定是个多灾之年,在长江之北的青、徐、豫、兖诸州及淮南,成群的蝗虫忽起,食尽禾稻,如关东一境,谷物一斛,需钱五十贯,百姓相食啖,白骨委积,尸秽满路,其状惨不忍睹。

  秋十月,从江北传来曹操兵发洛阳迎立天子的消息,年初,曹操在成功消灭张邈反叛势力后,从荀彧、程昱之计,率军大破青州黄巾军,收其强健者充军卒,声势复壮。帝以曹操为镇东将军,领司隶校尉、录尚书事,加封有功的卫将军董承等十三人为列侯,并赠射声校尉沮俊为弘农太守,自此朝政为曹操一派所把持。

  与此同时,淮南的袁术籍地广粮多,又有孙策所质玉玺,遂思昔汉历年四百,气数已尽,海内鼎沸,吾家四世三公,百姓所归,吾袁姓出于陈,陈乃大舜之后,以土承火,正应其运,心中早暗生称帝之心。为扩张势力,心存野心的袁术命大将纪灵引军十万攻徐州,刘备派张飞守住下邳,自已与关羽将兵拒袁术于盱眙、淮阴一线,两军互有胜负。

  正僵持不下时,下邳相曹豹被张飞鞭责而死,城中丹扬兵旧部乘势叛乱。袁术见刘备后方不稳,遂修书与暂居小沛的吕布,许以军粮,劝其袭取下邳,吕布大喜,引军水陆东下,张飞接战大败,刘备的妻子及将吏家口悉数成虏。

  待刘备得到败报回援时,被纪灵随后追击大败,只得屯兵于海西。其后吕布忿恨袁术运粮不继,又重召刘备,表为豫州刺史,使之屯兵小沛。吕布自表为徐州牧。

  诸侯争霸,你争我夺,弱肉强食,这一出仿佛又回到了二百余年前的战国年代,其中,又有哪一方诸候会把百姓的生死放在心上,而我现在虽然在豫章站稳了脚跟,但要不被强大的别人吞并,除了屯田富民,加强军备外,还需开立学馆,广召博学儒士来投才行。

  好在刚刚经过一场恶战并没有影响到豫章的根本,与饥寒中的江北诸州相比,豫章的情形要好上了很多,充盈的府库也使我有了一点争霸的底气。

  这一日,我刚与刘晔、仓慈、郑浑从上缭赶回豫章城,负责接待礼仪的许靖便匆匆赶来。他道:“将军,淮南袁胤已在驿馆候了多日,不知——?”。

  袁术这个贪欲淫侈的家伙,到了淮南后养媵御数百,无一不兼罗纨,厌粱肉,致使府库空尽,百姓饥困,一听说豫章富庶,就马上派来从弟袁胤借粮,名虽为借,实却是以武力逼迫我们无偿的给他粮食。

  我一皱眉,道:“子鱼不是接见过他了吗,怎么还不依不侥的,你再去跟他说,就说我身体不适,不便见客。”

  刘晔见许靖面有难色,谏言道:“那袁胤乃是袁术的从弟,恐怕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正说话时,甘宁从外面跨步而入,听到刘晔的话,接道:“袁术虽是四世三公之后,但为人器量狭小,不过是徒有虚名,有什么可怕的?”

  我虑道:“袁术坐拥两淮,甲兵数十万,若真的兴兵来犯,仅凭我们一已之力是挡不住的,况且若战火再度波及百姓,使好不容易的复垦的土地再次荒芜,豫章刚刚安定的局面又将破坏,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刘晔听我这么一说,笑道:“其实,要打发走袁胤,也不是难事。”

  我急问道:“子扬有何妙计,且说来听听。”

  刘晔不慌不忙,说道:“说穿了也没什么,其实只是一个字——钱。昔日我初投庐江太守刘勋时,正遇上袁胤授袁术差遣,到皖城筹措军粮,刘勋素知袁胤贪财,便一面向袁胤大吐苦水哭穷,一面便暗中送与袁胤大量的金银珠宝,那袁胤受了贿赂,回过寿春后便慌称庐江水涝,百姓困苦,无粮可供,由此征粮之事便蒙混了过去,这一次,我们何不依样而为。”

  我大喜道:“就依子扬所说,敢情这袁胤赖着不走,目的是想要敲竹杠,也好,且让这小子得意一回。”

  刘晔又道:“今岁淮南诸地飞蝗侵袭,颗粒无收,袁术既来豫章借粮,我想他定也会差使向江东的孙策求粮,孙策现在羽冀已丰,岂会再把袁术放在眼里,我虑孙策必不借粮,两者必失和耳,孙策现在内有会稽末平,严白虎等众寇袭郡,外有袁术虎视,必不会再启战端与我军撕杀,因此,此时若我等遣使往江东谋和,事必成矣。一旦与孙策合谈成功,那袁术必投鼠忌器,即使事后知道了真相,也不敢拿我们怎样。”

  刘晔的想法实在是出人意料,我军刚与孙策恶战过,在短时间内去商讨和谈,成功的可能性实在要打几个问号。

  但是,刘晔适才的分析也是句句在理,孙策在江东驱逐了吴郡太守许贡后,已尽占丹扬、吴郡,同时引大军兵取会稽,与会稽太守王朗在西津决战,杀故丹扬太守周昕,并大破王朗军,后王朗退守固陵,坚守不出,孙策数次渡水作战,均未能奏效,两军相峙,已有数月之久。

  对于孙策来说,若不顾内患未平,发兵征讨豫章复仇,与我军决战的话,那么正好给了严白虎、许贡这些人机会,刚刚平定的丹扬、吴两郡又会反复,所以,孙策现在最要紧的是集中力量,击破会稽王朗,迅速的统一江东三郡。

  不过,猜测归猜测,若是真的遣使前去,此一行又过于凶险,毕竟孙贲的首级尚在我这里,而且对于一路所向披靡的孙策来说,此等大败之辱岂能不报。

  我环视众人,道:“子扬之计虽好,可是这东结孙策,不知何人可堪此重任?”

  未等我话音落下,只听到一人大声应道:“基愿出使江东!”

  我定睛一看,却是刘繇长子刘基,这一趟江东之行,危机四伏,万一孙策为孙贲之死迁怒到使者头上,那可是要被砍头的,刘基有如此胆量,单就这一点,比他父亲刘繇就要强上甚多。

  我正犹豫不决,刘基以为我信不过他,又道:“基父繇,先为扬州牧,今我承父遗命持节出使江东,孙策也不能奈我如何!”

  的确,眼下豫章诸君中,除了刘基外,我还真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孙策现在虽然占据了江东,但还未得到朝廷的认可,刘基此去,孙策若是加害,则必为拥汉之士所弃,为朝廷而不容,孙策胸有大志,素有北上中原争霸之雄心,当不至于为泄一时之忿,而做出损害自已利益的事来。

  权衡再三,刘基要是出使的话,结果肯定比别人去要好,我点头应了刘基的请求,说道:“此行江东,一为奉还孙贲之首级,留死去之人以全尸,此积德之举也;二为具陈我等承继先主遗志之决心,表我军将士守土卫疆之决意,事关重大,为周全计,子扬兄可随往,一路之上也有个照应。”

  刘基笑答道:“有子扬兄随行,此行吴郡定能如愿。”

  吴郡,是的孙策现在正在吴郡,那里有太多我所熟悉的名字和地方,只不知物是人非,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陆逊,那个天真可爱的怀橘陆绩,更还有存在于我梦中的陆缇,他们都还好吗?

  陆缇——,那个在太湖之上软语温存的美丽女子,那个用纤纤玉手给我端来汤药的姑娘,这一生我又如何能将她忘记,此时此刻,只不知她现在又在何方?

  也许是时候了,现在我在豫章站稳了脚跟,应该去把陆逊他们接来,隔了大半年的时间,小陆绩一定又大了不少吧,恐怕我要认不出他了。

  待众人散去,我独留下刘晔,将一封书信递交于他,我道:“昔日我留驻吴郡之时,与吴中陆逊有旧,今有我亲笔绢书一封,子扬若到了吴郡,可将此信转交于他。”

  刘晔接过绢书,藏于怀中,这一去出使江东,是生是死,何时回来都难以预料,在刘晔走的前一夜,我二人彻夜长谈,是一夜无眠。

  扑跳的灯火忽闪忽暗,就象豫章这个地方一样,落到大汉朝这块版图上,不过是最不起眼的一个黑点而已,要想刘表、袁术、孙策三大强豪的夹缝中生存下来,一切都又谈何容易。

  这一晚,刘晔的神情是如此充满自信,他道:“晔以为唯今之计,当东和孙策,北安袁术,西结刘表,先定南方百越,拓边扩疆,以为豫章之固,待天下突变,我军可伺机而动,择一而攻之,方为上策!”

  刘晔的见解甚有道理,眼下袁术虽有称帝之心,却未露于形,又有纪灵、张勋等枭将相佐,冒然与之翻脸实为以卵击石,谋取江夏虽是稳固豫章之上策,但兵取江夏,势必要冒与刘表开战的风险,此也不可为也。

  再说孙策现在坐领江东,根基渐固,手下周瑜、程普、韩当皆万人敌,又有张昭等人代为谋划,我军能守住现有之地,已是不易,如何还能惹火烧身,自取灭亡。思来想去,也唯有南击山越,拓展疆域,巩固根本方为上上之策。

  我击掌赞道:“子扬果是军中智囊,有兄相佐,乃宠之幸也。”

  刘晔忧道:“豫章强敌林立,暗流激荡,风起云涌,卦象曰:坤门之中危机四伏,实非游龙潜伏之所,我走之后,少冲兄千万小心,南征蛮越虽是正途,但恐众将有疑也。”

  刘晔这一句话说得情深义重,使我感动不已,相遇刘晔迄今,我与刘晔均以字相称,相互敬重,两人皆心胸坦荡,彼此之间早已引为知已,此番作别,心中都不免有些不舍。

  我心为所动,伸出手去紧握住刘晔,道:“子扬兄此行,实若身处在风口浪尖之上,万事更要细心!”

  果如刘晔所料,议事厅上,我一说出南下的方略,众人即是一片反对之声,莫说是华歆、许靖、许邵这些名士反对,就连太史慈和甘宁这两员倚重大将也是一样。

  “淮南袁术奢欲无度,急废帝自立,此为逆天之举,我军当可讨之!”华歆第一个驳道。

  甘宁虎目一瞪,道:“宁一路从江夏而来,谙长江之水情,夏口,呃长江之咽喉,挟南北之要冲,刘表守将黄祖暗弱无道,亲信奸人,非大将之材,我军若讨之,宁愿为先锋将!”

  太史慈也道:“江东,故主刘使君之地也,孙策举私兵谋取江东,驱我等于豫章偏郡,非为朝廷所授,名不正言不顺,我军若能乘得胜之机回师讨伐,必为江东百姓所戴。”

  未等我说话,甘宁又道:“少冲,恕我直言,南下之举乃是懦夫所为,今我彭泽舟师有蒙冲战船十五艘,斗舰、斥候船上百条,精锐士卒近三千人,均已整训成军,豫章水军控制着夏口至皖城的广大水域,纵望长江之上下,即便是江夏黄祖派出最强的荆州水师来,我甘宁也有胆量博上一博!”

  这二个月来甘宁与我相处日子久了,彼此的称呼已用表字来代替,他这些天一直在彭泽口督造战船,操练新成立的水军,见我说出南下的意见,以为我是忧心豫章四周强敌环伺,恐力战不敌,遂出列禀道。

  太史慈也不甘落后,说道:“石印山关隘修造已基本完成,只要最后一批石料运到即可在三日内完工,到时只须在石印山关口驻扎一军,把守关隘,定可一夫挡关,万夫莫开,任孙策有千军万马,也奈何不了我们!”

  我苦笑了一下,豫章水乡泽国,河网密布,湖泊纵横,拥有一支精锐的水军,就象北方拥有了一支快速的骑兵一般,在战场之上,时间从某种意义上讲决定着胜与负、生与死,上次我之所以能大败孙贲,出乎敌军常规预料,乘船以迅急之势直扑番阳是原因之一,因此,在彭泽督造战舰,筹建水军是立足豫章必须做的事情。

  而在石印山修造关隘,则是不得已而为之,虽然我派了刘基刘晔出使江东和谈,但结果却尚难预料,况且豫章扼吴楚之咽喉,乃是孙策兵进荆州必夺的地方,现在他迟迟未出兵主力进犯,主要是受制于会稽王朗和境内贼寇活动猖獗,程普、韩当等大将都忙着讨伐平乱,一旦以后缓过劲来,恐怕他第一个就会拿豫章开刀,我不可不防。

  我道:“子义切不可大意,古之雄关险隘的得名,除所依之地势险要外,主要还在于守关将士齐心善守之故,若将士上下离心,或是将领骄纵大意,关隘即便险如汜水、虎牢也是无用。”

  太史慈听罢,沉声道:“主公放心,关在人在,关陷人亡,只要我太史慈活着,就决不会让孙策军一兵一卒踏过关隘。”

  太史慈自忖英勇,对前番受周瑜所欺一直耿耿于心,我听得太史慈说出此话,不知怎得,心头忽得闪过一丝不祥之意来,关陷人亡,这话极不吉利,且是重誓哪能随便说出来。

  这样一想,我大声宽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子义切勿放在心上,我们与孙策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往后的仗有得子义你打,到时我保你打得过瘾,还怕报不了仇!”

  甘宁一声,大声道:“这可不行,到时要是功劳都由子义一人得了,我甘宁可是不答应。”

  我与太史慈皆闻言大笑,见大家兴致甚高,我仔细疏理了一下思绪,道:“豫章地处偏远,人烟稀少,非英雄起事之地,若我等坐等敌人来犯,他日必身败成擒,今屯田积栗养民之事初成,我军上下粮草充足,士卒精锐,便当有所作为,环视四周,刘表、袁术、孙策皆手握雄兵,彼强我弱之下,强之与战,败了自无话可说,倘若胜了,也将是得不偿失。豫章之南,为百越聚居之地,虽多是荒野山林,但若能收归辖下,我军则可取道而往桂阳、零陵、交趾各郡,粮草、器械、军马采购就不必再受制江夏黄祖军的束缚,此为豫章之长久而计,望诸君细虑之。”

  虽然华歆、许邵等人还有些异议,但经我这么一说,太史慈、甘宁已然明白我的用意,豫章一郡缺乏纵深,无回旋余地,倘有战事则千里沃野顿成战场,若山越与敌勾结攻我后路,则我军必败,所以,我军要想在与诸强的争斗中站稳脚跟,就必须南攻山越,平定后患。

  此次决议之后,我一面着令甘宁、太史慈加紧督造战船、整修关隘,另一面认真利用农闲之机征召军屯士卒操练阵形,积极筹备南征之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