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82 2005.03.14 08:36

    三月里,枝头的嫩芽已在悄然绽开,春天就在不知不觉间到来了,而大乔的心却被彻骨的寒意包围着,离豫章城越近,她的心就越发的剧烈跳动着。不知道高宠还认不认识自已,识得了又不知肯不肯救自已于苦海,还有父亲和妹妹仍在那个该死一万次的夏侯衡手中,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大乔坐在车轿中,好一阵的胡思乱想,脸上忽尔飘起一朵红云,忽尔又皱起秀眉发愁,就在患得患失之中,豫章到了。

  豫章城比起高宠初占时已大了很多,这二年来南迁流民的不断涌入为这座城市注入了勃勃的生机,而丰收的光景、安宁平静的秩序也使得百姓有了添置物件的本钱和信心。

  商人对于赚钱的机会比起平常人来说,总有着不一样的直觉,豫章的富庶吸引了远在交趾、徐州、许都、邺城等地的商贾,他们带来了岭南的玳瑁、珍珠、龟甲、海盐,还有中原的铁具、书籍和陶器,所有这些在豫章的集市上都可以见到。

  通过岁末的这一场鏊战,许多人都看到了高宠不穷兵黩武、不骚扰百姓的诚意,他“以民为天”的思想不仅吸引来了杜袭、繁钦等诸多中原名士的归附,而且也使豫章在不知不觉间已成为了除荆州外,江北士族躲避战乱的第二个选择。

  这些南渡的名士一般都是举家、举族迁移,他们在带来声望的同时,也使得高宠极力兴办的学府日渐兴旺,不仅是官学报名的人多,象管宁等人早些创办的私学也已颇具规模。

  在皖城战事结束之后,高宠一面组织官吏规划屯田方案,安置随军南迁的民众,使得他们能尽快在豫章安下家来;另一方面加紧肃清刘勋军的残寇,并筹建一支新的军队。

  与孙策、刘勋的连续激战,虽然取得了防御战的胜利,但是损失同样很大,除了甘宁的水师大捷取胜伤亡不大外,防守上缭的朱桓、顾雍军、镇守彭泽的徐盛部都损失了大批优秀的将士,当然,最惨重的还是高宠的亲卫部队,三百精锐经过白崖山恶战后,仅剩下了不到五十人,如果得不到兵员的有效补充,这几支军队的战斗力就会大打折扣。

  好在随着高宠的军事冒险一次次的成功,给了豫章百姓以无比的信心,守土护家的口号被各县的官吏传达了下去,勇跃参加军队的男子络绎不绝。

  到了二月底,高宠麾下重又聚集起了一支无坚不摧的军队。

  建安三年二月十日,驻守石印山的太史慈部乘着孙策军暂时后撤的时机,向盘踞在丹杨郡泾县阴陵的宗帅祖郎部发动了进攻,十三日,祖郎率所部一千人归降,至此,镇守东线的高宠军人数增至三千众,这支丹杨军主要由生活在泾县一带的宗民组成,战斗力相当的强悍。

  同时,有感于石印山要隘对于豫章的重要性,参与上缭守城的数十辆霹雳战车被高宠调往了太史慈处,石印山要隘正成为高宠军东部战线的一道无法越过的屏障。

  早在二月初,在刘晔和雷绪的召拢下,溃散为贼的庐江刘勋残部大多归降,高宠以这些人和幸存的亲卫为主要力量,重新组建了精锐的亲兵部队——宿卫,共计一千五百人。他们的统领便是死守白崖山的庐江人雷绪,性情刚勇坚悍的他用武力牢牢的震慑住了那些横行无忌的贼寇,使得他们一个个乖乖的听从他的号令。

  此外,彭泽也因为它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高宠更加看重,守在这里的徐盛部扩充到了二千人,其中水军五百人,战船三十余艘。除了甘宁的三千人的锦帆船队外,彭泽水军的力量是最强的,同时,他们也是优先补充精壮兵士的部队,这一次大战使得高宠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河流纵横的水乡泽国作战,水军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健。

  在守卫上缭时定下赫赫战功的朱桓部已成为了高宠军的另一支劲旅,所部增加到了二千人,对着刘勋穷追猛打的他现在正沿江布防,配合着甘宁水军对虎林一带的发动攻势。

  而擅长刺探敌方情报的梅乾在伤好之后,继续被高宠委以重任,斥侯队的编制也增加到了五百人的规模。

  同时,镇守在豫章、上缭、海昏、番阳等地的守城部队总数加起来有约二千余人,加上从荆南调防来的黄忠部一千人,剔除在庐陵平叛的四千余越族士兵和远在零陵、桂阳的李通所部。高宠军的常备军人数已达到了一万五千余人,从总的人数上看,虽然有时军屯兵的规模比这要多得多,但从战斗力上讲,两者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便是占据荆州富庶郡县的刘表,辖下的总兵力也不过七万余人,而孙策麾下综合吴郡、会稽、曲阿、秣陵诸地驻防的兵力,估计在四、五万人左右。

  与之相比,虽然高宠的实力有了长足的增长,但囿于豫章、庐陵的实际情况,这一点兵力已是现在能够给养的极限了。

  除了军队的扩充外,高宠一直没有精力顾及的新式武器的研制也被重视起来,这主要得益于霹雳战车在上缭攻防战中的威力,大家都是亲眼目睹,所以,在任用考工部的主管时,顾雍、许邵等人都异口同声的求任。

  最终,刘晔还是得到了大多数官员的认可,毕竟霹雳战车是他首先发明的,对于如何继续改进战车在长距离的野战中的弱点,刘晔比顾雍他们更有发言权。

  当然,刘晔的精力是不可能全放在考工部上的,作为参军,军队的整训、军纪的执行这一切都有赖于他付出更大的努力。

  所以,在建安元月至三月初的这二个月里,高宠东奔四走,从北面的松兹,到东边的石印山,再到南面的庐陵,都留下了高宠匆匆的脚印。

  虽然辛苦,但高宠却并不感到后悔,因为他知道,付出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豫章更好的明天。

  建安三年三月初三这一天,豫章太守府的议事大厅难得的热闹。

  刘晔、徐庶、顾雍等重要谋臣被高宠召了来。

  “三月一日,黄祖的四千士卒正沿江向柴桑杀来!”高宠坐在正中,面无表情的读着梅乾刚送来的情报。

  在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高宠早已不是黄口小儿,现在的他已能处变不惊,从容面对一切的挑战了。

  “黄祖这老匹夫,要死也不用这么急吧!”甘宁刚从虎林前线回来,脸上风尘未洗。

  未等甘宁话落,早有二将抢出,大声道:“宠帅,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一次迎击江夏军,就交给我们好了,不用劳动兴霸将军了!”

  高宠觅声看去,却是徐盛、黄忠两将,他们正相互用眼神会意一笑,看来是在到豫章之前早有了商量。

  “汉升、文响,你们两个竟然联合起来欺我!”甘宁哈哈大笑。

  难得有敌来犯,众将还能够表现的如此从容,高宠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主要还是实力摆在那里,黄祖的区区四千人马对于屡经恶战的高宠军卒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

  “依汝等之见,黄祖此番兴兵来犯的目的是什么?”高宠道。

  顾雍沉吟了片刻,答道:“若是黄祖在二个月前来攻,那是想要趁火打劫;现在我军已休整完毕,他再兴兵来犯,意图实是不明。”

  徐庶笑道:“元叹多虑了。江夏守军有万余众,黄祖却只派出了四千人来犯,可见其无决战之意,以庶之见:黄祖此番定是受了刘勋的怂勇,出兵也不过是想一探我军之虚实耳!”

  甘宁怒道:“黄祖匹夫,屡犯我境,莫如这一回乘机取了江夏,也好除了豫章的心腹之患!”

  “此时取江夏,时机还不成熟!”刘晔道。

  “江夏军不过万人,守将黄祖又无能昏庸,吾军兵强士锐,正可大用,何不能战?”甘宁不服,急驳道。

  “兴霸勿急。子扬之言也自有其道理,以我军的实力,占领江夏虽不是什么难事,但难就难在既要打得黄祖吃痛,又不至于让刘表脑羞成怒,与我们翻脸硬拼,所以这一战分寸的把握极是重要!”高宠见甘宁红着脸冲着刘晔而去,忙摆手令其回座,顺便替着刘晔解答了其话中的意思。

  徐庶也谏道:“两线作战乃是兵家之大忌,时下孙策虽退兵回了江东,但其必不甘心失败,我军若与刘表翻脸交恶,岂不正中了孙策的下怀!”

  高宠站起身,点头道:“江夏呃荆楚之咽喉,被黄祖横在哪里,终是不快,若不是背后有孙策虎视眈眈着,乘势拿下它也不失为一招好棋。只是这饭还是要一口口吃的,黄祖嘛,就先便宜他一回。”

  正这时,门外一兵卒急步而入,禀道:“宠帅,许都送亲的使者到了,现在府门外等着,那使者说要你亲自出去迎娶!”

  方才还从容镇定的高宠脸上一红,对于这一门平空生出来的亲事,事先他虽已从华歆那里听到了一些风声,但这种完完全全的政治婚姻实在不是高宠所希冀的。

  更何况,自已与慕沙两情相悦,正是新婚燕尔之时,现在凭空横插进来一个御定的新娘,还不知道慕沙会有何想法?年轻的他对于战场上的变化早已习惯,而面对以女人作为筹码的政治交易,高宠却显露出了他的青涩,毕竟他才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

  “怎么办?”高宠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众人。

  “宠帅,如何拖延不见的话,会给人以轻谩天子的不好印象。”许靖提醒道。

  顾雍也道:“宠帅,这一次朝中来使是夏侯衡,他是骑都尉夏侯渊的长子,此次不仅仅是为了送亲而来,恐怕还有新的任命诏书要下达,实在耽误不得。”

  高宠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道:“好罢——,且让我去会会这个夏侯衡再说。”话音间,他的神情已是恢复如常。

  “诏曰:高宠自领豫章太守以来,开疆辟土,肃灭贼寇,使得百姓安居乐业,民相称颂,为彰其功绩,故授其为扬州刺史,奋威将军之职!”夏侯衡摇头晃脑的说着,这传达诏书的差使本来应由王誧的副使来宣读,但夏侯衡却一把揽了过来,对于他来说是宣诏是第一次,过上一把瘾总是好的。

  待高宠起身接到诏书,夏侯衡斜眼瞧了一眼站在面前的高宠,只见此人中等身材,年不过二十,面色白皙,颌下无须,除了一对眼睛显得清亮一些外,与平常人也并无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刺史大人,这个新人还在门口候着,是不是先让进内室再说!”夏侯衡道。他是怕高宠现在就揭帘见人,万一大乔心慌露出了一点破绽,这替补的新娘不就露馅了,至于到了夜里上了床,以大乔的美色,夏侯衡确信高宠便是知道了真相,也会乐得不声张的。

  “也好!”高宠心喜道,由着夏侯衡这般一说,正好顺着杆可躲过尴尬。

  “刺史大人,临行之前,司空曹大人着我将这一封信交与你,请过目!”夏侯衡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道。

  高宠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除了开头的几句客套话外,主题便是曹操表达了要与自已达成对抗刘表的同盟,三月份,曹操准备再一次进攻宛城的张绣,他希望高宠能在南面出兵牵制刘表的力量。

  “司空大人可还有话要说?”高宠看罢书信,不动声色的轻轻的放在案几上。

  夏侯衡见高宠在接受了这般天大的礼物后,竟未表露出丝毫的喜悦,正有些个不快,听高宠发问,遂接道:“若大人不嫌弃的话,我意在豫章多住些日子,这江南的景色想来是不错的,哪一天要是大人发兵出征的话,记得通知一声,到时也好让我领略一下贵军的声势!”

  夏侯衡此话一出,一旁的甘宁、徐盛等人已是怒容满面,夏侯衡口口声声说要看看景色,其真实意图不过是要监视高宠,并迫使其发兵攻打刘表,这如何让人受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