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六章 郤月大捷(下)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287 2005.09.02 08:25

    建安四年十二月四日,丑时,沔水畔张允水营。

  乌漆漆的江面上,除了水寨营门前的两盏松火外,就再也看不到一点东西,可能是疲惫困顿的缘故,今夜张允营外居然没有巡哨船的影子。

  水声哗哗,在寂静的夜里听得格外清晰。

  黑夜里,一个低低的声音说道:“都听好了,待会儿靠近营寨时,左军随我从直冲中营,右军抄到敌人的后营,切断敌归路。”

  “苏督放心,弟兄们都准备好了。”几个同样低沉的声音回答道。

  借着松火的仅有一点光亮,可以看到江面上正悄然驶来数艘蒙冲战船,船头打的旗号是一个“苏”字。

  带领这支夜袭的队伍不是旁人,正是在龟山投降高宠的故江夏水军都督苏飞。

  苏飞在降归之后,一直是留在沙羡一带整训队伍,按当初苏飞归降时的意愿,尽管高宠兵力不足,他还是信守承诺没有强迫苏飞参与到与荆州军的战斗中,这让苏飞很是感动。

  这一次,在得知反攻即将开始的消息后,苏飞连夜赶至夏口求见高宠,并主动请缨要求攻击在沔水的张允水军。

  在经历过刚开始时的不适应之后,苏飞的心结逐渐解开,他明白只有在高宠面前证明自己,才会受到重用,甘宁滞于乌林,徐盛、丁奉远在沔阳,太史慈不习水战,要想击破汉阳之敌,当先击败张允的水师,而这个任务正是苏飞最擅长的。

  喊杀声突然响起在静寥的半夜,由于这半个多月郤月城中的高宠守军并没有力量组织反击,因此,正沉睡在梦中的荆州士卒对于突然来临的袭击根本没有防备。

  苏飞的夜袭十分的顺利,当他接近张允中军时,甚至还没有一支象样的队伍挡住他的去路,最后,还是张允的亲卒发觉到了情况的不妙。

  “敌人袭营了!”有士卒不停的叫嚷道。

  而随之而来更可怕的是,在黑夜中铺天盖地的巨石砸向营帐,许多士卒未等起来,就被连帐带人砸翻于地,这是三十具霹雳车发威的效果。

  在渡过了最初的恐慌之后,张允士卒又被霹雳车的威力所惊惧,一时间,张允营寨之中人人皆惊惶失措,一些急忙中披衣而起的士卒有的甚至连兵器都没有拿就冲了出来,当然,这样的结果除了逃跑外,就只能成为苏飞军将卒的手下亡魂。

  “哪个敢逃,我先要了他的命!”张允拔出佩剑,有气无力的叫嚷着,可惜,战局的糜烂早已不是他吆喝几句就可以改变的了。

  对荆州军布阵战法一清二楚的苏飞没有给张允一点机会,在激战了约半个时辰后,绝望的张允在亲卒的护卫下,狼狈不堪的撤退到岸上,他准备向蔡瑁军靠拢寻求支援,这一刻,他的心里或多或少还存了点重夺营寨的希望。

  “点火为号!”占领张允中军营垒的苏飞大声命令道。

  黑夜中,晨星点点,与火把燃烧处的点点火光相映,让人不禁有一种置身于仙境的暇思。对于这样的美景,高宠却没有进一步欣赏的心情,苏飞的夜袭成功之后,对岸上蔡瑁军的围歼就成了决定战役成败的关健。

  “子义,看你的了!”在上半夜就早早的来到郤月城中的高宠此刻正站在城头,与陆逊、黄忠、太史慈、徐庶一道观望战局。

  太史慈见高宠第一个点将就提到他,兴奋的说道:“三千丹杨精甲,都与我冲出去!”

  未等太史慈下城,黄忠、陆逊请令道:“宠帅,子义将军此去势单力孤,若有我二人在左右相佐,定当能大破蔡瑁。”

  高宠与徐庶会心一笑,道:“汉升、伯言今夜只管放手大杀,我若不是身系全军安危,定也当上马持矟去擒下蔡瑁的首级。”

  城门大开,听不到威武的战鼓,也没有冲锋时的呐喊声,在漆黑的夜里,蓄势待发多日的高宠军卒如同猛然下泄的洪水一般涌出城门,又如在浅浅溪流中挥舞巨掌的饿熊,急不可待地

  俯身扑向游弋的猎物,三彪人马如三道无坚不摧的洪流一般,向着蔡瑁的营寨而去。

  浅埋的鹿角和陷坑根本不能挡住矢志反击的高宠军将士前进的步伐,太史慈纵马当先踏过 齐腰高的栅栏,战马强劲的后腿一蹬,便将粗如儿臂的木栏齐齐踢断。

  高宠站在城头,不远处三条火龙正在敌营中来回跳跃,从中央突入的太史慈军行不多远,就遇上了得讯出战的蔡瑁,两人各自指挥将士拼死压上,一时间喊杀声响彻夜空。

  蔡瑁是在得到张允的禀报后才恍然大悟高宠已将进攻的目标指向了自己,在此之前,他还一直以为高宠拿文聘下手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毕竟击败文聘后荆南就唾手可得了,但现在,高宠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择了貌似强大的蔡瑁军作为突破口。

  蔡瑁的亲卒多是他从流亡到荆宜一带的关东子弟中挑选出来的,这些士卒精干剽悍,果勇性烈,对蔡瑁忠心耿耿,是蔡瑁一直引以为傲的部队,这些年他能在与蒯越的较量中占得上风,这支军队的份量不可小视。

  “冲过去!生擒蔡瑁者重赏。”太史慈持戟狂呼。

  蔡瑁军的拼死抵抗让太史慈感到一种由衷的快意,这才是一场他渴望已久的战斗,而象攻打夏口那样一边倒的战事即便胜了也是无趣。

  “太史慈,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蔡瑁听到对面军中的疾呼,心中冷笑连连。

  冲天的大火将营帐烧得只剩了一个框架,黄忠挥刀疾进,两名敌军裨将催马上来阻挡,被黄忠左右各一刀,撇翻在地。陆逊那边也不示弱,刚刚被苏飞杀败的张允还没有缓过劲来,又被陆逊遇上,长缨在陆逊手中微微颤动,无心恋战的张允被陆逊一枪刺中大腿,翻鞍滚落马背,幸好一旁士卒相救,才保住了一条性命,点点滴落的血珠洒在他的身后,留下一道狰狞的血道。

  借着漫天的火光,高宠看到三路人马的突然袭击将仓促迎敌的敌兵冲得七零八落,凶悍的攻势使得拿着武器的敌兵纷纷丢下兵刃掉头逃走,蔡瑁营中左右两冀均开始崩溃,唯有其中军还在拼命撕杀中,而两冀的溃败让蔡瑁陷入到了太史慈、陆逊、黄忠的包围之中,一旦后营也被攻占,蔡瑁将无路可逃。

  “将军,不能再战下去了,我们赶紧撤退吧。”一名亲卒提醒杀红了眼的蔡瑁道。

  “你敢惑乱军心!”蔡瑁面带盛怒,一剑刺翻好意劝谏的亲卒。

  不管怎么说,荆州兵的人数比高宠都要多得多,只要能坚持到天亮,混乱的局面就能被控制,到那个时候,孰胜孰败还不得而知?

  郤月城头,高宠心头涌起一股快意,他大声道:“军师,你来守城,蔡瑁这厮还不死心,那我去给他最后一击。”

  “宠帅——!”徐庶伸手欲阻,却见高宠早已转身迈下城垣。

  烈焰嘶鸣,高宠紧紧的伏在马背上,一手持矟,一手紧紧的抓住马鬃,披在身上的大氅迎风舞起,裹卷起一团火红的云团,在他身后,五百宿卫一律玄甲持矛,就象一群来自地狱的索命雄兵,来得悄无声息,却令人不寒而悚。

  当高宠催马到达蔡瑁营前时,天色开始微明,一轮朝阳从山岗的尽头慢慢爬出,日光照射到撕杀的战场上,一切都犹如被抹上了厚重的浓彩一样。

  “随我挑了蔡瑁的中军旌旗!”高宠一夹马腹,当先杀入,旗若倒下,蔡瑁就算再是顽强,也无法阻扼颓败的战局。

  伴随着所有高宠军将士的欢呼呐喊,蔡瑁绝望的望着飞速靠近的那杆绣着“扬州牧高”字的大纛,他退缩了!这一刻,蔡瑁心头只闪过一念,荆州终有一天会被眼前的这面火红旌纛覆盖。

  “别让蔡瑁跑了!”周围呐喊声此起彼伏。

  蔡瑁已撤下中军旌旗,为了逃命,这个时候已顾不得什么尊严和身份了,只要能遁入到溃败的乱军之中,高宠要寻找起来并不容易。

  战至辰巳时相交,汉阳大战最终接近了尾声,荆州残兵被太史慈、黄忠、陆逊、苏飞四路人马彻底分割开来,分成了四块,这四块残兵既不能逃跑,又无法与其它残敌取得联系,只能孤零零的独自战斗,覆亡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首先被歼灭的是退往岸上的张允水军余部,不擅陆战的他们在登岸之后即遭到黄忠的当头一击,加之主将张允率先逃得不知去向,这一部残兵被黄忠一通杀戳,只剩下几十个伤兵躺倒在地上呻吟,其余的尽数被歼。

  其后的战局已经没有了一点悬念,尽管心有不甘的荆州士卒还在垂死反击,但他们无意义的徒劳已不能改变整个战役的反败了。

  高宠伸手轻抚向烈焰的颈项,奔跑过后的战马通体是汗,摸上去滑腻腻的,这匹火红的坐骑曾背着高宠在荠州口一战中逃出生天,而今时过境迁,高宠也迎来了扬眉吐气的这一天。

  到了午时的时候,战场上零星的抵抗也告不再,一路溃败的荆州兵从汉阳往沔阳方向逃窜,黄忠、陆逊、太史慈等合力追杀,最终以损失一千人马的代价,取得了斩获敌首三千八百余,俘虏敌卒过万的辉煌战果。

  此时,重新进驻沔阳的刘表正指挥诸军围剿向东而去的周瑜军,听到蔡瑁大败的消息,几乎傩倒于地,幸有蒯越、傅巽、向朗等将领劝解,才镇定下心神。

  十二月六日,刘表将指挥权交与蒯越,以养病为由回归襄阳,时荆州军虽遭惨败,但除蔡瑁一军外,其余蒯越、向朗、蔡中诸部实力未损,聚合起来沔阳守军也有近二万余人,与此同时,从襄阳、宜城等地紧急征调的援军正向沔阳赶来,高宠见敌势犹存,遂命追击的诸军回师汉阳,暂作休整。

  震慑于高宠摧枯拉朽般的攻势,巴陵的文聘于十二月七日率军退往江陵,从而为甘宁南入云梦泽让开了通道。

  汉阳大战是高宠与刘表继江夏之战后的又一次较量,高宠在相当不利的情况下,战事初期以低姿态防御为主,并出奇不意以偏师分兵扰敌后路,从而得以将占尽优势的荆州军拖住,直至最后拖垮,而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作为偏师的周瑜军,还是担负正面抵御重任的陆逊、黄忠,都表现出了对高宠无比的信心。

  这一种信任既出自他们内心的拥戴,又有一份真挚敬重的情谊。

  尽管高宠在实地上没有取得多大的利益,但潜在的收益却是不足忽视的,首先,刘表在这一战后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对重夺入荆要冲——江夏他已没有信心;其次,文聘弃守巴陵,使得江夏、荆南两块战场上作战的高宠军有可能连成一片,也为长沙以南的吕范、李通部挥师北上扫清了道路;再次,高宠通过占领江夏郡,可以逐步收拢荆州民心,招募荆州有志之士为己所用,从而为下一步扩张打下坚实基础。

  然而,在高宠收到所有这些期望的好处的同时,他还不得不面对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周瑜偏师在竟陵以东遭到敌将魏延、蔡中的联合追剿,在苦战无路的情况下,周瑜率部遁入衡山(今大别山),至今无有音讯。

  “若公谨、文响、承渊有失,我即便空得江夏,复有何用?”得到这个消息时,高宠不禁仰天长叹。

  得一地易,谋一将难,而求一帅才则难上加难。当日周瑜谋划偏师奇袭时,行军以险闻名的高宠心头就隐隐有过忧虑,可是,他当时没有别的选择,而私底下他也存着一丝侥幸。

  PS:中肯评价,言之有物才是书评的根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