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牛刀杀鸡

新三国策 晶晶亮 5254 2005.01.03 08:30

    七月五日,长沙城头,烈日灼烤着每一个地方,把一块块城砖烘热发烫,让一个个企图坐下歇口气的屁股刚一拈上就跳了起来,面对数倍于已的敌人,紧张的备战在有序的进行着,一队队精壮汉子组成的运输队正在忙碌着,汗水已将他们的衣衫凝结成一缕缕盐花般的雪白。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热火朝天的场面给予我无比的信心,进驻长沙城后,我一面严令军纪、张榜安民,另一面布告全城百姓,举荐临湘桓阶出任太守之职,这或多或少减轻了城中百姓对我军的敌意。

  而在徐庶、桓阶等士族大夫的游说下,荠州口一战的功绩终于得到了长沙民众的认可,虽然城中仍有忠于张羡父子的残余分子,但大多数百姓已从先前的排斥到怀疑,再到现在的信任,并参与到了守城的战斗中来。

  “你们,快一点,把这桶沸油抬到那边去!”黄忠的喊声凝重而有力,正指挥一队队守城的军卒搬运滚木、沸油和石块到城头的每一个垛口,他的脸本来红润的很,如今在烈日的暴晒下,却显得黝黑透亮。

  甘宁走后,李通又驻守在攸县,长沙城中我方可用大将唯有黄忠了,加之他队伍出身,驻守荆南多年,与张怿降军关系素来不错,不得已这城防的重任只能由他来挑了。

  长沙的北城依着岳麓山蜿延的山势修建,高耸的城墙在风中巍然孑立,如我一样,独自承受着狂风一次次猛烈的侵袭,风呼呼的吹着,将旌旗吹得倒卷过来,我与新拜的军师徐庶踏上城楼居高临下,远远的只见扎营于湘水之畔的密密麻麻刘表军先锋的营帐,遮天敝日。

  徐庶略一皱眉,道:“观敌营寨,止则为营,行则为阵,依水而建,据险而守,兼顾扼敌与自固,蒯异度确有过人之能,绝不可小觑。”

  我点头赞许,安营首要择地,现时敌人立寨于河畔丘坡高处,可居高四望,极目至远,可与水寨相连,互为依援,如此布置断非乌合之众所能为。

  徐庶又道:“立寨之要,必须安野营、歇人畜、谨营垒、严营门、恤病军、查军器、备火警、止扰害、责交通、惜水草、申夜号、设灯火、防雨晦、下暗营、诘来人、避水攻,宠帅你看敌营中,号令整齐、旌旗有序,虽营寨方建,却无一丝混乱之象,非经长时间整训,决不可能带出这样的威武之师来。”

  听徐庶如此一说,我恍然醒悟,怪不得蒯越没有在张怿兵败攸县之时,乘机发兵袭取长沙,看来他是吸取了文聘初攻长沙无果的教训,早就安下决心留在江陵训练军卒,准备稳定推进,凭持兵力上的优势与我军在长沙苦战了。

  我忧道:“军师,依你之见,对面敌军的破绽在哪里?”

  徐庶双眼紧盯着敌营,沉吟了好一会,忽然口中“咦”了一声,道:“敌军扎营处离城墙如此之远,若是想攻城的话,岂不是未到近前,我军就作好了准备?”

  徐庶说这话时,我两只眼睛正盯着敌营中翻飞挥动的旌旗出神,听言心中一动,徐庶的话不无道理,由北南攻长沙城,选择的进攻点只有北门和东门,东门是水门靠着湘水而建,若要进攻非舟楫渡河强攻不可,那里我已派了甘宁留下的三千水军镇守,这些士卒随甘宁纵横江中,屡败荆州水师,蒯越若选择东门进攻的话,不会得什么便宜的。

  唯一担心的就是北门了,这里的城墙虽然依山而筑,但缓坡较多,而且经过前番文聘与张羡半年的对峙杀戳后,多处城垣有松动的迹象,若敌军真是不计损失强攻的话,能够守住我也没有把握,毕竟数量上的劣势是不可改变的。

  敌军竟然在远离城垣且靠近河边的地方扎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现在的营垒当作一个据点,等待船只运来大批的攻城器械,然后一步步的向城墙靠近,然后依仗技术和人数上的优势击破我军抵抗。

  想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是夏日炎炎,但我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

  徐庶正专心致志的观察着敌营的一举一动,没有察觉我脸上异样之色,忽然他眼睛一亮,大声道:“宠帅你看,敌营中旗幡更替如此频繁,此必为初上阵之新卒临阵紧张所致,待天黑后我军可乘敌大军未至,以小股轻骑袭扰之,我度虽不能求大胜,但也可小赚一把,挫一挫敌人的锐气。”

  我听言大喜,便急欲下城点齐人马出战,徐庶连忙拦住我道:“宠帅慢来,身为主将者,切不可事事以身犯险,若是万一有个不测,则军心涣散无有斗志,将陷全局于被动矣,此等小阵由黄老将军迎战即可。”

  我脸上一红,以前凭持着一股子血性之勇冲杀在前,除了身先士卒激励士气外,私底下实是想图个痛快,也没想那么多事,现在徐庶力谏我感到很是惭愧,确实许多时候我的表现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勇将,离一名合格的统帅还差距很远。

  沙漏在无声的一滴滴流着,夜色也渐渐昏暗下来,天上黑云压阵,从城上向外面看去,除了远处敌营中隐现的一点亮光外,再看不到其它。

  “开伙了,大家都快过来!”一名身着都尉服的年轻军官一边擦汗一边喊着,在他身后是十几个挑着担子的百姓,在两头的竹篓里有阵阵饭菜的清香传来。

  “赵都尉,这饭团是什么做的,怎这么香啊!”年轻的士兵早已迫不及待的用手捧起饭团,狼吞虎咽起来。

  那军官笑了笑,道:“呵,香啊那当然了,因为这饭团里可包含有五味珍品呐!”

  听他这么一说,周围的士卒们都来了兴趣,纷纷追问着是哪五味珍品,我听着也感到好奇,后勤督粮这一块现在虽由桓阶管着,但因为时关重要,我也是时时过问的,五味珍品一说我怎么脑中毫无印象。

  “哎,赵累,你小子卖什么关子,快点说,慢了小心我不饶你!”有急燥的汉子大声叫道。

  “好,我说,这五味那就是荠、马莱、芹、葱、葭。”那叫赵累的军官收敛笑容,一字一句说道。

  “这些不就是城外遍地皆是的野菜吗,哪算什么珍品?”更有士卒叫喊道。

  “对,这些都是野菜,而且长沙城外遍地皆是,但诸位军爷可都没尝过,既然是头一次尝,那也应该算得上是珍品了!”赵累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不觉莞尔,虽然前几天第一批从桂阳运来的粮食已到了长沙,但要一下子满足城中百姓及军队所需,尚有困难,加之艰苦的战斗还在后面,我还要存一部分余粮以为应急之用,所以将士们的伙食只能先对付着,我原先正恐军粮供应不上影响士气,不想赵累做出了这样一个野菜夹杂糟米的饭团,可真是解了我的心病了。

  “真有你的赵累,这渗着五味野菜的饭团味道真不错啊!”士卒们边吃边赞道。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桓太守催促得紧,我只好向众位乡亲求助,不然的话我赵累就是想破了头也不济事!”赵累连忙辩解道。

  这赵累是长沙军中随桓阶降过来的,看来在督粮掌管后勤方面有些才干,正好在慕沙走后,我军中一直缺乏一个统管后勤的人,赵累当可重用。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不能是单靠一二员战将的勇武,它更需要许许多多普通小卒的努力。

  人有所长,尺有所短,光有甘宁、黄忠、太史慈这些大将,而没有象赵累这样默默无闻的人的努力,是不可能打胜仗的,我若想成就大事,当唯才是举,尽天下之人为我所用,尽天下之力为我驱使,如此方可。

  待明日我即向桓阶提议,拔赵累为督粮官,掌管我军后勤辎重接应。

  夜近深更,我徐庶之言叫过黄忠,令其点齐精骑出城袭营,黄忠大喜,不待我说完便欲领兵出城。

  我忙喊住他道:“方才斥候报来,对面敌军先锋乃是韩浩,其兄韩玄亡于荠州口一役,韩浩此来必有复仇之心,汉升此去可多带些兵士,若见敌有防备,千万需谨慎,不可莽撞行事!”

  黄忠自信满满,大声道:“宠帅、军师,夜晚袭营,兵贵在精不在多,忠领三百骑即可,此去定不辱使命!”

  长沙北城,黄忠率部悄然打开城门疾驰而出,我站在城头看着黑暗中渐渐远去的队伍,这是我身为统帅第一次不去亲冒矢石,与士同战,真有些不习惯。

  方才为了掩敌耳目,在黄忠出城之前,我令兵士熄灭城头火把,希望能避开敌军斥候的注意,我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宠帅,夜晚风凉,我们还是回房等候老将军的消息吧!”徐庶道。

  我搓了搓手,道:“军师若疲乏了,可先去,我在此等汉升回来!”

  徐庶听言大笑,挽起衣袖指着城外,道:“宠帅尽放宽心,黄老将军虽勇猛,却并非无谋之辈,此番去实若牛刀杀鸡,必能安然返回。”

  我停下脚步,长舒了一口气,道:“虽是如此,但我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宠帅,既然不得安睡,莫如与我战上一局!”徐庶从怀中拿出黑白棋子,对着我道。

  说起这棋艺来,我只在秣陵之时瞧主人家下过,后来自已见猎物喜,也增偷偷的下过几盘,待到了豫章遇上刘晔,忙里偷空也摆上几盘,自出兵荆南后,却是再没有机会下过了。

  我停下脚步,长舒了一口气,道:“军师不说,我倒有些生疏了,相邀岂能不应,来人,点燃松柏,摆下棋局,今夜我与军师且挑灯夜战三百合!”

  徐庶哈哈一笑,道:“我看三百合用不着,有个一百合左右汉升就回来了!”

  “军师,如此有把握?”我喜形于色,问道。

  “宠帅若不信,且稍待候!”徐庶的话充满自信。

  这一番对奕从三更始,我持黑先行欲据实地,徐庶持白后手取外势,我素喜近身博战,待布局稍定便突入右侧白棋大阵,意借攻势破坏白棋的形状,并伺机扩张黑棋势力,而徐庶面对我咄咄之攻势,却并不惊慌,而多以虚招应之,招法诡异飘零之至,我不耐久战,索性连投三子于右上,欲围歼此阵中白棋数子,徐庶见状神情若定,毫不理会我的猛攻,反而去专营于中腹一块大空。

  我暗自窃笑,若被我吃掉右侧数十白子,徐庶中腹再有战绩,也不过是亡羊补牢耳,我遂不理会徐庶,再下一子靠在白棋唯一相连处,意生吞此处陷于黑阵的白子。

  下完此子,我不禁得意的朝徐庶看去,只见徐庶沉吟片刻,忽向右下边角下一子,我待看去却是徐庶一着点入我右下之要处,我若不应则右下转为白棋所有也,徐庶可能见右侧吃紧,故欲寻找机会与我决战,我怎会由了他的心意。

  想到这里,我不假思索的向右下应了一手,徐庶跟进,我又应,这样连着十余手后,待我再细看,却大惊,原来方才徐庶中腹数子已将外势围成铁壁一般,今我反击固守右下,而外势之白棋乘机向右侧压迫,我好不容易围成的大网此时遭到白子内外夹攻,多处破绽补之不及。

  我懊悔不及,古人言行棋如战场,来不得半点的疏忽,果真如此啊,方才我实是轻敌了,徐庶棋柔,我则欲刚,以柔克刚,以虚应实,此为胜敌之策也。

  今我已入困境,而徐庶的白子就象是附了妖气一般,每每出招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唉,我不禁叹了口气,这棋局与眼前之战局是何其相似,我要想安然渡过难关,谈何容易?

  正此时,城外忽传来撕杀声阵阵,我赶紧上城垣向外望去,但见敌营中火光四起,喊杀声一片,瞧这情形定是黄忠已杀入敌营了。

  徐庶一拍衣衫上拈着的些许尘土,正色道:“棋者,皆同道也。故若重情重义之人,输赢在实力使然,无半点虚妄推委,今行棋如斯,宠帅败相已呈,不知还欲下否?”

  棋盘上,虽然我已兵临绝境,但若是就此认输,岂是我之所为?

  我凛然道:“大丈夫决断生死之时,未至最后,岂能轻言放弃!”说罢,便再不理会城外敌营动静,专心思考起棋局来。

  时近五更,我又与徐庶互奕百余手,既然右侧之势已无可挽回,我便开始浅消白棋中腹大空,一有机会,便拚命紧贴上去,对意在稳妥获胜之白子进行缠绕攻击,徐庶大概见实空领先很多,便不意与我纠缠,有几处是我强行侵入的地方,他也未给予我迎头痛击,局面在不知不觉中渐渐被板过来了。

  徐庶的神情也渐渐紧张起来,他也看出了局势的不妙,随着棋盘上黑白子的增多,整个棋局进入了最后的官子阶段,此时我与徐庶已沉浸入棋局之中,每一处小的角落都是我们交手、撕杀、用谋、取舍的场所,每一处微小的变化都是决定最后胜负的关健,我们已无法再顾及其它。

  “呼——!”终于结束了,当最后一个黑子落在盘中时,我与徐庶都长舒了一口气,我的努力没有白费,靠着先前被断的数个黑子的劫争接应,我终于反败为胜,赢下了这一局。

  徐庶用袖口一擦脸上的汗珠,神情诚挚,由衷说道:“宠帅之坚韧庶心服矣!”

  我抬起头,却见天已微明,在一旁桓阶、赵累众人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这里观战,我一拍脑袋,方才下棋入神竟忘了问黄忠袭营战况如何了!

  “汉升可在!”我急道。

  桓阶欠身笑道:“宠帅勿急,黄将军已率部回到城中,现正在城中安顿人马,对了这是查点出来的战果!”说罢,便递过来一卷粗制的竹简。

  斯时,虽有蔡伦发明了造纸之术,用轻便的纸张代替笨重的竹简,但由于战乱不休,纸的制造方法又比较复杂,而绢帕等物又过于贵重,所以荆南之地一般的文字传递仍以竹简书写为主。

  我接过竹简一看,大喜过望,黄忠的战报上写着“斩敌先锋副将杨龄,夺旌旗十幡,破敌千余”略略十余个字,再看我军损失,出征三百骑仅折了二十二骑,虽然只是小胜,但大战在即,此一战正可鼓舞士气,振奋军心。

  PS:小广告转载勿删:本书属起点中文网VIP作品,并在该网站作第一时间更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