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激战江夏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259 2005.08.03 07:42

    江夏郡的治所原先设在江北的沙羡城,后来随着高宠的强大,黄祖见沙羡所处的江北一带靠豫章过近,遂于一年前迁郡所于南岸之夏口。

  就是在一年前,倏然间听到孙策被高宠击败身亡的消息,黄祖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当夜,年近五旬的他出乎意外的雄风*,让一直不满意他表现的第九房小妾激动不已。

  而一年之后,黄祖却不无沮丧的发现,高宠这个对手比复仇的孙策更加的厉害,他要想保全江夏的愿望也变得艰险起来。

  “大人,北城外水道遭到敌徐盛部围攻,形势相当不利。”站在夏口城头,黄祖可以清晰的看到城外的激战。

  前赴后继的敌军士卒冒着如林的箭雨,一次又一次无畏的靠近,然后又如泥墙一般轰然倒下,这一幕幕吞噬生命的无情屠戳没有让黄祖感受到战争的残酷,相反,倒有一种悻悻然的痛快。

  “这些不知死活的贱种,死了都到江中喂王八才好呢!”这样想着,黄祖心头掠过一抹兴奋。

  夏口北门外,徐盛的进攻相当的不顺利。

  横江铁链死死的扼住了江口进入水道的通路,徐盛要想对夏口城展开全面的进攻,就必须先拿下这一处得天独厚的水道,只有这样,才能源源不断的将兵力布置到攻城的正面,否则,就只能象添油一样,作断断续续的进攻。

  添油式的攻城对于紧缩兵力于城中的黄祖来说,是不怕的。

  对于兵力上本就不足的徐盛来说,是兵家大忌。

  所以,徐盛要不惜一切代价先拿下水道。

  “将军,我们的攻击失败了!”一名满脸疲惫的军侯拖着一条伤腿向徐盛禀道。

  他的部曲在方才的一波攻击下损失殆尽,黄祖军也知道守卫铁链对于守城的作用,在占据了有利地势之下,频频以弓箭、强弩对毫无遮挡的徐盛军血肉之躯疾射,在这样一种不对等的杀戳下,徐盛几乎丧失了将近四分之一的兵力。

  “先拿下敌军的左冀阵地!”徐盛眼珠子通红,手中的刀微微颤动,间或闪着锋利的寒光。横江铁链的存在让他不能从容的调集兵力,而一旦纠缠时间过长,与城中的黄祖军互拼消耗,是相当得不偿失的。

  敌军的左冀是一处略高于周围地方的山丘,黄祖为了保护铁链的安全,在这个地方放置了二千弓箭手,正是这一处射来的如蝗箭雨,让冲击铁链的徐盛船队屡屡受挫。

  “跟我上!”徐盛挺身跃上一条斗舰,大吼道。

  徐盛一边说着,一边褪去甲衣,露出一身精壮的身板,在前胸处更有道道疤痕突显,这是他屡次大战后的留念,也是他荣耀的证明,这些伤疤对于徐盛来说,是光荣,是激励,还是一份自豪。

  见主将奋不顾身,徐盛部曲一个个忘却了疲惫,纷纷跟随着徐盛向前冲去。

  十一月的秋天,正是北风猎猎的时候,尤其是在空旷无垠的江中,风势犹为强劲,借着这一股顺风的气势,徐盛决定作最后一博。

  夏口北城上,江夏太守黄祖脸色象一块干巴巴的桔子皮,显得异常的难看,城外的战况让他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悲哀,明明在兵力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可真打起来却总是一败再败,城中的那些平时围着自己转的校尉、都尉以前都是个个大言不惭的,现在论到真的上阵时,却一个个躲得远远的,不见踪影。

  “传令,让夏口相刘磐带五千兵士增援城外营垒,不得有误。”黄祖沉声道。

  刘磐自从长沙一战后,就被刘表派往江夏任夏口相,当初黄祖在沙羡时,两人倒还相安无事,但自从黄祖迁所至夏口后,看不惯黄祖所作所为的刘磐便屡屡与黄祖作对,最后,两人水火不容,郡太守府与夏口相府虽只隔一条街,两边却是老死不相往来。

  刘磐作战骁勇,这一点黄祖是知道的,但他又害怕刘磐一旦拥有了兵权就不好控制,加上黄忠的缘故,所以一直不肯让刘磐领兵出战,现在被逼得没有了办法,黄祖才又想起刘磐来。

  不管怎么说,刘磐是刘表的从子,守住江夏也是刘磐的愿望。

  “堵住左冀的缺口,快!”刘磐一边大喝着,一边指挥兵士增援出城,他高大的身躯骑在马上渐渐远去,让人不禁有一丝苍凉的感觉。

  与三年前相比,刘磐已不再那般生龙活虎,不知疲倦,权利的争斗让他额上又添了几道皱纹,而更重要的是刘磐的心已老。

  溃败的士卒挡住了增援部队的去路,这些士卒只顾着逃窜,哪里还管其它。

  “凡临阵脱逃者,杀!”刘磐一刀砍落一名逃卒的头颅,高声道。

  跑得最快的逃卒瞬时被刘磐的军队放倒了一片,剩下那些脚头慢一些的看见前面的同伴死了,吓得怔在原地不知所措,有几个胆小的,更是哭出声来。

  “都给我回去,是爷们死也死到阵上去!”刘磐大声道。

  在刘磐的增援下,荆州军堪堪溃败的战局又得到了稳定,而与此同时,徐盛兵力不足的劣势开始显现,只带着本部人马进攻的徐盛面对人多势众的刘磐,已没有力量再一次展开进攻。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劣势将会越来越明显,甚至于会触发整个战局的溃败。

  就在这个时候,丁奉、陈兰赶到了。

  刚刚投入战场的丁奉、陈兰从左右两边呈钳形对刘磐的侧冀展开攻势,他们的进攻渐渐替代已疲惫不堪的徐盛,成为攻防的重点。

  战事胶着。

  一时间分不清孰胜孰负?

  日落江心,激战一整天后,双方在北城水道的争夺几近疯狂,灼红的铁链被反复的烧熔,在几处已经缩成细细的绳索样子,在一片刀光血雨的砍杀后,将领的感染力最终左右了这一场局部攻防战的结果,在正面,徐盛损失的兵力过半,终于夺下荆州守军的两处防御阵地。在左右两冀,丁奉与陈兰顶住了刘磐的几度反扑,顺利拿下荆州守军的前沿要隘。

  一旦进入夜晚,对于占据主动并擅长夜战奇袭的高宠军将更加有利,这一点刘磐心里很清楚,所以,在最后虚攻了一下后,刘磐率部弃守水道,退回城内。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高宠军伤亡为数却高达二千余人,徐盛的彭泽部曲三千余人有一半被抬下战场,留在阵上的也都不同程度的挂着彩,而丁奉、陈兰军也伤亡不下数百人。

  夏口城中,太守黄祖府。

  守卫森严的兵卒紧张的来回巡逻着,防备着一切可疑的情况。

  厅堂内,黄祖呆呆的俯坐在锦凳上,脸色如同秋后的桔子皮一般,皱巴巴的,看不到一丝的喜色,在他身旁,站着低着头颓唐的黄射,在两厢是一脸惶恐的郡丞、主薄、功曹,夏口相刘磐左手绑着厚厚的布带,一脸血污也在其中。

  “想不到一天时间就丢了城外水道,这可如何是好?”黄祖手足无措的叹气道。

  “父亲,这一次失守水道就怪刘磐擅自下令撤退,依我说应该严加追究其临阵脱逃的责任。”黄射阴阴的说道。

  二日前,黄射遭遇高宠,被舰炮杀得大败,十余艘战舰被击沉三艘,其余的也都不同程度的受创,在回到夏口后,其它官员慑于黄祖的权势,不敢表态,唯有刘磐竟丝毫不讲情面,竟直接写信向刘表去告状。

  现在,逮到报复机会的黄射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哼,我军激战一天,已疲惫不堪,万一敌人兴兵来袭,岂不损失更大?”刘磐反驳道。

  其实,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就是等高宠真的举兵来袭时,黄祖会不会派兵出城增援?刘磐不是没有头脑的人,黄祖的为人他自然清楚,如果遇到料想中的情况,自己的结局就只能是孤军受困,兵败身死。

  碍于黄射的特殊身份,这一句话也只有刚直果烈的刘磐敢于说出来。

  眼见着双方怒目相向,僵持不下,郡丞咳了一声,忙打圆场道:“两位将军且息怒,如今大敌当前,切勿为一时之语伤了和气,现在关健是要想想以后怎么办?太守大人,鉴于敌人太过厉害,我谏议应赶紧向襄阳州牧大人求援。”

  刘磐愠声道:“我军虽然初战失利,但敌人的损失也是不小,况且夏口城内守军尚有万余众,足可以与敌周旋一阵子,现在不过是接触了一两回就告急,那岂不让襄阳的同僚笑话我们无能。”

  “郡丞说得有理,倘若明日敌倾师来犯,单凭城中这些兵卒,这夏口城又能守上几日?”黄祖冷冷的说道。

  黄祖的信心在一次次的挫折下,已经丧失殆尽,今天没能守住水道,对于夏口守军的士气影响甚大,而刘磐在关健时候的主动撤退也让黄祖心生不快,若非看上刘磐是刘表从子的份上,黄祖早就拿刘磐按军法从事了。

  “向襄阳告急,就说高宠兴兵十万进攻江夏,我军苦苦支撑,奈敌狡滑,加上水军都督苏飞叛敌,夏口危矣!”黄祖沉声道。

  主写文书的江夏主薄手一抖,一滴墨迹差一点滴落到书简上,迟疑的问道:“十万?”

  黄祖冷冷一笑,点头道:“就写十万,若是照实了写,襄阳的那帮所谓士族高人还能放过我们。反正,我们的情况州牧大人也是知道的,刘大人,你说是不是。”

  西通巫巴,东有云梦。

  这样的赞誉除了荆州重镇江陵外,不复再有其它地方能够受得起,巫郡、巴郡在江陵的西面,

  逆江而上扼守着进蜀的要冲,而云梦,则是江陵东面的一处大泽,云为北,梦为南,相传春秋时楚王多次狩猎云梦,并遇神女,从而传为千古佳话。

  悠悠数百年后,江陵再一次成为引人注目的焦点,又或许他从来就没有从人们视野中消失过。三楚之地,从来不缺热血男儿,正当壮年的文聘意气风发,率一支船队顺江而下,他的目的地是下游的江夏。

  “速速将这封信送呈于蒯越大人,就说我已兵发江夏,二日后抵达。”文聘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将它交给军中斥候。

  蒯越在年前重新得势,取代蔡瑁成为主管荆南事务的都督,蒯越的上任使得平静了三年的长沙郡、桂阳郡、零陵郡、武陵郡战火又起,而与此同时,休养生息已毕的高宠也将矛头转向了西面。

  江夏的战况急转直下,黄祖这个无能的家伙空有二万兵卒,却守不住江夏天堑,要是换作文聘,他有自信就算是少了一半的兵力都能应付自如。

  江心鹦鹉洲,秋冬的荒草被风吹得起伏伸展,不时有归宿的野鸟飞起,卟卟的掠过江面,抓起一两条小鱼,然后又飞快的回到巢中。

  在鹦鹉洲的北面,丁奉率领巡游的船队正沿着这一带游动,在攻下水道之后,鉴于徐盛部曲损失过大,高宠命甘宁、雷绪各领本部替下不能再战的徐盛,并令损失不大的丁奉、陈兰担负起沿江布防的重任。

  “将军,你看那是什么?”一名军卒叫喊起来。

  丁奉顺着军卒手指的方向看去,却见江面上,顺流飘下数条倾覆的船只,每一条船都是船底朝上,露出一段黝黑漆油的底面。

  “这些船是战船,太好了,靠过去缴获它。”丁奉眼尖,一眼看出那船只的形状正是荆州水军特有的方头战舰。

  “将军,这万一有诈?”一名随军参谋在旁提醒道。

  丁奉大笑道:“怕什么,难不成这覆船还有什么埋伏不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