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绝色佳人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429 2005.02.21 08:25

    建安三年正月春,随着高宠、孙策两军主力的后撤,蔓延庐江全郡的战事终于平息,对于这个结果,孙策是极不愿意接受的,原因不仅仅是松滋尚在高宠的手中,更重要的是小孤山一战几乎丧尽了已方水师的主力。

  在争夺江东诸郡的战斗中,水军的重要性是毋用质疑的。失去百余艘战船和众多训练有素的士卒,孙策当然知道意味着什么。

  “伯符,江东三郡民殷谷丰,这一点损失很快就能弥补过来的。”撤军的路上,周瑜安慰孙策道。

  对于这一次战事,周瑜倒没有其它人那般的悲观,从战略上看,争夺庐江对于孙策和高宠来说,机会本来就是均等的,谈不上谁先谁后的问题,能够从高宠的手中把皖城抢过来,本身就是不小的胜利,毕竟庐江诸县中,高宠也仅是保住了松滋一城。

  如果没有孙辅在小孤山的失利,这一仗将是完胜。

  但是,也完全没有必要将小孤山的失败看到过重,虽然丧失了近四千士卒和百余艘战船,但由自已率领的前军精锐尚在,只要假以时日,训练一支纵横长江的水师也不是难事。

  孙策闻言,苦笑道:“公谨之言虽是不错。但这一次免不了要让高宠小儿得意一回了。”

  周瑜解开系在襟间的披风,大笑道:“福祸相依,骄兵必败,这一次我们吃了这个亏,也许下一次就论到他高宠了!”

  孙策听周瑜说得豪迈,也大声道:“知吾心者,公谨也。这一次在皖城只不过是开了个头,真正的较量还在后头啊!”

  周瑜听言,笑道:“伯符留李术镇守皖城,莫非是一个诱饵?”

  孙策压低声音,假作肃然道:“公谨,此等大事岂可轻言。不过,那高宠所据之地多为深壑茂林之地,行走不便,且其地南至桂阳、零陵,北到松滋,南北长而东西窄,高宠兵少防御必有疏漏之处,若是高宠有意出兵庐江、九江的话,我等可——。”

  周瑜一催战马,扬鞭直指南方,道:“伯符,到时我愿为上将,报这两番兵败之辱!”

  孙策笑道:“自是少不了公谨的谋度。”

  就在孙策与周瑜为下一次交锋而谋划时,高宠也将主力撤回豫章,与朱桓合力对从彭泽溃逃的刘勋展开追剿。

  建安二年十二月冬,被高宠抄了后路的刘勋的二万人马在彭泽、海昏、上缭一带陷入进退唯谷的境地。十七日,困境中的刘勋鼓起最后的勇气,孤注一掷向彭泽城发动了最后的进攻,结果却被徐盛、甘宁杀得大败,追随刘勋的七千主力阵亡三千人,余众皆溃散,刘勋自已在朱桓的追击之下,仓皇向西逃窜,最后几乎是孤身逃到了江夏。

  留守松滋的是徐盛、陈兰二将,甘宁水军则继续屯兵彭泽和小孤山,一方面防止上游江夏黄祖的袭扰;另一方面占据长江水道,保持江南江北的联系。

  而高宠与徐庶、刘晔一道回师豫章休整,这一次虽说是打退了孙策的进攻,但已方的损失也相当的大,梅乾重伤未愈,雷绪在鑫战之后也是大病一场,而彭泽和白崖山两处激战阵亡将士合有千余人,对于募兵困难的高宠来说,这一场大仗可以说是耗尽了豫章的全部底气,要想迅速恢复,不是那么容易的。

  豫章太守府邸。

  这一日,高宠正在为如何肃清刘勋余寇而头痛不已,刚刚与高宠一起赶回的徐庶、刘晔及顾雍、许邵、许靖一班官员也悉数到齐。

  “命令朱桓,迅速肃清刘勋残余,有继续作恶者,斩杀之!”看罢海昏令舒仲应送来的紧急文书,高宠怒不可遏。

  溃散在海昏、上缭一带的刘勋残部分散成若干股,袭击城池、搔扰百姓,几乎已经贼寇无异了,若再不痛下杀手,怕是会带来无穷的后患。

  徐庶道:“庐江子弟性烈悍勇,一味用强可能适得其反,宠帅何不遣雷绪招抚之,一则可补损失之兵力,二则可平息贼患。”

  刘晔也谏道:“宠帅,治贼之本在于恩威并施,刘勋部众之所以袭扰乡里,乃是断粮所致,今可令各县张贴布告,凡溃散之刘勋兵卒,愿降者免死罪,如此则可择其精壮,收籍入伍,以为强兵。”

  高宠道:“元直、子扬之言虽是有理,但自桓、灵两帝以来,朝政多失于宽,强贼知宽而屡犯之,若不以猛药恐无制矣,今肃贼当以严为重,辅之于宽,切不可以宽济宽,无慑人之威仪。”

  刘晔点头道:“宠帅所言甚是,晔为参军,自当竭尽心力,平定贼寇,整肃地方。”

  就在高宠与徐庶、刘晔为平贼之事商讨时,却见一人大步从门外闯了进来,两边守卫的兵卒正要阻挡,待一看此人容貌,忙收起兵刃退了下去。

  “姐夫,这一仗可是杀得过瘾!”随着这一声大喊,陆逊已满面征尘的快步跑了进来。

  高宠见是陆逊,先是一喜,后是一忧,喜的是很久没有与陆逊见面了,正挂念得紧;忧的是陆逊这么急匆匆的从庐陵赶来,莫不是慕沙有了什么不测?

  陆逊见高宠面有忧色,连忙说道:“姐夫,慕沙姐姐病大好了,现在正在门外的马车上呢,这不我是先来向你通报一声。”

  未等陆逊的话说完,高宠已是一跃而起,象一股旋风一般从众人面前掠过,向着府门口直冲了过去。

  “哎——,姐夫,我还有话没说完呢!”陆逊茫然的站在当中,喃喃自语道。而徐庶、许邵诸人的脸上却正止不住的藏着笑意。

  豫章太守府门口,一队头插白翎的越族少女躬身站在二辆马车旁,在马车的旁边,更有一员身材魁梧的五旬老将骑马持刀护卫着。

  高宠一个箭步跨出府门,正见着两边侍立的卷起前面一辆马车的绸帘,里面一名头戴越族百鸟凤钗,颈佩银色项圈、身着红黄相间衣衫的越族女子正移步走出,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却更有了一种病态的神韵。

  “慕沙——。”高宠疾呼出声。

  这女子闻声抬头,朝着高宠浅浅一笑,道:“夫君凯旋回师,慕沙道贺来迟了!”

  高宠怔怔的看着慕沙,象是犹有些不信,道:“不迟——,不迟——。”

  慕沙的样子比高宠出征之前要好过甚多,当日病榻之上的慕沙已经是好几日米粒不进,仅靠着一点点水维持着生机,现在,慕沙竟能受得了长途颠疲之苦,坐着马车远道从庐陵赶来,而且还能自已走下马车,这一切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黄忠见过宠帅!”就在高宠神不守舍之际,耳边突响起一声大喝。

  高宠定神看去,却是黄忠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边,对着自已大声说着。

  高宠大喜道:“汉升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我怎么没看到!”

  “刚才——,我就站在公主旁边,宠帅难道没有看见。”黄忠哑然道。

  这时,陆逊与徐庶、刘晔诸人也从府门走出,刘晔闻言笑道:“汉升勿怪,宠帅见到慕沙公主,眼里哪里还会有你的影子。”

  虽然与慕沙早成了亲,但当着这众人的面,高宠还是被说得满脸通红,只得支吾道:“这个——,噢,汉升不是在衡阳守着吗,怎么也一道来了豫章?”

  黄忠闻言,大声质问道:“忠年不过五旬,两臂犹有开山之力,双手仍能力斩敌将,如此苦守衡阳实是心烦,宠帅皖城遭逢恶战,怎不用我为先锋?”

  高宠被黄忠这么一说,一时语塞,当初令黄忠镇守衡阳,一方面是为了防范刘表对荆南的窥视,稳定局面;另一方面是威慑桂阳、长沙、零陵三郡的反叛势力。如今,半年多时间过去了,荆南在张机、桓阶、李通的治理下,正在慢慢恢复了以往的繁荣,在零陵的李通甚至已在谋划进攻交趾的行动了,这个时候黄忠留在衡阳,确实是有点浪费才能。

  徐庶见此情形,解围道:“汉升有心杀敌,还怕没了地方吗?松滋城现由徐盛代守着,汉升可有意去镇守江北门户。”

  黄忠喜道:“军师可要说话算数。”

  徐庶转头对高宠道:“宠帅意下如何?”

  高宠大笑道:“军师如此安排,自有深意,宠岂能不从。若松滋由汉升守卫,则文响可重镇彭泽,兴霸一军则腾出手来可挥师东进,径取长江之咽喉—-石城,若能下之,则我军更可威胁秣陵、曲阿。”

  刘晔却是一拉徐庶、黄忠、陆逊,道:“这个时候说这些,岂不是大刹风景,元直,汉升、伯言远道而来,你我莫如作东为他们接风洗尘如何?”

  说罢,刘晔朝着高宠挤了一下眼睛,大笑着与徐庶、黄忠、陆逊及一般众人向着外面走去。

  待众人远去,慕沙一面召呼侍女将从庐陵带来的衣物搬进府内,一面却是神秘兮兮的将高宠拉到后面一辆马车旁边。

  慕沙问道:“夫君可知我的病是如何好转的?”

  高宠心中正有此疑团,见慕沙发问,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不瞒公主,我正想一问缘由。”

  慕沙笑道:“这缘由便在这辆马车之上。”

  高宠听言,上下打量了一番马车,见除了绸帘紧闭之外,这辆马车与其它马车相比,也并无多大的不同,遂不解道:“难不成这马车还能治病?”

  慕沙一点高宠的额头,轻笑道:“谁说马车治病了,我是说—-,是车上的人治好了我的病!”

  说到此处,慕沙上前一掀绸帘,道:“妹妹,呆在车上半天了,闷不闷呢,还不快快出来!”

  随着慕沙这一声呼唤,从帘后缓缓探出一张清秀无尘的俏脸来,这张脸对于高宠来说,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有多少次高宠在梦中见过,伸出手好象即可以摸到,待睁开眼来却原是一个梦而已。

  陆缇依旧是一身朴素的黑白间格的道袍,脸上一如以前的平静,与慕沙的大红鲜艳、活泼好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一静一动,一冰一火,正是相得益彰,不经意间形成了一种绝妙的组合。

  “陆姑娘——,怎么是你?”高宠有些不知所措。

  陆缇行礼道:“宠帅,别来无恙乎?”

  高宠急摆手道:“姑娘乃宠之救命恩人,今以宠帅相称,岂不是要陷我于不义吗?若姑娘不介意的话,仍依着从前,喊我名字即可。”

  慕沙道:“是啊!妹妹是夫君的救命恩人,又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二番的恩情,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报不完的。”

  高宠这时方恍然大悟道:“原来是陆姑娘医好了公主的病!”

  慕沙嗔了高宠一眼,道:“这边风大,我们也不要站在这里了,快进府中叙话好了!”

  当下,慕沙、陆缇并一群女眷住进了太守府的内室,待一切安顿妥当,高宠细问慕沙方知详情,原来正当慕沙性命交关之际,陆缇随着师父于吉恰好云游至庐陵,在庐陵陆缇闻知陆逊也在,便向于吉告了个假去看望陆逊,正好赶上医治慕沙这一场病。

  实际上,慕沙这一场病倒也不是什么难症,只是随军征战一时体虚,受了风寒,只须静心调理便可医治,但恰好遇上庐陵叛乱,慕沙急怒攻心,不顾辛劳强行引兵作战,这样一来便落下了病根。

  等到平定叛乱后精神一松懈,这风寒加之阴阳失调症一并发作,再想治愈可就难了,而先前张机的方子对于治风寒症确有奇效,但由于未见着慕沙本人,张机也只是依着常理开药,由于慕沙体质过于虚弱,已不同于一般病人,张机这几味药虽是正确的,但剂量的把握上却无法把握得准确,故而病症拖延日久。

  陆缇的方法只是稍稍改了一下剂量,经过这一个来月的调养,慕沙的病情终于大有好转,虽未全愈,但已无大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