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子龙南归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289 2005.09.16 07:33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没有人会愿意钻进虎狼出没、毒虫遍布的深山老林,繁华城市中的酒肆欢歌,人潮涌动的大街小巷,即便那里的人偶尔会发发牢骚,但真要是让他们离开时,却一个都不肯走的。

  葛坡只不过是一座汝南山野间的小村落,莫说繁华,就是找一点糊口的东西都难,把易京和邺城的繁荣与这里相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所以,尽管凌统极力劝谏赵云南投江东,但赵云却始终不为所动,当然,除了江东远离中原这个政治中心之外,赵云心中还有一份对皇叔刘备的牵挂。

  界桥初遇,赵云眼中的刘备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忠厚长者。

  远赴徐州,刘备的急公好义、泱泱气度又让赵云为之折服。

  “子龙,我若得汝相助,此生之幸也!”辞别之际,刘备更是拉住赵云的手,眼眶通红,隐隐似有泪水涌出。

  如果不是先投了公孙瓒,赵云真的打算留在刘备身边不走了。

  所以,在公孙瓒死后,赵云没有选择去投雄据河北的袁绍,或是挟天子占据中原的曹操,他决定南下投奔赏识自己的左将军,皇叔刘备。

  但是现在,关山隔阻,好不容易到了汝南,再往东去,却已是寸步难行。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徐州一次,你们去不去我不强求。”寨门口,赵云伸手取过银枪,一跃跨上马背,姿式洒脱美妙之极。

  凌统拉住马缰,道:“子龙将军,徐州激战正紧,这一路上处处都是曹兵,你单人独骑前往,就算能过了第一关,也过不了曹兵布下的层层障碍。”

  这十来天,裴元绍、凌统天天遣出斥候去探听汝南至小沛道上的消息,得到的回复却是失望之极。

  而这些消息还是没能打消赵云东奔徐州的念头,他最终决定冒险东行。

  “公绩,你不要再劝我了,刘使君与我交情深厚,今他有难,我若不救,岂不与无义之辈等同?”赵云挣脱开凌统紧抓马缰的手,大声道。

  凌统见无法说服赵云,只得说道:“子龙若执意前去,统愿与之同往。”

  “元绍也去。”裴元绍大声道。

  性子单纯的他这些天来在赵云、凌统的关照下,安心舒意的做着他的第三把交椅,凡事自有赵、凌二人担着,轮不到他裴元绍操心,这时一听二人都要离开,不禁慌了心神。

  “那好,多些人手总是好的,传令众将士,备好干粮兵器,立即出发!”赵云喝道。

  葛坡的这些黄巾士卒虽然穿戴装备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在赵云的整训之下,打起仗来都有了一股不要命的硬骨气,论及战斗力甚至比刘辟、龚都两部还要强些,真若是到了刘备那里,也算是一股可以倚靠的力量。

  而且,凌统、裴元绍都信服自己,有这样的部曲相帮,总比孤零零的一个人要好,一旦没有实力,也就没有说话的资格,这是赵云在公孙瓒处得到的教训,当然,刘备不是公孙瓒,但他明白,刘备看重自己是一回事,而让其它人重视自己是另一回事。

  建安四年十二月十六日,赵云率一千士卒行至蔡城,却突然听到刘备在小沛被曹操击溃的消息。

  “子龙将军,我们不能再往东走了,这个消息若是真的话,曹操很快就会回师许都,那样一来我们正处在敌人的对面。”凌统谏道。

  “再探。刘使君拥一州之地,怎么可能在短短二、三天内就失败?”赵云犹有些不信。

  其实,在很多时候胜利的天平往往会倾向于更有准备的一方,高宠与刘表之间的争斗是如此,曹操与刘备在徐州的激战也是如此。

  建安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曹操亲自率兵掩袭小沛,没有作好准备的刘备仓促应战,结果大败,刘备慌不怿路,只身投往青州袁谭处,在此之后,群龙无首本就军心不稳的刘备军更无斗志,至十七日,彭城、下邳先后落入曹操之手。

  这一仗其实对于曹操来说,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刘备本来断定曹操不可能从袁绍重兵施压的北线调精兵来打自己,却不料曹操这个兵法大家竟然豪赌了一把,他赌的是袁绍现在还没有决断南下的勇气。

  曹操与袁绍昔日同为西园八校尉之一,少年时交情非同一般,对于袁绍的性情曹操了如直掌,袁绍虽然依仗着四世三公的家世发迹,并击破公孙瓒独占河北,但袁绍为人优柔寡断,只要适时的放出截然相反的消息,在袁绍的众谋臣中形成不同的意见,就能让袁绍在犹豫中丧失战机。

  让曹操下定东征决心的还有一个原因,派遣到邺城的暗探适时送回了一个重要的消息,袁绍的幼子袁尚受寒病重,袁绍终日愁眉不展,根本无心听取谋臣的建议。

  曹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徐州,刘备麾下兵卒除了急募的民众外,就是车胄旧部,与剽悍的曹兵相比,战斗力差距甚大,结果在下邳一战中,刘备结义二弟关羽被曹操团团围困,曹操素来爱才,壮羽为人,遂遣军卒前往说降,关羽见事无可回,只得无奈应允投曹操麾下。

  十二月十八日,曹操忧急北境安危,急率精锐回师许都,与此同时,震慑于曹操摧枯拉朽般的攻势,宛城侯张绣在手下谋士贾诩的说服下,率军北归曹操,随后,在荀攸的安排下,张绣部被紧急调往陈留,填充空虚的北境,宛城由曹仁接防,以防范刘表的异动。

  击破刘备,消除了来自东面的威胁,张绣一军的归顺又让曹操去了最靠近许都的一块心腹之患,曹操自然是心情大好,这样以后他就能从容面对袁绍的咄咄攻势了。

  军驻谯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来自汝南的消息让曹操刚刚兴奋起来的心情又恶劣了起来。

  “汝南黄巾乱党复出,兵至顶城、南顿、蔡城一线,守军数番接战,皆不利溃败。”看着这个紧急的军奏,曹操怒不可遏。

  “连蔡阳死了,区区一帮乌合之众,难道你们都收拾不了。”曹操顾不得身份,对着属下众将怒斥道。

  “曹公,据报说杀蔡阳的是一个骑着白马,手持银枪,说一口北地口音的黄巾小将,逃回来的士卒言蔡阳在他的手底下还没有走上一合。”荀攸道。

  蔡阳并非是酒囊饭蛋,虽然比不上名声显赫的夏侯兄弟、曹洪、曹仁、徐晃诸大将,在裨将军中也算得上是皎皎者,不想被敌一合杀败,此人莫非有神鬼莫测之能,若是这样,数曹军众将中何人能挡?汝南郡是袁绍的故乡,其门生宾客散布各县,拥兵拒守,这员敌将听口音是燕赵一带的人,那么说不定是袁绍派来袭扰自己后路的,曹操越想越是心惊。

  “曹公,不必忧心,我猜蔡阳之败多半是轻敌所致,若真的对打起来,蔡阳不至于这般不堪。不过,这汝南郡一直贼乱频频,我们正可借着剿灭黄巾乱党的机会,将那些拥兵自立的割据势力一网打尽。”荀攸看出了曹操的心思,笑着谏道。

  曹操略一沉吟,道:“嗯,知我者公达也,命曹洪、曹休率五千精锐迅速奔袭汝南,彻底将这股黄巾贼寇歼灭,同时,命许都令满宠接任汝南太守,在对付袁绍大军的时候,我不希望背后被人插上一刀子。”

  满宠,字伯宁,乃山阳昌邑人氏。年十八时为郡督邮,当时郡中强豪李朔等人各自拥有兵众,迫害百姓,满宠负责前去纠察,仅在三五日内就迫使李朔请罪散众,立下保证不再骚扰百姓,后来曹操占据兖州,征辟满宠为许都令,足见曹操对满宠的赏识,这一次,面对汝南这个烂摊子,曹操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满宠。

  蔡城外。

  正向东行进的赵云军与迅速杀到的虎豹骑相遇,结果可想而知。尽管赵云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在骁勇善战的平原虎师——虎豹骑面前,还是显得不堪一击。

  “向葛坡撤退!”赵云亲自断后,掩护靠着两条腿奔跑的士卒逃跑。

  在骑兵迅猛的追击面前,如果不是赵云阻扼曹兵的靠近,这一千余士卒只能还未逃回葛坡就失了性命。赵云边走边退,凡是接近的曹兵尽被其所杀,待屠戳百人之后,平日如狼似虎的曹兵再也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跟着。

  这时,得到风声的刘辟、龚都已率余部逃入深山,面对曹军的追击,好不容易逃到葛坡的赵云军死伤过半,只剩下不到三百人得以活命。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赵云最终接纳了凌统的建议,南下光州,投奔江东。

  建安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葛坡以南的密林中,一支不及三百人的队伍正在蹒跚南行,他们的目的地是淮水的源头——光州。

  在这支队伍最前面,负责开道的是一个壮实的年轻将领,脸颊上的伤疤让人一眼就能认出他来,这个人正是凌统。

  在他的身旁,瘦了一大圈的裴元绍伸手摘下枯枝上的一个野果,使劲咬了一口,然后“呸”的又全部吐了出来。

  “公绩,你看哪是什么?”苦涩的浆果让裴元绍的肚子更加觉得饥饿,他不禁四下张望起来。

  凌统顺着裴元绍指的方向打量,却见远处山粱上一缕炊烟袅袅,凌统见此大喜道:“按路程算,前面应该就是光州地界了,这炊烟必是猎人家的,我们过去瞧瞧。”

  裴元绍一听,狂喜道:“太好了,公绩你先去打探,我回去禀报将军。”说罢,裴元绍一猫腰,向着队伍的后面跑去。

  这时,一路辗转的士卒听到前方有人迹活动,个个兴奋的叫了起来,前面随凌统开道的几个士卒紧跟在凌统后面,一阵猛赶之后,终于步出丛林。

  “什么人?”未等凌统缓过气来,身畔即传来一声大喝。

  随即,拥上几十个手持兵器的精壮汉子,将凌统这几个人围了起来。

  凌统以为遇上了贼寇,急忙拔刀护卫,这时,就听得一个操着江东方音的声音惊问道:“你可是凌公绩?”

  江东吴越侬语,尽管凌统是会稽人氏,但这近一年在汝南的生活几乎让他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南方人,现在,倏然间听到有人喊出自己的名字,凌统不禁心头一震,这一年来除了裴元绍、赵云外,还没有其它的人喊过自己的字。

  凌统慢慢抬起头,忽然间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际,凌统犹自不信,使劲擦了擦眼睛,道:“是周——!”

  未等他话说完,问话之人已是一下猛扑过来,将凌统抱住,连声说道:“是公绩,真是你吗?”

  “都督!”凌统认出抱着自己的人正是周瑜。

  只不过,一年不见,周瑜也变了模样,曾经的那个英俊潇洒的美周郎多了几分成熟,少了一点轻狂。

  “都督,你怎么在此地?”凌统喜极而泣。

  “我也要问你此话,公绩怎么到了这里?”周瑜狠狠的拍打了几下凌统的后背,大笑道,他的眼中这一时也是湿湿的。

  这时,赵云、裴元绍、丁奉相继赶到,大家都欢喜不已,在光州这个潜藏在深山里的小地方,周瑜和凌统这两支军队能够不期而遇,若不是上天的安排,谁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在凌统的引见下,周瑜与赵云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这两人皆是不世的俊秀,赵云佩服的是周瑜的智略,周瑜倾慕的是赵云的武艺。

  他们两个,一个出身河北,一个出身江东,若没有这乱世纷争,恐怕这辈子都走不到一块,而今,命运使然,让他们相聚在一处。

  PS: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投票,有你们支持,我会认真写下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