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零陵神童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83 2005.01.18 08:30

    建安二年八月末,蒯越因战事不力被调回襄阳,蔡瑁继任江陵太守,刘表也终于同意了陈翔、王粲与我签署的和议,数万南征大军开始从潺陵、汉寿、巴邱一带撤回江陵,同时,按照商定的罢兵条件,我军也必须要在十日内从长沙撤到衡阳、攸县。

  最后撤离长沙的时间定在八月三十日的午时。

  长沙南门外。

  我引马驻足,回眸身后的城池,叹了一口气,黄忠、甘宁、刘晔诸将和军师徐庶已于三日前率主力往衡阳去了,现在随我撤退的除了最后的一批千余兵士外,还有慕沙、陆逊和桓阶等人。

  由于未经战事,通往南方的大道上辙出的车印还很新,压得荒草四伏,其间偶有一两只野狗出没草中,一倏而过,我知道他们是在寻找着新埋的尸体充作食物。

  若到了恶战的北城,野狗会比这更多,赤日炎炎,暴晒在千里焦土上,湘江水因为连续的干旱流量大减,长沙四周的护城河中河水仅剩下了一条细细的涓流,露出原先沉埋于河底的累累白骨,成群的秃骛栖绕在原先蒯越军埋尸的坑口,等待着饥饿的野狗刨开地表那些薄薄的松土。

  在挨过战火连绵的七月后,长沙的百姓迎来的却远不是好光景。

  自古天灾总是与人祸联系在一起,在长时间的干旱肆虐下,本应引水灌溉的良田因人手短缺而使得处于抽穗期的稻谷大面积的减产,一些原本盛产粮食的田地几颗粒绝收,从各地上禀的情况看,今年荆南三郡这一季欠收已成定局。

  相比少经战乱尚算安定的桂阳、零陵,长沙的百姓在这一场人与天的搏斗中却再也撑不下去了,先前豫章援军接济来的一点粮食在饥饿的人群面前很快就被分食干净,而若再从豫章征调的话,且不说长途转运时间不及,就言费栈叛乱后豫章郡南之地屯田皆毁,又庐陵各部虽平但局势未定,粮食也不是想到就能来的。

  饥饿,还是饥饿,迫使人们背井离乡,逃往能有一口饭吃的地方,而那些失去跋涉能力的人或者去和野狗争抢一块腐骨,或是眼睁睁的等着待毙判决的日子。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缺水少粮加之暑热的天气,最可怕的瘟疫就在这时流行起来,从八月初开始,城中已陆续开始有牲畜倒下,开始时我还以为是炎热中暑的原因,待到后来一些体弱的老人、孩子也开始发病,随后在短短的几天内死去,我才疑心是有了疫情。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这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我的计划,长沙是我历经鏖战守下来的,放弃不是我最好的选择,但现在却成了我唯一的选择。

  人心慌惶,面对强敌尚从容自若的我,在肆虐的瘟疫面前,已无法保持镇静。

  “将军若真有体恤民情之心,望谋战之前能多为民虑,如此则民之幸也!”城门口,对我说话的是一个清瘦的老者,目光炯炯。

  他不是旁人,他就是我与刘表共荐的长沙新任太守——张机。

  在荆南一带,张机的名声是如此的响亮,他这些年来一直在荆南一带行医,百姓都称他为“医圣”,有这样一位德高望重又兼通医理的贤者出任长沙太守,对于长沙百姓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消息,而对于争取和谈的刘表和我来说,张机乃一隐士,不属于我们中的哪一方,正是太守最适合的人选。

  与张机一起送行的还有何宗等一干官员,他们多数是桓阶府上的幕僚,面对病魔的侵袭,这些人没有退避,勇敢的选择了坚守。

  听到张机有些责备的劝谏,我没有动怒,我只感到了万分的羞愧,引发这场瘟疫的原因,除了天灾外,更大的责任在于我与刘表的连番交战,致田地荒芜,百姓流离,而现在我却象一个胆小的将军一样,擅自把守卫阵地重任交与手下的士兵,自已逃跑了。

  在最近的这两天,长沙城就象陷入到了一片死寂之中,瘟疫开始露出它狰狞的面目,被发现感染上疫症的人在急剧增多,据估计尚留城中的人中百分之三十被感染上了,而在此两天内死亡的人数已达到百人。

  若不是见到长沙疫情泛起,百姓多患病而亡,以张机的性情,是绝对不会答应出任太守的。

  其实,我和刘表都明白,就眼下长沙瘟疫横行的情况,能够保全和拯救长沙的,除了张机之外,没有别人,况且在这个时候,刘表一方是没有哪个人会主动的站出来要求到长沙去的,除非他想找死。

  真正的延请张机并不难,也不需要跑到巴邱去,闻知长沙有疫情后,张机即携家来到了长沙,我与徐庶知晓后诚心登门造访,这回出乎我的意料,不需费尽口舌,张机爽快的应允了,不过太守印授张机只同意暂领一下,代长沙疫情稳定后,便即俸还。

  我神情凝重,正色道:“先生若有差遣,尽管吩咐,宠定尽力为之!”

  不言张机是我的救命恩人,单就张机不俗于世的为人,我也是极敬重的,此次答应出任太守也多半是为了钻研病症的方便。

  “先生……。”陆逊站在张机的一旁,拉着手有些依依不舍。陆逊这些日与张机处得投机,对于医学的博大精深,年轻的陆逊有着强烈的兴趣。

  车行辘辘,荒草凄凄,辞别张机后,队伍向衡阳行进,路上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桓阶本有意留在长沙,但由于其名望日隆,遭到刘表方的坚决反对,不得已作罢。

  关山度月飞,岁月如刀,尘事纷纷扰扰,说实话,我没有骄人的天姿、没有出众的心智,也没有汉室宗宗的背景,当初只是凭着一股血性闯出了杀出了一条生存的道路。

  可现在,我拥有了长江之南的大片疆土,治下依附之百姓众逾十几万,在我手下,更有太史慈、甘宁、徐庶、刘晔等一般贤能之士,若我还象以前一般不计后果,仅凭勇力行事的话,象这次长沙攻战般的好运是不可能每回都有的,而荠州口一战的惨败说不定又会重演。

  而要成为一个好的领袖决不是容易的事,不计民生一味征戳会弄得民不聊生、百姓俱反,而退忍避让过度又被让人觉得你孺弱无能,不是成大事的明主。

  漫江连碧透,青山伴雁行。我们一行到达衡阳的时候已是傍晚,夕阳映照下,远处衡山点点,笼罩在一片云霭之中,间或有一行大雁从山间掠过,在道路两旁是新迁来的百姓用石块砌建了一间间的茅舍,长长的芊青覆盖着屋顶,却还能嗅到一种青草的气息,房子虽然简陋,但却处处透着勃勃的生机。

  早在长沙与蒯越对峙时,我听从徐庶、桓阶众人的建议,已逐步开始将我军在荆南的中心向这里转移,并令李通镇军于此,毕竟长沙离刘表太近,一旦有战事很容易遭到攻击。而把长沙郡作为双方的缓冲区,对我对刘表都是不错的选择,可以多派斥候侦察刘表军情况,防止蒯越军有可能的突然袭击,因为我知道建立在血腥之上的脆弱和平是不可依靠的。

  从长沙一路行来,约有五百余里,人与马皆已是疲惫不堪,此处有人家,又见离城不远,我便令军士停下歇息一会,待整肃行装后再行进城,盛夏之季,加之少见的干旱缺雨,湘江之中浅处水方没膝,更有一群孩童扎着冲天小辫,光着屁股戏于水中,刹是可爱。

  连日的操劳和奔波之后,慕沙终于病倒了,这一路上,她一直是躺在车上,由裨女服侍着,这时听说衡阳到了,车帘轻启,裨女扶着慕沙也下得车来,歇歇脚喘口气,我见慕沙脚步虚浮,面容憔悴,不由心头一紧,我知道慕沙的病一半是由于疲劳奔波累的,一半却是为亲人俱亡而悲伤。

  长沙那晚,本是久别相逢,互诉相思衷肠的时候,慕沙脸有戚容,向我诉说了她父亲的死讯,还有族中亲人惨遭屠戳的悲苦,整个庐陵王族在这一场叛乱后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说着说着慕沙已是泪流满面,她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强笑着说这是她将我带到庐陵的代价,冥冥中一切自有天数,你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注定又会失去原先已拥有的东西。

  对于轮回报应之类的无稽之谈我虽然不信,但也没有更好的理由来说服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好言安慰,尽心的照顾。

  我轻声问道:“坐车也累了,我们到前处江边歇歇吧!”

  慕沙点了一下臻首,闭着双眼,倚靠着我的肩膀,没有说话。

  病中的慕沙更添几分娇弱,几分依赖,几多柔情,我本以为象慕沙这般爽直坚强的女子是不会有小儿女娇嗔可爱的一面的,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慕沙对于其它人,或许会永远一付果断决然的女中豪杰形象,但在我面前,她却还有着为人妻子的羞涩。

  正缠倦着,一阵喧闹声无端打乱了我们的心绪,我不耐的闻声瞧去,原是几个手下的军士与方才那群嘻戏的孩童不知为何起了争执。

  这时,一马夫打扮的士卒奔回岸上提刀欲出,粗着喉咙嚷道:“你们这群没人管教的野孩子,再乱撒尿小心老子就一刀削了你的小……!”抬眼见我和慕沙等女眷在不远处,马夫红着脸把下面的粗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众童闻言大俱,皆四散,只一五六岁小童站立一旁不动,我与慕沙见那孩童如此情状,猜是马夫适才粗鲁的举动吓怕了小孩,慕沙走过去,俯身扶住小童想去安慰他。

  那小童却是一把挣脱开慕沙,迎上前去,大声道:“我大汉自高祖皇帝以来,素以礼仪治国平天下,不曾有稍许懈怠,汝不过一马夫,竟安敢如此轻狂,今汝狂言不打紧,岂不知会辱没了你家将军的威名?”

  那马夫本是气愤这群孩童在上游撒尿方便污浊水源,想着只是要吓吓他们,不曾想这小童竟然凛然不惧,且听这小童口气极老,不知是哪位官家公子,这样一想心里火气便凉了一截,既然得罪不起马夫只得嘟嚷了几句,收起利器悻悻而回。

  我惊于这小童如此年幼,竟然会懂得以上压下之理,面对强势还能有胆有识,不觉心奇,慕沙更是心喜,搂住小童问道:“你是何人家的子弟,可说与姐姐听听?”

  小童挺了挺胸膛,傲然道:“吾乃零陵神童周不疑是也。”

  桓阶与陆逊这时也走了过来,听小童自诩神童,桓阶笑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小童不假思索,脱口接道:“如此则先生小时必然是聪慧过人。”

  桓阶不料会受五岁小童一讽,脸上顿时胀的通红,却又不好意思发作,我与慕沙、陆逊见状大笑,正说话时,徐庶、黄忠及一众衡阳士子已得着消息出城相迎,我看着也歇息得差不多了,便与陆逊、桓阶整顿好军马,随着徐庶、黄忠向衡阳城行去。

  新建的衡阳城座落在巍峨秀丽的衡山南麓,、湘江之滨。当秋寒来临,雁群从北方飞往南方越冬,便在衡阳这里歇翅停回,久而久之下“雁城”衡阳便得名于此。

  躲避战乱而早迁过来的百姓在这里建起了新家,炊烟袅袅,生命在一个地方被毁灭,又在另一个地方茁壮成长,如同一座城市、一种文明因战火、疾病不得不被抛弃,它的子民便跋山涉水在另一处建起一座新的城市、新的文明。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衡阳的景致就如同这一幅幅写意的山水画,淡雅而不浓重,相宜得适到好处,边走边欣赏着这生机盎然的自然画卷,我的心境也开朗了许多,心中的那个结也渐渐解开了。

  在大变乱面前,人命无常,谁都不可能掌握自已的一切,我能做的,我要去努力的,是如何让混乱无序的乱世尽快平复,让四海安宁的汉室江山重新建立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