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红颜知已

新三国策 晶晶亮 3953 2004.11.11 11:58

    走马上前阪,石子弹马蹄。

  不惜弹马蹄,但借马上兒。

  陈孔骄赭曰,陆郎乘班骓。

  徘徊射堂头,望门不欲归。

  一阵童稚气十足的的歌声在我耳边响起,这一份轻柔是如此的熟悉,有一种吴侬软语的腔音,我这是身归故乡了吗?还是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而滞留在此的只是我飘荡不羁的魂魄。

  我挣扎着想动,身体却毫无知觉。

  我极力要张口欲呼,却只能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

  “阿姐快来,这个死人醒过来了哎!”方才清亮的童声再一次传入我的耳际。

  人死了便是死了,怎么可能会有死人复活的事!我睁开眼睛,映入眼眸的是一个梳着对角小辫伶俐乖巧的小童,他正睁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对瞅着我。

  “哎哟——!”我再一次挣扎着试图翻身起来,全身却是剧烈的疼痛。

  我打量四周,这是一间用木板搭建的房间,狭长而低矮,除了我躺的床和小童身旁的案几外,就再没有其它的东西了,不时的挂在头顶照明的灯火会左右的摇晃,隐约中耳边更传来哗哗的划桨声,难不成我是在一条船上,我暗自猜测着。

  “小绩,你大惊小怪作什么,惊扰了病人我不打破你的头才怪!”伴着这一声轻柔娇嗔,女子轻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我觅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淡紫色衣衫的少女正向我走过来,在她纤手上,还提着一只盛满了熬好药汁的陶罐。

  “醒了!”她俯下身,轻抚了一下我的额头。

  一张清秀无尘的俏脸嵌入我的脑中,在她那双尘世无染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自已满着戒备和疲惫的眸子,她牵动了一下嘴角,浅浅的酒窝便到了脸上,映着一旁整齐洁白的贝齿,显得更是可爱亲切。

  “我——。”犹如惊鸿一瞥,又似灵犀突现,我在这一刹那几乎在停住呼吸。她转过头去,一点点把陶罐中的药汁倒出来,身影在摇曳灯光的映射下现出曼妙的姿态来。

  “好了,好了,醒过来就没事了,快张嘴把这碗药喝了!”她的声音里有一种让人不可抗拒的信任。我依言张嘴,药汁是苦涩的,但我却分明感到了甘甜的滋味,而在我的记忆中,我好象从来还没有对另外一个人的话这么顺从过。

  唱歌的小童凑到跟前,冲我挤了挤眼,道:“哎,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三天了,要是今天再不醒的话,那你就是这太湖里的鱼食了。”

  “是你们救了我?”我呻吟道。

  “哼,要不是我阿姐医术无双,又慈悲为怀的话,你呀小命早完完了!”小童撇了撇嘴,骄傲的仰起头道,就好象是他救了我一般。

  见我犹自不信,小童瞪圆了眼睛,道:“我阿姐可是于神仙收的唯一女弟子,除了活神仙外,在这江东一带最漂亮的最有能耐的医师就是我阿姐了,我要是骗你,我就是小狗狗!”

  “小绩,别在这里胡闹,快到厨房让小仪把熬好的膏胶端来!”那女子轻嗔了一眼,小童朝我做了一个鬼脸,蹦蹦跳跳着跑了出去。

  “高宠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我挣扎着欲施礼道谢。

  “哎,你五脏六腑俱遭了极重的伤,不能有丝毫的震动,快点躺下!”女子忙喝止道。

  我道:“不知姑娘能否告知在下芳名,日后我也能寻着报答今番恩情?”

  女子用纤手轻绕垂在耳边的一缕青丝,嫣然一笑道:“为医者,救危济困本是份分之事,怎可奢望日后回报。不过人有百姓,皆是一符号而已,告之又何妨,小女子乃吴郡人氏,姓陆名缇,方才出去的是我的幼弟陆绩。”

  陆绩,这个名字听着甚是耳熟,我心念一动,脱口问道:“陆绩——,可是怀橘遗母之陆郎?”

  女子黯然点头道:“那已是二年前吾父在庐江太守任上的事了,小弟虽然顽劣好动,但事母至孝,前在寿春宴上见橘物喜,故怀三枚欲归遗母。”

  正说话时,舱门吱呀呀的开了一条缝,陆绩先钻了进来,喊道:“阿姐,仪侄来了!”

  跟在后面的是一张梭角分明的俊朗脸庞,看这少年的年纪约在十三四岁上下,穿着的衣服很是朴素,头上也仅是草草的挽了个发髻,但在稚气未脱的眉宇之间却流露出一种果断和坚毅的神色。只是这少年比陆绩要大了好几岁,怎会倒成了他的小辈,我不觉有些惊疑。

  “膏胶来了!”看到我脸上神情,少年却是神色如常,很是沉着的说道。

  陆缇瞅我有些发愣,笑道:“这是陆仪,是我和小绩的堂侄,他自小便失了双亲,一直跟着我们一起过的,你跟着我唤他小仪好了。”

  说罢,陆缇便从陆仪手中拿过一坨黑兮兮粘粘乎乎的稠胶,递到我跟前,顿时一股浓烈的药香刺入我的鼻子,让我不由得精神一振。

  “我师父说过,世间万物皆生于春,长于夏,收于秋,藏于冬,人亦应之,现在正是初冬进补的佳时,你重伤未愈,元气大亏,这一副膏方有当归、黄精、蛤蚧、人参、茸角、牛黄、藏红花、葛藤等十余味入药,加上黑胶、庶糖、上等的黄酒配制而成,正好可以固本培元,养精蓄锐,弥补一下你身体的亏虚。”说起药理来,陆缇细细而谈,如数家珍。

  膏胶入口有一点微苦,我稍皱了一下眉头,站在旁边的陆仪看得真切,道:“这膏方已熬了一日一夜了,滴水成珠,苦味自然就出来了,唯有这样,药效才是最好的。”

  陆仪象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似的,一句话便道出了我的顾虑。怀着一种感激至极的心情,我看着围着我的陆家三人,能够遇上他们真不知是我前生哪一世修来的福份。

  我原本以为跳下危崖已是必死无疑,想不到竟还能起死回生。

  “兄台可是杨州牧刘繇的兵将?”陆仪一语中的。

  “我乃刘繇军中一什长,祖籍吴郡,姓高名宠是也。”在陆氏姐弟面前,我也用不着去隐瞒自已的身份,况且我相信他们在救我之前,凭我身上的衣着也能猜到个七八分。

  “这么说来,神亭岭一战刘繇大败的消息确实?”尽管有此一问,陆仪的脸上还依旧是不动声色,我不禁暗自惊异这个少年的镇定和敏锐洞察力。

  “哎——,老是说这些个打呀杀呀的最没劲的了,你们不闷,我可闷了。”陆绩不耐听这些,边说着边跑了出去。尽管也差不了几岁,但陆绩与陆仪却有着太多的不同,陆绩可以说还是一个童稚天真的童子,而陆仪看得出已是个沉稳干炼的当家人了。

  “我们也出去吧!”初冬寒气重,吴缇细心的一边帮我盖紧被子,一边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在神亭岭面临重重危险我都没流过一滴泪,现在却止不住泪水从脸颊上滚落,我自小便失了双亲,是被卖入大豪家当侍童家奴长大的,关怀与呵护对于我来说,一直是很遥远不可及的事情。

  是陆缇,让我想起了早已模糊在记忆中的童年时光。

  ……

  船行湖上,初冬时节太湖的景色别有一番与众不同,寒风凛冽,透过舱内开启的窗口,我能看到偶有野鸭鸣叫着栖在桅杆头上,稍作停留后又振翅向高空飞去。

  这一回撕杀坠崖我的二根胁骨和小腿骨都断了,内腑更是受了剧震移位,加之失血过多,依着陆缇的说法,也算是我命大,刚好我落下的山崖下面是一条大河,要是换作了实地,不摔得粉身碎骨才怪。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条大河从神亭岭深处流出,一路汇集了十几道溪水,到了我坠崖的所在水势更是湍急,我的身体被下泻的河水托着,直冲入平缓的下游,当时陆缇的坐船正好行至,这才有了救人之事。起初在河中救起我的时候,大家都还以为是一个死尸,直到后来发现我的嘴角牵动了一下,这才认定我还有一口气在。

  陆氏一门在江东乃是大族,自桓帝本初元年陆家先祖就携子孙来到了吴郡,兴修水利、围田开垦,一直繁衍至今,不过自兴平元年陆康被孙策破了庐江下落不明后,陆氏一族剩下老的老、小的小,地位和声势已是大不如前,这一次陆缇陆仪乘船东返,正是刚刚西行寻找陆康回来,只是这一次又是没有得到好的消息。

  五天之后,船到吴郡的胥门,相传这里是吴国国相伍子胥绝命之所,吴为春秋五霸之一,国君阊闾励精图治,重用孙武、伍子胥等能臣武将,以三万精兵将强楚打得狼狈不堪,不得已迁都以避祸。

  其后夫差继位,沉迷于西施绝色,信用奸邪小人,孙武隐遁,子胥归天,昏庸黩武的夫差最终被越王勾践杀死在天平山馆娃宫,吴国由此覆亡。如今,吴郡这一座古老的城池又将面临再一次的兵火。

  这一次的敌手不是别人,正是孙武的子孙——孙策。

  城门口守卫的兵卒在仔细的盘查着每一艘船,未等船靠岸,陆仪便早早的上得岸,与守城的将官交谈了起来,我隐约的听到那将官说这是太守许贡的命令,是要防止孙策的细作混入城内。我不禁摇头苦笑,以孙策现在的声势和兵力,要想攻下吴郡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许贡这一手实在是有些多余。

  陆氏一族在吴郡毕竟是大族,守卫的兵卒见是熟人,稍微的问了几句就放我们进去了。

  ……

  兴平二年的十二月十八日,一场初雪将四下渲染的银装素裹一片。

  清晨,公鸡头遍打鸣。

  在陆缇陆仪的精心调理下,我的身体逐渐在恢复,早已经能够不用拐杖独立走路了,这天我早早的穿戴整齐,来到陆府的院墙外的一处空地上,这里是我刚觅着的习武的好地方,既可以不打断大家的清梦,又能一展身手、毫无顾虑的喊杀。

  “嗨——。”铁戟擒在手中,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我尝试着舞动了几式,生硬的筋络在慢慢的伸展,接好的腿骨在陆缇配制的膏胶的滋补下,奇迹般的复原了,现在这是我再怎么蹦跳也不碍事,可以说和没受伤前几乎一样。

  “好——。”待我一路戟法使完,陆绩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一旁,高声拍手叫好起来。这些日子处下来,除去陆缇居在内室,碍于男女之礼仪不得常见外,陆仪陆绩两叔侄与我已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了,特别是陆绩这孩子,生性好动,见着新鲜的物件偏好追问个为什么,我一见是他,不禁暗皱眉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