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孤身死斗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456 2004.11.08 13:03

    深秋的寒风吹过我头上的盔缨和大麾,刺入热血沸腾的躯体,有一种让人猛醒的悲凉。透过敌阵中零星的火光,我远远的望过去,只瞧见孙策孑然骑在马上,象一尊屡经风吹雨打而不倒的铁塔,依旧不改它傲然挺立的身姿。

  孙策,这个绰号“小霸王”的人,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不是我生就的这份傲然不群的脾气,也许我能与他成为知已之交,又或许我们本就是同一类的人,此生只能成为惺惺相惜的对手存在。

  暮色苍茫中,孙策瞧见一骑飞奔而来,看外罩的大麾与太史慈的穿戴甚是相似,遂大声喝问道:“太史子义可是来降乎?”

  鏊战了整整一天,我的喉咙早已嘶哑,只得尽力模仿太史慈的声音,道:“我闻孙郎用兵如神,此番重兵追杀,为的是擒了我主,今我主早已脱困离去,汝可失望乎?”

  孙策哈哈大笑,道:“刘繇,一无能庸才也,弃之何妨。唯太史子义真英雄也,今为吾困,何不早早归降?”孙策果然是豪杰之士,两军对峙的战阵之上,竟还能出言赞许敌将勇武,就凭着这份气度胸襟已是让人折服了。

  我道:“好,孙伯符果然是将门虎子,不坠汝父之威名!我太史子义服了。”

  孙策笑道:“将军之英武也是令人钦佩,昨日一战更是畅快淋漓,你我如此阵上结交,方是英雄本色。”

  孙策听我语气中盛赞其父,又流露出些许归顺的意思,防备之心早去了几分,大喜之余催马迎上前来,两马相对就在这一问一答之中,不觉与孙策身后的亲兵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着,握住短戟的右手已然沁出了汗珠,此时此刻,我与孙策之间的距离已不到十丈远了。这个时候倏起攻击虽然还不够突然,但也是时候了,毕竟我与太史慈之间有着太多的不一样,再靠近的话,恐怕会被孙策认出来。

  对于这一次出手成功率我实不敢有丝毫的奢望,唯求能够拼尽全力多把孙策拖住一会,使得太史慈他们有机会突出重围。

  “杀!”我暗喝了一声,尝试着让消逝的斗志重新燃起。

  生路,从来都不是给我高宠这样的人留着的,因为,除了这一条命外,我一无所有。

  摆在我面前的,除了舍死相搏别无他途。

  以前是如此,现在也是一样。

  我抬起头,双眼紧盯着孙策的身形,左手握紧缰绳,双腿一夹马腹,俯身做出前冲的姿态,随后,藏在胁下的短戟猛得拔出,我的右手此时已蓄满劲道,在全力一掷下,短戟顿如一支张弓离弦的利箭向孙策而去。

  短戟划过尖锐的破空声,夹杂着强烈的劲风疾射向孙策的面门,事起突然,孙策眼前只觉得劲风扑面,寒光摇动,要想再举枪格挡已是不及,遂急中生智一个后仰侧身,戟尖快速的从他的左耳根处插过,削落几缕发丝。

  “你不是太史慈?”借着寒光的反射,孙策已然看清我的脸庞。

  “殄寇将军可还记得神亭岭上一无名小卒乎!”未等孙策在马上坐稳,我早就擒矟在手,奋起一矟直刺孙策胸膛,此时两马已是跑到马头相对,那孙策端是好生了得,一拧身躯,闪过长矟的急刺,遂后用臂膀夹住矟身,用力一扯,试图要把我生生从马上拉下来。

  同时,孙策的枪也已抬起,横扫我的腰腹软胁。

  霸王枪终于出鞘!

  这一次它的对手是我——高宠。既然无法抵御,那我何不就以身相祭。

  我冷笑一声,毫不理会孙策的枪招,果断的弃矟拔刀,全力一刀劈下。

  此时,孙策一臂夹着长矟,一手持枪横扫,面对我两败俱伤的招法,他已无法闪避。

  方才的一掷一矟都只是吸引孙策注意的虚招,现在的一刀才是我蓄谋已久的绝杀!

  刀下——。

  刀下应是锋口撕裂战甲的声音,然后是敌人的鲜血迸现。

  然而,我听到的只是“铮——”的一声金铁交鸣,我这势在必得的一刀被另一把大刀所格挡住,持刀之将身长七尺,面黄睛赤,形容甚是古怪之至。

  但听此人大喝道:“陈武在此,鼠辈休得猖狂!”

  面对我倏然而起的发难,留守在孙策身旁护卫的大将陈武及时杀到,而我所有的努力也因为陈武这一刀而丧送。

  “卟——”又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孙策的枪重重的扫到我的腰际,我本已受创的内脏再也无法承受这盛怒的一击,剧烈的胶痛翻卷着我脆弱的神经,这一口血将披在我身上的暗红大麾染得更加鲜红!

  “鼠辈安敢欺吾?”孙策目睚尽裂,似欲喷出火来。

  我用手擦去胸口的点点血迹,厉声笑道:“有什么敢不敢的,我高宠的命就只这一条,你若要的话,尽管来拿去好了。”

  陈武策马上前,大喝道:“哼,你这卑鄙无耻的家伙,哪用得着我家主公动手,今日我陈武便结果了你!”

  我轻抚胸口,强咽下一口淤血,反诘道:“将重在谋,而不在勇,陈武,汝不过徒呈匹夫之勇,有何值得炫耀的。”

  这时,在孙策身后护卫的众亲兵也已赶到,一时刀枪并举将我团团围了起来。

  孙策听我这话,眼中精光闪动,催问道:“太史慈现在何处?”

  我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道:“孙将军勇冠三军,智谋无双,岂不闻有古兵法中有一计叫做:金蝉脱壳。”

  孙策动容道:“你是说——。”

  我沉声道:“不错我就是那褪下的壳,而真正的蝉此刻已快要振翅而飞了!”

  象是在呼应我的话一般,西北方向喊杀声复起,夹杂着凄厉至极的惨呼,我知道这是太史慈正在挥师突围,那个方向正是孙静蒋钦两军的结合部,这两股敌军的战斗力不会很强,而敌军主帅孙策此时又被我缠住,凭着太史慈的能力,冲出去并不是全无可能。

  孙策脸色倏变,大声喝令道:“传令诸军,全力向西北方向增援。陈武,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罢,一拔马头,当先向着喊杀声处冲了过去。

  ……

  如同一阵席卷天地的狂热风暴,拥挤不堪的战场上刹那间变得空空荡荡,除了我和陈武外,一切又都复归平静。

  轰轰烈烈的战场,永远是王者的天下。

  象我这样的小卒,就连生命的最后一战都是寂寞的。

  “你是要我动手,还是自已了断!”夜风撩动,陈武骑上高高的马上,冷冷的看着我,赤红的眼睛里闪动着不忿,连他的声音也是冰冷的,在陈武冰冷的眼中,连遭重创的我已然是一具了无生趣的尸体了,甚至于根本不值得他再出手。

  我费力的举起刀,怆然一笑道:“自戳,我高宠还没有学会呢,来吧,让我们痛痛快快的撕杀一回吧!”

  陈武轻蔑道:“与你这等贱种对战,实是我等武将之耻呀!”

  此刻的我已了无牵挂,本欲求痛快一死,但陈武的话却深深的刺入我的心口,贱种——,不错,我高宠家奴出身,乃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在志在斩将夺旗的陈武眼中,当然是不屑一顾的贱种,但是他忘了,我虽然出身卑贱,但一样也有尊严和荣耀。

  在我胸中有一团火在升腾,我知道那是绝不屈服的斗志在重又燃烧。我虽已是千创百孔之身,但我仍然能用自已的方式告诉陈武,轻视我是一个错误。我嘶喊着高举起手中刀,催马向着陈武冲了过去。

  “铮锵——”两刀相交,我手中的腰刀直飞向半空,然后斜落下来,半截插入黄土之中,可惜重创之下的我,竟挡不下陈武的一招。

  陈武收起大刀,沉声道:“失败了就得认命,拾起你的刀,自已了断去吧!”

  我心念忽然一闪,如今孙策主力尽追太史慈而去,留在这一带的只剩下了打扫战场的老卒。而最大的劲敌——陈武的心思一定也是放到了追杀太史慈的那边,这对于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我来说,他的自负和轻视也许是一个逃脱的机会。

  逃——。

  想到此处,我不假思索,拔马向着神亭岭方向疾奔下去,深山密林正是躲藏的好地方,只要我能甩开陈武一段距离,脱困就有希望。

  陈武显然没有料想到先前能够舍身赴死、英雄气概十足的我也会逃跑,盛怒之余催马紧追,这一路斜刺狂奔,我只顾着往敌人少的地方而去,渐渐的两人两骑已然脱离了战场。

  在陈武的紧逼下,我慌不怿路,策马遁入神亭岭深处的山林,前面已无道路,风呼呼的从耳边掠过,不时有树枝遮挡住道路,尖利的倒刺如同一把利刃划过脸颊,扯出一道长长的血痕,这些痛楚我现在已顾及不上了,只记得不住的击打着战马的后臀,催促它加快脚步。

  山路越来越难走,陡峭不平的卵石磨擦着马掌,使得战马不时发出痛楚的悲鸣,突然间,我跨下战马一声长嘶,随后前蹄跪倒,将我一下子从马上掀了下来,幸好有一枝大树杈横在当路,我才没有被扭断脖颈。

  我回头细看,只见战马满身是汗,如水洗了一般,马嘴里更是不住涌出白沫,倾倒的身躯一阵阵的抽搐,在经历过数番恶战后,连马都已禁受不住了。

  陈武见我倒撞下马,大喜道:“这一回我看你还能有什么招数?”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一转身朝着旁边的山坡爬去,我知道如此坡度陡立的山坡马是上不去的,陈武要想追上我,也只能下马步行,这样的话,我们的机会又均等了。

  “真是个冥顽不化的难缠家伙!”不得已,陈武也只能下马持刀在我身后猛追。

  陈武越追越近,而我的双手双脚却再也使不出一点力气。

  我的力量已耗尽。

  山势却越发陡峭,越往上爬我就越感到绝望。

  这是一条绝路!

  原来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的,我所有的努力换来的,不过是多承受一点痛苦罢了。

  “你逃呀,你再跑呀,老子看你小子还能逃到哪里去,呆会儿被我逮住,我不打断你的腿,披你的皮就不姓陈……。”陈武恨恨的大声喊道,他开始放慢了追赶的脚步,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这是一条死路,我再怎么逃都不可能活着出去。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会请求主公把你赏赐给我,你这个卑贱的杂种!”陈武在我身后不断的恶骂,他已怒到了极点。

  当我最后爬上了这一道山岭的顶端时,眼前见到的是雾色中有朵朵浮云从身边穿过,在连片山峰层叠的远处,有一座如虚如幻的城池孤悬于半空,隐隐约约间还能看到繁华的街市、叫卖的商贩和穿梭河巷的小船。

  那是我日思夜想的故乡吴郡,还是浮光中的海蜃楼?我痴痴的看着这异景,臆想着那里是我死后要去的地方,只不知道是天阙还是地宫,不,黄泉路上绝不会有如此美丽的地方的,那里一定是天上神仙居住的琼楼玉宇。

  纵身跳下去的话,一切的苦厄都不存在了……。

  我轻蔑的回头看了一眼追上来的陈武,士可杀不可辱,我的性命我要掌握在自已手中,我不能够选择生的贵贱,但我还能决定死的方式,这人世间最后的一次我要轰轰烈烈、与众不同。

  我再一次仰头凝望了一眼红霞初起的天际,然后笑着耸身跳下百丈危崖,在我的身下,是一条浊浪拍岸、涛卷长空的浩浩江流。我的身体在空中急速的坠落,死原来是如此的轻易,一点都不可怕,而这人世间的一切苦难与痛楚,对于我来说终于都结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