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分崩离析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710 2005.06.06 07:42

    下丧的日期定在三天后,长长的送行队伍将通向灵岩山的道路挤得满满的,孙权一身白衣,呆呆的看着身旁的棺木,眼中已然无泪。

  程普、黄盖、吕范等一干将领本欲留在吴郡送丧,都被孙权以战事紧急而劝了回去,神亭岭一线现在仅有周瑜在苦撑着,若是高宠看破虚实,全力猛攻的话,士气低落的孙军是阻挡不住的。

  只不过程普等人回营后是否就能遏制高宠的咄咄攻势,孙权同样没有把握。

  “大哥,你就这么仍下我不管了么?”还未成年的孙匡泪流满面,仆倒在棺木之上。

  “伯符,大哥,黄泉道上你一路走好!”年轻无须的孙翊眼中布满血丝,嘴唇上也起了多个水泡。

  孙权闭上干涩的双眼,一双颤抖的手猛然拔剑,大呼道:“都不许哭,孙家儿郎,只有战死的,没有哭死的!”

  说罢,孙权绕过白幡,走到即将下葬的棺木前,用力推动棺盖,那檀木的棺盖轻轻晃动了一下,露出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棺内是一张毫无血色的、惨白的面孔,不言不动,无悲无喜,那个曾经意气风发、义薄云天的孙策已然不见了,这一张脸曾经笑得象春天般繁花锦簇,灿烂迷人;也曾经如严冬中横扫一切的可怕寒风,直瞪得人膝盖发软——,现在,威震江东六郡的孙郎已走完了他的短促一生,霸王虽勇,然无寿矣!

  “叔弼、季佐,你们两个瞪大眼睛看着大哥,这——这是最后的一面了,身为孙家的子孙,我们三个绝不能丢父亲和大哥的脸,知道吗?”孙权一把拉过孙翊和孙匡,碧眼圆睁,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坚定和平静,一如以前孙策讲话时的语气。

  “孙家儿郎没有一个是孬种,大哥不在了,我们还有二哥,江东的基业绝不会这样完了的。”孙翊傲然应道。

  这一时,他的眼神中已不再傍徨。

  孙权再一次仰头看了看天,心中只闪过一念:老天无眼。沉默片刻,他才缓缓的拉过棺盖,小心冀冀的合上。当棺木被泥土封上的时候,孙权看到西方的天际间,有一片云霞火红夺目,就象孙策曾经拥有过的生命一样。

  神亭岭,陆逊主帐,灯火通明,戒备森严。

  帐下高宠军诸将分立两厢,神色肃然,而此刻端坐在主帅位置上的并不是陆逊,而是扬州刺史——高宠。

  自知晓许无名遣刺客行刺孙策得手后,高宠一面下令黄忠、刘馥在合肥一带坚守城池,另一方面率刚刚在丹扬郡征募的增援部队赶赴神亭岭。

  丹扬兵骁勇善战世人皆知,但在太史慈精锐丧尽后,高宠麾下已许久没有了这一支劲旅的影子,现在随着太史慈的痊愈,重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敌营动向如何?”高宠声音淡淡,平静无波。

  孙策一世英雄,结局却是命丧刺客之手,高宠感慨之余,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惋惜,以孙策的脾性,战死沙场应该是最好的归宿,但成大事者当不苟小节,两军交战,刺杀固然不齿,但若可以尽快结束江东几年来的战事,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高宠心中虽然有芥蒂,却不得不做。

  听高宠问话,陆逊出列一揖道:“禀宠帅,敌营自昨日起紧闭寨门,任我军如何挑衅也不出战。”

  高宠缓缓的站起身,问道:“敌营悬挂的旗幡有无异常?”

  陆逊道:“周瑜中军的旌旗依旧高挂,这几日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曾命朱桓将军试探得进攻了几回,但敌营守御颇有法度,我虑强攻损失过大,遂作罢。”

  听到此处,站在高宠身旁的徐庶微微一笑,道:“伯言还是中了周瑜的计了,如果庶没有料错的话,周瑜的营中除了他自已外,这几日有数的大将都不在了!”

  高宠猛然回身,朝着陆逊点了点头,眼中精光暴长,沉声道:“适才在赶来的路上,潜入吴地的暗探刚刚获悉敌军大将程普、黄盖诸人前两日确实赶回过吴郡祭拜孙策,不过时间只在二日前,那一日敌营中除了周瑜外,别无良将。”

  陆逊闻听,与甘宁、朱桓两人面面相觑,懊悔不已。

  陆逊苦笑道:“江东周郎果然厉害,我数度遣斥侯打探,也未能探悉敌营虚实。”

  甘宁咬牙道:“周瑜奸诈,前些日我遣一股水军出毗陵,试图袭扰孙军后方,被周瑜打了个伏击,损失惨重,不想今番又被他捉弄了遍!”

  高宠浓眉一展,向甘宁微微一笑,道:“兴霸,可有信心与我再次马踏敌营!”

  甘宁脸上狂喜,高宠说的这一句话顿令他忆起当年在番阳百骑踏破孙贲大营的场景,此时此际,在众将注目环视之下,怎不令甘宁激动。

  “只需宠帅吩咐,甘宁即点兵出战!”甘宁大笑道。

  “好——,兴霸如此,诸将可愿与吾同往!”高宠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晰无比的传入帐中每一个人的耳中。

  “愿往!”众将争先抢答道。

  “亲兵,去牵了烈焰过来,诸位将军,与我一同点兵出战。”高宠大喝道。

  孙策新丧,敌军士气必然会遭受到打击,这个时候发起全面进攻,虽然没有程普、黄盖、吕范等将领不在时容易,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再拖延时日,等孙权顺利交接之后,再想攻就不易了。

  高宠坚信,即便是周瑜再有勇谋,也无法瞬间挽狂澜于既倒。况且这一次,自已还带来了从丹扬新募的精锐勇士。

  几声凄厉的鸦鸣缓缓的剪开昏暗色的天空,阵雨后的神亭岭,有几缕凉风吹过山腰,将一丛树梢吹得左右摇摆,更惊得停栖在枝头的乌鸦鸣叫着掠起。

  周瑜定定的站在中军帐前,神情一动,喃喃的说了一声:“该来的,终于来了!”

  “公谨,你发现了什么?”面有戚容的吕范轻捋了一把须然,沉重的问道。

  “子衡,你看那个方向——。”周瑜手指向鸦叫的地方。

  吕范脸色一变,失声道:“是敌军!”

  周瑜沉重的点了下头,转身步入主帐,吩咐道:“子衡,你去通知各营,迅速集合本部人马向吴郡撤退,不得稍有迟疑。”

  吕范顿了顿,迟疑着说道:“公谨,未战先退,这样做恐留人于柄?”

  周瑜苦笑道:“与其全军覆亡,莫如保存实力,以待机会,方才斥侯送来消息,高宠已到了陆逊营中,这一战高宠必会倾全力而来,现在营中将士个个士气低落,人心惶惶,战之必败无疑,身为主帅,不能只为一已之私而丧全师。”

  吕范无语,神情中掠过敬慕之色,跺了跺脚撩甲衣转身离去。

  周瑜瞧着吕范的背影,狠狠的咬住了下唇,右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佩剑,剑鞘起处,锋利的剑身已割伤了他的手指,鲜血一滴又一滴的落下,将脚边的浮尘凝结成一点又一点。

  周瑜垂下头,看了看地上的血点,随即又昂然抬起,他的眼中已有了决然之意:“伯符,这一战后你我就会相聚了!”

  孙郎周郎原本就是不能分开的。

  公谨,还记得少年时一起读书的日子吗?还记得你我横扫江东的风光吗?周瑜耳畔,又仿佛响起孙策那豪迈爽朗的笑声。

  营寨中,渐渐噪动的人喊马嘶声传来,周瑜知道这是得到命令的兵士在准备撤退,再等一会儿,这整座大营都会变得空空荡荡。

  倏然间,耳边一声大喝:“公谨,为何下令撤退!”

  周瑜缓缓回身,却见程普正一脸怒容的大踏步走来,他的手中犹持着一柄明晃晃的长剑,尽管两鬓已染霜,程普的一举一动却还是那样的干练和简洁,那锃亮的锁甲、宽阔坚实的背膀,还有一双稳如磐石的腿,这一切,都在无时无刻的显示程普是一个标准的军人。

  程普的声音中透着无比的悲奋,渴望一战为孙策雪耻的他不能理解周瑜的命令。

  “德谋,高宠已带着援兵来了,如今敌军总数二倍于我,且士气正旺,我军将士个个士气低落,无有战意,若战则难有胜机。现在敌军前锋估计已跃过神亭岭的北麓,你带着部曲快从南侧撤出去,晚了就要陷入重围了!”周瑜语气平静,仿佛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

  程普闻言,冷峻的面色显得更加铁青,原本想痛斥周瑜的他也没想到军情会如此严重,久经战阵的他当然明白,硬拼的结果是怎样?

  程普一言不发的翻身跃上红鬃战马,提矛催马离去,待行出十余步后,忽拔转马头又缓缓的踱了回来。

  “公谨,你怎还不走?”程普道。

  周瑜无声的一笑,咬破的唇角沁出一朵血花,道:“我留在这里,去会会一个久违的老朋友?”

  程普猛然勒住战马,大声说道:“公谨,休要瞒我,程普是个粗人,做事只管直来直去,公谨留在空营中,定是为了吸引敌人掩护全军安然撤退,如此的话,请让我来挡住高宠!”

  周瑜脸上露出一丝欣慰,道:“有德谋知我,瑜即便是死,也是无憾了!”

  “不行。公谨你绝不能死,主公临终时有遗言,要你和子布共辅仲谋,今日你若是战死了,主公知晓后,必责怪我等没有尽力,所以,留在这里的应该是我才是!”程普大声的叫嚷道。

  正说话间,一个浑身裹血的斥侯从辕门外直冲进来,坐下战马吐着殷红的血沫,鼻孔大张着热气如雾。

  待到周瑜程普跟前,马儿已再也承受不住,前腿一软,直直的栽倒下去,脆弱的颈项撞击地面,喀嚓一声折断,马上斥侯奋力跃起,身躯直飞出几丈远。

  “将军——,有敌人!”话刚说完,斥侯口中已是鲜血狂喷。

  “小子们,随我冲上去!”程普再不迟疑,举矛大喝,盔沿处一缕白发迎风而舞。

  说罢,程普挥动铁矛,矛尖处顿时闪烁起淡青色的光芒,好象一道划破长空的闪电,红鬃战马如箭一般射出营寨辕门,随后,数百名亲信部曲在程普之后,扑向了高宠军扬起烟尘的地方。

  吴郡,侯府一片忙碌。

  前线溃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后方,还没有来得及坐稳位置的孙权要面对的,是分崩离析的仓皇场面,众文武之中,有一部分人已经在准备退路了,投奔的对象有许都司空曹操、邺城大将军袁绍、徐州牧吕布,甚至还有秣陵的高宠。

  府门外战马嘶鸣,黄盖跌跌撞撞的奔了进来,看见孙权后,再遏不住难过,泣道:“主公,德谋战死了!”

  望着黄盖那一张满是血污疲惫不堪的脸,孙权心头掠过一股悲凉,程普是父亲孙坚属下最得力的大将,曾立下过战功无数,不想今日终丧于高宠之手,其实自吕蒙亡后,孙权心头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这几年来,周泰、韩当等大将先后战死,这一回轮到程普,又不知下一次会是谁?

  也许,挣扎是徒劳的,江东的局面真的无可挽回了。

  可是,不管怎样,不管这一付担子有多重,我孙权决不会退缩,因为,在大哥墓莹前,我已立下重誓。

  “撤退下来的兵卒还有多少?”孙权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

  黄盖看着孙权那一对漠然冷酷的眼神,心中不禁一凉,孙权与孙坚、孙策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对属下生命的漠视,又或许程普原是追随孙坚的老臣,并非孙权的亲信。

  “幸而撤退的快,除程普一军外,主力未有损失!”黄盖道。

  孙权心中稍定,只要周瑜手里还有万余兵马,一切还有翻本的机会:“部队现在驻军何处?”

  “公谨现驻兵乌程!”

  乌程,那是位于吴郡最南面、并靠近会稽的一个地方,周瑜率军退守到哪里,莫非是要彻底的放弃吴郡。

  “那吴郡怎么办?”孙权急怒道。若保有吴郡,以吴越两地之富庶,当可与高宠一较短长,若失去吴郡,仅靠会稽一郡来支撑,将只会是覆没的结局。

  黄盖见孙权动怒,谏道:“主公,眼下高宠兵锋甚锐,吴郡又无险可守,只有退守到会稽一带,我军才能获得喘息的机会,公谨的决定没有错。”

  “只是这样一来,江东——,江东终不保矣!”孙权长叹一声,周瑜的决定没有错,若换了自已,也一定会这么做。

  “主公,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就有翻本的机会,他高宠不是神,他也会失败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隐忍负重,静候机会。”黄盖道。

  “公覆,传我命令,全军撤出吴郡,走的时候一把火把城池烧了!”说这话时,孙权眼中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我孙权得不到的,你高宠也休想得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