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致命一击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401 2005.04.24 12:42

    一望无垠的平岗遮挡不住锦帆军将士前进的脚步,从侧冀迂回的甘宁和丁奉终于赶到了激战中的沙场。

  银白与金黄相间的战甲披在甘宁的身上,透着一股无人可以比拟的威风与杀气,跨下乌云踏雪般锃亮皮毛的战马昂首长嘶,在他的身旁,丁奉拎着寒光闪闪的大刀,目不转睛的瞪视着前方。

  在离锦帆军约半里外的正前方,一支打着“韩”字旗号的孙策军正在慢慢靠近。

  孙策军中,姓韩的大将,除了韩当外,没有其它人。

  甘宁神色冷峻,道:“承渊,等一会我率五百将士去引开韩当,你率五千将士沿着河岸一侧冲过去,一定要截断孙策军的前后联系!”

  丁奉略一迟疑,大声请令道:“都督,引开韩当的任务让我去吧!”

  甘宁摇了摇头,手指着前方,说道:“承渊,你看——,韩当军的行进速度缓慢,显然不是想过来与我们决战,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是阻挡我军突入战场的中心,所以,我的旌旗一动,韩当也必然会随之而动,乘着这个机会,你率主力从扯开的空隙处插进去。”

  丁奉向前望去,果然见韩当军的战旗只游弋在半里外的地方,很明显没有继续冲过来的企图。

  丁奉向甘宁投去敬佩的目光,大声应道:“都督放心,奉一定不负重托!”

  说完,丁奉催马从身后持旗的兵士手里夺过旌旗,迎风一展,一面“丁”字的刺绣战旗腾空而起,在甘宁的指引下,冠军侯丁奉第一次开始了独立领兵作战。

  眺望着杀声四起的战场,甘宁的脸上涌过一抹红晕,他的嘴角稍稍的弯起,带着一种自信和骄傲。

  “兄弟们,磨好的利刃要出鞘了!”甘宁放声大笑。

  随后,甘宁策马擒戟,向着韩当旗幡升起的地方杀将过去。在他的身后,是五百精锐护众紧紧相随,同时还伴随着五千锦帆军兵卒的齐声高呼。

  丁奉崇敬的凝视着甘宁远去的背影,振臂高呼:“随我出击!”

  韩当麾下,只剩下了不到二千兵卒。

  曾经风光无限的韩义公因为丢失当利口,被孙策削去了破虏将军的官职,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校尉。

  就是这个校尉,还是程普、黄盖等老友帮着求情,孙策现大敌当前,尚是用人之际,才允许他戴罪立功,继续领兵作战。

  这个时候,韩当狠狠的踢了一下马腹,紧赶几步后,扬起一鞭劈头打在一个缩着头的兵士脸上,顿时一道血痕突现,那个挨打的兵士一个踉跄,趴伏倒在地上。

  “妈的,装什么死,快起来!”韩当怒骂道。

  一向对普通兵卒看不上眼的韩当自从当利口战败后,脾气更加的暴噪,本来收拢起来的残兵还有千余人,结果这些天被他打跑了将近一半,幸尔孙策顾着情面,将孙静、祖郎的溃部交与他统领,不然的话,韩当可真要成为孤将了。

  正在韩当骂骂咧咧之时,一名韩当军斥候飞奔而来。

  “将军,甘——甘宁上来了!”报信的士卒舌头有些打颤,当利口被甘宁杀了个落花流水、溃不成军的场面还留在韩当属下士卒的心头。

  韩当一听,脸色一下子由红转白,他强自镇定,喝斥道:“怕个球,甘宁有什么了不起,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被无端斥骂的斥候低低的应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退了下去,甘宁的厉害韩当不是不知道,在当利口他就吃过很大的苦头,但现在别无选择,也只好硬着头皮充英雄了。

  “这年头,他妈的倒霉的事怎么都轮到老子头上了!”韩当心中暗骂。

  就在韩当犹豫的功夫,疾冲过来的甘宁已如临空而降的杀神一般,率五百兵卒杀到。

  “韩当何在?”惊惶失措的韩当军兵卒只听得凭空一声大喝。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镇定从容,在上万军中,能有如此自信的,除了甘宁,江东不复有他人。

  “逃吧?”一瞬那间那些经历当利口夜战的韩当军兵士下意识的转身欲跑。

  韩当虽然心中也一样惊惧,但他尚能应对,如果这一次不战而逃,那么孙策那里肯定没有自已的好果子吃,到时候连命能不能保住也说不定。

  “妈的,后退者斩!”韩当挥刀连斩身旁数名欲逃的兵卒,这才阻止住了崩溃的势头。

  “韩当,杀自已的兵卒算什么英雄?”甘宁远远的瞧见韩当军中的混乱,久经战阵的他自然一猜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

  韩当拍马提刀,硬着头皮大呼道:“甘宁,韩爷爷是英雄是狗熊,轮不到你来说?”

  甘宁哈哈大笑,道:“好,韩义公不愧是当年追随孙文台的五虎将,今天我甘宁就陪你战在一回!”

  两将对圆。

  韩当的刀挂着凌厉的风声,呼呼的向着甘宁劈落,在韩当的一轮猛攻之下,甘宁虽然未呈败相,但也是守多攻少。

  就在韩当为缠住甘宁的洋洋自得之际,丁奉已率五千锦帆军将士突破孙策军侧冀,深插到孙策本阵与周泰、程普、陈武三军之间。

  “甘宁身边的兵卒怎么这么少?”当韩当再度回过神来时,战局已经发生了变化。

  年轻的丁奉将战刀高高的举起,不断的屠戳着没有防备的孙策军士卒,面对斜刺里突然杀到的敌人,孙策军兵卒的单个抵抗毫无章法,不成气候。

  “伯符!”观战的周瑜倏然见丁奉从侧方杀出,已知不妙,忙急声呼喝。

  孙策手中枪缨微微的颤动,战局的变化孙策也看在眼里,与周瑜一样,孙策也看出了丁奉此举的真实意图。

  “全军出击,包围突入的敌人!”孙策猛催战马,拧枪大喝道。高宠既以分隔包围的战法对付自已,那么何不干脆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已方的本阵还有吕范、孙翎两路人马,加上护卫自已的亲卒,共计有八千兵卒,对付突入阵中的敌军五千人,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随着孙策的一声呼喝,一直驻足观阵的孙策军主阵终于开始快速的向河畔移动,在象山一般压过来的孙策大军面前,纵横冲杀的丁奉所部很快就淹没在撕杀的战阵中。

  混战开始。

  在最接近高宠主阵的山岗下,挣扎在朱桓军阵中的周泰虽然犹在不停的呼喝,丧命在他斧下的朱桓军兵卒也越来越多,飞溅的鲜血甚至已经涂满了他整个的身躯。

  从远处观望,周泰一人一马象一团红影一般,在灰暗色的朱桓军中卷来卷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红影移动的速度越来越慢。

  朱桓总是适时的出现在红影的侧前方,他不停的扬起手,命令换上强弩的兵卒瞄准红影后面的士卒。

  “放!”朱桓的声音一次比一次有力沉着。

  “砰——”的一声,数百支弩箭刺破长空,在发出尖利哨音后,直没进敌人的头盔里。

  任何人都能看出,周泰军已到了强弩之末。

  如果没有程普、陈武的及时增援,虎胆周泰很快就会被朱桓射成一个箭靶。

  好在程普、陈武赶到了。

  孙策作出的及时增援的决定暂时救了周泰一条命,也使得本来占尽优势的朱桓突然间要面对程普、陈武、周泰三员孙策军大将的进攻。

  形势急转直下。

  在朱桓、周泰等人撕杀的后面,锦帆军主力被孙策大军团团包围,丁奉的奇袭在孙策亲自指挥的阻击下,已失去了灵活自如的机动能力。

  这样的场面让丁奉感到了绝望与无助!

  幸亏在这个时候,甘宁及时赶到,重新与陷入重围的锦帆军将士会合,一直有所保留的甘宁见吸引韩当的目的达到,抖擞精神,奋戟反攻,韩当只架了几合,便倒拖大刀落荒而逃。

  锦帆军将士的斗志重又燃起,只有甘宁才是这支军队的灵魂!

  与之相比,丁奉的肩膀还稍显稚嫩。

  好在,他还年轻。

  山岗上。

  看到战况不利,高宠的嘴角反常的露出一丝笑容,那笑容里流露出的意思象是一个渔翁看到钓钩上的鱼儿。

  “刺史大人,是时候了!”鲁肃的语气淡淡而平静,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高宠点了点头,沉声道:“军师,命令梅乾、雷绪穿插攻击孙策军的后方,其它部队,随我一起冲锋!”

  说罢,高宠一挥马矟,策动跨下烈焰当先冲下山岗,身后护卫的宿卫如奔涌的一道洪流,滔滔而下。

  反击开始。

  突然出现的梅乾、雷绪二千人马从丛林一侧出现,这让与甘宁、丁奉撕杀的孙策军兵卒毫无防备,背部赤裸裸的呈现在梅、雷两部伏兵的面前,这样的大好机会,梅乾和雷绪当然不会错过。

  先是一顿密不透风的箭矢!

  然后是可以斩断任何东西的锐利刀枪!

  中箭的孙策军士卒不住的有血水从甲衣下淌下,在摇晃了片刻后,这些垂死的兵卒终于颓然倒地,剩下的一部分没有中箭的也被随后跟进的敌人刀锋连着甲衣断成两截,血喷涌而出,将周围的士兵涂上一层残红!

  “不好,中计了!”在孙策身旁的孙权听到背后士卒的惨呼,急忙回头观瞧。

  “公谨,怎么办?”生死攸关之际,孙策的心已乱了方寸,一向自信的他只得向身旁的周瑜求援。

  但他不知,周瑜的心在战事之初就已乱了。

  在阵阵的呐喊声中,周瑜拔剑四顾,除了混战中的双方兵卒,再看不到其它任何人,突起于后阵的喊杀声让他心惊不已,小乔留在后阵,万一有敌兵杀到,不知会发生什么?

  “嫱儿——!”周瑜的心一紧。

  杀戳夺命的战场,女人是不该来的。

  当初,让小乔跟着自已,是一个错的不能再错的决定!

  可是,如果不是如此,自已又怎能与她心心相映,共结同心。

  现在,已经杀红了眼的士卒是绝不会怜香惜玉的。

  “我该怎么办?”周瑜大呼道。

  就在孙策回身呼喝的同时,周瑜也一般的仰天大叫着。

  他们一个是为了危急的战局。

  一个是为了陷入战局中的一个女人。

  在撕杀最激烈的最前沿,被程普、陈武救出重围的周泰此时已缓过劲来,眼见后阵战况紧急,他重又提斧上马,与程普、陈武一道掉头杀回,迎头撞上的丁奉无力挡住三人的凌厉攻击,只得暂作退避。

  “主公、二公子,我来断后,你们从右前方冲出去!”周泰此时的神情恐怖无比,一道道血水从他的脸上、身上流下,已不知是他的,还是敌人的了。

  右前方,是朱桓与梅乾两军的结合部,这两人都不是以勇力著称的将领,周泰知道若是要想突围出去,这是唯一正确的方向。

  陈武持刀大呼道:“我也留下!”

  周泰怒道:“陈武,你留下谁替主公开道?不要多说了,快些保护主公、二公子离开!”

  “幼平——!”孙策瞪视着周泰,已然无语。

  陈武朝着周泰一抱拳,道:“来世——,子烈再与幼平共撕杀!”

  周泰一抱拳也不答话,挥动手中的大斧迎着冲上来的甘宁、丁奉、雷绪而去。这一刻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请命担当先锋时的场景。

  “我一定会突破敌军的阵地,保护主公和二公子离开的,大丈夫一诺千金,我周泰说到做到!”周泰啊的大叫一声,率领残存的二百死士回头杀入高宠军中——。

  PS:4月26~30日公司有事,要我出差5天,只得服从,更新这一块只能等我回来后再说了,要养家糊口,没有办法,如书中一样,我的小晶晶快出世了,将为人父,既感到有一丝幸福也更有一份责任,相信有BABY的读者就会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