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章 龙归大海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86 2005.07.06 07:44

    太史慈冷冷一笑,李典、吕虔这样的对手虽然足可镇守一方,但还算不得真正的高手,若是换了夏侯渊、夏侯惇,当可一战。

  “惜哉夏侯元让伤归许都、夏侯妙才兵进下蔡,这仗打得实是无趣得紧!”太史慈铁戟一翻,从容架开李典、吕虔的刀枪,沉声大喝道。

  太史慈这话实是托大得紧,李典、吕虔武艺虽比不上夏侯兄弟及许诸、典韦,但也算曹军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不想今日被人轻视如厮,这一口气就算李吕二人再是稳重,也是咽不下去。不过太史慈这样一说,拖住曹军的目的倒是完全达到了。

  李典大怒,持枪喝道:“太史慈休要张狂,看李典前来战汝!”

  那厢吕虔也是并起大刀,与李典一道双战太史慈。

  三人纵马盘旋,二十合后,不分胜负。

  正撕杀间,曹军后阵忽然间大乱,三人不明情况,遂各自打马观看,却见不远处的旌旗指处,扬州刺史“高”的大字招展醒目,原是得到斥侯禀报的高宠亲率宿卫赶来接应。

  高宠一身玄甲、周瑜银铠白袍,两人各领一军分左右向曹军包抄过来,烈焰奔踏,马矟过处,曹军哀嚎之声不断。

  “公谨,且看你我谁先会合子义?”高宠举矟疾刺,一名曹军裨将被他刺穿咽喉,翻落马下。

  周瑜看着纵情杀戳中的高宠,一时心驰神往,这般无羁无束的豪迈、这般快意恩仇的畅然,许久以前也曾有过,伯符——,周瑜心头隐隐一痛。

  “好——!”周瑜大呼,纵马穿行曹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

  高宠大笑道:“李典、吕虔,萧关已落入我手,汝等还想回去吗?”

  李典、吕虔对视了一眼,神情将信将疑,李典上下打量了高宠一眼,问道:“汝莫非就是那吴郡高宠?”

  高宠微微一笑,马矟高高的扬起,指着李典傲然道:“汝等败回,只管告诉曹操,就说高宠特到徐州拜会司空大人,有失礼之处还请多多体谅!”

  李典、吕虔脸色一变,手中刀枪紧握,眼前这员敌将的神态、举止、气势让他们一下子相信了高宠的话,若非有非凡的气质,又怎么可能统领象太史慈这样的勇将。

  “你们若是想不自量力的话,就把命留下!”高宠冷冷的道,他的目光扫过李典、吕虔握紧兵刃的双手。

  “快撤回关隘!”李典、吕虔不约而同的命令道。

  突然间遭到两路奇袭的曹军这时已士气不再,李典、吕虔见势不妙,各自领部曲向萧关退去,在他们身后,太史慈、雷绪引兵急追。

  待到萧关隘下,关上残存的曹军早被凌操、凌统、陈登剿灭,凌操登高远望,见曹军败归,遂令弓箭手准备箭枝、滚木檑石,等曹军一到,便即要李典、吕虔好看。也算得李典、吕虔眼尖,远远瞧见萧关隘口已经易帜,知大势已去,忙返身复战,两人并力撕杀出一条血路,投奔彭城而去。

  那厢高宠见李典、吕虔兵溃,怕遭遇曹军援兵也不追赶,径率主力进驻萧关。

  萧关是连接曹军粮草接济的要冲,又是从淮南通往泰山的必经之道,高宠拿下这里,可以说基本上突破了曹军的围堵,只要转道南下,就可以安然的回到淮南了。

  一场关系重大的硬战之后,足够用一场盛大的酒宴来庆贺。

  萧关上,高宠军的所有士卒都在欢呼,柳暗花明的战局,让人人都兴奋不已。

  “公谨连环计成,当记首功!”高宠站起身,亲自为周瑜满上一酒樽,然后诚挚的举起自己的酒樽,一饮而尽。

  周瑜见高宠当着众将的面如此厚待自己,不禁心潮澎湃,动容道:“宠帅指挥若定,诸将拼死苦战,方能如此,此非瑜一人之功也。”

  高宠见周瑜如此大度,并不争功,心中更是欢喜,待回归座中,又道:“太史慈诱敌负重,一路连遭敌将关羽、李典、吕虔围攻,能不辱命,此非寻常之士所能及也,今当复其破虏将军之官位,继为丹杨兵之统领。”

  太史慈在石印山一战后,被高宠剥夺了将军位,同时新组建的丹杨兵也由雷绪代领着,直到这一次北上徐州,太史慈方从雷绪手中接过指挥权,这一回立功虽不能完全洗刷前辱,但也足可令太史慈出一口恶气的了。

  “雪中奇袭,破关之头功归凌操、凌统,升凌操为越骑校尉,督二千军,升凌统为牙门将兼军侯,领五百军。”高宠继续说道。

  凌操拉着凌统躬身道:“谢过宠帅!”

  凌操父子作为降归不久的将领,能随军出战已是幸运,更想不到先后在攻彭城、攻萧关两战中担任先锋,高宠如此重用凌操、凌统更是感激泣泠,在年轻的将领中,如凌统一般快速升迁的,也只丁奉一人而已。

  “宠帅,这一次拿下萧关,曹操必然震动,我军出师北上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一半,真是可喜可贺。”徐庶大声道。

  高宠点了点头,虽然救援吕布的目的没有成功,但萧关一战也打出了江东子弟的气势,相信吃了此番苦头后,曹操再不会轻视江东,而有了战场上的显赫之后,高宠在朝中才会有更大的发言权。

  势力两个字的解释:有了势才有力,没有势也就没有力,对于这一点,高宠从一开始就看得很清楚,所以,他要排除万难北上徐州,目的就是要赢得朝廷的尊重。

  高宠目光扫过众人,胸口一股子火炽的热流涌过,热血男儿从不惧任何风雨,江东子弟一贯被人轻视,被人鄙夷,但这一次这一群江东的英豪却用实际行动回敬了所有投来轻视目光的人。

  “宠帅,曹操在得知萧关失守的消息后,必然会恼羞成怒,极有可能率重兵来夺,我等应早加防犯才是。”周瑜谏道。

  徐庶也道:“在萧关的佐近,曹军在彭城有五千兵马,在下蔡一带还有夏侯渊的四千精骑,我军面临的形势还相当的恶劣。”

  陈登这时道:“宠帅,吕布旧部高顺、张辽两军在寿春一带驻扎,臧霸、孙观等在泰山郡一带活动,我军若能及时与之联合起来,则可南北一体,变不利为有利。”

  “元龙好主意。不过与吕布旧部联合也并非易事,若彼等置我军诚意以不顾,又当如何?”高宠问道。

  陈登不急不忙,道:“宠帅忘了,吕布的夫人和小姐都在萧关,我等只需差人带上信物,就一定能让高顺、张辽之辈听命。”

  “何人能当此任?”高宠道。

  陈登朗声而答:“登自荐之。”

  “元龙为使,当无往而不利。”高宠大笑道,陈登是朝廷授予的广陵太守,与高宠这个刺史相比,也小不了多少,这一次北上,陈登的功劳也是不小,不过以陈登的才智机谋,当不会贪图区区小利,真正能让陈登乐意听命的原因,还在于肯定和鼓励。

  萧关议事堂上,一帮男子高谈阔论,纵横俾阊,而在议事堂外,却有一个绝世的女子在为世事的无常而黯然神伤。

  夜空中,有无数颗星星在闪烁。

  传说中,天上有一颗星,地上便对应有一个人。

  若是一个人死去后,他的灵魂就会升到天上,成为一颗永恒夺目的星星。而那些关注他的亲人,只要用心去看,就一定能发现他的存在。

  貂蝉抬起臻首,目光飘渺而凄迷,一旁议事堂内的说笑声不时的传来,吕布——,他们是在谈论奉先吗?

  “温侯——,奉先,这天上的星星有无数颗,让妾身如何能辨出那一颗才是你的化身?”貂蝉低呼出声,珠泪盈盈,她伸手欲抓向空中,却又哪里够得着。

  陆缇牵着吕姬的手,定定的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伊人,心中一股子怜惜顿涌上来,她情不自禁的说道:“夫人,深夜露寒,我们还是回房歇息吧。”陆缇跟随着高宠北上,一直在后军兼着医官的职务,直到貂蝉、吕姬到来后,方被高宠差遣来照应。

  “听说这人死之后,会在黄泉路上喝下一碗孟婆汤,这汤能让人遗忘尘世间的一切事物,奉先,你会忘吗?”貂蝉恍如没有听见陆缇的话,继续自语自言的喃道。

  这些天来的奔波颠沛,已让她的身心都接近崩溃,对于以后的一切,貂蝉已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因为她的心已随着吕布去了,留下的不过是一具躯壳而已。

  对于吕布与貂蝉的事迹,陆缇曾听到过无数种说法,有人说貂蝉凭着美貌得到董卓的宠幸,而后又移情别恋看上了更年轻雄壮的吕布,最后诱惑吕布诛杀了残暴一时的董卓;有人说这些都是司徒王允的美人计,一女二嫁,让董卓、吕布父子反目成仇。

  吕布与貂蝉之间是否真的相爱,这已不需要任何的答案,因为貂蝉的神态已告诉了陆缇一切。

  “生死相契,与子携老。”这世上最美好的祝福听来是这般的打动人心,但却又有几人能有如此的幸福。

  “夫人,小姐年幼,你若身子垮了,她又可依靠何人?”陆缇紧紧的握过吕姬的手,将她放到貂蝉的手心。

  貂蝉回过神,向陆缇投来感激的目光,她擦去眼角的泪花,轻声道:“奉先只剩下这唯一的骨血了,我明白,所以,在这一次哭过之后,我再不会哭泣。”

  建安三年十二月十七日。

  曹操留乐进守下邳,自率精兵三万余人进抵彭城。

  军帐之中,败归的李典、吕虔一脸的沮丧,与一旁傲然挺立的关羽、张飞形成鲜明的对比。

  “汝两人说说,这一次因何而败?”曹操眯起眼睛,面沉如水,不怒自威,一双凌厉的眼神直视李典、吕虔二人。

  李典老老实实的回道:“禀明公,典一时不察,中了高宠小儿的连环奸计,致关隘失守,此失职之罪,请明公责罚。”

  李典素知曹操脾气,若是拍案大怒,则可保无虞,若是镇定自若,则暗藏杀机,此刻应对稍有不当,就将召来杀身之祸,与其慌言推脱被揭穿,还不如诚恳的承认失误来得结果好。

  曹操闷哼了一声,李典轻敌固然不可原谅,但当日郭嘉谏议自已注意高宠军的可疑之处时,处在兴奋之中的曹操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杖责五十军棍。”曹操冷冷的抛下这一句。

  “多谢明公开恩。”李典、吕虔两人伏地大呼,五十军棍的责罚与丢失关隘相比,已经算是曹操念在旧情开恩了。

  “高宠取了萧关,切断我军归路,竖子如此可恶,吾意与之一决雌雄,诸公以为如何?”曹操拍案而起,大声道。

  荀攸道:“明公,高宠在取了萧关之后,极可能与吕布旧部高顺、张辽、臧霸同气连枝,我军当慎重行事,切不可再犯轻敌之失。”

  “公达之言甚是,好在夏侯将军兵驻下蔡,正好切断了高宠与高顺、张辽之间的联系,泰山一带,有程昱牵制着,臧霸、孙观也不足虑,我军只须全力猛攻萧关,定能战而胜之,一扫前战失利的阴影。”郭嘉出列,大声谏道。

  “好——,这一次我要亲自督阵,曹洪、曹仁,汝两人为先锋将,率虎贲营明日出战。”曹操大声命令道。以三万精锐对八千众,萧关就是再险,也不足以填下曹军这么多人的尸体。

  听到曹操的命令,曹仁、曹洪、于禁诸将个个勇跃争先,而陪座在一旁的豫州牧刘备和他的两个结义兄弟关羽、张飞,却只是客客气气的坐着,不发一语。

  “玄德以为有何不妥?”曹操转首问道。

  刘备见曹操发问,遂礼貌的一揖说道:“备志陋才疏,于军机谋略所知甚浅,今日之事一时尚思索不透,不敢妄言矣。”

  见刘备如此回答,曹军诸将脸上皆露出不屑的神色,唯有曹操脸上淡淡一笑,似乎对刘备的回答早已心知肚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