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斗智斗勇

新三国策 晶晶亮 5444 2005.07.07 07:50

    建安三年十二月末,司空曹操在得知萧关被高宠偷袭占据之后,勃然大怒,一面起徐州精锐之师三万余人兵进萧关,另一面令夏侯渊、程昱各领兵从南北两路对高宠实施夹击。

  萧关即便是生地,但在曹军三路并进,共四万余众的围堵下,高宠还是无路可寻。

  与曹操的倾力报复相比,高宠不仅在兵力上远远不及,而且综合士卒战斗力、天时、地利诸方面因素,高宠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彭城——萧关的道上。

  一支军队正迎着寒风行进。

  旌旗上汉司空“曹”字的刺绣大字被风席卷,哗哗的作响。

  中军,淡黄色伞盖下的曹操神态安详,在华丽堂皇的锦袍下,古色古香的青虹剑鞘透着慑人的寒光,为了得到这一把举世难求的宝剑,曹操曾密令许褚领着亲卫掘开中弁附近的数座汉墓,终获此剑。

  “高宠,你一定要玩的话,那我就陪你玩一回大的。”曹操眯起眼睛,聆听着身旁士卒整齐有序的行军脚步声,心中一阵快意。

  曹操早年任侠放荡,好飞鹰走狗,自从挟天子令诸侯以来,权倾位重,游荡之心渐去,这一次遇上高宠这样的对手,却让曹操凭空生出一股好勇斗狠的劲来。

  高宠,这是一个怎样的对手呢?

  令人无限猜测却又捉摸不透,即被是河北袁绍、荆州刘表这般人物都没有让曹操这么有兴趣过!

  而迄今为止,能让曹操感兴趣的人物只有两个,一个是随军在不远处的豫州牧刘备,另一个就是从未见过面的高宠。

  刘备虽然将雄心壮志掩饰得很好,但曹操还是能看出些端倪来,不过,这一次刘备协助拿下了宿敌吕布,也算得上为朝廷出了大力,只要刘备能安心听命,曹操一时也不想为难他,毕竟与袁绍、刘表拥有的雄厚实力相比,刘备还排不上号。

  曹操将身躯稍稍往前倾了一点,对着在左前方护卫的曹休问道:““文烈,子廉、子孝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文烈是曹休的字,曹休本是曹操的族子,早年丧父,曾携老母渡江至吴,后闻曹操举义兵,易名北上投靠,此后曹操每遇征伐,必遣曹休领虎豹骑宿卫随行,有一次,曹操酒后畅言:此吾家之千里驹也,足见厚待。

  子廉是曹洪的字,子孝是曹仁的字,两人皆是曹操的从弟,也是这一次征讨高宠的先锋。

  曹休在马上一揖道:“仁叔、洪叔已兵至萧关,只等一声令下攻城了。”

  “好——,传令安营扎寨。”曹操说道。

  在领教了高宠的招数后,吃一堑长一智的曹操当然不会再犯轻敌的失误,这一次重兵围剿若胜,则东征战役便算取得了圆满的结果,若不胜,那就象有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间,让曹操倍感不快。

  “是!”曹休领令,摧马向着前军奔去。

  血为淮渎,贯经徐扬两州交界的淮水由众多的支流汇集而成,在淮水的南面一侧,有淝水、洛涧等支流,在淮水的北面一侧,最大的一条河流是颖水。

  就在曹操重兵进犯萧关的时候,高宠却已神不知鬼不觉的率军撤出萧关,向颖水一带转移。对于高宠来说,作出放弃险地萧关的决定是艰难的,又是必然的。

  因为陈登与泰山臧霸、孙观等的联系十余天来没有任何的进展,曹操麾下振威将军程昱和破虏将军徐晃在泰山一带加大了清剿的力度,臧霸、孙观、吴敦、尹礼接战不利,被迫潜入深山,以避曹军。

  而与高顺、张辽的联系也因为夏侯渊在下蔡一带驻扎,需要绕过曹军的防线才有可能,为了保证联络的通畅,陈登决定亲自赶赴寿春,去见高顺、张辽一次。

  占领萧关,是为了离开死地;放弃萧关,是为了死中求活。

  当敌人从四面八方向你扑过来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隐遁你的踪迹,让敌人无从发现你的落脚点,对于这一点,高宠、周瑜、徐庶的见解是一致的。

  而离开萧关之后,该何去何从,高宠的第一直觉告诉他,只有向南回家才是正途——,因为只要突破夏侯渊这一道防线,曹操就鞭长莫及了。

  “公谨、元直,你们说要是曹操发现萧关已是一座空城,会不会暴跳如雷?”一身戎装的高宠摧马涉水趟过不深的颖水,对着早在南岸迎候的周瑜、徐庶问道。

  身处险地,高宠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周瑜、徐庶两人原本紧蹦的神经也为高宠这一句话而放松了下来。

  “嗯,曹公会说,竖子真是可恶之至!”周瑜冠巾白袍,风度翩翩。

  徐庶说道:“公谨说笑了,以我看曹操在狂怒之后,必会命令精锐展开追击,我们面临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周瑜见徐庶说得正经,也止住笑意,郑重的说道:“宠帅,这十多天来,我们在萧关故布疑阵,摆出一付要与曹操决战的架式,达到了滞缓曹军进攻的目的,可惜与泰山臧霸、寿春高顺、张辽的联系都没有结果,这个时候,安然的撤退就成了我们头等的大事,瑜赞同元直的意见,曹操连番蒙羞,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高宠勒马驻足,回首瞧向萧关的方向,不禁感慨万千,豪情满怀,自北上以来,破彭城、夺萧关、走颖水,这一路转进如同悬走在崖边,稍有不慎就可能粉身碎骨。曹操,曹孟德果然是绝世的枭雄,仅在这短短的十多天内,就展开了迅捷无比的反击,调重兵围堵、切断高宠与臧霸、高顺、张辽的联络,这一手与高宠奇袭萧关相比,也丝毫不逊色,有这样的对手存在,仗打得才是过瘾。

  高宠浮想连翩,大声说道:“曹操不干休又能怎样?我高宠既能安然的来到徐州,也一定能安然的回到江东。这淮北原野广阔,我们何妨做一回聪明的猎物,让夏侯渊这个猎人按我们的计划行事。”

  年轻与自信写在高宠的脸上,仿佛困难永远都无法将他吓倒,周瑜与徐庶被高宠这一股豪迈的冲天气概所感染,一时间也是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宠帅已有了好主意?”徐庶喜道。

  高宠狡黠的笑了笑,点头道:“兵不厌诈。曹操想要通过围堵消灭我们,没那么容易。”

  萧关下,曹仁、曹洪并马打量着旌旗飘飘的险关,林立的旗幡召示着关上守卫森严,高宠看来是试图凭着有利的地势一战了。

  曹仁冷冷一笑,打马盘旋道:“子廉,陷关夺寨我虎贲营向来不落人后,这一次明公将重任交到你我手中,此般恩宠,我等当不惜以死相报。”

  “不悄子孝多说,洪岂能负我曹氏之威名!”曹洪傲然道。

  次日晨,四万兵卒构建的连锦营帐让曾经无垠的平原也显得挤了,主帅誓夺萧关的决心让曹军上下鼓足了勇气。

  “公达,你看这关隘上旗帜飘扬,显然高宠小儿自不量力,想倚仗地势与我军一战,也好,我们就让他看看真正的中原雄兵的厉害。”曹操大笑道。

  荀攸将目光扫向关上,沉声说道:“这关上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说面对我们摆开的阵式,高宠就能如此镇定?”

  “哈哈——,公达,是真的镇定还是故作镇定,让子廉、子孝试一下如何?”曹操凝神看着聚集在一起整装待发的精锐,胸中豪情万丈。

  “陷关!”曹操短短的这一句话出口,早已蓄劲待发的曹仁、曹洪如利箭般飞射而出。

  二百步——。

  一百步——。

  二十步——。

  曹军前锋已经迫近了守卫第一道隘口的高宠军营垒,按理说这个时候反击是最佳的时机,但奇怪的是关上却只有旗帜在猎猎而动,不见有一个守卒。

  “关上无人?”持刀突进冲在最前面的曹仁惊异出声。

  曹洪听见前面曹仁的呼喊,忙抢过来道:“子孝,莫非这些旗幡都是高宠在故布疑阵,这整个萧关隘上其实并没有一个人。”

  “高宠——!”曹仁一边带着兵卒逐阶搜索,一边在心里恨恨的骂道。

  除了惊飞的雀鸟之外,萧关上下早已是空无一人,曹仁、曹洪一圈巡查下来,除了缴获了数百面高宠军弃下的旗幡外,一无所得。

  “快下关禀报明公,就说我军已拿下萧关,敌已被我击溃。”曹仁大声喝令道。

  “可是曹将军,我们并没有——。”小校迟疑的目光投向曹仁,慌报军情可是杀头的大罪,小校那半句还未说完的话其实是我们并没有碰到敌军的抵抗。

  曹仁虎目一瞪,厉声喝道:“萧关隘上已遍插我军旗帜,你还在这啰唆什么?”

  不折一兵一卒唾手而得的关隘,曹仁和曹洪虽然感到惊讶,但在功勋与荣耀面前,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夸大战果,表彰自己,与李典、吕虔失关的耻辱相比,高宠这一逃倒生生让曹仁、曹洪平添了许多威风。以往有夏侯渊、夏侯惇在,头功一般论不到曹仁、曹洪,这一次东征徐州,夏侯惇早早的与高顺、张辽斗了个两败俱伤,夏侯渊又偏师远在下蔡,这倒给了曹仁曹洪一个机会。

  一直在关下观望战局的曹操听到小校的禀报,先是一喜,然后却是一惊。喜的是萧关这般容易就攻下了,惊的是高宠若非有意弃守,曹仁、曹洪怎可能这么顺利?闻风而逃——,高宠跑得可真快。

  以高宠先前表现出来的强势,曹操本料定高宠一定会选择在萧关与自己打上一仗,想不到高宠居然会不战而逃。

  “竖子可恶?”曹操越想越火,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这世上最不爽的事情就是本来是棋逢对手的博奕机会,一方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而另一方说也不说的临阵弃战,为了萧关一战,曹操经过了精心的准备,先是命令夏侯渊、程昱从南北两路围堵住高宠与吕布旧部的联系,然后又征调三万大军重兵力压萧关,却不曾想扑了个空。

  其实,曹操在说罢竖子可恶的话后,心中还有另外四个字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后生可畏”。

  郭嘉看着曹操盛怒的表情,劝谏道:“明公休怒,那高宠丢守萧关也不过是晚一时败亡罢了,眼下我军从南、北、东三面对敌围堵,就算高宠生出双翼来,也是插翅难逃。”

  荀攸也道:“明公,高宠三面受敌,只能继续向西逃窜,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赶着他往豫、兖方向去了,试想离开江东越远的话,高宠那八千多人还能干什么?”

  曹操听郭嘉、荀攸两人这般一说,转怒为喜,哈哈大笑道:“奉孝、公达,真吾之张良、陈平也,可笑可叹高宠徒有江东,却轻犯险地,不死又奈何?”

  下蔡。

  典军校尉夏侯渊军帐。

  接到曹操快马传书的他早己迫不及待,早些时候在听到高宠偷袭了萧关的消息后,夏侯渊就有意北上驰援,只是碍于命令一直不得出战。现在,大好的立功机会摆在夏侯渊面前。就算高宠和自己还算是名义上的亲戚,夏侯渊也要大义灭“亲”。

  “夏侯将军,三千三百名精骑已整装待发,只等你一声令下。”偏将路昭掀帐帘进来,高声禀道。

  “好——,派出去的斥侯探清楚高宠的去向了吗?”夏侯渊顶盔贯甲,持起放在帐旁的大刀,快步出帐。

  路昭道:“一个时辰前,斥侯飞报,敌军正沿着颖水向南推进。”

  “颖水——,离下蔡不过百里之距,高宠,这一回你的死期到了!”夏侯渊冷冷一笑。

  在曹军之中,比起行军的速度,是没有人比得上夏侯渊的,故军中有传语: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现在区区一百多里的路程,对于夏侯渊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路昭,你为先锋,率三百骑先行,遇到敌军先不要靠近,只管死死咬住,等我大军赶至,一并歼之。”夏侯渊大声吩咐道。

  “是!”路昭高声应和,跨上战马率众飞掠而去。

  颖水南岸,一支打着高宠军旗号的军队大摇大摆的一路南行,他们的行军速度与夏侯渊急疾如闪电的飞骑相比,犹如乌龟和兔子赛跑一般,根本就没法比。

  “父亲,你说宠帅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怎么要我们先慢慢的往南走,等遇上敌人后再快速向西疾进,然后跑出老远去,又让我们再转头向南走,这忽南忽北、忽东忽西的,直让人摸不着头绪。”凌统穿着一身从曹军处缴获的锃亮铠甲,显得精神抖擞。

  凌操憨憨一笑,道:“宠帅让我们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你我多想这么干什么,只管照着执行就是了。”

  凌统不甘的叹了口气,道:“唉——,我要是能想出其中的缘由来就好了!”

  凌操爱怜的看了一眼儿子,笑答道:“要是你也能想出为什么,那你岂不是也能成为统兵的帅才了?”

  “主意都是人想的,别人能,我凌统也一定能。”凌统低声的嘟囔道。年轻是凌统的资本,年轻的凌统没有什么不敢想,没有什么不能做。

  “报将军——,前方发现曹军的斥侯兵。”一名小卒飞奔着大声叫喊道。

  凌操一惊,这么快就有曹军咬上了,速度还真是快。他略定了一下神,吩咐道:“命令全军,迅速渡过颖水,向西挺进,不得迟疑。”

  “是!”小卒应声飞快的传令下去。

  凌操与凌统紧夹马腹,策马向颖水浅滩处涉水而过,在他们身后,一千五百名江东士卒健步如飞,一改先前的缓慢懒散,片刻间就洇渡过了颖水。

  这个时候,高宠与周瑜、徐庶正悄无声息的驻军于细阳。

  细阳,位于豫、徐、扬三州之交界,军事位置相当的重要,素为兵家必争之地,“阳”的意思,乃为水之北山之南,细阳城位于细水的北面,因此而得名,在秦时这里名为新阳、后曾改名了巨阳,待汉末时方更名为细阳。

  高宠隐伏于此,目的就是要以凌操这一支兵吸引夏侯渊的注意力,让夏侯渊一路随着凌操渡颖水往西去,这样高宠就可从细阳兵指下蔡、颖上,从而达到脱困南归的目的。

  这个战略企图成功与否,一是要看凌操、凌统是否能扮演好诱兵的角色;二是要看夏侯渊会不会上当中计;三要看曹操还有没有杀手锏拿出来。

  命悬一线,只有这样的感觉才能激发起高宠无穷的斗志,因为只有与强者对话,才能让你自己越来越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