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逍遥津(下)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633 2005.03.26 13:12

    “诸位将军,破敌就在今日!”虽然破损的甲衣上沾满了血迹,但高宠却是信心十足的振臂大呼,在他疲惫的脸上更涣发出异常的神采,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十天防御战后,迎接高宠军将士们的将是一场决定性的大战。

  承受着麾下将领们投来的信任目光,高宠的心中更是热血澎湃,激动不已。

  “甘宁将军,现命你部在今夜亥时之前袭占袁术军的水寨,能否做到?”高宠的语气从容不迫,在经历过残酷的战阵后,高宠身上的统帅气质正与日俱增。

  “宁定不负宠帅之令!”甘宁大声回道,跨步而出接令而去。

  这十多天来,高宠一直将甘宁的三千精锐水军作为后备队留着,甘宁在经历过首日一战的风光后,只能眼睁睁的瞧着友军在敌人的进攻下苦苦支撑,憋足了一股劲的他正战意昴然,听到高宠终于要自已出战了,甘宁粗豪的脸上更是神采奕奕。

  “梅乾、雷绪,汝二人速速挑选六百名勇锐敢死之士,椎牛犒飨,随时听我号令。”高宠又将目光投向梅雷两人。

  “遵令。”梅乾、雷绪亦齐声领令而去。

  大帐中,一下子空荡了许多,大帐外,士卒的叫喊声此起彼伏,高宠定了定神,将身躯转向一旁的徐庶、和洽。

  “军师,这留守营寨的任务就交给你与和洽了!”高宠神情郑重的说道。

  和洽听出了高宠的语中流露出的要亲自领兵出征的意思,力谏道:““宠帅身为一军之灵魂,切不可以身冒险!”

  “宠帅——,袁术军虽然士气低落,但绝非不堪一击之辈,此番出征需多加小心才是!”徐庶知晓高宠的脾气,对于高宠已经决定了的事情,阻拦也是无用。

  建安三年六月三十日,申酉,夜子时。

  黑色的幕布将逍遥津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一支六百人的军队借着夜幕的掩护,沿着淝水东岸往袁术军的营寨疾进。

  行进在这一队敢死之士最前头的,是身着戎装,手提利矟的高宠,在他的身后,雷绪如一座铁塔一般,紧紧的护卫在一旁。

  “敌人的斥候都解决了吗?”高宠锐利的目光紧盯着不远处的袁军营寨,压低声音向到前面刺探情况的梅乾问道。

  梅乾一边敏捷的闪躲着敌营火把的照射,一边道:“十三个,一个不剩。”

  “好——,一发现敌水寨火起,我们就突进去!”高宠道。

  淝水高丘,逍遥津河岸,袁术军统帅——纪灵军帐。

  倾倒的酒樽中正不断有烈酒流出,酒气弥漫在帐中,香气四散,纪灵脱了铠甲,胸襟敞着,正仰面朝天的躺倒在床上,在他的身旁,躺倒着七八个空空的酒罐。

  “拿酒来——!”纪灵醉意朦胧,大声呼喝道。

  “怎么没酒了,你们这帮杂种都不想活了吗?”纪灵跌跌撞撞的起身,一脚把一个空酒罐踢出帐外。

  这些天来,纪灵的心头实在窝火的不行,明明占尽了优势,却始终拿不下对手,二万人马猛攻了十天,连自已的部曲都折在阵上了,敌人却象是一块煮不烂的老牛皮一般,依旧顽强的据守在营寨内。

  敌手之顽强实在出乎纪灵的意料。

  即便是去岁在小沛与刘备的大战,也没有现在这般的困难,刘备的强悍,只是因为手下的关羽、张飞几员大将厉害,而眼前的这个高宠却是兵强将勇,战斗力异常的惊人。

  昨日,寿春的特使已到了军中,主公袁术对于迟迟不能消灭高宠相当的不满意,在使者带来的御信中,袁术已下了最后的命令,如果自已在二天之内还拿不下高宠的话,这个一军统帅的位置就要让人了。

  更糟的是特使还带来了紧急的军情,高宠麾下的二路偏师分别从东西两面对寿春形成了夹击之势,东面已占据了位于淮水下游的西曲阳,西边占领了阳泉,如果敌人再突破芍陂一带的防线,不仅寿春危急,而且自已的二万大军也将陷入敌人的重围之中。

  现在,到底是继续攻击,还是撤兵回援,纪灵一时定夺不下。

  继续进攻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击破当前的高宠主力,只要败了这一路敌人,其余两路就会不战自退,但是按当前的战况,破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二是已军久战无果被拖在逍遥津一带,后路就极有可能被高宠军切断,到时粮草无继,结果便是全军的溃败。

  既然再战无果,撤兵回援守卫成德、寿春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但那样做只能证明自已的无能,回到寿春等待自已的,决不会是撤职那么简单。

  酒,真是一个好东西,喝醉了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烦心的事都不会有了。

  军帐外面,夹杂在呼呼的风声中,隐隐有阵阵的喊杀之声。

  “什么声音!”纪灵被从帐帘缝隙中吹入冷风惊醒。他用手使劲按了下痛裂的头。

  “报大将军,敌人——敌人夜袭水寨了!”未等他再问,禀报的兵卒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纪灵慌忙披衣出帐,却见营中已是乱作一团,在靠近淝水的水寨方向,漫天的火光已直冲云霄,撕杀声叫喊声不绝于耳。

  “惊慌什么,区区几条战船又能顶什么用!”身为一军的统帅,纪灵是知道高宠麾下的水军的厉害的,所以已方的那一千水军平时只是作为运送粮草、辎重的预备队。

  “可是大将军,各营现在人心慌惶,都在传言高宠军袭了成德,切了我们的后路了!”一名亲卫哆哆嗦嗦的答道。

  “来人,与我整军备马!”纪灵大声的喝令着。

  夜风拂面,让纪灵一下子从酒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恢复了常态,凭着多年积累的丰富经验,他察觉到了可能的危险。

  看到漫天火光的,不仅仅只有纪灵,苦苦等候在袁术军营寨外围的高宠也看到了。当甘宁点起的火光照耀半边的天空时,高宠知道最佳的出击时机到了。

  “杀进去!”高宠手中的长矟闪动着夺人的寒光,他双腿一夹马腹,跨下的烈焰顿时腾空而起,跳过前面袁术军设下的鹿角、栅栏。

  在他身后,梅乾、雷绪各领着三百敢死之士相从。

  “高宠在此,挡路者死!”一马当先突入敌营的高宠厉声大喝着,矟尖过处连杀数十名袁军士卒。这些天来,袁术军士卒的士气日渐低落,早无了初战时的那一股锐气,水寨的火光使得军中人心慌慌,随后被高宠这一彪生力军杀入,顿时乱作一团。

  “快挡住,别让敌人靠近主帐!”两名袁军裨将从一左一右向高宠夹击过来。

  “杀——。”已杀红了眼的高宠催马迎矟怒刺,在烈焰迅急的速度面前,袁军裨将根本就拦挡不住。

  就在两人一愣神的片刻,随后杀到的雷绪、梅乾一人一个将敌将打落马下,袁军兵卒见高宠一军骁勇悍战,心中早已大怖,哪里还敢再上前去送死。

  “不好了——,高宠杀过来了!”

  纪灵匆忙中穿好盔甲,刚接过亲兵递上来的三尖刀,便听得四下里喊杀声阵阵,忙登高丘观望,却见在袁军前寨处有一彪军正敞开拦截的袁军,直向自已的主帐杀了过来。

  纪灵回顾左右,大惊失色,原是身旁亲兵不足百人,敌人的攻击转瞬就会到眼前,仅凭着这百余人如何能抵挡得住。

  “大将军,前面快挡不住了,我们逃吧!”一名亲兵抖抖嗦嗦的道。

  “懦夫该死!”纪灵回身一刀斩落亲兵的首级,随后飞起一脚将带血的头颅踢出去老远,那百余名亲兵见同伴横遭身死,个个面如死灰,再不敢说半个逃字。

  纪灵飞身上马,高声断喝道:“走高丘,击鼓!”

  面对着突如其然的窘迫,纪灵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后,终于恢复了镇定,一百多名亲兵用长戟护卫在高丘周围,组成一道坚固的屏障,敌人要冲过来也是没那么容易。

  鼓声阵阵,在夜里传出去老远,混乱中的袁术军士卒听到鼓声后,纷纷向纪灵所处的高丘聚集,高宠这一奇兵虽然来回冲杀,所向披靡,但袁术军毕竟人数众多,要想击杀纪灵已是不能。

  “你们——,从高处冲过去,从中间截断敌人!”纪灵看得真切,高宠的兵力并不多,这让他有了反击的勇气。

  “向右冲!”高宠一矟刺落一名敌卒,奋力一甩,将惨叫着的敌卒抛出去老远。

  现在袁术军已有了准备,奇袭的效果已不明显了,当务之急是尽快向甘宁军靠拢,只有聚拢起来才有力量彻底粉碎袁术军的垂死反扑。

  “宠帅,雷绪陷在阵中了!”梅乾奋力杀散身后的追兵,急道。

  “纪灵,可敢与高宠一战!”高宠此时已是血染征袍,毙命于矟下的袁术军兵卒更是已不知其数。听到雷绪被困的消息,高宠复又杀回,振臂大呼,早已胆寒的袁术军士卒见高宠这个瘟神又去而复回,纷纷闪避让道。

  纪灵酒醉初醒,如今正是乏力之时,远远的瞧见丘下高宠勇不可挡,趟入已军阵中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心中已有了些许怯意。

  “吾闻高宠在神亭岭时,曾独身死斗孙策数十员将,勇无惧色,今一见方知传言无虚也!”纪灵喟然长叹道。

  就在纪灵感叹气短之时,高宠已然杀入雷绪被困处,将其救出,随后呼喝着挥军会合甘宁而去。

  逍遥津畔,双方的激战才刚刚开始。

  “生死在此一役!”甘宁在解决了袁术军水师后,率已部三千精锐正在乘胜追击。

  高宠、甘宁如同交叉的两股洪流奔泻在袁术军的营寨中,刀与枪的角击声、弓弩发射的响声以及战马的嘶鸣声,回荡在空寂寥落在黑夜中,高宠军不断的迂回穿插着,仿佛一把锋利无比的镰刀一样,在袁术军的营中拉开一道道鲜血淋漓的口子。

  在战斗中失去头颅的袁军士卒垂死的尸体横躺在倾倒的旗幡上,受伤的战马挣扎着发出粗重的呼吸声,空气中弥漫着兵卒生牛皮甲的气味,在经过一夜的激战后,双方的较量终于接近了尾声。

  临近天明,一直试图勉力支撑的纪灵见大势已去,率残部仅一千人向着成德败退,他的二万大军中,战死者五千余人,另有一万三千名袁军士卒作了高宠军的俘虏。

  高宠此役以六千兵力击破袁术军二万强敌,在以少胜多的辉煌背后,付出的代价是三千精锐将士血洒沙场,其中随同高宠冲杀的六百死士生还者,不足三十人。

  高宠全身浴血,人与马皆是一片鲜红,也分不清是自已的血还是别人的血了,雷绪与梅乾也好不到哪里去,雷绪身上受刀伤十余处,梅乾在激战中一条左臂被敌人斩落,独臂的他犹自死战不退,其麾下三百将士到最后剩下者只十人。

  “大将军,翻过这道坡便是成德了!”

  仓惶逃跑中的纪灵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摘下头盔,脸上尤自惊魂未定,胯下的战马也如水洗一般,不停的哈着白气,从脱离战场迄今,高宠的追兵就紧追不舍,现在好不容易快到成德了,只要进了城,高宠就奈何不了自已了。

  “进了城就到家了!”纪灵鼓舞着已站不起身的兵卒,只停留了这一小会,后面急仲的马蹄声又起。

  “大将军,等等我们!”纪灵已无暇理会身后兵卒的哀嚎,成德城灰暗色的城墙在视线中越来越近,他奋力拍打着几近脱水的战马,只要再接近一些,就可以让城中守军出现阻挡追兵了。

  成德的城门紧闭着,高高吊起的踏桥让纪灵不得已勒住了马缰。

  “快开门——,我是纪灵!”纪灵抬起头,朝着城上大喝道。

  “纪灵匹夫,你可还认得这面旌旗吗?”城上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随后是一顿密集的箭雨射下。

  纪灵挥动三尖刀遮挡开几支射来的箭翎,仔细朝城上看去,却见在城头上高高瓢扬的旌旗上,一个斗大的“高”字正迎着朝阳猎猎而舞,在城楼上更有一员贯甲大将威风凛凛的站着。

  “朱桓在此,成德已为我军之囊中物了!”城上之将哈哈大笑道。

  PS:再次解禁一章,明天周日不上网,另手头这周无精可加了,大家的书评我周一补加。(VIp章节下午上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