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孔雀东南飞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42 2005.07.14 08:04

    建安四年正月末,在成功将高宠势力逼回扬州之后,曹操率军扫清吕布在徐州的残余势力,臧霸、孙观、吴敦、尹礼等人先后归降,臧霸屡袭曹操后路,是曹操最为头疼的一员将领,素来看才的曹操对臧霸相当的看重,任命其为琅琊相,孙观为北海相,吴敦为利城相,尹礼为东莞相,任命吕布旧属东平人毕谌为鲁相。

  二月春,为救吕布出兵东市的大司马晋阳侯张杨被其部将杨丑所杀,不久之后,张杨偏将白兔眭固又杀杨丑,准备与河北的袁绍结成同盟,而一旦并州落入袁绍之手,那么曹操北境受到的压力将空前加大。

  这个时候,曹操只有立即挥兵北上,将眭固一举歼灭,方能避免全局性的被动,因为一旦袁绍从与公孙瓒的对峙中完全腾出手来,那么曹操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中原,虽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中心,但也是一块四面受敌的地方,曹操即便是挟天子领诸侯取得了政治上的优势,一时也无法改变捉襟见肘的困境。

  基于这样一种情况,对峙于淮水的高宠与曹操互遣使者试探罢战可能,曹操方面开始从下蔡一带适度后撤,夏侯渊也被曹操调往临河,高宠一方也遣王朗、张温为使者,持着玉玺献与朝廷。

  自从董卓火烧洛阳之后,传国玉玺就流落民间,先后经过孙坚、袁术、吕布、高宠之手,现在才终于回到了天子的手中。玉玺的回归让许都满朝文武和天子都喜不自禁,虽然玉玺不过是一个象征,但对于汉王室来说,它还是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

  不仅是皇帝高兴,那些忠于汉室的老臣也一个个老泪纵横。

  对此,曹操也感到心情很好,因为玉玺的回朝更增加了他一手扶持的这个朝廷的合法性,袁绍即便是势力再强也不好否认这一点。所以,当众人一致提议拜高宠为扬州牧时,曹操便来了个顺手推舟,不作阻拦的点头认可了。

  最后,在朝廷遣出的使者调停下,曹操、高宠两家正式罢兵休战,为表诚意,曹操任命左将军豫州牧刘备和徐州刺史车胄屯兵于彭城,与臧霸一道镇守徐州一线,而高宠也留下张辽镇守寿春,自率大军南归秣陵,徐州战事随之而告一段落。

  在高宠挥师北上的同时,在东阳、建兴一带抵抗的黄盖、蒋钦部开始离开踞守的山区,向会稽北部的平原地带进军,但陆逊对此早有准备,黄盖、蒋钦在到达查渎后,落入到了陆逊早已布好的圈套中,一战过后,黄盖死战突围,蒋钦兵败被擒归降,至此,在历经四年多艰苦卓绝的恶战后,高宠稳稳的巩固了在江东的基础,并基本上肃清了孙权余部的较大规模的抵抗。

  建安四年的夏天,对于高宠和江东的百姓来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与安宁,虽然境内的东阳、建兴、富春一带还有零星的抵抗,但总体来说,扬州各郡都显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在鲁肃的调配下,派往各郡、县的官员已基本到位,流离的百姓又重新回到了故土,因为战乱而荒废的田地重新得到开垦,在人口密集的吴郡、会稽、丹杨三郡,是南迁民众最多的三个郡,那里也是经济最先得到恢复的地方。

  民以食为天。

  江东水患连年,要想有一个好的收成,治涝是关健,在典农中郎将仓慈的主持下,一段造福于后世的灌溉疏浚塘堰在吴郡动工,它一旦建成,将能使那些排水不畅的洼地改造成良田,这样一来,吴郡一带的稻谷种植范围就能有大的发展。

  这段塘堰几乎动用了高宠府库中仅剩的最后一点积蓄,以至于到了九月份的时候,扬州府库连郡、县官吏当月的俸禄都无法兑现,只能以白条而代替。

  九月,是高宠最坐卧不宁的一个月。

  捱过这个月,江东就能走上一条顺利发展的道路,而一旦挺不过去,民众的怨气就会突然间爆发出来,这股力量将足以摧残一切。

  豫章方向,甘宁与徐盛两军重兵严防,终于遏制住了黄祖进犯的企图,高宠抽着这个相对平静的时候,也回归了豫章一趟。

  自从建安三年北伐袁术之后,高宠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踏上豫章这片故土,豫章郡——,这里虽然群山环绕、人丁不旺,但却是高宠最先起家的地方,对于这里,高宠心中自有它的一片地方。

  更何况,慕沙在这里。

  豫章,高宠府邸。

  红灯高挑,闪着诱人的火花。

  一年的分别让高宠与慕沙多了些不自然,毕竟这一次分别实在太久了。

  房内,一对久别重逢的夫妻紧紧相拥,慕沙紧紧的搂住高宠的胸膛,臻首深埋入高宠的臂弯中,双眸紧闭,幸福与满足挂在她的脸上。

  许久,慕沙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高宠道:“怎么了?”

  “我——,我好想也要一个自己的宝宝。”慕沙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遗憾,她的手轻抚过高宠的脸颊。

  慕沙与高宠成婚已经有三年了,但却一直聚少离多,加上慕沙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这生儿育女的大事在不经意间便耽误下来了,以前慕沙倒不着急,因为两人都还年轻,但当大乔怀着身孕的消息传来时,慕沙心中不禁有些失落起来。

  说着说着,慕沙眼中珠泪滚落,一下沾湿了高宠裸露的胸口。

  “好了,这一次我就是来接你到秣陵去的,临来的时候,你的好姐姐、好妹妹叮嘱了好几次,我要是做不到,怎敢回去?”高宠擦去慕沙眼角的泪花,取笑道。

  慕沙一下跳起来,道:“真的?”

  这一跳锦被顿从身上滑落,无限春guang尽收高宠眼底。

  高宠再也按捺不住冲动,一下将慕沙拉入怀中,呒喃道:“是不是真的,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吗?”说罢,雄硕的身躯一下将慕沙压于身下,压抑在两人心中多日的欲火被完全的点燃,这个时候,已不需要任何的言语。

  一夜温存,其中美妙自不待言。

  竖日,高宠在慕沙的陪同下,以扬州牧的身份开始对豫章、庐陵、庐江三郡所属各县、亭进行巡察。

  建安四年九月二十日,高宠与慕沙一行来到彭泽,经过徐盛的大力整修,彭泽已经发展为一个在军事上屯兵坚守的要塞,而在经济上,随着江北移民的涌入,彭泽一带人口绸密,交易活跃,街市也比豫章的其它地方要繁荣了许多。

  徐盛在经过上缭血战之后,已逐渐成长为高宠可以信赖的一员统兵一方的大将,若没有他在彭泽坚守着,江夏的黄祖恐怕早就兵掠豫章了。

  九月二十二日,高宠与慕沙在徐盛的陪同下,过江到达皖城,皖城自李术叛乱平息之后,太守之位由徐盛兼着,不过徐盛主管军事,具体的事务多由郡吏负责,前来皖水接迎的是一个叫焦仲卿的年轻主薄。

  皖城相比彭泽要显得萧条了很多,战乱早已将这个江边的重镇摧残得只剩了一具躯壳,高宠刚刚乘船从皖水上岸,便碰上了一件凄绝哀婉的事情。

  “哥,嫂子投井了!”高宠刚至皖城城门口,便见前面慌慌张张的跑来一名年轻的少女,一把拉住焦仲卿的衣袖说道。

  焦仲卿脸色大变,本就白皙的脸上更是刹白,他急道:“在哪里?快带我去。”说罢,便匆匆的随着那少女赶去。

  待走了几步,才省起高宠就在身旁,遂又往回跑过来,朝高宠一揖道:“宠帅,家中有急事,不能相陪请勿怪罪!”说罢也不等高宠答应,便急急的离开了。

  高宠讶然的看着焦仲卿远去的背影,不禁暗生奇怪,一般来说见到有大官来郡中巡视,郡中官员无不毕恭毕敬,一路作陪,唯有这皖城主薄焦仲卿显得特别。

  “他家中究竟出了什么大事?”慕沙比高宠更奈不住好奇,忍不住向一旁的小吏问道。

  小吏嘘吁道:“宠帅、夫人有所不知,焦主薄与夫人刘兰芝本是夫妻,后因焦母嫌弃刘氏,不得不休妻遣归,想不到仅隔了一个多月,竟然会发生这等惨事?”

  母命为天。

  当董仲舒正式为武帝刘彻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时,儒家的伦理纲常也随之占据了诸种学说的主导地位,在婚娶这一方面,更有“七出”、“天下无不是之父母”的说法,于是乎婚姻大事但凭父母作主的事例比比皆是,一旦父母看不中,那即便是两情相悦也只能劳燕分飞。

  焦仲卿与刘兰芝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一点上,自幼丧失父母的高宠倒是要幸运得多,至少他不必担心有焦刘这等事情发生,当然,以高宠的血性与强悍,也不会把那些愚腐不化的清规戒律放到心上。

  但是,象焦仲卿这样的小吏却不能,也无力对抗这些明显不合理的所谓正统学说。

  “我想——,去看看那个敢于以死相抗的刘兰芝。”慕沙轻声道。

  慕沙的骨子里同样也透着狂野与不羁,当初她就是冒着背叛全族的风险与高宠订立的婚约,庆幸的是她这一赌成功了,而刘兰芝的这一赌虽然没有慕沙一般惊天动地,但从根本上来说,却是一样的。

  慕沙赌的是庐陵全族的将来,刘兰芝赌的是自己的一条性命,这是她唯一可以用来作赌注的东西。

  刘兰芝的娘家就在皖城城中的一条小巷里,这是一户再寻常不过的人家,不大的有些红漆脱落的正门,显示着主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方近门前,就听得里面哭喊声一片,更有来来往往的人奔进奔出忙着端水洗涤,院井里的青石板上,刘兰芝一身精心得体的红裳,衬着一张秀美苍白的俏脸,她刚刚被乡人从井中救了上来,但究竟是死是活还不得而知?

  焦仲卿愣愣的站在刘兰芝的身边,神情恍然,两只眼睛直直的,宛如死去了一般,他的手中拿着一叠书稿,那上面是墨迹未干的数行娟秀的字迹。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焦仲卿一字一句的念着书稿,泪流满面。

  这书稿是刘兰芝的最后绝笔,当焦仲卿悲愤的吵哑声音响起时,这如血似泪般的控斥一句句撞击着听者的心头,令人无不深感震憾。

  “——出门登车去,涕落百余行;府吏马在前,新妇车在后;隐隐何甸甸,俱会大通口;下马入车中,低头共耳语;誓不相隔卿,且暂还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当还归;誓天不相负——!”待念到这里时,焦仲卿语声哽咽,一下扑倒在刘兰芝的身上,再也读不下去。

  高宠与慕沙看着这一幕生离死别的人间悲剧,心头也是沉重。

  慕沙见焦仲卿完全失了心神,周围的人又都乱哄哄的,只是哭得哭,喊得喊,却没有一个去关注刘兰芝的生死,遂一步跨出气恼道:“人还没死绝呢,哭什么哭?”

  说罢,扶起躺着的刘兰芝,一边按着她的腹部,一边又将她翻过来俯身向着地面,以便吐出腹中的积水。

  越族聚居的地方多山多水,慕沙虽然贵为公主,但从小生活在赣水边上,对于溺水急救的法子倒还知道一二。

  这时的焦仲卿却象痴呆了一般,木木的怔在当地,气得慕沙怒道:“还不过来帮忙?”被慕沙这一骂,焦仲卿这才回过神来,与慕沙一道一下又一下将刘兰芝腹内的积水压出。

  待过了约半个时辰,就在慕沙都已快绝望的光景,刘兰芝的口中终于发出了极微弱的一声呻吟。

  PS:焦刘之事发生在建安年中,按有学者考系刘勋任太守时,在此节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