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江东周郎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133 2005.06.09 11:42

    烈焰飞驰,高宠紧紧的伏在火红色的战马身上,侧耳聆听着哗哗掠过的风声,朦胧间有一种身心舒畅的愉悦与快感。

  周瑜在什么地方,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高宠已让江东的群豪看到了他不计前嫌、求贤若渴的大度。

  从建安元年的八月到三年后的今天,高宠与周瑜就象两只虎视眈眈想要随时一口吃掉对方的猛虎,每时每刻都在窥伺着对手的破绽,初战番阳——,高宠挟百骑踏营之余威,险险将周瑜生擒于石印山下;次战皖城——,白崖山前高宠跨马擒矟,谈笑间逼退孙策数万精兵;再战神亭,苦苦支撑的周瑜面对陆逊、甘宁尚能从容应对,但当高宠出现时,周瑜能做的除了迅速撤退已没有其它办法。

  所有这些败绩,并不能丝毫贬低周瑜的能力,受制于孙策军中重重的阻碍,周瑜的计谋除了奇袭石印山获得了孙策的全力支持外,上缭、乌程这二次都还未来得及施展胸中奇谋。

  与寒门出身、曾沦为家奴一无所有的高宠相比,孙策得益于父亲孙坚留下的丰厚基础,有程普、黄盖、韩当、孙静、孙河等一大批忠勇之士舍命相随,但同时,也不可避免的会有这样那样的掣肘存在,年轻的周瑜凭着与孙策的同窗之谊,被委以了重任,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

  三年仇怨,岂是说了就能了的。

  仇深似海,用这四个字来比喻高宠刹那间的感受是最贴切不过,三年血腥征伐,无论是孙策还是高宠,损失的将士都已不计其数,高宠这一方除去太史慈伤重险亡外,黄越、黄楚等年轻有为的少年将领早早的殒落,而在孙策一方,程普、韩当、吕蒙、周泰诸将也是先后失了性命。

  虽说孙策才是高宠的终极对手,但是周瑜毕竟与吕范、凌操等人不同,他是具体谋划祖郎反叛的策划者,没有他的参与,石印山上的二千丹杨将士不会全军覆没。接纳周瑜,意味着要让大家放弃矢志复仇的信念,在倏然之间,太史慈、甘宁、雷绪、梅乾这些追随已久的将士一时恐怕接受不了。

  最后,是鲁肃的一席话,彻彻底底的打消了高宠的这些顾虑。

  “宠帅,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周瑜此人,若善用之,则可抵上江东数万精甲!”在鲁肃抵达吴郡的当晚,面对着喜气洋洋的高宠,鲁肃语出惊人。

  “我有子敬相助,已足矣!”当时,高宠并不以为意,只是哈哈大笑的回应道。

  鲁肃却是一脸的正容,据理力谏道:“肃之能,长于战略而弱于战术,瑜之能,则才略俱佳、为一时之俊秀,宠帅若错过此人,则兵指中原无望矣!”

  自鲁肃相投之后,高宠实实在在感到了拥有一个得力的左膀右臂的轻松,以往在陷阵之余,高宠还不得不费心思来思考下一步的战略,而现在,鲁肃会早早的做好这一切,高宠只需要做的就是拍板定夺最佳的方略。

  鲁肃只用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说服了高宠,兵指中原——,是的,江东早已容不下高宠那一颗激荡奔流的雄心,中原群豪——曹操、袁绍、吕布、刘备,能青史留名者,岂只北方之人,南人亦可。

  昔有霸王项羽破釜沉舟,击破强秦,今高宠亦如是!

  “知吾心者,子敬也!”高宠畅怀大笑,这一笑间,他的胸襟豁然开朗,恩与仇、刀与血缠结在心头的万千情结终于解开。

  让世之有才者,皆为吾所用。怜才的高宠对于周瑜,已势在必得。

  “宠帅,周瑜和小乔姑娘已到了枫桥!”高宠策马出得胥门,一名斥侯跑得满头大汗,急急的报道。

  高宠一夹马腹,从斥侯身边疾驰而过,风中只传来他爽朗的大笑:“好——,等会儿迎了周瑜回来,升你为队率!”

  枫桥畔,一轮明月悄然升起。

  月下,一叶偏舟正掠波而过。

  天上,传说中的嫦娥仙子抱着白兔正翩翩起舞,在她的一旁,憨直的吴刚正奋力举着斧子,砍伐着桂树。

  明眸娇媚的小乔倚着船舷,定定的看着这一轮皎月,轻声低语道:“周郎,你说一个人住在月宫里,嫦娥姐姐她会不会觉得寂寞!”

  周瑜挽了挽衣袖,伸手探进清凉的河水中,一股冰冷的感觉传到心里,这是一份难得的沉静,与小乔一起从乌程逃出的这几天,他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小乔深深浓浓的爱意。

  “如果心中有爱,就永远都不会寂寞,不管以后怎样,嫱儿你记住,在我心里最深的地方,永远为你而保留!”周瑜伸出手,一颗晶莹的水珠从他的手上滑落,透着淡淡的光泽,滚落到小乔的指尖。

  小乔的眼睛凝视着化开的水滴,道:“这是幸福,只要你我珍惜,就能把它挽留!”

  “人言江东周郎倜傥风liu,今一见果然如此!”随着这一声大笑,高宠飞快的跳下烈焰,蹬蹬蹬几步上得枫桥。

  周瑜寻声抬头,隐约间见一人如玉树临风般屹立圆拱形的桥头,衬着天上的明月,直有说不出的洒脱气质。

  “是高宠?”周瑜脱口而出。

  高宠俯身微微一笑道:“昔日高祖据汉中时,有萧何月下追韩信的佳话,今日月明风清,宠不才欲效故人,不知将军可有意乎!”

  “姐夫!”小乔的脸上浮现出信赖的欣喜,听到高宠这一句问话,小乔知道她原先担心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

  周瑜神情淡淡的一揖,道:“瑜非韩信,大人是不是看错人了!”

  高宠听周瑜回绝,也并不以为意,只道:“将军虽非韩信,但却有韩信之才,宠与将军三载对决,神交已久,安不知将军之能,今已在岸上酒肆备下薄酒,还请不咎前嫌?”

  周瑜正待出言推辞,身边的小乔却早已拉住了周瑜的手,连声道:“姐夫,你放心我们一定前去。”

  高宠看着周瑜犹豫不决的神情,拔剑笑道:“二百余年前,汉将李陵出征大漠,遇匈奴单于主力,结果是血染沙场,五千江东健儿尽折于斯役,今二百年后,眼见着汉室危乱,江东子弟岂能窝居草莽之中,徒作惺惺之态!”

  高宠这一句说得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异常慷慨激昂,李陵乃是汉武帝时飞将军李广之孙,曾统偏师入漠北,结果因为寡不敌众而兵败,李陵本人则被俘。当时对于李陵究竟有没有变节争论甚多,甚至一向英明神武的汉武帝刘彻也听信了传言,误杀了李陵全家。

  不过,这一切都无损那埋骨大漠的五千江东子弟的英名。

  高宠身为江东的男儿,也时时用他们的事迹激励自已。

  这一段故事周瑜自然知晓,这一刻听高宠提及,不觉也是思潮起伏,难以平静,身为男儿,哪个不想着建功立业、封侯拜相。

  “好!就凭着你这一句话,这酒我喝了!”周瑜大声道。

  枫桥酒肆,只是开在临河的一间店铺而已,临着河的那一面是步级的石板台阶,一旁还有穿着孔的石柱,这是用来系缆绳用的。

  周瑜一边平衡着晃动的船舷,一边伸手将缆绳系好,随后细心的将小乔轻轻抱起,大跨步跃下船只,稳稳的落到石阶上。

  “嫱儿,有没有吓着!”周瑜关切的问道。

  小乔轻摇臻首,娇嗔道:“没事的,我哪有那么娇惯,我姐夫在那边等着呢,过去吧!”

  高宠端坐在廊桥的一头,案上只摆着两个酒樽,一个酒坛。

  “来——,为了这三年的相互铭记,干了!”高宠一边朝着周瑜大声说着,一边仰头一饮而尽。

  周瑜端起酒樽,不甘落后的倒入口中,答道:“三年生死别离,也够了,从今往后,大人可以再不用为瑜发愁了!”

  高宠道:“不错。将军若能身归,你我二人自当谈笑风生,不必相对愁眉!”

  周瑜苦笑道:“恕瑜迂直,适才瑜只应了来喝一樽酒,可没应允要归附大人!”

  高宠似未听见周瑜的话,又满了一樽酒,再干说道:“昔日项王垓下突围,至乌江畔,一老翁驾偏舟至,项王见船小不可渡,遂只将跨下乌稚马踱上船,自已返身复战,结果自刎身死,将军可知这一段往事!”

  “自然知道。”周瑜不知高宠为何顾左右而言它,遂应了一声。

  高宠沉声道:“那若项王弃马过江,结果当如何?”

  周瑜摇头道:“项羽虽勇,但却少谋,自亚父范增遭弃身死之后,项羽身边再无文胆,安能不败,故即便有机会再起江东,也无法更改楚汉相争的结局。”

  高宠眼睛一亮,豁然起身,朝着周瑜深深一揖,接道:“将军善将,若淮王韩信,将军善谋,若亚父范增,今宠诚意相邀,还望将军能不计前嫌,同图大业!”

  正说话间,一声爽快的大笑从回廊的另一头传过来:“宠帅、公谨,有好酒怎不早早叫上我?”

  这是鲁肃的声音。

  周瑜看见鲁肃,眼中掠过一丝惊喜,问道:“子敬,你怎么来了?”

  鲁肃笑道:“我若不来,公谨岂不是少了一个饮酒的对手?”

  周瑜低头愧然道:“有子敬在,怪不得我会一败涂地!”

  鲁肃正色道:“公谨何出此言,仅仅几年不见,昔日那个指点江山、俾倪天下的周公谨哪里去了,难道你就甘心这样隐居山野、老死林泉吗?”

  周瑜脸色一动,鲁肃的这一席话正说到他的心坎里,但若让他彻底放下对孙策的愧疚,一时他还办不到。

  高宠瞧出了周瑜的犹豫,说道:“将军果然才智出众,宠知将军不欲与孙家旧部为敌,所以倘若将军肯归附,宠决不会让将军为难,并当以兄弟待之!”

  以往与周泰的一段结拜对高宠影响很大,曾经是相互信赖的兄弟到了最后,却不得不兵戎相对,这实在让人痛心不已,故此,这些年来高宠尽管与太史慈、甘宁等人相交甚厚,但兄弟一个词却从不轻易吐出。

  今日一见周瑜,高宠不仅情不自禁的一舒心中愿望,而且更难得的突破了“兄弟”这一心魔。

  “公谨与宠帅本已情同连襟,兄弟相称也是再适当不过!”鲁肃亦笑道。

  周瑜脸上一红,支吾的辩解道:“我与嫱儿还未成婚——!”

  高宠哈哈大笑,道:“人言曲有误、周郎顾。公谨这般风liu潇洒,怪不得小乔妹妹会千里迢迢的相追了!你我这是率性男儿,理那些个俗习作甚,明日我便替你们作了这个见证,让你们早日完婚!”

  一席话说得周瑜脸红耳赤,全无了往日从容镇定的气度。

  好一会儿,周瑜方自定下神来,道:“成婚之事,还需回舒城禀过母亲后方可,所以我想先带着嫱儿回舒城一趟,等一切安顿妥当之后,我自会来见宠帅!”

  “好——,我会随时躬候公谨回来!”高宠听周瑜终于松了口,顿时大喜,对于周瑜他一直以来都没有绝对说服的把握,现在别说周瑜这一个请求,就是十个、二十个高宠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周瑜上前,握住高宠的手道:“大丈夫一诺千金,生死无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