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新三国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陷阵营

新三国策 晶晶亮 4358 2005.05.24 07:59

    盘古开天地,血为淮渎。

  从桐柏山间潺潺流出的淮水到达寿春一带时,已汇集成一条滔滔的大河,虽然比不上长江黄河那般的雄阔,但也足以称得上一方天堑了。

  淮水北岸,下蔡渡口。

  吕袁联军一万余人沿江驻扎,飘扬的旌旗便插在渡口一带,只等着主帅一声令下,即万箭齐发,冲过河去。担任这一支联军主帅的是张勋,自纪灵阵亡之后,他是袁术麾下仅剩下的能带兵的将领了。

  但张勋虽为主帅,决定如何进攻的人却不是他,而是远道而来的高顺、张辽。

  因为在一万余兵卒中,真正有战斗力的是高顺、张辽的三千精兵,而袁术军总数虽然有七千余众,但在屡败之后拼凑起来的这些残兵且不去说战斗经验如何,单是求胜的信心就明显不足,他们参加军队的目的充其量只不过想要获取一顿饱饭而已。

  望着乱糟糟的袁术军营,高顺的眉头开始皱起,他喃喃自语道:“兵不在多而在精,袁公路这些年真是被酒色给废了,怎么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刚刚步出营帐的张辽瞧见高顺铁青色的脸庞,宽慰道:“其实,袁术不是不明白,而是他知道了也没什么办法,你看他手底下,还有几个拿得出手的将领,这一次来的张勋徒有虚名,已经老了不中用了。”

  高顺点了点头,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微,道:“现在突破对岸黄忠守军才是当务之急,明天一早,我率陷阵营前去冲阵,文远你率主力从上游迂回,去抄袭黄忠的后路!”

  张辽凝神看了一眼对岸森森的敌营,道:“观敌营严守有度、号令统一,看得出那黄忠不是等闲之辈,明天一战我等切不可轻视,只陷阵营七百兵卒太少了,你将郝萌留下的八百兵士也带去。”

  高顺淡淡一笑,道:“自从随着温侯征战以来,陷阵营哪一次不是面对着数倍于已的敌军,哪一次又输过了,文远,那八百兵士还是你带了去,留给我只能是拖累。”

  张辽目光闪动,与高顺并肩作战这么多年,从高顺昂扬的战意中他明白高顺的心意,他轻轻的拍了一下高顺的肩膀,转身走进了营帐。

  这天下能挡得住陷阵营的不多了,黄忠再勇,也不可能比曹操的虎豹骑强!

  九月十日,淮水上。

  黄忠穿着崭新的战甲,腰间一把金背雕弓,斜插着数枝箭矢,在青筋突露的一双大手中,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在黄忠的身后,是阵容整齐的二千步卒,这些将士多是追随黄忠从荆南一路北上的亲随。

  此时此际,他们的目光注视着前方领军的黄忠,流露出无限的信任。

  对岸,冲天的号角呜呜的响起,黄忠脸色一变,关东一带的诸侯部曲一般用战鼓和铜锣来表示进退,而这种牛角军号却是剽悍的西凉军中才有的。

  黄忠眯起眼睛,久久的凝视着北岸移动的黑点,二日前斥侯来报:吕布的三千精锐在高顺、张辽的统领下,已经和淮北一带苟延的袁术残部会合,共同出兵南下征伐淮南的意图相当的明显,身为高宠军中唯一独守在江北的大将,黄忠既感到肩上的重压,又感到了一丝的兴奋。

  在派遣快马疾往秣陵传送消息的同时,黄忠将麾下将士分成了两部,一部三百余人守寿春,另一部约二千步卒随同自已驻守下蔡渡的对岸,黄忠弃守城垣的目的是寿春城垣已残破不堪坚守,而淮水却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只有守住渡口才能遏止敌人的进攻。

  “将军,敌人过河了!”身后的亲随惊叫道。

  黄忠花白的须然微微颤动,对岸的敌人在利用收拢的船只搭造浮桥,然后从浮桥上渡水进攻,这一种战法是北方军队惯用的,但在江东一带却是行不通的,因为南方的河流大多水流湍急,浮桥还没有搭起来就有可能被冲垮。

  可惜,淮水的汛期已经结束,进入九月之后,上游的水量减少了大半,淮水的河道比七、八月份要小了很多,另外,水势也不再奔腾汹涌。高顺、张辽早在六天前就进抵了下蔡,直到今天才发动进攻,目的就是在等最合适渡水的时机。

  与以前的每一次交战一样,高顺第一个登上浮桥,目光中透着无情与冷峻,今日一战能否顺利渡过淮水是关健,只要有一兵一卒登上南岸,他自信敌人在陷阵营面前将狼狈逃窜。

  在紧张的对峙中,高顺已到达了淮水的中央。

  水流在高顺脚底下趟过——。

  “登岸后,各队组成锥形战阵,突破敌人的防线!”高顺边走边朝后大声疾呼。

  几乎是与此同时,对岸的黄忠紫膛色的脸上,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

  “弓箭手,准备!”黄忠抬起手,从腰间取出一枝箭矢,搭上弓弦,瞄准了浮桥的方向。

  听到黄忠的号令,从队列中齐刷刷的站出五百名训练有素的弓箭手,他们一个个弯弓搭箭,箭枝上更是涂满了易燃的松油。

  对于高顺、张辽的企图,黄忠早有防备,只待浮桥架至过半,黄忠就一声令下,五百兵士的火箭将如漫天的火舌一般,直窜向浮桥的每一个角落。秋高气爽,正是火势熊熊的季节,到时候浮桥经不住火烧,必然崩塌,而桥上的人也将落水溺亡。

  “你们看——!”一名搭建浮桥的袁术军士卒发现了南岸的动向,惊叫道。

  高顺闷哼一声,拔出腰刀斩落,那名袁术军兵卒的头颅顿时象一个葫芦一般滚落到水中,只溅起几朵不大的浪花。

  高顺看也不看倒上浮桥上的无头尸体,继续快跑着向前奔去,在他身后的陷阵营士卒一脚将死尸蹬落到桥下,紧跟着高顺前进。

  “放!”黄忠的手一放,蓄势而发的箭矢飞射而出。

  这一箭黄忠径取高顺。

  方才那一幕黄忠看在眼里,以高顺刚才的应变能力绝对是第一流战将的表现,若要阻挡住敌人的进攻,就必须先干掉这个人。

  听到黄忠的命令,五百弓箭手将点燃的火箭冲天射落,“嘭!轰!——”弓鸣声响,箭如疾雨般遮天蔽日……,挟带着漫天的火苗。

  尖锐的箭矢破空声近在只尺,高顺举刀寻声架迎,但只得“铮!”的一声响,高顺握刀的虎口竟隐隐的生痛,脚下也踉跄了好几步,而那支利箭被这一挡偏离了目标,折射着往高顺的侧后方射去。

  一名陷阵营兵士不及防备,被箭矢深深的扎进腹部,顿时血流如注。

  向来临敌从容不适的高顺见此,亦是脸色一变,对岸的敌阵中竟有人有如此强悍霸道的箭法,这一支箭已被自已一刀挡下了大半的劲力,却竟然仍有余力将一名全身甲胃的士卒射死。

  然而,高顺此时已来不及细想这些,因为漫天的火箭已悬在头上。

  “覆水——!”高顺大喝道。

  听得高顺一声喊,两侧搭建浮桥的袁术军士卒从身下取出两个皮囊,一个皮囊将满满的河水倒在浮桥的木板之上,另一个皮囊则递给冲锋的陷阵营士卒,那些接过皮囊的士卒立即解开系着的袋口,将全身淋得湿透。

  浮桥的两侧不断有中箭的士卒跌落,伤者的声声惨叫,再夹杂着“卟咚,卟咚——”的死尸被推落浮桥的响声,让这一座浮桥瞬时成了夺命的修罗道场。

  “继续冲!”高顺抹了一把满脸的水珠,沉声道。

  用覆水来烧熄射落的火箭只能见成效一时,而不能长久,若是等敌人射下又一波的箭雨,那些毫无兵器格挡的袁术军士卒就会惊惶失措,他们躲得开第一次,却不可能躲开第二次、第三次,缺少了这些辅兵的支援,陷阵营的勇士们将陷入前无进路的困境。

  现在,距离南岸已不到二十丈了,要想登岸就必须冒着随时死亡的危险。

  黄忠脸上的肌肉微微的发颤,面色亦有些动容,他没有料到敌人会如此的顽强,他手再抬起,第二波箭矢再次飞满天空,如蝗虫蔽日……。

  高顺身边的弟兄纷纷倒下,只听得一声大叫,副将韩宪大腿中箭倒于桥上,即刻被无所遮蔽瞬息被射得千疮百孔,命归黄泉。

  韩宪是跟着高顺从并州一起投军的老兄弟,多少次火里水里都并肩过来了,当年在黑山恶战黄巾贼时,韩宪是陷阵营中唯一还活下来的队率,不想今日竟命丧在淮水之上。

  高顺的眼前抹过一阵血红,他挺刀疾跑了几步,随后一跃而下,跳入齐腰深的河水前行,看到主将不顾生死,冲在前面,陷阵营的士卒也是个个争先,紧紧的跟随在高顺的身后。

  他们这一跳使得打击面倏然分散,原本只需瞄准浮桥就可以命中目标的黄忠部弓箭手只得分个寻找目标,逐个直射,这样一来,效果却是差了很多,不消片刻,高顺已带着四百余陷阵营死士登上河滩。

  黄忠见远程攻击失效,忙喝令道:“弓箭手退下,刀盾手随我上!”

  在弓箭手身后,是黄忠从荆南精心挑选出来的剽悍勇士,他们一个个赤裸着胳膊,一手擒着锋利的大刀,一手持着藤条制成的软盾。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絷鸣鼓。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黄忠一马当先,舞刀高呼,苍老雄浑的声音响彻战场。

  两军混战。

  黄忠指挥着麾下的二千将士将高顺的四百士卒围在河岸边,局部兵力上有明显的优势,麾下将士又个个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勇士,黄忠对于取胜有着十足的自信。

  他拍马上前,大喝道:“吕布何在?”

  高顺在陷阱营阵中听得真切,大笑道:“对付汝等老弱之辈,何用得着温侯亲自出马!”

  黄忠大怒,一举长刀便率军杀入敌阵,而高顺则并不与黄忠正面单挑,他只是沉着的指挥着士卒来回奔走,依靠着整体的力量不断的突破、分割;再突破、再分割,一次次将本来是优势下的敌人逐渐的消灭。

  在激战中,单个的力量是如此的脆弱无助,那些悍不畏死的勇士刚刚冲入阵中,马上就被三、四个敌卒围住,而外面的人想要去救援,却无论如何也突不破敌方布下的阵形。

  黄忠策马冲杀,试图寻找到刚才出声的敌将单挑,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敌将的所在,眼看着麾下将士伤亡甚巨,黄忠更是焦燥不安,心急如火。

  看着进退有度的敌方阵形,黄忠忽然闪过一念,道:“方才统兵的敌将可是高顺?”

  高顺听黄忠大喝,笑道:“正是某家!”

  “早闻陷阵营每所攻击无不破者,今一见果然不虚!”黄忠目中露出一丝敬意,大声说道。

  高顺面容一动,说道:“能与我陷阵营斗上这么久的,长沙黄汉升也算是难得的人物。不过,寿春现在已在我军手中了,这一仗你败了!”

  黄忠听罢,大笑道:“汝等还未完全抢占渡口,如何能取下寿春?”

  高顺面容一肃,道:“看在你也算是一员虎将的份上,也让你败得明白。早在三个时辰前,张辽的雁北骑已从淮水上游登上南岸,将军倾主力于此,那么以寿春一座空城恐怕挡不住我雁北的铁骑吧!”

  黄忠大惊,怪不得激战这么久了,也不见对岸有增援部队过来,原来张辽早就从上游绕了过来,寿春只留下了三百余人,这一点兵力莫说是张辽来攻,就是袁术的那些杂兵都挡不住。

  “快撤退!”黄忠拔转马头,急急的喝令道。

  “黄忠,你看那个方向——,以为你还走得了吗?”高顺大笑道。

  高顺手指的地方正是寿春城所在,在那个方向有一道烟尘高高扬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