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灵之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坏童收心红衣暖 善女许诺红尘案

太灵之上 玄春 3139 2019.06.13 19:30

  “瑶姐姐——我是城外,可以进来吗?”

  门外传来城外的声音,花婉嫕翻了个白眼:“果然是白天不能说人!”

  石书瑶抖了抖手上的衣服,对着门外说:“门没有上闩,推门进吧。”

  城外进了门跳下三级青阶,向石书瑶跟前走来。

  没有了第一见面时一脸的肮脏模样,小孩儿看起来很清秀,若是长开了指不定是何等风华。虽说还是穿着飘飘彩衣,不难发现今天的他是特意装扮了一下。

  “瑶姐姐,我今天空手来了,也没带故事——不会把我丢出去吧?”城外说话间双手抱在胸前,做出一副生怕被人丢出去的模样,虽说是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可他看向石书瑶的眼神中带有微微希翼。

  石书瑶不懂这孩子的眼里怎么会有这种希翼,心被这样的神情触动了,说:“姐姐我从不丢人,喜欢丢人的是你旁边的这位姐姐。”

  “石书瑶,你想幽默不带这样玩的,本姑娘我那叫丢人嘛,分明是丢人渣好吗?”花婉嫕扭头尽量让自己笑得和蔼可亲一点儿,“小弟弟,我叫花婉嫕,你可以叫我花姐姐。”

  “花姐姐好!”城外对花婉嫕行了个礼,多认几个姐姐对他来说没什么损失,

  花婉嫕想到昨晚的事,试探性问道:“乖乖,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见过哪个男孩子喜欢戴耳钻的?”

  “有啊,我大哥就喜欢戴耳钻,有光的时候闪闪发亮的。”

  此时石书瑶放下手中的活计,对城外道:“来的正好,终于把之前承诺你的见面礼做好了,你看看喜不喜欢。”

  她拿起桌上的衣服抖开,一袭红裳色烈如火。

  衣带随风在飘荡,荡的城外的眼里全是泪花。

  “这是特意做给我的衣服?”进门的时候他就发现瑶姐姐在专心做着什么,那认真的模样竟是为他缝制衣服!

  “愿意去试试吗?”知道了他身上衣服的作用,石书瑶只会尊重城外的意见,不去强迫他做什么。

  “我——愿意。”低头看身上的彩衣,想到昨晚的事情,这衣服再没有穿着的意义了。

  心谣居里石书瑶专门为城外腾出一个房子,城外在里面换衣服,看看自己身上的彩衣,他犹豫了片刻便利索的脱下换上了红裳。

  在屋外等待的两位姐姐又耍起了新一轮的嘴皮子。

  石书瑶:“说吧,昨晚的事,还有什么瞒着我。”

  “昨晚啊……”

  花婉嫕从水族老手中的花上溜了出来,欲去找城外。

  出来时遇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一身黑色劲装,怀里抱剑,站在那里似是与夜色融为一体。

  之所以发现他,是因为他的左耳有一颗钻,在月下反射出闪闪亮光。

  这绝对是故意让她发现的!

  进府的时候知道暗中有这个一个人的存在,但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还是块铁板。

  “你什么时候发现了我?”

  “离府,群架,选。”少年不仅面容冷峻,声音也是不容置疑。他理所当然的忽略花婉嫕的问话,给她两个选择。

  “你是国师府护卫?”花婉嫕感应到周围的人数正在越聚越多,眼前少年灵力不高却能发现她,年龄不大但号召力强。

  她不惧打群架,左右现在无事,去别的地方玩玩比打架好。

  “国师府,我只护一人。”

  花婉嫕模仿着少年,极其夸张的表演他当时的模样。

  石书瑶道:“他应该就是别人口中的冷家大公子,冷冥定吧。”

  冷冥定是冷家主大哥的嫡子,按照继承制当初如果是他爹接任家主之位,现在他应该是冷家少主。

  他和城外能和平相处吗?

  关于冷冥定的事两人未多说,城外打开房门出现在两人眼前。

  男童红裳,明媚神光。

  “怎么感觉像换了一个人,也不知长大是何样子。”

  “本就是个性张扬的年纪,目前红色衬他,何况他是童颜,这张脸会随着他的阅历更加的光彩照人。”

  “瑶姐姐,花姐姐。”

  “得了,”花婉嫕说,“阿瑶,你带着他玩玩儿吧,我去别处溜达溜达,不陪你们了。”说完,她一个转身不见人影。

  “哇!”城外羡慕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

  “有一天你也可以的,阿乐,过来吧,姐姐带你去逛逛。”石书瑶伸出手等男童来牵。

  城外收回目光,牵住瑶姐姐的手,她的手很凉很凉,和她那让人见了便心生暖意的脸极为不符。

  凉意使他忽略了石书瑶喊的是他最讨厌的名字。

  两人穿过花厅,来到后院,后院大多种的是树,还有一个池塘,池塘边上有个凉亭。

  凉亭有个雅名:不知!

  城外见此,还真不知其意,瑶姐姐不主动说的事情,他也不想问。

  说起来心谣居不大,除了几间房子,就是前院后院的花草树木。很多地方只有几幅挂画,对了,最大的一间房应该是石书瑶的书房。

  “书房有两层,第一层的书随意看,一楼的书看完了,你才可以上二楼。”这是石书瑶对城外提出的要求。

  “为什么?”城外翻了几个书架,发现大多是四书五经之类的学物,还有些青史留名的人物传记和地方府志。

  “可读过《训诫经》《教子书》之类的书?”

  “娘亲早就教过我了。”城外情绪有些失落,“只是好多东西还没教完……”

  “这一楼的书什么时候全部会背了,我便告诉你为什么不让你上二楼。”石书瑶看出城外的失落,他的娘亲还有好多东西没来得及教给他就逝去了,对孩子来说,是无助,不安,也是伤害和打击。

  为了引开他的注意,石书瑶道:“我们去‘不知亭’坐坐吧!”

  男孩听了她的话,主动过来牵住她的手。

  ‘不知亭’中,四面通风。

  石书瑶道:“阿乐,你去找项本事学学吧,什么时候能自己养活自己了,我就许你做心谣居的小主人,和我一样能接待客人听人间故事,可好?”

  “当真?”小童惊喜的求证。

  “当真。”石书瑶给予他善意的微笑。

  这天,这个男童几次因为她的话露出纯真的笑容。

  这些是石书瑶的回忆,一些她本该记不住的记忆。

  “当初发生的好些事儿只残留了一些影子,真正让我记的清晰的事不多,你怎么记得这般清楚?”冷乐歌刚刚回忆里的许多事情本身记的并不明朗,除开一些让他难以忘记的事情,其余的多是只记得当时的感受。

  石书瑶动了动身子,“本来是不记得的,只是这院子里有些花有灵性,听过的话,记了下来,就喜欢说给同伴听,我听的多了,也就记住了。”件件红尘案,桩桩暖与寒,故事中的人物拼了命的摆脱不了,故事外的人却是十足十的代入感。

  “轮到该你讲了,接下来又从哪里说起呢?”石书瑶问道。

  冷乐歌摸了摸身前的案几,道:“这么多年,你竟然没换掉这个案几。”

  石书瑶笑笑:“日子越过越闲,不换是因为懒。”人一懒起来,什么都不想干。

  做这个案几的人是城北的谭木匠。

  他不仅木活好,还会雕刻各种材料,由于谭木匠很少自己动手,只是招了几个木匠干活,这也使得他雅玩门的生意不温不火,石书瑶十四岁到帝都安家购买家具时,刚好遇到谭木匠在店里,闲来无事他给心谣居打造了这一批家具。

  之所以提起这个人,是因为城外拜了他为师。

  事情回到冷乐歌还是城外的时候。

  他满脸大汗跑进了心谣居,很兴奋的嚷道:“瑶姐姐,我有师傅了。”

  石书瑶靠在不知亭休憩,童声惊醒了她。

  “阿乐。”她唤道。

  红衣男童跑过小拱桥,跳到石书瑶身前,“瑶姐姐,我拜了师傅,刚刚从师傅的店里出来,他带我认识了好多我之前不曾见过的东西。”

  “哦!拜的什么师傅?”

  “木匠师傅,就是城北的谭木匠,我早上溜到雅玩门后院不小心偷看到了谭木匠刨花,那些带有图案的刨花好漂亮,谭木匠发现了我,我以为他会打我或者赶我走,没想到他只是问我喜不喜欢这些刨花,我点头说喜欢,他又问我想不想学,我说想,他就真的收我为徒了。还说以后会教我雕花刻草。”

  “那真好。谭木匠会是一个很好的师傅,跟着他不会错。”谭木匠石书瑶是接触过的,虽说想不通什么缘由使得他收徒,却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梓人。

  “刨、锯、锤、墨盒、钉子,刨床……”城外在她耳边念着今天他认识的东西,欢喜不由言表。

  石书瑶对城外说:“阿乐,姐姐希望你学到的不仅仅是手艺。”

  此时她心里有些矛盾,出生在那种家庭的城外,不可能成为悠悠然然的木匠工,可冷家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她算不准。只能教城外先有一个排遣生活的事。

  “瑶姐姐,既然要学,我就一定会学好的,我不会贪玩,你相信我吗?”小孩子总是需要人鼓励。

  “二楼有一些关于木匠雕刻的书,你自己去选选。不过只可以看这类书,其他类别的你暂时不要看。”

  “太好了!”瑶姐姐允许他去二楼看书,城外的小心思活络起来,“好,我保证不看别的书。”

  “那瑶姐姐,我先去了。”

  男童“咻”的一下,只看到一片红影窜进了不远处的书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