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娇医难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 符纸去向

娇医难当 南晴空 2044 2019.08.15 23:14

  “哥,”雷鸣压低嗓音,四下张望以后才继续,“掖庭安全吗?”

  钟云疏一怔,“雷大人,现在才担心?”

  两人眼神交汇,又各自移开。

  “哥,”雷鸣长臂一伸,勾住钟云疏的肩膀,“我赶这么远的路,怎么也该请我喝盏茶!于公,我暂代侍郎,你也应该尊敬上官,奉上一盏茶。”

  简单来说,雷鸣要喝茶。

  “雷大人,真是对不住,”钟云疏并没有推开雷鸣,而是领着他往自己的屋子走,“掖庭如今艰难非常,茶叶茶盏都拿出去换粮了,还请大人多多体恤下官。”

  一进屋,雷鸣就被里面的陈设家俱惊到了:“这……”

  钟云疏之前嘱咐工匠们,凡是沈芩订做的,别忘了也给他做一份,所以他的屋子基本就是沈芩医屋的修整版,只是没有诊室,有更多的墙面可以写写画画。

  “哥,你怎么想出来的?”雷鸣羡慕地坐到桌椅前,“这个可比矮几席地舒服太多了,哥……”

  “不行,”钟云疏毫不留情地打断后面的话,“李二狗带回了什么消息?”边问边取了纸笔,盯着雷鸣。

  “纸符价高,纸是丰阳黄染棉纸,字是朱砂所绘,我让李二狗去查了永安所有的丰阳黄染棉纸,还有朱砂和朱砂笔的来源。”

  “李二狗跟踪僧侣,查到了永安供应丰阳黄染棉纸的铺子,然后又顺着铺子查到库房,哥,你猜库房在哪儿?”雷鸣的叙述总要卖关子。

  “狗爬地附近。”钟云疏一针见血地指出来。

  没错,雷鸣喜欢卖关子,偏偏钟云疏从来不上钩。

  “……”雷鸣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知道?!”

  “寺庙道观和永安附近的舆图,我已经烂熟于心,”钟云疏淡然自若,“寺庙道观都称符纸是秘制之物,永安城上下的符纸和清儿身上的几乎完全相同,可见,符纸出自一方之手。”
“靠符纸谋利,百姓信则财源滚滚;百姓怨,就是自掘坟墓。他们一定会把库房设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严加看管,不能让百姓知道符纸并非各大主持所制。”

  “事实上,如果没有李二狗,我都不知道永安附近有这样的地方。之前你说,李二狗提到,狗爬地附近村落的人都被调换过。”

  “没错!”雷鸣设想的差不多,又不太一样。

  “符纸流向,你可清楚?”钟云疏坐得随意,身体放松。

  “少则三日,多则五日,就会有符纸经人背运下山,到距离永安城三十里的分发,然后再运送到所有售卖符纸的寺庙和道观。”

  “这些符纸还分三等,最好的都供给官邸宅府的女眷们,她们敬香做法事以后带回宅中;二等,则是富户或殷实之家;三等,给寻常百姓。”

  “还有,一等最好的,不收任何费用,但是一场法事或者功德,花费不菲。”

  “永安城现在人心惶惶,去寺庙求心安的人络绎不绝,富户或殷实之家,在庙中许愿还愿,超过一定数额,就不再另收费用;三等却完全不同,给钱、做工或者卖儿卖女……”

  雷鸣不说还好,一说就气不打一处来:“哥,你说说,这还是不是人做的事情?”

  “钱物去向呢?”钟云疏再次打断他,若是按照雷鸣的性子,这通火发完至少半个时辰,时间不等人,符纸之事影响深远,必须尽快处理。

  “都在功德箱里,但是,”雷鸣像个指针似的,钟云疏指哪儿就是哪儿,立刻回答,“李二狗和同村人盯梢了许久,看到有人假扮僧侣,从功德箱取钱物。”

  “寺庙中的僧侣们视若无睹,想来也是主持默许的。“

  “……”钟云疏沉默不语,捏着笔准备记录的手,指尖捏得隐隐发白,忽然抬起头,眼神里满是肃杀,“这么几日,你只查出这些来?”

  雷鸣嗷嗷嗷的不服:“李二狗他们总要调教吧?总共这么几日,能查出这么多很不错了!”

  提起李二狗,钟云疏想到另一桩事情:“既然李二狗说附近村民都不是原有的居民,你们有没有去查看其他村落?”

  “哎哟,哥,你上次派李二狗带人抢人,陈虎和赵箭那两个二楞子,就没想到把活祭的那些人抓回来审问?!”

  “万一,主持活祭的那些人,与符纸有什么关系,岂不是一举两得?!”雷鸣听李二狗说的,陈虎和赵箭只顾保李寡妇母子俩,并没有抓捕这些可疑的村民。”

  “雷大人,雷侍郎,我只是主管掖庭,没有大理寺文书,怎么能让人抓他们回来?再说,抓他们回来搁哪儿?送大理寺去?!”钟云疏更加千头万绪。

  “哥,现在该怎么办?”雷鸣不是没有主意,而是钟云疏手下的人更容易打听到消息。

  “继续查,查主持活祭的头人或者首领,如果发现他们真的与符纸有关,立刻奏请大理寺拘捕,身旁的人也要严查。还有,让义母小心静园内外。”钟云疏因为活祭想过无数可能性,就是没想到活祭可能与符纸有关联。

  “是,”雷鸣被这么几句话一说,立刻觉得肩上重担压下,“那我现在回去了。”

  钟云疏点头,忽然又改变主意:“你想个法子,让我和沈芩进入沈宅一趟,不能惊动任何眼睛。”

  雷鸣傻眼:“哥,沈宅附近每日有至少三拨人盯着,晚上更多。沈家案子一结,就连我都找不到名正言顺自由出入的理由。”

  “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钟云疏站起来,简单粗暴地问:“行还是不行?”

  雷鸣一下子颓了双肩:“沈姑娘嘛,也许我还能让她女扮男装,混进去;可是,哥,你就不行了,多少眼睛盯着你,再加上你那双特别的眼睛……”

  “行还是不行?!”

  钟云疏只问自己想知道的。

  雷鸣在屋子里暴走了两圈,忽然眉开眼笑起来:“哥,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你打算用什么方法?”钟云疏深刻认为,雷鸣除了脸好看、脾气好,其他没一点可以赞美的。

  “那你就别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