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入梦盛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告与先祖

入梦盛唐 一盏清水茶 3430 2019.07.12 16:46

  待苏思瑁离开,闻达看着门外跪的密密麻麻的人感觉都疼,自己还没开始挣钱这花钱的就来了。

  这可是整整五十人,以后他们都是为自己一个人服务,太奢侈了!不过还可以挑选一些先把家里安保的事情弄个框架,但是这群人不是那么安全,李林甫都派人监视自己,怎么能放过往这种人里塞间谍的机会,这可是一劳永逸的活,不光李林甫自己宫里的那位干姐夫说不得也有眼线在其中。

  真是让人头疼。

  “喜伯伯。”

  “老奴在。”

  “去带他们收拾收拾,我见不得这么乱。男的归你管,女的交给莲婆。府上的人多了,也杂了,就多劳你老人家费心了。”闻达在说最后几个字明显的加重了语气。

  喜管事好歹也是经历过闻家鼎盛时的小尾巴,自己小主人一说出这种话他就明白什么意思了。这群人里有他人的眼线,这种世家大族都会做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谁安排的,但是不影响把他们全部都揪出来。

  “老奴省的。”喜管事恭敬的说道,但是语气下有些些许寒意。

  “陛下对我这个小子真好。”说罢便走入府内。这么多人他是管不过来了,术业有专攻直接交给喜管事就是了,自己要考虑的是这些人的吃饭问题。

  闻达临走前说了这么一句话,喜管事明白了,这群人里想必也有皇帝的眼线,不过也是一个突然从仙界而来的人,皇帝不论如何都要掌控在自己手里,这人动不得。那剩下的就不要怪自己残忍了,细作,自他们穿上这身黑纱时,就应当有死的觉悟!

  闻达一如府内,喜管事接过老忠递来的鞭子,在空中打了个鞭花,“啪”一声清脆的声响在空气中炸开。

  一声凌厉的声响,将跪下台下的众人吓的瑟瑟发抖,他们解释犯官家人,他们已经有了别人奴役的觉悟,可他们心里也期待有一个可以善待他们的主家,看如今这架势……众人也是内心一寒。

  “我不管诸位以前在那座高庙,今日入得闻府,就是闻家的家仆,胆敢有二心者,莫怪莫家手段残忍。”喜管事一手叉腰,一手持鞭现在府门中央大喝道。

  其实在这些官奴被押解来时,坊内的居民已经将闻达围的水泄不通。他们只知道闻家没落,只剩下一个败家的小子,说不得过不了几日,这小子连祖宅也会丢掉。如今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奴仆跪在府门外,着实让他们意外,早早的在这里围观。只见平时对街坊邻居一向亲热和气的喜管事,如今正气势腾腾的现在府门口教训家奴,一众邻居也是一阵唏嘘,这闻家又要崛起了,喜管事不亏是曾经的大管事,有威仪。

  “男人站在左面,女人站在右面。”喜管事冷冷的说道。

  下面的人看着手持长鞭的喜管事,在畏惧的支使下快速的分成两面,惊恐的不敢抬头看喜管事一眼。

  喜管事环顾了身边的几位老人,说道:“莲婆!”

  莲婆慌忙行礼说道:“奴婢在。”

  “这里的女人你全部引去,给她们好好的收拾收拾,就安排在内院。”

  “喏。”莲婆不敢怠慢,府上人多了,自然要分清楚,如今喜管事已经下令,主人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自此她莲婆就是内院的管事。

  一众妇女被莲婆引入府中后,喜管事扫视了一遍跪在台下男人们,女人中固然有奸细,可喜管事毕竟是男人现在也没有办法立即排查,只好先放他们到内院。

  喜管事一言不发,就如草原上的鹰隼巡视自己领地,一双鹰眼不断在这里扫视,仿佛能看透任何人的秘密,台下跪的人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心里直发怵。

  “闻柏!”喜管事喝道。

  闻柏看着自己的耶耶一脸严肃也不敢怠慢,拱手行礼说道:“在!”

  “引这些人入院,让他们在院中列队奔跑,任何人不准偷懒,我不说停任何人不准停。”喜管事中气十足的说道。

  “喏。”闻柏高声回道,语气中带着些许兴奋,没办法不管是谁家的儿郎都有一颗当统帅的心,如今自己的耶耶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欣喜不已,立刻抄起了长棍,让这个奴仆在院中奔跑起来。

  闻达可不管外面的火热,送走苏思瑁闻达就匆匆的跑去看自己的赏赐去了,整整一万贯的通宝,自己卖给火寻荣不过才买了五千贯,老李就是出手阔绰啊!

  整整一万贯堆满了真真一个房间。“啊!金钱的味道,让人着迷啊!”闻达陶醉的说道,这一万贯自己可是得想想怎么花,自己也是土豪了!

  “不是说有什么珍珠啥的吗?东西呢?还有玉璧吗?”用一个玻璃瓶自己还能换到宝玉,想都不敢想,老李要是知道这饼子在后世的价格,怕不是要气的吐血呦。

  “大郎。”喜管事直接就打断了闻达的幻想,突然一声把闻达吓了一大跳。

  “干啥?不是让你去安排那些人吗?”

  “老奴让阿柏暂时处理这些人,我先过来将大郎的赏赐说与大郎。”

  “有什么好说的?不是都在这里吗?”

  “这里只是铜钱,贵重的东西在暗库之中。”

  “还有暗库!”闻达没有想到自己一个这么落魄的家里还有暗库。

  “大郎……”本来还想说什么,不过转念一想大郎没了记忆自然什么也不记得了。“这是暗库与钱库的钥匙。”说罢便将几把钥匙递给了闻达。

  闻达接过钥匙掂量了一下,自己要这些钥匙做什么,自己一个这么大的“老板”,这种小事还用自己费心吗?于是大度的说道:“这些钥匙你拿上便可,我对喜伯伯是一万个放心!”

  闻达这句话就像是后世老板的安慰员工的小手段,不过喜管事还是很吃这套,感动的说道:“老奴定不会辜负大郎的信任,定不会让府上的财产又一钱的丢失。”

  闻达拍拍喜管事的肩膀,好想说一句好好干我看好你,可转念一想这也太轻浮了,一点都显示不出自己内涵,便说道:“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快快带我去看看暗库。”说是去看暗库,其实就是看珍珠,玉璧,闻达的屌丝心态一览无余。

  喜管事将钥匙收好就带闻达到了府上的暗库中。闻达去过平遥古城,见过清朝商人修建的地下钱库,如今在闻府的暗库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硕大的暗库中就孤零零的放着十斛珍珠,在昏暗的灯管下显得十分寒酸!以后得抓紧赚钱,给这暗库填满了,到时候睡在这里都舒服。

  “好了走吧。”闻达临走前带走了两颗珍珠,自己家里有没个女主人用不上,与其让它们在暗库中蒙灰还不如给吉祥如意一人一颗,让她们也也高兴高兴。

  “大郎,今日得了圣人的恩赐,是闻家多久没有过的荣誉。大郎如今更是贵为男爵,应当去祠堂中拜祭一下先祖,告诉先祖这个好消息。”

  一说去祠堂,闻达就有些心虚,从前他也是不信鬼神的,可这次从二十一世纪来到大唐,由不得闻达不相信一些神秘的东西。万一闻家的先祖在天之灵发现自己这个冒牌货,自己不就完蛋了吗?自己虽然被老李封了一个天师,可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自己真的不会做法,对付不来鬼神。

  现在自己不去也不行了,喜管事以前就和自己说过一会,只是一直都没有闲下来,如今自己也是渭南县男了,看来这次祠堂是多不过了。

  “是得告诉先祖。”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一进祠堂闻达便径直走到牌位下的蒲团上跪下,心虚的闻达都不敢大量上面的牌位。一个个牌位就像一双双眼睛盯着闻达,整的闻达浑身的不自在。

  “各位,真是不是故意的,我来到这大唐也不是我的错,如今我成了你们的后代自然断不了你们的香火。还有就是闻家,就算是为我自己,也必须让闻家崛起。这身体可是正儿八经的闻家子弟,以后我定会好好的为闻家传宗接代,绵延子嗣的!”

  “大郎上香。”一旁的喜管事递来了三只香。

  闻达接过三只长香,三次叩首之后闻达恭敬的将香插入香炉里,一旁的喜管事给闻达递来一个纸团,小声说道:“大郎按着这个念。”

  “子孙闻达,得圣人垂青,为渭南县男……”看不出来喜管事还有这种才思,一手自夸的话写的闻达都脸红。

  读完了这些话,闻达对着牌位有事深深的一个叩首,诸位先人,小子说到做到,就保佑小子在这个陌生的大唐平平安安吧。

  一旁的喜管事将圣旨摆在了牌位下的最中间,这是光宗耀祖的凭证,自然要与先人一同供奉。

  许久闻达缓缓的站起来,“走吧。”

  两人刚出祠堂大门,喜管事恭敬的递上一个锦囊状的东西,“这是大郎的银鱼袋,以后大郎凭借这个东西就能自由出入宫门。”

  闻达在后世听说过这个东西,这是官员的象征,可是自己也不是官员,怎么老李给自己一个这东西,就为了方便他进出宫中吗?说实话闻达也不想要这个东西,权利的漩涡容易将人吞噬的一干二净,珍爱生命就应当远离官场。

  “大郎如今得了男爵,府上也有了新的奴仆,是不是要宴请一下宾客。”

  发达了就请客,这是自古以来中国人的思想,可是想请客该请谁,自己在大唐除了康必烈还有别的朋友吗?开上宴席给谁吃?

  “是应当宴请宾客,可是我有宾客吗?到时候来上一大堆扫秋风的,还不够丢人的。”

  闻达一句话就噎着喜管事了,确实以前的闻达是什么,活脱脱的浪荡子,交的都是一些酒肉朋友,剩下的就是平康坊的小娘,宴请他们确实有失身份,还不如不请。

  “有了了爵位的确是好事,好事就要庆祝,不如给下面的人一些赏赐吃顿好的就可以了。”

  这确实也是一个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那老奴去办。”

  “对了,换一些银裸子来,这样出去也方便携带。”

  “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