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少女仍未长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琥珀

少女仍未长大 芝麻豆粉 2139 2020.09.16 20:06

  “你醒了?”

  白起感觉自己睡了很久。

  “你发烧了,昏迷了一天。幸好这附近找到了一些草药,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穿着驱魔师的衣服,手里拿着像死神镰刀一样武器的少年。

  “你是谁?”白起这样问道。他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全部力量一般。

  是的,他开始变得虚弱。一天一天,自从用力量帮桔梗重塑了身体之后,他的力量就开始减弱。

  到了现在,他竟然会发烧会生病,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一样。

  这是在预示着自己,也快要走到尽头了么?

  “我叫琥珀。”

  “珊瑚的弟弟?”

  “你认识我姐姐?”琥珀有些惊讶。

  白起坐起身,“我昨天好像做了一件比较疯狂的事。”

  是的,他灭了一个整整一个族群。

  做出这样的事,他并不奇怪。

  人总是矛盾的,一方面不想杀人,一方面又会将生命看得无比轻贱。

  “我答应过一个家伙,会尽量控制自己杀人。看来,食言了。”白起说话的声音很飘忽,“可以帮我一个忙么?”

  琥珀看着这个家伙,有些奇怪。

  他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个人有任何的杀伤力。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人,怎么可能杀得了人。甚至于,给他一把刀都不知道能不能拿起来。

  不过,他还是答应了白起的请求。

  白起拿出了一把刀。

  如果杀生丸在这里一定会震惊。

  那是天生牙。

  不,是天生牙最初的模样。

  “拿着这把刀,去昨天找到我的那个地方。把那些人救活,相信我,只要那愿意救下他们,就这把刀就一定可以帮你实现。”

  “作为回报,我会帮你解决奈落。”白起这样说道。

  在离去之前,白起苍白的脸涌现出异样的潮红。

  “去见见你姐姐吧。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那都是无法避免的。与其沉沦在过去的错误,不如一起面对。”

  “也许你觉得我说的完全有些多余。可现在,你姐姐需要你。如果没有你,她的人生或许就被完全摧毁了。”

  摧毁她人生的罪魁祸首就是你眼前这个人。

  琥珀不知道救的这个人是谁,说的话也有一些莫名其妙。可受人所托,他还是去了一趟白起昨天所说的那个地方。

  惨祸。

  简直就像是战场一般,不……准确而言就像是处刑战败的士卒。

  空气中凝结的血腥之味,昨天那一场暴雨不仅没有冲刷干净,反而更显浓郁。

  阴风怒号,像是冤魂往死凄厉的嚎叫声。

  “只要你想,就可以救他们。”

  白起的话犹在耳边,琥珀握住了那把刀。然后,看到了冥界的接引使者。

  那些小鬼徘徊在尸体四周,想将死者的魂魄带出。

  一剑,又一剑,一刀,又一刀。

  刀身上散发出神圣的光芒,最后在琥珀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所有尸体的伤口在眨眼之间愈合。

  “我们这是在哪?”

  “发生了什么事?”

  琥珀看着这和神迹一般的一切,偏偏又如此真实地出现。

  他想到了白起临走前的那句话。

  “姐姐?”

  心里涌现出不安,姐姐一定出事了。

  他从未如此笃定。于是,来不及接受感谢,琥珀连忙动身。手中的刀指引着方向。

  只要你相信,就可以做到。

  犬夜叉赶到的时候,找到了珊瑚,也找到了弥勒。

  只是,他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珊瑚。还有,他不明白为什么弥勒会如此轻易地背叛。

  “珊瑚,一切都是我的错。”弥勒挡在了红叶的面前,“如果你要杀,就杀我好了。”

  “她是无辜的。她的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我不能让她死。”

  桔梗看着这一切,闭上了眼睛。

  你根本不知道她为你付出了多少,却只顾自己一个人去幸福了。

  白起,你的目的达到了。

  这两个原本无比相爱之人,走到现在,终于再也无法回头。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

  犬夜叉冲过去给了弥勒一拳,“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珊瑚为了你,到底牺牲了什么!”

  这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你就成了家,有了孩子。

  那珊瑚呢?

  她所做的那一切,意义在哪?

  “没事的,犬夜叉。”珊瑚开口了,“我还活得好好的。那个家伙没有把我怎么样,我只不过是献出了自己的身体,每天接待不同的男人。”

  “有些事情习惯就好。”珊瑚这样说着,她的手中拿着剑,那是丛云牙。

  可是,这一刻,谁也没有注意到。

  弥勒听着这些,有些难以置信。

  “珊瑚,你说什么?”

  戈薇说道,“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个骗局。你身后的妻子,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为了救你,珊瑚去求了白起。”

  “我们都以为,白起再怎样,不过是会杀了珊瑚而已。可谁知道……”

  弥勒的喉咙发干,世界开始崩塌。

  “红叶,这一切都是真的么?”

  红叶,那个单纯的狐妖,她哪里知道这些。她从未离开过这里,白起是谁,她不知道。珊瑚是谁,她也不知道。

  她只是看到了被珊瑚杀死的那些狐妖里,全是她的亲人。其中,和她最亲近的泠,此刻就被她抱在怀里。

  “我的人生,已经没有意义了。”珊瑚看着弥勒,微笑着说道,“法师,你要带着我的那一份幸福,好好地活下去。”

  那简直就像是诅咒。

  丛云牙穿过了珊瑚的身体,带走了她的生命。

  不!

  桔梗离开了,她不忍再看下去。

  只是,她终于明白,一切的渊源都从白起开始。想要结束这一切,白起就必须死。

  犬夜叉也离开了。

  他没有办法再待下去,他看错了弥勒。他原以为弥勒纵然再不靠谱,可对珊瑚的感情始终是真挚的。

  犬夜叉当然不会明白。

  也许最初都是真挚的,山盟海誓在脱口的那一刹那也是发自内心的。可时间的可怕在于,它会让一切都慢慢变质。

  也许更好,也许更坏。

  雨雀跪在了白起的身前,“主人,姐妹们……都死了。”

  死了么?

  白起有些出神,没想到一场游戏,到最后竟然会演变成这样的结局。

  人心,不就是如此么?

  那本就是一场梦境,真正真实的只有弥勒抱住的那个人。

  人心易变,禁不起丝毫考验。

  所以啊,斗牙王,当初我才想要你的身体。我想成为妖,成为一个单纯至极的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