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创造新的惊吓记录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238 2019.04.26 18:30

  金条被辛玥拍进泥土,傅宏臣推开她,连忙蹲下身子去捡金条。

  辛玥被推倒,摔在泥土里,埋在泥土中的机关啪的一声被按下。

  “唰”地一声,从头顶砸下一根削得尖锐木柱子,像火箭一样直冲辛玥而去,辛玥瞪大眼睛,发出尖叫。

  “啊!”

  两眼一闭晕了过去,恍惚意识里她感觉有人扑过来,将她护住,一声闷哼在耳际响起,炙热的气息夹杂了点血腥味,只短暂停留在她身上,又快速离开。

  她感觉自己被人抱着摇了两下,还轻轻拍了拍了脸,最后她的人中一阵痛,被掐狠的刺激让她醒来,缓缓睁开眼睛。

  入眼的是傅宏臣那双漆黑发亮的双眸,眸色里担忧和歉意也毫不掩饰,倒是让辛玥心头荡过一层波澜。

  可等她再回过神,看到自己屋里的一切,血气又再次涌上脑门。把刚刚那一点点波澜冲得一干二净,猛地推开他,大吼:“你少碰我!”

  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的房子,我的房子!傅宏臣你这个混蛋,你还我房子。”

  竟然就这样毁得面目全非,毁得她痛心不已。

  傅宏臣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像耍赖的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大哭大喊,数次抬手都最终放下。

  “对不起!”

  可辛玥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根本没听到这句诚恳的道歉,并且越想越气愤,扑到他身上,抓住他的衣服怒视数秒,满脸泪水的她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冷血无情,狼心狗肺!我救猪救狗都好歹能吃,能看家护院,你呢!不仅给我到处惹麻烦,还把我家拆了,到处装暗器!你怎么不把自己拆了,给自己绑个炸弹!”

  说罢对傅宏臣发了狠地又捶又打,嘴里还不停地骂人。

  傅宏臣面无表情地让她尽情发泄。

  正骂得起劲,打得过瘾的辛玥感觉手上湿湿的,有新鲜血液的味道,她没有受伤,哪里来的血?

  辛玥一抬头,发觉他的额头有极细的汗珠,顺着侧脸缓缓滑入脖子里。

  他受伤了!还强忍着疼挨她揍。

  粗暴地撕开他的衣服,肩胛骨鲜血淋漓的伤口瞬间刺激了她的所有感官。

  理智上线,她总算冷静了一点,“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仔细查看他的伤口,眉头皱得紧。肩胛骨的伤口已经崩开,血正缓缓往外流,她想起他替自己挡了一拳,又被那个木头暗器撞了一下,这下伤上加伤,又成了重伤病患。

  “你没事就行!”

  心被猛抽了一下。

  要赶走他的念头瞬间被抛得九霄云外,什么小偷,什么房子大改造也不及眼前他的伤来得重要。

  “走,上楼!”

  扶着他回到书房,拿出急救箱,一边准备东西,一边说:“把衣服脱了。”

  傅宏臣依言,缓缓脱去身上的衣服,辛玥蹲在他面前,手法纯熟地给伤口止血,缝合,上药,最后包扎。

  包扎的时候,再次看见傅宏臣光溜溜的上身,无数深浅不一,形状各异的伤遍布整个背部。虽然已不是第一次瞧见,辛玥还是猛地被震撼了一下。

  手不经意地触摸到他背后那些伤疤,感受到疤痕很多都没有经过好好地缝合,即使已经愈合,辛玥也能判断出当时受伤时那些伤口有多深,有多疼,血流得有多凶。

  住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她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自己的事情,就连她锲而不舍地追问,他都不肯透露半个字,就连自己的家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一个人到底经历了多么惨烈的事情,遭受了多少的苦痛才能让自己伤痕累累,性情冷漠又无情,嘴里还都是正常人都无法理解的奇特逻辑。

  为了方便包扎,辛玥不能蹲着,只能弯下半个腰来,俯身给傅宏臣包扎的时候,额前的发丝时不时落下一撮来挡住她的视线,撩了两次不成功,任由头发调皮地在眼前晃来晃去。

  傅宏臣垂眼,视线停在那撮来回跳舞,还时不时划过他脸颊的头发,柔软的触感令他情不自禁地伸手。

  当他轻轻拂开那撮俏皮的发束,正打结的芊芊玉手霎时一抖,指腹与肌肤之间细痒地触碰皆是让彼此为之一怔。

  他在做什么?知错了,讨好我?

  辛玥露出疑惑不解的眼神,傅宏臣眼底异样情绪已经隐去,淡漠又坦荡地与之对视。

  额前的发丝随风飘散,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在芦苇荡里玩耍嬉闹,郁郁葱葱的芦苇随风摇曳,花絮纷飞,好一幅蒹葭秋雪的美景,令人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去捕捉那样的美好。

  最后还是辛玥定力不够,自动投降。

  直起身子。

  “小偷呢?”

  辛玥没听到楼下有动静,怕他真的犯错。

  “走了!”

  傅宏臣默默地穿上衣服,答。

  辛玥虽然不太相信他会这么轻易放过小偷,但也觉得傅宏臣没有必要骗她,“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傅宏臣抬眸看了她一眼。

  “好歹我们也同住一个屋檐下这么长时间,这又是我家,我总归有权利知道真正原因吧!”

  她始终不相信傅宏臣刚刚简单的警戒二字就是理由。

  “不习惯!”

  “不习惯什么?”

  没让他缺衣缺粮,就差把他当祖宗伺候,他还不习惯什么。

  “一切!”

  于是辛玥听到了又一个天方夜谭的理由,长期隐藏在暗处的他对这样全透明的生活环境,把自己完全暴露在外界让他极度不适应,他想方设法地改变这个环境。

  辛玥边听,边左看右看,在找能够扶住的支撑物,她怕自己会昏厥过去。

  为什么他每次都能给自己创造新的惊吓记录?

  算了,看在他不顾自身安危,舍命救她于虎口的份上,她还是不要再深究房子的事情。

  见他又穿起那件破烂衣服,走过去打开衣柜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递给他:“这衣服又旧又脏不知道沾了多少细菌,我不想你再来一次伤口感染。”

  傅宏臣手顿住,默默照做。

  走到房门口,她又停住脚步,背对着他:“傅宏臣!”

  夕阳西下,余晖映照着她纤弱的背影,黑眸转动,望向窗外的天空。

  “还有半年我就要毕业,对于我来说这段时间尤为重要,所以我希望今天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否则我会变成从犯,犯包庇罪。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和梦想都会毁于一旦。算我求你,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别毁了我的人生,行吗?”

  软糯带了点哭音的祈求让傅宏臣生硬的声音多了些许温顺。

  “好!”

  辛玥握紧拳头,强忍自己的情绪波动。

  “还有,我的卧室不准动,其他的你随意!”

  这是她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放我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