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谁会来照顾他?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061 2019.04.21 16:16

  短暂的沉默之后,傅宏臣收起小刀,却没有放开人,问:“地点!”

  “我带路!”

  “地点!”

  傅宏臣重复一遍,扭着他的力道猛地加重,声音骤狠。

  “朝平街凤里巷那片老平房,没有院子,门口就一铁门。”

  刚说完,傅宏以同样的手法,快狠准地一掌落在他后颈神经上。

  刀子眼睛一闭,昏厥过去。

  五分钟后。

  房门被关上,屋子里回归平静,书房里没有床垫的木板床上躺着被打晕的刀子。

  刀子离开后,辛玥紧绷的身体才稍微放松些,她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只是觉得又困又累,身体疲乏得让她上下眼皮几乎要粘在一起,脑袋一下又一下地下坠。

  但她不敢睡,只能时不时让被反绑的双手互掐,掐得她硬撑着不睡觉,等刀子回来。

  “喔喔!”

  也不知道那个杀手到底把自己带到哪里来,竟然还能听到鸡打鸣,也难怪刀子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

  “哎哟,我的脖子!”

  被刀子打晕的黑彪终于醒了,他皱着眉头,揉着脖子。

  “刀子这个王八蛋竟然敢阴老子。”

  他像想起什么,猛然朝辛玥看来,看到她还被绑在椅子上,脑袋耷拉着,不知是死是活。

  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伸手想要去探她的鼻息,确认是否还活着。

  “要确定人死了没有,探鼻息没用!”

  突然出声的辛玥吓得黑彪猝不及防,打了个哆嗦。

  辛玥抬起头,清亮的眸子里盛满了寒冰,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她半边脸,看上去有那么一些惊悚。

  他瞬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看什么看,要不是你,刀子怎可能背叛我。”

  辛玥冷哼,“小人之心。”

  黑彪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脸上的横肉把他衬得更凶恶。

  “那你呢,你是医生,不救死扶伤,却耍阴!”

  不为所动的辛玥淡淡地抛了句话。

  “这要感谢你们给我演了一回现实版的农夫与蛇!”

  黑彪愣住了,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羞愧,垂下眼睫:“从我决定走上这条路开始,我就预备自己有一天会横尸街头。”

  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是刻在每个人骨子里的最初认知,黑彪原本也是家庭幸福,成绩优异的三好学生,可后来父母离异,母亲忙于生计对他疏于管教,上了初中以后他再无心读书,并认识了社会上的小混混,最后走上了这条歧。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结婚生子。”

  说到此处,借着灯光,辛玥看到了这个粗犷的男人脸上出现了一丝柔情,古惑仔的爱情其实也很简单,两个人彼此相爱,生儿育女,像普通夫妻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

  “五年前那次争夺战,很多兄弟死的死,伤的伤,堂内核心人员也损了不少在警察手里。刀子的妈就是不幸死在了其他帮派的打手手里,那年我儿子刚满十岁,为了他们母子安全,我不得不将他们母子送走。”

  有些事做过就无法反悔,有路错过就无法回头。黑社会的恶性斗争,不仅让许多无辜又年轻的生命定格在那一刻,也让无数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我死不足惜,但我老婆孩子好不容易过上平静的日子,我不希望再因为我连累到他们母子。”

  他将手指插进没几根的毛发里,每一个词都说得那么苦痛,无奈,就差泪流满面。

  辛玥念及黑彪出于对家人的保护,才不得不绑架她,也不再出言讽刺他,只是请求:“你不能私自放我,那你带我一起走,警察一定能保护你和你家人的安全,你根本不必害怕他…”

  “是吗?”

  一个人影悄然无息地到来,他穿着全黑的衣服,朦朦胧胧地被光圈包围!

  辛玥认出他脚上那双艳红色骚包的运动鞋。

  像毒蛇的眼睛,慢慢朝他们靠近。

  黑彪眼底的情绪泄露了他的内心的惊惶,不自主地移动了脚步。

  等他走近,辛玥才注意到此人这次戴了一个黑色的口罩,只露出他那双带着讥诮神色的眼睛。

  见辛玥完全不害怕他,他又是轻轻一笑:“黑彪,你做得很好,现在可以走了。”

  闷在口罩里的声音听上去很冷,或者说压抑着他最后的耐心。

  黑彪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问:“你真的肯放过我!”

  “当然,还有你的家人,我也绝不会动他们一根寒毛。”

  辛玥心存一丝疑虑,刀子明明没有回来,为什么他会放过黑彪?这不正常,人若反常必有刀,言不由衷定有鬼。

  “不…”

  辛玥出口一个字就被杀手狠狠钳住下巴,痛得她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尽力气用摇头的动作来挣扎。

  黑彪不知道他会怎么折磨辛玥,他也无法阻止,最终只能慢慢转过身去,向门外走去。

  “砰!”

  沉闷的、近在咫尺的声音。

  辛玥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就在黑彪踏出门的那一刻,他的背后仿佛长了眼睛,抬手举枪。

  黑彪嘭然到地,一枪毙命,鲜血从他的后脑勺快速流出,暗红色的血液带着恐怖的味道徐徐飘来。

  辛玥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眼里却是悲愤地怒视他。

  “啧啧,真是个心地善良的美人,被人当众羞辱,还不计前嫌地救了他两次,被人绑架,还为绑匪流眼泪。”

  他怎么会知道?难道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医院?他到底为什么要对付福朝阳?

  冰冷金属贴在她的脸上,指腹拭去她的泪水,好似怜惜地看着她:“既然你这么情深义重,那你就代替他去吧。”

  狞笑地将枪口塞进辛玥的嘴里。

  “啪嗒”一声。

  打开了保险盖,手指缓缓扣住扳机,一点点地准备蓄势待发。

  辛玥的心一点点往下沉,这一刻她脑海里回想起了许多美好的画面,童年的无忧无虑,学生时代的快乐趣事,出国留学时的种种际遇,实习之后的各种挑战。

  还有她的家人,朋友。

  甚至在一刻,她还想到了病还没治好的傅宏臣,自己死了之后,他该怎么办?谁会来照顾他?

  李婆婆那里,又该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