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这份大恩来日必当涌泉相报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017 2019.04.16 09:58

  这种气场方圆五百里寸草不生,连只活物都看不到。

  不对,这唯一的活物不就是她自己嘛!

  收拾完桌面,又回到餐桌前,在傅宏臣对面坐下来,从把金条递了过去,迎着他询问的目光,解释:“你的金条还是自己留着用吧。”

  可傅宏臣冷眸一抬,只是看了她手里的金条一眼,竟然站了起来,往电视机走去。

  等辛玥眼看着他走到电视机前,才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心惊胆颤地问:“你要做什么?”

  有摔她手机的前车之鉴,难保他不会砸了她的电视。

  傅宏臣不语,只是目光紧紧地盯着辛玥身后的电视机。

  “那是电视机,不是炸弹也不是武器。”

  辛玥即刻明白了他眼中的考究,开口解释,又怕他不相信似的,转身打开电视机,声音和画面充斥整个屋子。

  看到电机里的正打得激烈的战斗突然被敌军的一颗毒气弹逆转,无数人中毒倒下,战壕里一片痛苦的惨叫声,呼救声,场面十分混乱,残忍……

  他双目流露出深深的痛楚和自责,辛玥看着他的眸色越发暗沉,本来血色的双唇被抿得发白,垂于身侧的双手握掌成拳,骨头的关节因此发出声响,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管你是什么人,请送我回到,让我回去…金条如果不够答谢姑娘,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会把这条命还给你。”

  辛玥怀疑自己听错了,吃惊地啊了一声。

  “你明明答应过我,只要好好听你的话把烧退了,把伤养了,你就带我回去找我的亲人们,你不能反悔。”

  那还不是因为他那天烧得厉害,又伤得重,自己只能乱说一通,他今天要不提醒,早都被她抛大西洋海底去了,他竟然还当真了。

  是真的烧糊涂了,还是怎么了?这到底打哪里来的怪胎思维。

  “不要再拖延时间了,耽误一秒都会有很多人失去性命,你不能骗我,快带我回去。”

  这番连珠炮般的话让辛玥一个头两个大。手里那块金条被她捏得刺痛手心。还没等她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听见‘扑通’一声。

  傅宏臣双膝跪地,声音虽冷,却已是恳求万分:“傅某求姑娘念在同胞的份上,送我回去。这份大恩来日必当涌泉相报。”说罢还要给辛玥磕头。

  辛玥被他这一跪吓得不轻,赶忙拉住他要磕头的身子,急急地解释:“你别这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傅宏臣依旧长跪不起,“你别骗我了,大娘就是用这个铁盒子把我拉出来,救了我的命。这个铁盒子和大娘家的一样,所以请你送我回去。”

  辛玥简直要晕,这人真的病得不轻,二话不说,抓起遥控器就换台,不停地换:“只是电视剧,这些人都是演员,你…你是不哪里不舒服,要不我带你去医院检查吧!”

  她越来越担心他是不是因为之前受伤太重,又反复高烧把脑子都烧坏了,要不然怎么会连现实和电视节目都分不清了,这太可怕了!

  傅宏臣眸光里的锋芒一下子消失殆尽,在辛玥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捂着肩胛处,微皱了一下眉头,站在电视机前许久没有回神。

  电视里正在播放综艺节目,节目里的嘉宾们笑作一团,欢乐不已,可他的脸色却一点一点变得面如死灰,或者更应该用心如死灰来形容…

  他虽然很快恢复平静,但他的眸光变得令人不寒而栗,浑身都是散发了一股狠鸷的戾气,盯着电视节目,“我要回去,他们都在等着我,等着我回去团聚。”

  一字一句都咬得特别重,就像一个毕生目标,不成功便成仁。

  这是他第N次强调要回去,可是到底回去哪里呢?

  等等,他说的会不会是…?

  辛玥抓住了重点,不可置信地反问:“你…你到底是做什么?”

  那人如鹰一般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辛玥,有了被骗的前科,现在看她的眼神都是警惕和不信任,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她之后才答:“保密。”

  结果就是傅宏臣认定了辛玥有办法帮他回去,而故意不作为,再也不肯回到李婆婆家,原本一句善意的谎言最后变成了搬起隔壁泰山压在自己身上。

  得,她成大闹天宫被如来佛祖收拾的孙大圣……

  辛玥郁闷得想要爆三字经经。

  “哈!”

  辛玥没形象地打了第十个哈欠,揉着酸胀的肩膀,走进食堂。

  打好饭菜正绕场找位置坐,被人突然从后面拍了一下肩,餐盘一抖,差点掉下去。

  “大姐!人吓人,吓死人啊!”

  是同事石娇。

  “你今天怎么精神有点恍惚?”石娇奇怪地关心。

  辛玥不知从何说起,没回答。

  “是不是担心留院的事。别急,我有消息,你一定可以留院的。”

  石娇自问自答,安慰着辛玥。

  辛玥用力点点头:“我明白!”

  两人打好餐找了个位置坐下,看到辛玥餐盘里白菜、豆腐,米饭和一碗鸡蛋汤。

  清一色素菜,眉头一皱:“你这是要出家呀!”说着把自己餐盘里的红烧肉全部扒拉到她盘子里。

  “我不吃肉,我减肥呢!”

  自从来急诊室实习,认识石娇之后,只要她俩在一块吃饭,她都会多给自己打一个肉菜或者听说哪里有好吃的餐馆,带着她去一起去尝鲜,还每次都不准她买单,这让她既感动又不好意思。

  “你在体重超50的人面前提减肥,怎么好意思呢!”

  辛玥知道石娇一向最烦减肥二字,她的字典里只有能吃是福,绝不委屈自己的尊贵的胃。

  辛玥乖乖接受这份红烧肉,然后石娇就兴致勃勃地跟辛玥聊起了这次他们一家三口旅行的种种趣事,见她满脸幸福,辛玥也好生羡慕地感慨:“有老公疼,有儿子宠,气场就是不一样哟。”

  “谁让你三番四次把介绍的相亲对象吓跑,活该你单身。”

  “拜托,我才25岁,正是青春正美好,为什么大家伙都这么关心我的个人问题?还有,到底你们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拉出来的奇葩货。”辛玥从餐盘里夹了块红烧肉塞进嘴巴里,以示抗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