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这货是鲁班传人?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028 2019.04.25 18:33

  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让她崩溃了,崩溃到她找不到能用的言语来叙述,崩溃到她把自己掐得眼泪直流都不肯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谁让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这个屋子要是被打劫了,她还能理解,可是谁来解释一下满屋子被摧残的都是她精心栽培的长寿花,墨兰花,栀子花等等绿色植物,她引以为傲的绿色森林,现在变成了杂草一堆。

  她心疼不已,蹲在地上捡起地上的残草烂花,发现地上的泥土都是花盆里的营养土,混了些土沙和棉絮,从客厅一直延伸到玄关。

  原本客厅的电视墙只剩电视,摆放沙发的位置空了,茶桌也没了。转动脑袋在墙上找到了被大卸八块的沙发布,与她最钟爱的遮光布一起挡住和墙壁颜色不同的地方,沙发的内胆已经成了脚下泥土的陪衬品。

  更要命的是阳台被从床上抬下来的床垫挡住,只是床垫上贴了不同颜色的木条,这些木条还挖了洞,似乎要方便探出去偷窥,为了固定它,她看到床垫两端被木板死死地钉在墙面上,那固定的木板,竟然就是从电视墙上,她放书和摆设的木架子拆下来的。

  这样一来把开阔的视野都挡在外面。

  难怪她感觉楼下很暗,没光线。

  原本景色优美,休闲娱乐并存的阳台空荡荡,她最心爱的秋千椅也不见了踪影。

  辛玥呼吸困难,天旋地转。她觉得自己需要两颗速效救心丸。

  “傅宏臣!”

  尾音还有一丝在嘴里,他人不知道从哪个旮旯角里窜出来,吓了辛玥好大一跳,但她没心思惊吓,现在最重要的是她的房子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她只是去值了个班,被人绑了一晚上,家里就变成这幅鬼样子,让她知道是哪个龟毛王八蛋,这个人死期到了!

  “我!”

  傅宏臣的坦然成功把辛玥体内的洪荒之力瞬间爆发,指着他的手指都是抖,气得发抖。

  然,正眼打量他时,又说不出话来,这什么装扮?

  他脸上涂得花五花六的,身上披着用几乎一样颜色的布条做的衣服,脏得跟抹布一样。

  等等,这衣服花纹看着怎么这么眼熟。

  抓起他身上的布条,阴沉地问:“傅宏臣,你身上的这个破衣服是不是用我的床单,被套和窗帘做的?”

  “嗯!”

  辛玥气极反笑:“嗯?呵呵,你还应得这么轻巧爽快。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能失了对人最起码的尊重吧!”

  傅宏臣挑眉,似乎不赞成她的话。

  “我没有!”

  “你没有,你还把我的房子变成这样,这就是你尊重人的方式?”

  傅宏臣沉默不语,转身似乎要走,但辛玥哪肯轻易放过他,光着的脚要去抓他,脚底立马一疼,疼得她又蹲了下来。

  “嘶!”

  脚底被一小块瓦砾片割了一道小血口子,仔细一看是她心爱的花盆,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在这些土堆果然找到了密密麻麻的花盆碎片。

  这是得从多高的地方摔下去才能摔成这种可以铺满地面的碎片。

  “开灯!”

  她倒要看看这房子他到底能造成什么样?

  傅宏臣不动,辛玥噌地一下站起来。

  “我叫你开灯,听到没有!”

  傅宏臣走到客厅放电视的那面墙,在墙上摸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了看他,只听类似机关的声音在头顶想起来,她马上抬头。

  天花板原本漂亮的创意灯饰被拆得渣都不剩,错乱复杂地绑着绳索,随着齿轮的转动,更奇迹的是挡住阳台视野的床垫竟然像卷帘一样,朝两边分开,外面的光线欢快地蹦蹦跳跳跑进了屋子里来。

  昏暗的房子一下子亮堂了起来,辛玥简直看呆了。

  外面阳光无限好,还能听见几声楼下保安巡逻车的响铃声,甚至连风声都能听得清楚。把屋里的一片古怪的布置展露无遗。

  “你不要告诉我,你把我的灯拆了,做成这种机关,拿装饰灯用的棍子做了机关暗器。”

  这货是鲁班传人吗?机关一个接一个。

  “是!”

  认得这么干脆,还一脸大义凛然,好像是她冤枉了好人,让他平白无故受了委屈。

  最后一丝游离的理智即将远去,她咬着牙,嘶声:“我给你一分钟,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你就给我从那儿…”

  她伸手指门,她有史以来最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的一次,。

  “警戒!”

  惜字如金的傅宏臣并没有给辛玥满意的答案。

  “为什么警戒?”

  “有危险!”

  “你是脑子烧坏了,还是有被害妄想症!现在是和平年代,哪来的什劳子敌人。再说了,就算真有敌人,就你这凡身肉体,打得过人家导弹核武器?还没等你近身,就被炸得粉身碎骨。”

  说到此处的傅宏臣露出古怪的眼神看着她。

  辛玥愣了两秒,才想到自己不就是在大街上被人绑走,还让人大白天摸进家里搞侦探活动,不自知。

  要不是傅宏臣,自己都不知道死几回了。

  这话的确说得过头了,她不自然地咳嗽了几声,河东狮吼却是丝毫不弱的,“就算你要警戒,用得着把我的家搞成这样吗?你知不知道现在装修一套房子多贵?这些家具我花了多少多少心思来搭配?你知不知道这套房子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一句警戒就可以这么毁了吗?”

  安静。

  如针扎一般的安静。

  “你说话啊!”

  辛玥对天发誓,这真是她这辈子最烦沉默是金这四个大字的时候。

  不行,这个闲事她不能再管,反正他不是真正的阿炎,自己也没必要一直照顾他,什么失忆不失忆,什么创伤性后遗症,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嘛?

  再说他的伤也好了六七成,孤男寡女再住一起也不合适,趁早让他离开。

  傅宏看着怒气冲天的辛玥,伸手从衣服里重新拿出上次被辛玥还回来的金条,递了过去。

  辛玥看着他手里的金条,气更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挥过去,抓过他胸前的衣服怒吼:“你以为一根破金条就能让事情过去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