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给她提鞋都不配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182 2019.05.16 20:30

  热闹看完,学生散去,苏航脸色这才恢复些许,佩服地朝傅宏臣竖大拇指:“看你平时闷不吭声,没想到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今天要不是你,我真是要丢人丢到家,说不定明天还被主任和校长叫去训一顿。”看了眼腕表,已经快六点半。

  冬日天黑得早,学校的路灯早就亮起来,照在两人身上,拉长了影子。

  “也到饭点了,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不必,辛玥今天不值班。”

  傅宏臣嗓音波澜不惊,他只是单纯说出辛玥的工作时间。

  在苏航听来就是说;辛玥还在等我回家吃饭,我要回家跟我家亲亲小玥儿吃饭!

  痴痴地笑了两声,指了图书馆旁边正在施工的侧门道:“从那个门出去,穿过一条胡同,就能拐到大路去坐地铁。不过路有点难走。”

  学校要扩建,临近的地皮已经划入改造计划中,苏航也是偶然听学生说过这条胡同,他自己也走过一回,只是那条胡同走起来一言难尽,若不是赶时间,他绝不会选那条路。

  傅宏臣点点头,两人挥手道别。

  按照苏航的指点,傅宏臣从侧门出来,的确是看到一条幽深,灯光昏暗的胡同,胡同两旁都是破旧的老房子,房门紧锁,很显然这里早就没人居住,还架起了高高的脚手架。

  越往里走,脚下的路越黑,越崎岖不平,时不时还砸下几块石子来。

  “你以为你是谁,黑彪在的时候你特么装装逼就算了,现在最好给老子老实点,别坏了我们的大事,否则老子天天招呼你。”

  “我…我绝…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我要替我大哥报仇…”

  是刀子的声音。

  “哼,报仇?就凭你!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么熊样还想报仇。”

  啪啪啪连续几声。

  是有人用手大力拍打着刀子脸发出的声音。

  傅宏臣寒眸一闪,人已经悄然靠近。

  刀子被四个流氓架着,眼角和嘴角都是淤青,地上隐约可见些血迹。

  为首的西装男,双手捏着他的下巴,邪恶地一笑:“不过看在你这几天做哈巴狗做得还不错,只要你把那天的小妞带来,我倒是可以考虑让大哥饶你一条狗命。”

  “呸!”

  刀子恶狠狠地往西装男脸上吐了唾沫,咬牙切齿:“你特么…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西装男狠狠地踹了刀子一脚,冷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

  拿着一瓶散发了恶臭的液体,“这是强哥赏你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癞蛤蟆。”

  但他还没有倒出来,一股劲风忽地一下刮过,西装男整个人就飞了出去,脖子咔地一声清脆响了一下,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上。

  手里的瓶子啪地一声掉在地上,发出阵阵恶臭。

  其他人也一一被快如闪电的拳头和腿法揍得根本来不及反应,一声声清脆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时,这些人连叫都没机会叫出声,就被一一劈晕,直到他们全部被放倒,晕倒那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得打,是谁动的手。

  刀子靠在墙边,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完全傻眼了。看着傅宏臣闲暇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怎么样?”

  “我…”刀子吃痛地捂着肚子,艰难地站起来。

  傅宏臣顺手捞了他一把,见他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走路,再问:“家在哪里?”

  将刀子带回了出租屋,门一开,里里除了一张床,一台电脑,一个桌子,连窗户都没有,屋里又怎么一个乱字了得。

  傅宏臣把堆满衣服的床上扒拉出一些空间,才让刀子躺下。

  “你不该救我!”

  刀子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刀子回去之后发现上至老大,下至兄弟们都一夜之间忘记了黑彪的存在,再一问,原来兄弟们都以为他金盆洗手老家,过起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平凡生活。

  他欣喜地以为这是真的,可他错了,当他见到黑彪的老婆儿子时,他们刚从警察局里把黑彪的尸体领回来,他一直以为黑彪的老婆是恨黑彪的,可当他看见她抱着黑彪的骨灰盒哭得肝肠寸断时,他才明白原来她还是爱着黑彪,嘴里哭喊着的都是后悔的话。

  “人是不是要到临死那刻才知道什么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傅宏臣没有回答,安静地听刀子吐露心声,只是他的眼珠子转动一下,漆黑的眼眸里折射出层层幽深的眸光。

  “大哥一直把我当亲弟弟一样看到,事事都罩着我,为我打算,为我着想,有他一口就绝少不了我的,可他死于非命,我却无法替他报仇,更无法替他讨个公道,你说得对,我枉为人,与其这样活着,倒不如让他们打死我。”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能称一声兄弟,可以同生共死是男人友情的最高境界,可是大难突袭,我活着,你走了,浑身筋骨尽碎也比不上这种撕心之痛。

  傅宏臣垂在膝盖上交握的双手,不易察觉地微微颤着。

  “我只是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哥跟那个人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刀子突然目露凶光。

  这几日又听到有人说上头来人,狠狠地教训了老大一顿,谨慎又小心吩咐要比警察先找到什么人。但具体找什么人,除了老大的新心腹,没人知道。

  这让刀子起了疑心,费劲心思向心腹手下的西装男—喜哥屈服,把自己当一条无原则,无廉耻的哈巴狗,甚至备受屈辱也绝不反抗。

  才会让辛玥看到他喝酒喝到吐,跪着吃自己呕吐物的那一幕,才会让喜哥对辛玥起了色心,一直找人探听辛玥的消息。

  但刀子怎么可能让他知道辛玥,不仅装傻充愣,还暗中阻拦去探听消息的小弟。

  好在老天没有让忍辱负重的刀子失望,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偷听到了喜哥和心腹的对话,才知道上头要找的人是那个杀手,警察也正全城通缉他。

  刀子愤恨不已,为什么黑彪被这个人杀了,老大还要卖命地把他找到,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

  趁着老大回来巡场的时候,要当面问个清楚,却被老大心腹拦住,叫了喜哥和几个手下把他拉出来毒打一顿,并警告他别不知道好歹。

  “你老大把这件事交给你大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必死无疑,如果你去向他讨公道,你的下场只会跟他一样!”

  傅宏臣毫不留情地戳穿这其中的阴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