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二表叔家媳妇的堂弟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212 2019.05.20 18:30

  徐警官面露寒霜,显得也有些气愤,

  “所以你们就打人了?”年轻警官问。

  辛玥口气一变,道:“那是他自己摔的,我们谁都没有碰他。”

  “到底是不是他自己摔的,跟我们随警局走一趟就知道了。”年轻警官仍公事公办。

  “不…”辛玥护人心切,忘记自己手刚刚脱臼过,抬手去拦,一阵巨疼马上令她失了语言。

  虽极力掩盖疼痛,但徐警官火眼金睛,“辛医生你也受伤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伤了她!”

  傅宏臣的坦诚让两位警官微微吃惊,但两人的眼神立刻就冷了下来。

  “是你把他们都打了?”

  年轻警官始终认为傅宏臣疑点重重。

  辛玥一步跨过来,把傅宏臣挡在身后:“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不是他,就不是他,警官你非要盯死他,他跟你有仇不成。”

  年轻警官被辛玥这么强硬地抢白,一时竟张口结舌。

  转头又对徐警官道,软了语气,带着恳求。

  “徐警官,你们依法办事,按理我不该多嘴。”

  “但这件事本身就是个误会,我们的确有点争执,他弄伤了我,可我也划伤了他,我们自己私下解决就行了,因为这种小事浪费国家公共资源不太好。”

  徐警官面露难色。

  “你这么说…”

  “徐警官,我知道他打人不对,但今天如果没有他,我一定没有这么容易脱身…”

  顿了一下,“我想如果是你们二位,碰到这种情况也会挺身而出的,对吧。”

  曾受过辛玥悉心治疗的徐警官闻言有些动摇。

  “那好吧,看在辛医生的面子上,我们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请先生出示您的身份证,我们登记,以便日后联系。”

  辛玥刚要扬起的笑容在听到这句话后一滞,傅宏臣冷着脸不予理睬,暗中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拳头也在伺机而动。

  辛玥察觉不妙,赶紧上前一步拉着两人离傅宏臣远了一点,不好意思地解释。

  “我家这个出了五服外的远房亲戚前两天刚从乡里来,还没有办过身份证。”

  这年头没有身份证的人很多,但年轻警官还是怀疑傅宏臣的身份,更怀疑傅宏臣胁迫辛玥替他隐瞒身份。

  “那正好,随我们去派出所做个流动人口登记。”

  年轻警官到底是不肯善罢甘休,对辛玥的说辞很是怀疑,坚持要带走傅宏臣。

  辛玥只得假装体力不支,脚一软,好似站不住。

  傅宏臣长腿一跨,双手一捞,辛玥顺势就靠在了他的身上,这一亲昵举止让他不禁身子一僵,却还是让她软绵绵地靠着。

  一靠着他,辛玥就反手握住他的拳头,硬是把他的拳头掰开,示意他不要冲动。

  本就刚刚经历一场打斗,又受了伤,脸色苍白无力,显得特别柔弱惹人怜,说话更加有气无力。

  “两位,你们看我现在受伤了,这事能不能等过几日我伤好了再亲自上派出所登记?”

  徐警官见此,看向傅宏臣的眼神也警惕起来。

  “先生的姓名,籍贯以及目前在哪里工作,这总不会没法现在登记吧!”

  “傅宏臣!”

  收到辛玥的警示,傅宏臣开了尊口,报上名来,其它的一概不肯透露一个字。

  虽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这个不肯合作又孤傲的态度惹得两位警官很是不满。

  “他就是老实的乡下人,两位警官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的表哥,他是大学老师,他可以作证。”

  为了让警察相信,辛玥只能把苏航搬出来,因为苏航见过傅宏臣,一定能帮她圆过去。

  “那就有劳辛医生开视频电话,让我们与你表哥面对面沟通。”徐警官棋高一着,率先提出要求。

  “视频?”

  “辛医生不会告诉我,你表哥工作繁忙,没时间视频吧,没有表哥,让你其他家人也行,或者辛医生您的父母也行。”

  年轻警官紧逼不放。

  “怎么会。”

  辛玥讪讪一笑,若有所思地看了傅宏臣一眼,只得硬着头皮拨打了视频电话。

  很快屏幕那边出现了苏航的脸庞,“哈喽,什么风让我亲亲的小玥儿在这个冬不暖,花也不开的日子给我这个孤寡表哥打电话。”

  辛玥忍着纷纷冒头的鸡皮疙瘩,等电话那头不着调的苏航把话说完。

  “苏航…”

  “叫哥!”

  话还没开始,就被抢白。

  “苏先生您好,我们是飞夏社区派出所的民警,您是否认识这位先生?”

  徐警官说罢拿着辛玥的手机就往傅宏臣的脸上照。

  没等苏航看清楚,辛玥又快速挤到了镜头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哥,那个二表叔家媳妇的堂弟来我这儿了,你跟我爸前年回去喝二表叔孙子的满月酒时不还见过他吗?”

  苏航那头沉默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辛玥紧张地握着手机,两位警官一个观察着屏幕里苏航的表情,一个位死死地盯着镇定自若的傅宏臣。

  时间的沙漏在这一刻过得特别慢,空气里好像凝聚过多了令人呼吸急促的二氧化碳。

  就在辛玥欲开口再提醒时,苏航突然一副恍然大悟道。

  “哦,哦!那小子还真去了你那儿,你这个二表叔家的媳妇还真是不客气,什么人都往你那里塞,警察先生,这是我们家乡下亲戚,不懂规矩,给你们添麻烦了啊。”

  听见苏航这番说辞,辛玥心中的大石落了下来,刚才她真怕没法圆谎。

  两位警官也诧异不已,不过他们担心的事情并不存在,倒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你既然认识这个亲戚,刚才为什么要想这么久。”年轻的警官不依不饶地追问。

  “警察先生,我刚刚不过思考了四分之一秒的时间,这很久吗?就算久也很正常,我家亲戚这么多,我又不是手机,人脸识别,一秒解锁。”

  苏航的话让辛玥忍不住点个赞,这个年轻的警官也不知道是不是急于立功,抓住一点点错就穷追不舍,太烦人了。

  “好了,既然已经搞清楚状况,那就不打扰了。”徐警官也客套地应付了一句。

  挂了视频电话,两位警官便准备告辞,临了提醒傅宏臣回籍贯所在地办理身份证。

  关上门,辛玥脸上的笑容就跨了下来,捂着还怦怦直跳的胸口,自言自语:“我的天啊,这比我抢救病人还惊险!”

  “你既然不信我,为什么还要帮我!”

  辛玥扭头对傅宏臣哀怨道:“这件事是由我而起,你也是因为我才…”

  她不好说发病二字,顿了顿,改口:“你是替我出气,虽然方法偏激,但我还是要谢谢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