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与其担心别人,不如多担心你自己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033 2019.04.20 17:55

  傍晚时分,辛玥查完房,与同事交完班,准备开车回家,到了停车场才想起自己没开车来。

  返回电梯时遇到了石娇,她刚换了新车,正新鲜得很,拉着辛玥上车,要送她回家。

  石娇说:“今天真是惊险,一天之内你救了他两次,等他出院必须要好好谢谢你。”

  辛玥笑笑,自我调侃:“不会到时候摆一桌鸿门宴吧!”

  “他敢!”

  辛玥单手撑着额,从车窗往外看去。

  冬日的天黑得特别快,一路的霓虹灯和路灯让天上的星星都失去了光芒,每个人都奔赴在各自回家的路上,谁又能知道这条路,很多人是回不去了,很多人也等不到了。

  闭上眼睛,她眼前浮现了傅宏臣那天心如死灰的神色。

  他竟然真的不是李婆婆的孙子?如果不是,他会是谁?他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出现在李婆婆家?

  那么真正的阿炎当初到底犯了什么事导致他多年不敢回家,李婆婆见到福朝阳竟如此紧张。

  但昨日看福朝阳对阿炎的态度,又不似有什么纠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车在红绿灯前停下,辛玥看到马路对面一片老旧楼房群因市政工程完全把进自家小区的路给堵住,让石娇在前面路口放自己下来即可。

  辛玥拿齐东西下车,对石娇挥挥手,看着她的车没入车流之后,才过了马路,慢慢往家走。

  夜里的风很冷,辛玥下意识地把身上半敞开的大衣裹紧,缩着脖子避风,越往里走,吵得人头疼的机器砸地面的声音就越远。

  四下虽黑洞洞的,但眼睛适应了黑夜,自然光反而能看得更远。不知道这段路种的是什么树种,已经是深冬,两旁的树还挺茂盛,即便是满月的月光也只能从树缝之间投下来,树枝被寒风吹得偶尔索索落下几片枯黄的落叶

  辛玥挑这里下车,是因为这个点,这条捷径小路,行人没几个,适合她放空自己。

  这两天工作实在太忙,突然到来的信息量也很大,大到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这其中的关联性。

  “喵!”

  正当她还想关联性,从黑暗里窜出一只野猫,吓得她一个激灵,下意识地躲闪。

  猫这个高冷的物种,于她而言没有最怕,只有更怕。

  就这么一躲,一退的动作,恰好就这么惊异地让她看到了一双隐藏在黑暗里的眼睛。

  凌厉,狠毒,像毒蛇张口露出猩红的信子,显出致命的毒牙。

  黑夜,幽静小路,单身女性,身后紧追不舍的奇怪男人…就差一个血光四溅的犯罪现场。

  辛玥边跑,边在包里掏手机,还没等她拿出手机求救,口鼻就被人从后面捂住,氟硝西泮浓烈的味道麻痹了她所有的神经,让她的神识渐渐麻木,最后一切都变迷离不清。

  昏迷之前,她听到阴寒的嗓音在耳边吹气:“女人,你不该坏我的好事。”

  风过无痕,月亮无声地照着大地,树影随之摇曳,空气里弥漫着令人惊心的危险,远离居民区的深幽巷子里隐藏着一间平瓦房,在黑暗里掩盖罪恶的面目,昏暗的灯光阴冷地洒在几乎全密封的屋子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玥悠悠转醒,确切来说她是被冻醒的,入眼的是一个简陋的平房,离她不远处有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椅背上挂着她的背包,一个裹着棉袄的男人,不知从哪里走出来,在椅子上坐下,他头顶瓦数不高的吊灯照得他地中海的脑袋发光发亮。

  她的嘴巴被胶带封住,身子被绑在椅子上,动也不能动。

  刚要挣扎呼救时,她听到了有规律的敲门声,那地中海站起来去开门

  “臭小子!你来干什么?”这个男人的声音略显年长,“我不是让你看家,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那怎么成?大哥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地中海惩罚似地踹了那人一脚,却还是转身让人进来。

  就是这一转身,让辛玥看到地中海脖子上那条大金链子,她要再想不起他们是谁,这么多年的书就算白读了。

  她记得那个矮个男叫刀子。

  刀子手里拎着个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一盒啤酒,先给大金链打开一罐,随后给自己也开了一罐,猛灌了一口,压低了声音:“这鬼地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的。”

  大金链也咕咚咕咚地喝了好几口。

  “像他们这种刀口上舔血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在最危险的地方寻找最安全的藏身之处。”

  刀子畏缩地朝四周看了看:“这儿真是够阴森的!”

  说完正好朝辛玥看了一眼。发现辛玥已经醒来,眸色里惊喜之余又不免露了些担忧。

  “大哥,她醒了!”

  既然知道对方身份,辛玥抱着他们会知恩图报的念头,安静地看着走到她面前的两人。

  三个人僵持了一会,大金链看着她,背光的他更加看不清脸上表情,“你保证不叫,我给你撕开。”

  辛玥乖顺地点点头。

  那个叫刀子的矮个男抢先抬手,动作相对温柔地撕下胶带,辛玥张嘴吸了一口带着陈腐味道的空气,胸口随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

  待辛玥缓过劲来,抬头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他去办正事,让我俩看着你。”大金链晃着手里的啤酒瓶,仰头喝了一口,遮住了眼底唯一的清明。

  “他去办什么正事?你们又为什么要听命他?”

  大金链并不回答,将啤酒瓶丢在地上,用脚碾成扁平状。转过脸,走到椅子上坐下。

  刀子站在她身旁,没动,他脸上有纠结的神情。

  “不会呼吸的人才不会泄密!而我们还没呼吸够!”

  大金链又紧随补充了一句。

  辛玥的心微微一颤。这是完全出乎她意料的,这个杀手竟然如此狂妄自信,完全不把警方放在眼里,竟然敢一次又一次在警方眼皮子底下杀人。

  福朝阳上次就被割管差点没命,现在他会不会有危险,守在医院的警察能不能挡住他。

  “与其担心别人,不如多担心你自己。”

  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大金链不客气地泼冷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