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背后有人!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048 2019.04.21 15:43

  刀子梗着脖子没吭气。

  “你知道那人今天要杀的那人是谁,是警察,你去她家里拿药。到时候警察顺藤摸瓜,你小子等着这辈子把牢底坐穿。”

  辛玥拼命压住心里的恐惧,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克制自己的情绪。

  “刀子是吧,我真替你悲哀,跟了一个不顾兄弟死活的大哥,不知道你的其他兄弟,还有多少能跑能走的日子,也不知道他们又会是什么下场。”

  “你懂个屁,我黑彪的名头远近闻名,我闯荡江湖的时候,你特么还吃奶,有什么资格开口。”

  黑彪平生最在乎的兄弟义气,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好。

  刀子与他对视了几秒之后,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干嚎起来:“大哥,我不想死,我还没老婆儿子,我还没跟你闯够江湖,我还没光宗耀祖…”

  边嚎边抱着黑彪的水桶腰,顺便把鼻涕眼泪都擦在他衣服上。

  黑彪被他突然来这么嚎倒是吓了一跳,还鼻涕眼泪一把糊,顿时嫌恶地死命推开他,呵斥:“闭嘴!大老爷们哭什么哭!再哭老子现在给你就地解决。”

  “我怎么了我,我就是不想死,我还没活够,我有错嘛我!”刀子哼哼唧唧地慢慢收了哭声,肩膀一抖一抖地还没抑制住怕死的心理。眼睛时而看看黑彪,时而看看辛玥,到底还是低下头了。

  辛玥见此,下最后一剂猛药。

  “名头再响,关键时刻还不是舍弃了你这个微不足道的兄弟,说到底你才是最可怜的农夫,我和你救了一条冷血无情的毒蛇。”

  “你给老子闭嘴。再胡说八道,我撕了你的嘴!”

  黑彪终于忍无可忍地发飙,大声地反驳辛玥。

  刀子突然整个身子都抽搐起来。黑彪见他脸色发白,额头冒汗,单手捂着受过伤的肚子,好像真的很不舒服,又吓了一跳。

  “怎么了?”

  “肚子,大哥,你快帮我看看是不是流血了。”

  刀子皱着眉拉住黑彪,掀开衣服让黑彪给他看看伤口。

  黑彪闻言,举着手电,低头看他的肚子。

  就在这时,明明疼得直叫唤的刀子,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狠狠劈向黑彪的后颈!

  他身子一软,被刀子架住,将他安置在椅子上,然后从辛玥的包里摸到了钥匙。

  事情出现了颠覆性的逆转,让辛玥震惊不已。

  “我娘临终前告诉过我,人这一辈子,丢了什么,都不能丢了良心,尤其是对你有恩的人,哪怕是用命换,都不能恩将仇报。”

  昏暗灯照亮他半边脸,半明半暗,也许这就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最好诠释。

  “但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刀子深深地看了一眼耷拉脑袋的黑彪,打开门,风争先恐后地冲进了屋子,辛玥感到寒气可劲地往身体的每处角落窜流,冷得她打了一个哆嗦。

  “我大哥还有妻儿老小,你最好祈祷警察能赶在那个人回来之前到来,否则我就是死也会拉上你全家一起陪葬。”

  在他即将关门之际,却残忍又威胁地提醒了一句。

  随着‘嚓’地一声,落锁的声音响起,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辛玥此刻似乎明白了些,刀子一开始就想着帮她,先是假装相信她的话,借去拿药的名义帮她通知家人,可黑彪识破了她的诡计,强烈反对。逼得他不得不背叛黑彪,但又不敢保证能在那人回来之前让大家逃命,所以他也在赌,赌时间会站在正义的一方。

  傅宏臣以高度警惕的状态趴在片漆黑寂静的屋子里隐秘角落,黑暗给了他最好的藏身之利。

  “咔擦”一声,门就在这时开了,从外面透进来一丝光,本以为会听到熟悉声音的傅宏臣却听到了陌生人的惊呼,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年轻的男人。

  那人没有找到开灯的开关,便没有关门,让那一缕光给他照明。

  紧接着就听见他摔倒,疼得直叫唤。

  “操,什么鬼东西!”

  那人踩到了傅宏臣设在玄关处的泥坑。

  他不动声色地站起来,身形如鬼魅一般在黑暗中行走,他闻到了属于辛玥的味道,顺这个味道,他看到了那人猫着腰,扶着墙壁缓慢走进来屋子,就在他终于摸索到厨房开关之时,他显然身子一顿。

  或许是因为常年处于不安的状态,即便傅宏臣再悄无声息,当危险临近之时,人的本能机警反应还是提醒了他。

  背后有人!

  身手敏捷的傅宏臣在电光火石间,直接重击他的胳膊,甚至还能听到他骨头脱臼的声音。

  啊!”

  这完全出乎刀子的意料之外,辛玥这个女人果然在撒谎,她家里有个武功高强的男人,但他没时间记恨上当这个细节,他条件反射地把辛玥的状况先爆出来,除了害怕自己会被他当贼给办了,更害怕耽搁太久,黑彪会有危险。

  “你老婆被绑架,你再不去救她,就等着收尸。”

  黑暗里,傅宏臣钳制刀子的动作没有丝毫放松,显然一点没信。

  “是真的,是她让我来通知你去救她,还把家里的钥匙给我!”说着举起另一只手,钥匙叮铃当啷发出声响。

  “如果不是她告诉我你们家钥匙,这么一大把钥匙,我怎么知道哪一把能开门。”

  刀子急急地解释。

  夜色越发沉淀,屋子里黑得仅剩那一丝光亮,门外有人穿着拖鞋,踢踏踢踏走动的声音,很快又远去。

  “你他妈再不跟我走,大家都得死!”刀子突然拼尽力气大吼起来。

  这句话就像一句咒语般,刮起了狂风,下起了暴雨。把完好的一个人打碎,变成一滩血水融进了深潭之中。

  一直如同一潭死水般平静的傅宏臣,双眸微闪。左手一晃,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雪亮的小刀,那是刀子藏在身上的防身工具。他的声音低沉,冷漠又充满危险。

  “你是谁?”

  刀子心头又是一惊,下一瞬他感觉白脖子有轻微的刺痛,暗暗咽了咽口水。他痛得几乎晕厥,可这个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我叫刀子,不久前受伤,是辛医生救了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