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阿炎?这人是阿炎?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021 2019.04.13 08:07

  “咯吱!”

  一进门脚底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发出声响。

  令她脚步一顿,漂亮的桃花眼几乎要瞪成铜铃,李婆婆家房门大开,灯火通明,屋里一片狼籍,茶桌,沙发,柜子全都不在原来的位置,地上还有一堆碎玻璃。

  四周安静得连她的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这种氛围绝对不正常,连一丝人气都没有。越靠进屋子,越能闻到空气里隐约还飘出一丝丝熟悉味道。

  是人血,还很新鲜!

  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嘴里;电视里出现过不少这种诡异的场面,寂静的房子,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不想还好,越想她额头上的汗就冒得越多,顾不得危险不危险,冲进屋子里准备开口喊李婆婆时,突然一股更浓郁的血腥味直面袭来,而且速度之快让她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人用手圈住了脖子,声音低沉冰冷,还伴着沉重的呼吸。

  “别动!”

  是个男人,而且是个个头很高的男人,一下子就把辛玥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困着她的胳膊就像藤蔓一样,粗壮而有力,还是被太阳暴晒下散发高温的那种,但浓烈的血腥味也说明了这只手已经伤痕累累。

  这么一下,她肩上的背包和手机掉在地上,带出几声响声。

  除此她还感觉后脑勺沾了粘稠的液体,直觉告诉她是血,他的身上有伤口正在出血。

  “你…不…不要伤害我们!”辛玥强装镇定,但声音的抖动,出卖了她的恐慌。“有话…咱…咱们…好…好好说。”

  虽然她也不知道能跟这人好好说什么,但现在能哄得一时就哄得一时。

  “不要伤害她,她是来帮你的医生。”

  李婆婆的声音终于从屋子的角落里传出来,她一手地拄着拐杖,一手摸索着前方,巍巍颤颤地向他们走来。

  身后的人身体尽管有些站立不稳,但听到这句话,已经松开了禁锢她的手,“穿成这样真的不是特务?”

  辛玥惊愕;这什么话?

  但显然李婆婆更紧张,身体竟有些发抖,话都说不清:“阿炎,别闹了,快让辛玥看看你的伤!”说着就拄着拐杖要摸过来。

  大抵是年纪大,眼睛不方便,又心急,拄着拐杖眼看就要摔了。

  “婆婆小心!”

  辛玥吓得不禁声音高了一个等级。

  男人动作很快,几乎是瞬间就移到了李婆婆身边,喘着粗气,嗓音低沉,“他们马上攻过来,我掩护,大娘,姑娘!你们快走。“

  声音少了一份冰冷,多了几分担忧,听在辛玥耳朵里充满磁性,说着还推了她一把。

  他们?谁要攻过来?

  辛玥没明白他的意思,被他这么一推,本来就还没站稳的身子一下往前栽去。

  但没栽下去,那个男人又及时扯了一把,一个半圈旋转,她与他面对面,入眼的是一双极黑的眼眸,眸子里的冷酷冰寒宛如寒冬腊月漫天飞雪,整张脸脏得看不清容颜。

  帮辛玥扶正身体,他自己却倒了下来,要不是辛玥急急地又拽了一把,头就要砸在茶桌上,躺在地上呼吸越发沉重,双眼闭上,情况非常不妙。

  遇到过无数惊险伤情的辛玥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慌张,她不安地蹲在地上,摸着他的脉搏,查看他的瞳孔情况。

  他的呼吸很急促,脉搏快而有些微弱,干裂的嘴唇泛白,脸上虽然被污垢遮住,但额头上冒着冷汗,拍着他的双肩,喊话。

  “先生,先生,你听得见吗?”

  男人眸子微睁,闷哼了一声,算是有反应。

  “辛玥,我家阿炎怎么了?他身上到底哪里受伤了?”李婆婆焦急地问着。

  阿炎?这人是阿炎?

  她又是一愕,抬头看了眼满是焦急不安的李婆婆,转而再次仔细查看他的情况,只见这个脖子以下没有一处好肉,密密麻麻的伤口不断地吐着鲜红的血丝。双手一碰到他的身体,就沾了满手的血,还能感觉到血从伤口处哗哗直流。

  摸了摸伤口的大小,以她的经验,必须马上替他止血才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已经是失血超过800cc以上的情况。

  “这种情况必须马上叫救护车,必须送医院!”

  辛玥捡起掉在地上手机,被李婆婆一把抓住,“不可以,去了医院他就会被抓起来。”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

  一个可怕的猜测油然而生……

  辛玥为难地看着李婆婆:可是…”

  话还没说完,李婆婆扑通一声就着一地玻璃就跪下:“辛玥求求你,救救他!别送他去医院!”

  辛玥大惊,把手机往茶桌上一放,搀扶李婆婆起来,老人家岁数大,膝盖骨本就脆,更不能跪在碎玻璃上。

  “婆婆您别这样,有话您坐下来说,他情况这么严重,不送医院怎么行。”

  “不可以,他一旦去了医院,我就再也不能见到他,我就这么一个孙子,这些年我千盼万等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他,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婆子,好不好。”

  辛玥听了李婆婆的话,心中明白了七八分。

  阿炎很可能有过犯罪前科,潜逃在外多年,不知什么原因受了重伤,又逃了回来。

  李婆婆眼睛这两年不太好,辛玥工作也忙,只能隔三差五抽空去看看她,像今天这样突然慌里慌张给她打电话还是头一回。

  李婆婆爱孙心切,不敢叫救护车,只好把自己叫来给他救治。

  辛玥犯难了,一边是李婆婆的苦苦哀求,一边是知情不报,窝藏罪犯的大罪,她望着老泪纵横,双目失去光彩,脸上的褶皱因为悲伤和忧心交织而更深。

  想起李婆婆对自己的照顾,还有疼爱,每次她给自己送吃的,双眼里慈爱眸光让她感觉到分外温暖亲切,如果自己执意叫救护车来,到时候真的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老人家的身体撑不住不说,自己也一定会愧疚于心难以释怀。

  “快跑…”

  男人突然睁开着眼睛,嘴里吐出的话却牛头不对马嘴,“快跑,他们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