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今晚谢了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055 2019.05.30 19:30

  福朝阳快步走在前面,辛玥故意落后几步走在后面,在没想好怎么开口之前,她不想上前去触福朝阳的霉头。

  老张倒是热情地与她并肩走在一起,笑呵呵地与她搭话:“辛小姐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看了眼走在前面的福朝阳,笑意更深。

  “找朝阳也一样。”

  找福朝阳?

  辛玥在心里连连摇头。

  就他那张乌云密布的扑克脸,随时就能劈下一道惊天暴雷来,她是有多远躲多远,哪里还敢主动送上门去。

  “朝阳,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们呀。”

  老张没等辛玥深刻明白其中深意,快走两步,拽着车门,拦住已经上车准备关车门的福朝阳。

  “这么晚了,你送送辛小姐。她的车一时半会也没法修。”

  福朝阳脸一黑,目光马上就射出两道利刃,老张全当没看见,还故意朝他挤眉弄眼。

  来派出所的路上,她的车又抛锚死火,让她又气又郁闷,每次都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老张打电话让伙计把车拖回店里,她才知道那次在电子城是福朝阳帮她叫了拖车。

  上次是不知者不罪,这次她可不敢劳烦大驾。

  辛玥急急摆手婉拒:“不用,我叫个车回去就行。”

  “那怎么行,这些人万一还有同伙暗中盯梢,报复你怎么办?你一个女孩子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这话立即勾起了她被绑架的种种,那种死神降临的感觉,她不想再经历一遍,更何况也没有第二个刀子帮她通风报信,傅宏臣又不在。

  糟糕!

  傅宏臣!

  刚才乱成一团,又进派出所做笔录,忙了一晚上,她都把这事给忘了。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去了哪里?

  回家了没有?要是没回去,他会去哪里?

  会不会去找苏航。

  这么想着,从包里拿出手机刚翻出苏航号码,手指又犹豫了。

  该怎么问?难道要说他们回家的路上吵架了,傅宏臣甩脸子下车走人。

  本来就是个没法说清楚的事情,以苏航的性子不刨根问底她把名字倒过来写。

  似等得不耐烦了,福朝阳猛地用力摁了车喇叭。

  在安静的夜里发出一声尖锐的响声,经过的路人吓了一跳,惊得辛玥猛地回过神。

  “上车!”

  辛玥睁圆了眼睛。

  他真的要送自己回家?

  语气虽寡淡,但老张细眉小眼笑成两条平行线,推着辛玥走到副驾驶座,拉开车门,机械式地坐进去,还未坐稳,车子嗖地一下,窜了出去。

  上了车,辛玥拿着电话往家里打,可是电话那头就是没人接,她的心没由地慌起来。

  “怎么还没回来?这么晚到底去哪儿了?”

  嘴里的话无意识地说了出来,手机被她拿起又放下,反复几次。

  又是红灯路口,福朝阳停了车,从储物盒里掏出烟盒,视线落在辛玥的手机上,动作微顿。

  雪花碎屏的手机与刚刚那个女人讹诈用的手机屏幕损坏程度没多大分别,如果当时她立即反咬一口说不定还能反转剧情。

  然,她却傻乎乎地担心别人,还自爆身份。

  福朝阳今夜第二次正视辛玥。

  不知又因什么事,眼里的焦虑和担忧快漫出她清透发亮的眸子,唇瓣抿成一条线,还没彻底回血的小脸看着更添了几分可怜。

  冷淡的目光里终于有了一分可以称为温度的神色。

  拿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

  烟雾袅袅,他的黑眸,沉如墨玉。

  辛玥闻不惯烟味,忍住呼吸,把腮帮子鼓成胖鱼,最后还是克制不住地轻咳起来。

  吸了一半的烟丢进放在储物盒旁边的矿泉水瓶里,遇水则灭的烟与同伴一起淹没在瓶子里。

  凉风从右边和头顶同时吹进来。

  辛玥透过车窗远远望去,只见黑茫茫的湖中央倒映了一点点对岸昭觉寺的金光,岸边的霓虹点缀,一轮孤月带着几颗星辰高悬头顶。

  气氛十分静美。

  “今晚谢了!”

  如果不是福朝阳及时出现,她真的很难脱身,说不定就真的乖乖给钱私了。

  辛玥的声音软糯好听,笑意盈盈挂着真诚,没有一丝虚伪做作。

  “要不是老张拉着我多管闲事,我没闲功夫跟你一起被围观!”

  福朝阳回眸,面容冷漠到了极致,毫不留情地让辛玥努力扬起的笑脸跨到地上,捡都捡不起来。

  一身休闲套装把结实紧致的身材勾勒得分明又硬朗,眸底冷意弥漫,开口还是同样的冷嘲热讽。

  绿化带种植的小树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洒下几片枯萎的叶子,人行道里来往偶尔有几个行人走动的声音,可车内一丝声音都没有。

  安静得可怕,连空气都凝滞不动,怎得尴尬二字可描述。

  辛玥暗暗吸了口气,手机被她捏得暗有轻响,努力压下自己情绪。

  只片刻她便习惯了福朝阳的出言不善,脸上重新挂起淡然的笑意。

  “也对,你是警察,抓犯人本来就是你的职责,跟我没关系。”

  福朝阳眉心,几乎不可见地蹙了下。

  辛玥目视前方,那漆黑的夜空下,霓虹彩光照亮了半个城市,若隐若现中竟出现了一张熟悉的笑脸,略带苦涩。

  “小时候我闯了祸,严冬哥会第一时间替我收拾,受了人欺负,也是他替我出头,左邻右舍没人是他的对手。”

  自从他和苏航先后出去读书,再也没有人在她受欺负时帮她出头,在她闯了祸被家里人责罚时,也再没人能挺身护着她。

  起初她很不习惯,还闹了好一阵脾气,吵着闹着要他们都回来,最后她被口水都说干的母亲狠狠揍了一顿,把她关进小黑屋闭门思过。

  再后来她哭着认错,收起自己任性的脾气,沉淀下来,专注功课。

  渐渐就忘记了这种依赖,忘记了那个待她极好的严冬……

  直至遇到福朝阳。

  他一句话冰冷的话语撕开了记忆的缺口。

  车速虽然不快,但忽地急刹车,轮胎与地面产生巨大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辛玥身体因为惯性狠狠往前冲去,又快速被安全带扯回来,后背撞得生疼,但现在她哪敢说一个疼字。

  车厢里,气氛骤降,死寂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