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不准揉,会长虫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134 2019.05.02 18:30

  闻声回头,撞进一双熟悉的黑眸之中。

  傅宏臣穿了一件黑色的冲锋衣,身形高大颀长,好似青松般挺直,在淡黄色的光圈里,拖出一道长长的淡色人影,总围绕在他身上的寒气,已收敛在内,至少对她而言不再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双眼睛漆黑深邃,好似无穷无尽的大海,要将人深深吸引进去。

  辛玥望着他,愣怔地。

  “你怎么在这儿?”

  “两小时十五分零六秒。”

  “什么?”

  “比平时晚。”

  他认真又低沉有力的嗓音在这深夜里就像一盏明灯,引导她走出黑暗。

  自从上次傅宏臣为了救她挨了杀手一拳,又被自己射的暗器所伤,伤势又重了。

  但她这段时间实在太忙,没法时时盯着他吃饭服药,更糟糕的是她发现傅宏臣不会点外卖,每次她给的钱都原封不动压在座机下,在她契而不舍地追问下。

  才冷淡地丢给她一句:“容易引起敌人注意。”

  这话听着好像有道理,但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看他一脸慎重警惕,她也找不出破绽。

  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要么早上临出门前把午饭给他做好,要么自己直接给他把外卖叫好,一到吃饭时间就打家里座机督促他按时吃饭吃药。

  大概他就是凭借这个来判断自己的下班时间,还精确到秒。

  不过如果他从小就接受严格的时间管理的训练,跟他们当医生的一样,都是分秒必争,能这么精确时间也就不奇怪了。

  “你是特地来找我的?”

  他的作息时间准到没朋友,晚上九点一定上床。

  早上几点起来不知道,反正她每次起来都看到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人,却不知道趴在哪里警戒。

  有时她真觉得这个人很神奇,明明家里就这么大,偏偏就是找不到人藏哪里。

  真是见了鬼!

  傅宏臣沉默不答,辛玥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指着秋千架说。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最喜欢荡秋千,玩到天黑都不肯下来,我妈妈就吓唬我说狼外婆最喜欢不回家的小女娃,一会就来把你叼走带回家。”

  边说,边模仿母亲当时说话的口吻和表情,眼眶也红了,泪滴簌簌落下。

  抬手抹泪,眼泪却掉得更凶。

  “哎呀,被风吹迷了眼!好丢人啊!”

  不想让傅宏臣看出自己的异样,边蹩脚地找借口,边用手搓揉眼睛,想要止住不断流出来的泪水。

  “不准揉,会长虫。”

  手被傅宏臣轻轻握住,身子微微前倾,与她目光平视。也放轻了语调,温和又有一丝忐忑。

  辛玥微怔。

  静了一会,突然噗呲一声,破涕为笑,咧嘴露出小梨涡:“谁告诉你的?”

  “我母亲!”

  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了有血缘关系的人称,这个人必定对他有深刻的影响,以至于这样一句哄孩子的话,他都牢牢深信。

  辛玥感叹了天下母亲对自己的儿女都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你母亲一定非常疼爱你!”

  傅宏臣眸子里快速闪过一缕复杂的痛楚。松开握着她的手,站直身体。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好像各自陷入回忆。

  良久之后,傅宏臣见辛玥好像稳定了情绪,淡淡说了俩字:“回去!”

  转身就要往回走。

  “傅宏臣!”

  辛玥缓步上前,在他身边停顿一下,嫣然浅笑:“谢谢你!”

  傅宏臣垂首望着她,眸色又沉又暗,他个子很高,站在她身侧几乎挡住了头顶路灯所有的光线。

  辛玥被他这双黑漆漆的眼睛看得有些不自在,“怎么了?”

  “不客气!”

  静了一瞬,傅宏臣答,迈开长腿往前走了。

  辛玥愣两秒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不必谢,顿时又好笑又无奈。

  这个人就是这样,时而冷冰冰,时而又有点暖心,搅得人不知所从,又忍不住期待……

  夜,越发深了,辛玥抱着被子,眉头紧皱,睡梦里都是不安。

  午休时间,又大又宽敞的办公室安安静静,暖气机嗡嗡地在头顶运作,七张办公桌,只有辛玥一人对着电脑,指尖飞快地敲击键盘,辛玥正在写论文,马上又要到期末论文答辩,后天是论文上交最后期限,她得赶完最后的收尾。

  正写得入神,一阵百合花的香味扑面而来,让寒冷的午后多了一丝丝别样的惊喜。

  辛玥寻香看去,惊喜的中心是捧着一束花,笑容满面的周医生,同事们围着她叽叽喳喳地八卦。

  “哇,好浪漫又惊喜的圣诞礼物啊,周医生这是恋爱了嘛。”

  “看来我们急诊室很快就要有喜讯了吧!”

  ……

  “哎呀,你们别乱说,是一个要好的哥哥前段时间受伤了,才出院不久,又升职了,他就在咱们医院附近上班,所以刚刚我们一起吃饭庆祝,花是他送给我的!”周医生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瞟辛玥。

  但辛玥一心只在自己的论文上,根本就没注意。

  晚点到的石娇捅了捅正在写论文的辛玥,“什么情况?怎么都一副我跟春天有个约会?”

  辛玥答:“周医生收了花。”

  “男朋友?”

  “可能吧!”

  石娇还想说点什么,见她忙着写论文,也不便再打扰,转身回自己座位上开电脑写病历。

  突然嘎查一声,辛玥的笔记本电脑黑屏了。

  什么情况?

  辛玥慌了,不管重启几次都弄不好,又拿出手机上网搜修复教程,电脑就是没反应。

  不会吧!

  辛玥欲哭无泪了,这算不算祸不单行?偏偏卡在这个时候来坏,还坏得这么突然。

  石娇见辛玥刚刚还好好的,脸一下就变色了,担心地走过来,问:“怎么啦?”

  “电脑坏了,刚刚写的论文全都没有了。”

  “别着急,先拿我的电脑重写一份。”石娇把自己私人的笔记本放在辛玥的办公桌上。

  辛玥也不矫情推辞,拔了U盘插进石娇的电脑里,但很奇怪的是U盘里却怎么也找不到论文的踪影,这才让她惊慌起来,“娇姐,你电脑怎么查找U盘文件?”

  石娇拿着鼠标也帮着在自己的电脑里查了又查,开机重启反复几次,就是找不到U盘里的文件,她也有些慌了,“家里还有存档吗?”

  辛玥立刻想起自己为了确保万一,家里的电脑里也保存了一份,抓起电话跑出办公室给家里的座机打店电话,嘴里不停地念叨傅宏臣快点接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