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羡慕人家夫妻情深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164 2019.05.08 20:30

  新闻里的突发事件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遥远的,但对于急诊室的医护人员来说,永远要面对第一线的伤口。

  南都一年一度的马拉松比赛又开始了,辛玥所在的医院作为应急办指定保障医院迎来了异常忙碌的一天。

  赛事还没有过半,马拉松参赛者不断被送进抢救室,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的急诊室,因为赛事的患者不断地送过来,变得更加忙碌,医护人员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其中一个最让辛玥她们不敢掉以轻心的是一名约三十左右的男性参赛者,他送进来的时候已经昏迷,神志不清,口唇紫干,四肢有抽搐,浑身不停地往外冒汗。

  “哇”地一声他吐了离他最近的周医生一身。

  “啊!”

  周医生生尖叫地跳开,一副避之不及的态度。

  “跑什么跑,快拿个塑料袋过来。”

  石娇气得不行,高声训斥。

  辛玥赶紧补了上来,站在那堆呕吐物里,替患者放好塑料袋,给他擦拭嘴唇和额头上的冷汗。

  “运动过量,器脏超负荷,我建议给他做个详细检查。”辛玥看着监视仪里的数据。

  “行,给他先办欠费,把检查单开上。”

  经过抢救,这个患者终于苏醒,一恢复意识就要给家人打电话,但此刻他的思维是混乱的,只能想起八位数的手机号码,并坚信手机号码就只有八位数,这个意外情况让急诊室里的人都蒙了。

  这是跑失忆了吗?

  辛玥想起了傅宏臣,同样是失忆,傅宏臣的情况比他严重得多。

  虽然她学医这么久,还真的没碰见过失忆的病患,但多少也听说过失忆的病例,从来没有遇到像他这样。

  傅宏臣又不肯开口,辛玥只好耐心地哄他:“你放心我一向嘴很严,不会告诉别人。”

  说完单手撑着下巴,眼神纯真得令人无法拒绝。

  好久之前,傅宏臣照常坐在电视机前看那些科幻电影,听到辛玥这番话,转头望向窗外的风景,说:“我已经不记得自己记忆里还剩下什么,我只记得要早日把那群怪物赶出去,解放我们的家园。”

  “除此之外呢?”

  辛玥不放弃,对他这种奇葩说辞已经见惯不怪。

  “我十二岁那年,第一批怪物从天而降时,拿着手里的我们从来没见过的武器到处抓人,大师兄和三师兄不满他们欺凌百姓,被他们抓走,再也没有回来。”

  原本平静祥和的阑城变得人人自危。

  “等等!”辛玥打断他。

  “你十二岁那年是哪一年?”

  “元丰890年!”

  撑着下巴的手一滑,她差点没摔下凳子去。

  得,又绕回去了!

  装模作样地捋了捋头发,讪讪一笑,继续问:“那你现在多大!”

  “28!”

  她要晕,就比她大三岁,元丰890年又是什么鬼?她历史虽然不太好,可也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国号,还有从天而降的怪物又是怎么回事?

  他这是把古代和电影科幻融合的节奏?

  “你不相信我!”

  能相信就神奇了。

  辛玥不敢看他审视的眼睛,抓过正在放动画片的iPad问:“你会用这个嘛?”

  话题转移得极快,傅宏臣看了一眼,摇头。

  “那电脑呢?”。

  继续摇头。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的****是谁吗?”

  傅宏臣眸色深了,辛玥突地一下感觉自己心跳加快,英雄气短。

  完了,自己踩雷了。

  “那个,我就随便问问,我还有论文要赶,我先上楼忙咯。”

  辛玥抱着书本和iPad飞快地跑上楼去,深怕走慢一步,傅宏臣要找她算账。

  她第一次知道失忆还能失到连手机,电视,电脑等等连李婆婆那样的老人家都认识的电子产品都不认识,更不用说使用。

  当今社会的一切更是一问三不知。

  失忆的人,仅仅是失忆,不会连最基本的生活常识和生活习惯都忘记,就连当今是个怎样的社会环境都不记得。

  这太匪夷所思了。

  辛玥不敢再追问傅宏臣失忆的事情,她生怕再给他刺激给好歹出来。

  而眼前这个患者急着给家人报平安,可八位数的手机肯定是打不通的,辛玥看着他不管怎么努力也想不起来的平日里刻在脑中随口报来的至亲的号码,安慰道:“你大脑缺氧,又刚刚苏醒,先不要急,休息一下就能想起来。”

  患者脸色苍白,情绪不佳,看上去很是忧虑。

  其实辛玥也能理解这种心情,有什么比忘掉不想忘的事情更可怕呢?这个患者从昏迷送进医院起就与家人失联,不知道他的家人会担心成什么样,但是他又想不出完整的手机号码。

  这真是个令人焦心的事情。

  随着送来的参赛者身体状况一个个恢复正常,抢救室里只剩下这个失忆想不起家人号码的患者,他在抢救室里走来走去,完全不听医护人员的劝慰,辛玥拿了张纸和笔,走上前去。

  “我给你笔和纸,你躺下来吸着氧慢慢想,别着急,要不然再次晕倒,你的家人如果知道会更担心。”

  患者听了辛玥的话,接过笔和纸,又躺回病床上,继续陷入他想号码的困局中。

  医院食堂里,辛玥心事重重地扒拉饭粒。坐在她对面的石娇打量了她半天,轻轻敲了敲她的饭盘,“今天你又没犯错,还有最喜欢的咕噜肉,怎么还一副食欲不振的样子。”

  辛玥咬了口肉,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年资比自己长的石娇专业问题,“你说有没有人失忆掐着时间来失的?记得的和不记得的是两个时代的感觉。”

  “怎么了?今天这个病人让你又想起哪个病例?”

  “不是病例,我是问如果。”

  “没那个如果,我觉得失忆的人都是逃避现实的懦夫,没什么解释。”石娇露出鄙夷表情。

  辛玥闭嘴了,她觉得傅宏臣不是懦夫,至少现在不是。

  两人用过餐回到急诊室,就见那名失忆的患者床前站了个女人,两人相对无言,都潸然泪下。

  “怎么回事?”辛玥问。

  “我给他抽了血之后,他灵光一闪,想起了他老婆的手机号码,人刚到,就这样了。”

  护士悄悄地解说。

  辛玥看着相互扶持着慢慢走出抢救室的患者和家属,想到那天晚上傅宏臣提了他的家人,心中更加坚定要早日帮傅宏臣找回记忆,或者帮他找到家人。

  “别看了,羡慕人家夫妻情深,你也赶紧给自己找一个。”石娇神叨叨地老生常谈。

  脑海里唰地一下浮现那天教他电脑时的景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