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天上飞来一战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不得无礼!

天上飞来一战神 花花允公子 2188 2019.05.22 18:30

  停顿一下,还重点加了句:“尤其是像福朝阳那种又能打,又养眼的。什么牛鬼神蛇都不敢靠近你。”

  不必了,能打又养眼的她已经有一个了,不需要再多一个。

  石娇不知道辛玥的心思,还在头头是道地分析。

  “他脾气是臭了点,不过,不是我吹,福朝阳这个人天生认死理,只要他认定了这辈子就没跑了,就算你再出国读个几年书,他都会守身如玉,老实地当块望夫石。”

  她那里还有个脾气更臭的,俩货对比,小巫见大巫。

  呵…守身如玉…冰清玉洁来形容都不为过……

  等等,画风…不太对…

  连忙摇头甩开。

  最近怎么啥事都能想到他。中邪了不成?

  “所以你千万不要因为之前那点小误会就把他当直男癌,他是直男,但绝对没癌!

  “你可快别说了,人家说不定已经有女朋友了。”

  防止石娇太热心,辛玥又把之前电子城遇到福朝阳的糟心事和见到的那个女人一并说了。

  当然省略关于严冬的所有事情。

  石娇瞪大眼睛,“哇噻,你可以啊!亏我还担心你和他有什么误会,结果你俩不是冤家不聚头,都快把我这个媒人看懵了。”

  她不以为然,反而笑得越发开心,说:“看来你是红鸾星动,这桃花朵朵开,就看美人你中意哪朵了。”

  辛玥一一否认,可否认的同时,她又再次浮现了傅宏臣的脸。

  看来她的确中邪了!

  自从桥木澈的事情之后,傅宏臣安分守己多了,这两日看着他身上的伤终于结痂了。

  辛玥给他敷了药后,看着他满身的疤痕,心里很是不舒服,心念一动,道:“我缝伤口的手艺不好,给你留了这么难看的一道伤疤,要不我带你去纹身修补一下,遮一下,好不好?”

  “不用!”傅宏臣穿上衣服,拒绝她的提议,下楼去准备晚饭。

  辛玥锲而不舍地说了好久,傅宏臣都坚决不同意这个建议,最后惹得辛玥双手叉腰,一副母老虎发威状:“傅宏臣,你答应过的事情还算不算数?”

  傅宏臣切菜的动作顿了一下,答:“算!”

  “那好,后天我休息,你陪我去纹身,不得有误。”

  砧板上的胡瓜被切成了三角形,与盘里已经整齐切成丝的胡瓜显得格格不入。

  傅宏臣将其重新加工,却再也切不回原来的模样。

  隔日,苏航照旧约傅宏臣咖啡厅见面,得知他要陪辛玥去纹身被一口咖啡呛到,咳得跟得了肺炎病人一样。

  好不容易红着脸止住咳嗽,好笑又好气地敲桌子。

  “这臭丫头贼心不死,从小就喜欢喜欢看粉红顽皮豹,一直嚷嚷要纹一只粉色的豹子在身上,家里也就严…”

  冬字及时被他压回去。

  这么多年来,这是苏航第一次说起这个名字,眉间一抹阴暗浮起,眸子里的厌恶一闪而过。

  “我是说最后还是我姨妈暴力镇压,她才再不敢提。”

  顷刻间,苏航面色数变,傅宏臣虽有疑虑,却不会开口询问。

  只不过…

  辛玥喜欢粉红顽皮豹这个奇怪的爱好,他也是知道的,有时候晚上睡觉都会看着那个动画片入睡,衣服也都是粉红顽皮豹的图案。

  要把这个图案纹在身上,实在令他哑然无语。

  “这丫头天生痛感神经就灵敏,到时候别边纹边哭鼻子才好。”

  苏航摇头苦笑,又隐隐有些担心。

  原本傅宏臣并没想那么多,听了苏航的话,他也隐约露出些思虑不周的懊悔的神色。

  “那天警察又是怎么回事?”

  苏航突然想起另一件事,“你不在家吗?”

  傅宏臣倏然垂下眼睫,无意识得搅动杯子里的红茶,不动声色地掩藏自己眼里的凶光。

  “路上遇到些事耽搁了些时间。”

  他的确是半路遇到刀子,晚了回去的时间,否则那个畜生怎能有机会对辛玥下手。

  她被吓得失血的脸色,噙满泪水的眼眸,还有几乎要被撕烂的衣服,每一个细节都令他眸色暗了又暗,冷了又冷。

  发生后来一系列失控的事情,他难辞其咎。但辛玥说过这件事,天知地知,他和她知即可。

  他不愿欺骗苏航,只能点到为止。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

  再抬眸,他已经彻底隐去了翻腾复杂的情绪。

  苏航微怔,斜眸瞟了他一眼。

  明明没什么表情,在日光下英俊立体的五官如精雕细琢般耀眼,也许是因为讲这句话是带了坚定不移的决心,眉宇间似乎多了几分悔悟。

  他满意地点头,这段时间近距离的接触,傅宏臣除了性子过于冷淡之外,并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或者陋习,而且自律性特别好,一看就是有担当,责任心特别强的男人。

  比从前那些追过辛玥的人不知道好多少倍,就是严冬也未必能比得过他。

  忽然苏航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似乎对自己一而再想到严冬这个人很是反感。

  苏航还是挺认同傅宏臣的,只要他真心对辛玥好,他也不会太吹毛求疵。

  想要再说点什么,这时实验室给打来电话有几组数据要请苏航过去确认。

  “你先坐会,我去趟实验室。”

  说着就离开咖啡厅。

  门口风铃响过,一只活泼好动的粉蝴蝶背着书包飞奔进来。

  “哈咯,冰块大哥!”

  傅宏臣眉头微挑。

  怎么又是她!

  这个女孩叫黄妍,是华大舞蹈系的大四学生,

  因为圣诞节那天去听了苏航的讲座,对他一见钟情,之后就对他穷追猛打,怎么劝都不不听,才会发生图书馆那件事。

  但,黄妍只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照常开开心心,蹦蹦跳跳,大大咧咧地从苏航身后扑上去,吓得他差点没晕过去。

  苏航向傅宏臣大吐苦水,说自己真是遇到了克星,这货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油盐不进,不管什么招都不好使。

  黄妍一屁股坐下,双手托着下巴,撑在桌子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傅宏臣看。

  傅宏臣的定力比苏航强多了,根本不受影响,他的眼中太过平静无波,让人不寒而栗。

  黄妍被盯得毛骨悚然,不自然地移动身体,轻声咳了一声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礼品盒,放在桌面上。

  “冰块大哥,上次的事是我和小柔姐的不对,一点点小小心意,你可一定要收下哦。”

  傅宏臣看也不看,自顾自地低头看书,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你拿着!”

  这样冷漠无情的态度让黄妍暗暗咬牙,把礼品就要往傅宏臣怀里塞。

  “妍妍,不得无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