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武道三国之关山戎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我心安出,即是归途

武道三国之关山戎马 戴帽子的香烟 2326 2021.12.06 18:54

  丘阳山中,桓骑停在半山腰,孤身站立在一块山石之上,远远的眺望许都,或许是这山不高,不适合登高远望,诺大的许都,竟然没有一丝一毫落入桓骑眼中。

  这一站便是三个时辰,桓骑矗立在山腰,野风吹来,他似乎在风口浪尖之上,行单影只,尽显孤独。

  当桓骑睁开眼睛的时候,夜色降临,黑暗已经将大地吞噬,伸手不见五指,可是桓骑的眼睛中的光芒却愈发明亮。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选择,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贪心的人,两者都要,最终什么也得不到!”

  “在陛下和你之间,我会选择你;在轻柔和你之间,我始终会选择轻柔!”

  桓骑呢喃自语道:“王戟先生,还是那句话,我心安出,即是归途!”

  桓骑摇头,随后张开双臂,双臂猛然一震,似乎要将宽大的衣袖甩到身后,可是他却望记穿的是黑衣劲装,而不是白衣儒袍,也或许在桓骑心中,他始终穿着一件儒袍!

  桓骑双手缓缓合拢,成作揖之势,而后对着许都,对着那座大魏大柱国缓缓躬身,一拜、两拜、三拜。

  “桓骑就此拜别先生,你我就此陌路。”

  他此行上山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事为桓武:就是寻释道人,死马当活马医,为桓武寻一线希望。

  这第二件事,便是为自己求个心安理得罢了,也在自己心中,和王戟做个彻彻底底的了结!

  如今这两件事已经全部完成,桓骑没有必要停留在丘阳山,迈开步伐,步履矫健,往山下而去。

  于此同时,大魏大柱国府中,王戟蓦然放下手中的书籍,背负双手,抬头选眺,恰巧不巧,正是桓骑的方向。

  “先生,怎么了?”燕白驹不明所以的问道!

  “嗯,没什么!”

  王戟笑道:“可能是人老了,已经不中用了,如今才堪堪十月,我心里已经有了寒气儿了!”

  “那我去替先生那件裘衣过来吧!”

  燕白驹略带伤感的说道,十境强者,寿命绵长,精心保养一番,活个两三百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先生如今不过七十多岁,应该是壮年之时,可是先生的身体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

  “府外的人,走了吗?”王戟淡淡的问道。

  “没有!”

  燕白驹回答说道,武斗之后。吴蜀两国和胡人三大王庭使臣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在许都安心住了下来。

  随后便派出九境强者,夜以继日的盯着大柱国府,更有过分之人,试图闯入大柱国府中,放肆至极。

  更让燕白驹生气的是,魏帝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不闻不问。

  “先生若是不喜,我去让他们离开!”

  燕白驹说道,魏帝不出手,儒家可以出手,大魏书院之争之后,各大书院也没有离开,所以许都之中,也有不少儒家圣人!

  “不用了,当年他们被我打怕了,现在也就远远看看我,最多也就心里咒我早点死,也就这点出息了,还不如桓骑那个混账东西。

  “不碍事,随他们去吧!”

  王戟说道:“我这一生做了不少大事,可谓辉煌至极,可是太过凌乱了,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我王戟都不认识我王戟了!”

  “白驹啊,你文才不错,替我立传吧,告诉世人,王戟是什么样的王戟,以后免得他们到处胡说八道!”

  “弟子才疏学浅,怕是难以描述先生之万一,不能担此大任啊!”

  燕白驹惶恐的说道,为先生立传,非圣人不可书,他何德何能啊!

  “我让你写,你便写,那里那么多的废话!”

  王戟说道:“你是我弟子,怎么写,我都高兴!”

  “下去准备吧,不能为我立传,不得出许都书院半步!”

  燕白驹领命退下,王戟看着燕白驹离去的身影,目光时而混浊,时而光亮。

  “桓骑已经趟入浑水之中,轻柔也不得幸免,白驹啊,我不能让你也趟入这浑水之中。”

  王戟苦涩说道:“等你替我立传结束,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尘埃落定,你就安心做个儒家圣人,治世也好,治学也罢,总归身在太平,便是幸运啊!”

  桓骑下了丘阳山,便见无数火把,照亮一方天地,火光之下有一千五百白色铁甲,巍然屹立,待到桓骑出现之时,一千五百骑落纷纷下马,单膝跪地。

  “直死军亲卫,参见军主!”

  “都起来吧!”

  自桓骑来到许都之时,觉得大魏十三道未必靠得住,两人商议之后,便向魏帝请命,各自从边军抽调一千五百骑,以为差遣!

  大魏许都,国之重地,非大魏虎豹骑不得入,按规矩来讲,是不可能让边军进入许都城中的,而且还是整整三千强悍铁骑,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些边军是不是包藏祸心。

  可是魏帝不在乎,桓骑信不过大魏十三道的人,便要用自己人,这很合理。

  况且大魏许都之中,有三万虎豹骑,兵马娴熟、装备精良,许都城外,更有十万虎豹骑在侧,大魏十三道之中,也有高手无数,只要桓骑和萧少商不是自寻死路,便不会在许都放肆!

  规矩,是帝王定的,帝王自然可以更改规矩,只要桓骑和萧少商忠心耿耿,为他办事,这一切对魏帝来说,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起身吧!”

  桓骑轻声说道,随后转身上了马车,一千五百骑立刻起身,而后翻身上马。

  前有两百骑开道,然后便是桓骑的马车,马车两侧,各自有两百骑护卫,马车之后,有九百骑尾随,向许都急行而去。

  身在多事之秋,桓骑不得不防备一手,毕竟儒家不缺圣人啊,若是狗急跳墙,靠他一人,还真未必靠的住啊!

  许都城下,拱卫许都的虎豹骑也接到了魏帝的旨意:两境边军共三千人,不得阻拦其入城!

  核对过数量之后,虎豹骑便放行,一千五百骑军缓缓入城,直往城东而去。

  “昨夜子时,萧少商率西幽一千五百铁骑入城,今夜桓骑又率一千五百直死军入诚,皇恩浩荡,简直不可理喻啊!”

  守城士兵唏嘘不已,大魏虎豹骑,号称天子亲军,拱卫许都,即便如此,他们真正掌控的地方也不过就是四面城墙而已。

  大魏虎豹骑,无诏不得离营,无诏不得深入城中,那里比的上桓骑和萧少商,纵马许都城啊!

  魏帝对桓骑和萧少商的信任,让虎豹骑也感受了危机,这许都之中,究竟谁才是天子亲军啊!

  “管好你们的嘴,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守城将领也羡慕不已,可是他也清楚,魏帝的决定,不是他们可以议论的。

  一千五百骑在许都大狱停下,一柱香之后,直死军已经掌控了整个许都大狱,将狱卒也给整蒙了,直死军在大魏大狱提人,这是常见的事情,可是接管大魏诏狱,这还是头一次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