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过夏林花未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礼物

风过夏林花未央 谈小莹 3127 2019.06.13 19:11

  “没事,没事!”说着,夏殊左右为难地看了看没准备走的林昊,又看了看刚过来的慕颜,干笑几声,说道,“好巧!要不然一起吃个饭吧!”

  说完,不由得瞟了一眼身旁的林昊,原本不善的面色果然又冷了三度。

  不知道为什么,夏殊发现林昊每次见到慕颜就有发毛的势头,后来一琢磨,应该跟文人相轻差不多一回事……这就好比环肥燕瘦,在自己的时代稳坐花魁,自然相安无事,但若聚到一起评个古代第一美女啥的,估计也能为谁是第一打起来。

  女人如此,男人亦然。

  好端端的一枝独秀,突然就冒出个能跟自己打擂台的,心胸宽广点的,能滋生出那么一点点惺惺相惜,但凡有点争强好胜的,估计看一眼都会烦。

  瞅了一眼林昊越发阴沉的面色,真不是一般的争强好胜呀!

  夏殊正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将两人各自支使开,痕迹又不要那么明显……琢磨了一番后,真真觉得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旁边,慕颜恍若丝毫没察觉到林昊对自己的冷淡,竟朝着林昊温和一笑,随后转身将手里的点心递到夏殊手上,温文尔雅地说到,“给!新烤出来的芙蓉酥”说完,如有若无地瞟了一眼林昊,顿了顿,才说道,“我下午还有事儿,先走了!”

  太有眼力劲儿!夏殊忙不得的点了点头,顺便在心里深深做了一个揖,目送慕岩离去。

  “还没看够吗!人都走远啦!”凌浩不耐烦地将自己的包往肩上一摔,脸色阴的快狂风大作,暴雪肆虐了,丢下一句,“走不走!”

  便率先走了出去,人已走出老远,才想到夏殊还要回去拿包,不由得又兀的站住,尴尬地站在路边。

  夏殊看着走走停停的某人,不禁深深叹了口气,多看别人一眼你都容不得,难道就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吗!

  林昊最近刚知道一家做四川菜的特色菜馆,口碑特别好,要请夏殊出去吃,结果被夏殊一口回绝了,实在耗不起那个时间,死活将林昊拉去了食堂,结果也是人满为患。

  夏殊想着若是刚才林昊脸上那阵暴风雪此时刮起来,是不是能将这一堆一堆的人吹到天上,让自己吃个清闲饭!

  一圈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位置坐下,屁股还没坐稳,眼角便瞥到杨凯兴冲冲端着餐盘走过来,热络地打招呼“好巧!夏殊姐!好久没见了!”

  夏殊心想,这巧合也未免太生硬了吧!刚进食堂时,就看见他端着餐盘东张西望找人,原来竟一直未落座,只是面上仍不动声色地配合道,“是呀!好巧!”

  “夏殊姐,现在天气这么好,周末有空,一起去爬山吧!”

  夏殊正沉浸在杨凯的好巧中琢磨他的意图,立刻被开门见山的“盛情相邀”,狠狠呛了一下,差点没把嘴里的饭喷出去!

  虽然你未婚,我未嫁,但如果不是林昊,恐怕咱俩八竿子都打不着,我和你爬哪门子山!见夏殊呛得狠,杨凯歉意之下想站起身帮夏殊拍拍背,余光瞥到林昊绷紧了嘴角,眉头一挑,想要探身过去的身子便戛然而止,半起半蹲,复又坐下,恍若不起身不足以顺畅排出体内废气!

  恶心!

  邻座,无意瞅见这一幕的女生鄙视地睨了杨凯一眼,迅疾地用手遮住了口鼻。

  杨凯顿时一脸憋屈。

  旁边,林昊的手早已拂上了夏殊的后背,一阵轻拍,咳咳……好不容易顺好气,夏殊想着刚才的邀请还没有回复,终不能当做没听见,便模棱两可地说道,“好呀!只是最近要准备考研和毕业论文的事儿,时间比较紧张!”

  “没关系,没关系!”杨凯甚是体谅谦和,说完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林昊,说道“哎!林昊,明天下午的比赛别忘了哈!”餐桌下用脚暗暗踢了林昊一下。

  林昊眉头皱了皱,目光扫了夏殊一眼,顿了顿,才开口到,“你要不要过去看比赛!”

  “我有事儿,班主任让我帮忙过去整理点资料!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去!”想到早就答应慕颜去给他加油,夏殊急忙编了个理由。

  眼角便瞥到杨凯脸上闪过深深的失望,再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有了点幽怨。

  “邀请我爬山,莫名其妙……”夏殊心不在焉地擦着桌子,眉头紧锁,将杨凯中午的言行细细琢磨了一番,还是没想明白为啥对自己这么热情四射,不由得往书房瞥了一眼,想了想,手下一路由客厅擦到了书房。

  自从回来,林昊似乎心情不错,正一脸和气,端正着身子坐在桌前挥毫泼墨,平铺的宣纸上,洋洋洒洒写了很大的篇幅,眼看就要收尾了。

  夏殊想了想,略含蓄地问道,“那个,你不觉得杨凯在我跟前怪怪的嘛?”

  林昊头也没抬,淡淡吐出三个字

  “不觉得!”

  一句话就把天聊死,算你狠!好在自己在尬聊上有一定造诣,夏殊自动跳过刚才那三个字,循循善诱道,“你看哈,中午刚进食堂,我就看到他打好饭了,结果一直等到我坐下,才过来挤一桌子上,还来一句“好巧”,巧不巧他心里没数吗?”

  这次四个字,“他在找我。”

  言简意赅!

  “那平白无故,邀请我爬山呢?”夏殊搬出另一个证据。

  林昊闻言,抬头,嘲讽道,“自作多情!”

  说完,伸手轻轻蘸了蘸墨,眉梢一挑,说道,

  “那是邀请你吗,他不过拐了个弯,想邀请杨雨荷一起爬山,你还真以为是想和你一起呢!”

  哗啦啦,一盆冷水结结实实扣在了夏殊脑门上。

  咳咳!这就好比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主场,结果弄了半天,自己原来只是个陪衬、序幕、幌子……顿时尴尬了!

  这情景,虽然刚才谁都没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夏殊深知化解尴尬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捅破那层窗户纸,让林昊不好再说什么,所以哈哈干笑几声,说道,“太好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杨凯想跟我谈姐弟恋呢……我就说杨凯也不是如此另类的人。”说完,夸张地抚了抚胸口以示压惊。

  “姐弟恋,很另类吗?”正准备落笔的林昊,闻言抬起头,阴沉着脸问道,一双深沉如墨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夏殊,让人不寒而栗。

  难道林昊有姐弟恋的癖好?自己不小心踩了他的小尾巴?夏殊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黑格尔说过“存在就是合理”。姐弟恋也挺好的!我刚才只是想表达,我不能接受,但绝对可以理解!真没歧视或者别的什么意思!!!哈哈!!!”

  也不知是不是被自己最后这几声大笑惊住,夏殊只见林昊拿笔的手不知为何晃了晃。

  啪!一滴饱满丰腴的浓墨不期然落在了莹白的宣纸上,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渲染绽放开来!

  果真,墨是好墨,纸是好纸!

  只是再好的墨,也比不过林昊眼下隐晦不定让人捉摸不透的脸色更有杀伤力!

  眼看写了一下午的心血顷刻间报废,夏殊张了张嘴,一时拿捏不准,该说点什么,才能宽慰林昊此时的心情,最后想了想,说道,“你先忙!”便拿起抹布往外走去。

  “把门带上!”刚走出去,背后传来林昊包含盛怒隐隐压抑的嗓音。

  夏殊刚关上门,林昊脸色凝重地拉开抽屉,伸手从最里侧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砰一声打开,里面是一条精致的铂金项链!

  伸手拿起项链,凝视了半响,长叹出一口气,将项链紧握在手心,脸上却少有的有一丝恍然无措。

  夏殊方才的话还回想在耳边,“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杨凯想跟我谈个姐弟恋呢……我不能接受……”

  犹豫纠结的目光不由得从手上的项链,移到桌子上的台历,今天原本是她的生日,可她刚才那一番无心的话,竟让自己想要祝她生日快乐的念头都变得战战兢兢了,不由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想林昊,你何时变得这么胆小懦弱了?

  半刻钟后,林昊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装作和平时一样,推开门,从书房转悠出来。

  “把客厅收拾一下就行了,其他地方不用管了!”说着,随手将盒子扔给夏殊。

  “给我的?”

  夏殊双手接住,介于刚才自作多情的前车之鉴,少不得要多问一句。

  “给都给你了!不给你,给谁!”

  林昊生硬地说道,

  说话不噎人能死呀!夏殊强忍着爆粗的冲动,气沉丹田,气沉丹田,爷爷叮嘱过自己,伸手不打笑脸人,开口不骂送礼人!

  像是害怕夏殊误解什么,林昊的脊梁挺拔得有点僵直,声音中透着一丝不自然地说道,“谢谢你这段时间过来帮我打扫卫生!”

  眼看林昊少有的一副羞涩模样,夏殊忍住笑,心想这句话还算中听!

  谁知林昊顿了顿,又说道,“你要是不想要,就还我!”

  还真是不能夸,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不想要了,夏殊腹诽道,手上早将盒子藏到了身后,颇有骨气,很是不屑地说道,“送出去的礼物,哪有要回去的道理!”说完,急忙将盒子打开,本想惊艳一下,结果被闪到腰!

  啊?——一颗闪亮闪亮的小玻璃球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