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神仙重生九零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又遇白展堂

神仙重生九零后 不夜留白 2158 2020.03.08 19:00

  “这凭什么证明是北音诬陷北柚的,扔纸团的同学是谁,让他过来,凭什么说是北音指示他干的,两个人对话的视频给我看看,不然我告你们学校,故意诬陷我女儿。”

  冼主任心头一颤,的确是没有,但是那也不能证明不是顾北音指示陆鹏同学向顾北柚扔纸团的。

  这个办公室可是有监控的,说的什么话可都能听清楚。

  “你们可真是可笑,一口一个让我给顾北音道歉,有没有想过受委屈的是我啊!”

  “如果没有监控,你们知道顾北音说什么嘛?”

  “让我滚出考场,顾北音就是这样对待姐姐的,凭什么我不能这么对她,”

  “况且,”顾北柚停顿一秒,继续说道。

  “当父亲的女儿不要,扔下我不管不顾,以后你也别想让我叫你一声爸,”顾北柚早就心凉了,凉的不是一星半点。

  “北柚,你也是我的女儿,哪有不要这么一说,今天的事你应该让着妹妹,你们互相道歉,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别在说这生分的话。”顾业升明显有点错愕,但是归根结底,也明白自己的心思,确实有放弃顾北柚的意思。

  如今,北柚也十八岁了,长的亭亭玉立,也是时候找门亲事,以后好好过日子。

  “自从这个女人带着小我几个月的妹妹进门,我就没有父亲了,所以请以后不要在以父亲的面孔对待我,和针对我外公。”

  “我外公所受的苦,我会双倍讨回的,”顾北柚冷脸,威压爆棚,震慑的在场每个人,惊呆了目光,尤其是顾业升。

  心头一震,从未见过这般的顾北柚,霸气侧漏,震慑全场,就连这个父亲,都有些抵挡不住啊!

  “冼主任,我不为难学校,这件事就算罢了,”说着,摔门离开。

  留在原地的冼主任,狠狠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点了点头,看向顾业升三人。

  “顾北柚同学不追究这件事了,但是顾北音同学扰乱考场纪律,已经取消考试资格,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这话顾业升没听进去,反倒是心中疑惑重重,这人应该是学校主任,为何对顾北柚如此和善,更像是不敢惹到顾北柚一般。

  离开家这么多年,究竟成长成什么地步,真的是一无是处的女儿吗?

  现在已经中午放学了,事情耽搁的有点长,没想到回到教室,发现赵培莉三人在等自己。

  “北柚啊!到底咋回事,你咋还去办公室了。”

  “北柚,你没事吧!”

  关心的声音围绕,顾北柚总算是心情回转一些,“顾北音诬陷我作弊,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

  “我们听邻班说起你,可没吓死,这个顾北音是在太可恶了,一次一次的针对你。”赵培莉气愤,为北柚感到委屈。

  “那结果怎么样,调查清楚了吗?”向离问到。

  “有监控,她的父母过来了,颠倒黑白,还叫我给她道歉,”说着突然笑了,眼里却充满了寒气,一点都不值得伤心。

  “那最后呢?”死胖子皱眉,看顾北柚的神情,不像是难过。

  “就这么算了,”说着回到座位,简单的收拾一下,打算出去吃饭。

  “北柚别难过,你那个父亲喜欢顾北音,让他喜欢,有这么牛逼的女儿不要,偏偏要一个傻子,以后有他后悔的,”赵培莉安慰着,替她说好话。

  顾北柚点头,“这件事我记下,以后我慢慢算账,”

  “对,以后见到顾北音就揍她,看她以后再欺负人。”死胖子伸手比划了一下,惹到顾北柚笑了。

  “死胖子,走,咱们好好吃一顿去,下午还要考试。”

  三人点头,离开了学校,一出学校门口,却碰到了一个人。

  顾北柚脸色一变,脸颊上一片红晕,“白展堂,你怎么在这。”

  一个人吊个啷当,戳在学校对面的石柱子旁,看见顾北柚出来,见她气色不错,方才笑眯眯的说道。

  “我听闻妹妹被欺负了,特意过来看看,”

  这小子咋这么煽情,顾北柚心里头竟有点甜意,“没事,我们要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盛情款待,绝对没参杂半点异样。

  但是另外三个人却炸毛了,和这人吃饭,能吃出心脏病来。

  “北,北柚啊!我想起来我忘拿钱了,我回去取,你们千万别等我,最近腿寒,就不来回奔波了。”向离说完,往回跑去,恨不得飞离炸弹区。

  顾北柚错愕,这是腿寒的症状吗?

  “哎呀,瞧我这记性,我刚才把钱都放在向离身上了,我裤兜和衣兜都破了,我去追他,你们快去吃吧!我就在学校讲究一下。”赵培莉拍了拍脑袋,一副可惜的神色,不在理会顾北柚,转头就走。

  “你呢!”顾北柚瞧着死胖子,见他替两个人尴尬,哪来的这别扭借口,要我都说不出口。

  “北柚,我裤兜也坏了,你知道我胖,所以衣服不合身,我把钱交给瘦高替我保管,这家伙也真是的,咋能把钱包落在教室,我这就去找他,你们去吃吧!”

  这要是在不明白咋回事,本仙就妄为神仙了。

  昨天刚当了一把搅屎棍,现在遇上白展堂,那还敢逗留,不走更待何时。

  “走吧,今天爷请客,”白展堂笑笑,这三个人算有眼力价,今天就放过他们一回。

  顾北柚耸肩,既然白展堂请客,必须吃回来,不然多对不起自己。

  来到一家饭馆,一口气要了六道大菜,这价格看在白展堂眼里,就好比天文数字。

  “妹妹,吃穷了爷,以后娶你都没聘礼了。”欲哭无泪,甚至还有些小埋怨。

  “本仙不要聘礼,”

  这话一说出来,才意识到说错了,瞪着眼睛看白展堂,这欠揍的男人又故意整我。

  “好好好,妹妹尽管吃,等改日我上门求亲,就带两瓶老白干,”白展堂高兴,这等于捡来的媳妇。

  “哼,我外公才不会同意呢,你休想带着两瓶老白干就打发我外公。”

  顾北柚气急,恨不得捶白展堂一拳解解恨。

  “妹妹,爷的全部家当也就两块金砖,还有一张没有底的卡,你可得省点花,”白展堂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眼睛,似乎是哭了。

  我去。

  顾北柚差点摔倒在地,白展堂说什么?

  还有两块金砖,这得值多少钱啊!

  “妹妹不信,改日去我家,我拿给你看。”

  “金砖太小,晚上抱着睡,我那七米的大床显的太空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