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子死人疯·倭寇来了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865 2019.05.22 14:00

  洪秀全赶着马车一路狂奔。

  半路上,陈兴也不是没想过抓壮丁,比如喊路边的什么庄稼汉帮忙找人,可那些人一听是土匪头子,陈兴就算有县太爷的身份也不管用,一个个大门紧闭,直接不让陈兴进门;更有甚者拿了扫帚把陈兴往外赶。

  用那些庄稼汉的说法,别说你没法证明你是县太爷,就算你是……那可是土匪,杀人不眨眼的主,在土匪眼皮子底下找人?这不是逼着人上前送死吗?

  也难怪那些庄稼汉如此,毕竟嘛,那些做了官的,哪个不要要气场有气场、要排场有排场?陈兴就带着一个赶马车的,急得满头大汗不说,身上还有斑斑血迹……县太爷是不像的,反倒有几分像亡命之徒,没抓着报官就不错了。

  这么碰了几次壁,陈兴也不想抓壮丁了,只得一门心思往县城赶。

  陈兴是急得没头苍蝇一样,洪秀全却是留了几分冷静,“大哥,县衙那些人估计是指望不上了,要不去巡检司?”

  所谓巡检司,始于五代,主要是帮助州县官应付地方治安问题,如果还不明白,换个容易理解的称呼,捕盗官,由‘捕盗’二字,估计很多人也就明白这个官的用处了——稽查往来行人,打击走私,缉捕盗贼。搁现在,理解为巡警队、反扒队就差不多了。

  明代开国之初,为了镇压人民反抗,朱元璋老爷子在全国范围内大量设置巡检司。至于洪武中期,人民反抗虽然没有了,也曾裁撤一些,但其他什么逃兵、匪盗问题又开始出现了,所以巡检司经过一系列整改依然存在。巡检司人数不多,一般也就二三十人,顺着那捕盗官的名头,便知捉拿大盗乃是巡检的天职。

  巡检司名义上归州县官管,但因为他们身上担着担子,不在县衙,一般在关隘紧要地方设专门的办案场所。

  陈兴虽然没见过余杭有什么巡检司,但平日也听罗宏俊说过。正如洪秀全所说,衙门那些衙役现在一个都使唤不了,让他们找人肯定是指望不了的……现在看来,只能指望巡检司的人了。

  因此,陈兴很快同意洪秀全的建议,“赶紧去!”

  洪秀全不惜马力猛抽鞭子,赶到巡检司时,已过了足足一个时辰。

  洪秀全一拉缰绳,陈兴急忙跳下马。已是半亮不黑的时候,因为背阳的缘故,加上又没点灯笼,巡检司的大门显得很是黯淡,只门口的两只小石狮子还折射着淡淡的余光。

  若是县衙,门口或会一左一右守着衙役,可这巡检司……看门的倒是有,而且还不止两个,但这些人却是窝在右手边的石狮子后面,还传出一阵兴冲冲的叫声——“咬它……别松口……对!咬、咬!咬死它……”

  陈兴没穿越时在北京,老北京有‘秋斗蟋蟀,冬怀鸣虫’的说法,斗蛐蛐在后世更是入选杭州非遗,对于斗蛐蛐这种古代常见娱乐项目当然是熟悉的很。倒不是陈兴不是对斗蛐蛐多在行,而是对装蛐蛐的那罐子有研究。蛐蛐这东西,可一点不比汽车便宜,好的蛐蛐遇到识货的行家,那就是一台奔驰。俗话说好马配好鞍,好蛐蛐当然少不了好窝。

  蛐蛐罐嘛,有人用草棍或高粱秸编成的笼子,但讲究的要用葫芦。陈兴作为假古董制造户,葫芦是不卖的,原因也很简单,真愿意掏钱买贵葫芦的多半懂这个,假货不好做。他卖的是象牙、楠木或景德瓷做的蛐蛐罐,顺理成章的,少不了加上什么明清贵族用过的古董罐子的噱头;当然,遇上非要古董葫芦的……虽然陈兴对于唐宋元明的蛐蛐葫芦是不是真能留到二十一世纪存在一定怀疑,但这并不影响陈兴拿出一个清代的来。

  因此,骤然看到一群人围着斗蛐蛐,陈兴还真有一种熟悉感。

  但熟悉归熟悉,万事都得分时候。要是换了平时,说不定还会凑上去跟着瞧热闹,可现在……陈兴只想上去一脚踩死那两只蛐蛐!

  陈兴刚上前没说话,一个前一秒还兴冲冲的喊‘咬它’的卒子察觉光线暗了,立刻抬头,赶苍蝇似的甩手,“让一边去!”

  说话间,那卒子又摸了摸后脑勺,“天都快黑了?”

  听着那自言自语的口气,感情这些人从大白天就开始斗了,他们自己都忘了时辰!

  陈兴心里挂念着被赵双刀追杀的罗宏俊,心里又气又急,此刻又见作为救兵的人竟然在这里昏天黑地的都蛐蛐,心里的火立刻喷了出来,于是乎……陈兴一脚就踢在那卒子身上!

  那卒子也不知在这斗了多久的蛐蛐,估计中午晚饭都没吃,都饿得发飘了,骤然受了这一脚,身子立刻不稳,直往后跌倒。

  若单单是他一个人还好,偏偏这卒子后面还蹲着一圈看蛐蛐的。任何一个人蹲着的时候,那重心都是不稳的,只要稍一用力,要么后仰,要么前栽。

  一人还冲着蛐蛐大喊大叫的鼓劲呢,冷不丁一尊黑影压了下来,那脑袋瓜直直的就砸在蛐蛐斗盆上!

  砰!

  这一下子砸下来,有陶瓷破碎的声音,隐约还有脑门砸地的清脆音,不管哪样吧,那蛐蛐绝对是活不成了。蹲着看蛐蛐的一圈人骤然受了这一下,立刻吓得花开瓣儿似的齐齐后仰。有个人倒霉,离石狮子贴得近,后脑勺直接撞在石狮子底座上,那叫一个疼。

  陈兴见这群酒囊饭袋心里更是气急,“刚才还一个劲的喊‘咬它’,现在就知道喊‘哎吆歪’了?”

  那后脑勺砸在石狮子底座上的卒子疼的最是厉害。只见他一手捂着疼的发木的后脑勺,一手抽出腰间的佩刀,对着陈兴恨不得立刻就砍下来,“你他娘的瞎了眼!”

  话说一半,或是后脑勺疼的太厉害,又是一个龇牙咧嘴倒吸气,“敢到这里闹事!”这后半句,声音里透着委屈透着疼,半分凶狠戾气都没有。

  陈兴这时候哪有心思可怜他?只狰笑一声,“这里?这里什么地方?”

  后脑勺砸在石狮子底座上只能说是最疼,却不能说是最惨,因为最惨的是那位脑门直接砸在斗盆上的那位。

  这是群小兵卒子,蛐蛐斗盆用的只是最低级的陶盆,这没练过铁头功就用脑门砸地板……砸碎斗盆当然是不费劲,可那碎渣子要命啊,只见这位老兄脑门上密密麻麻蜂窝似的布满了小碎碴子。

  这还不算啥,关键这位老兄运气还不好,脸和蛐蛐斗盆的直接接触面是额头、眼睛、鼻梁。这三点一面,就属鼻梁最突出,结果可想而知。鼻梁断了得流多少血?不是学医的不好说,但这人呼啦啦的下半张脸全都红了。

  这位老兄疼得眼泪星子直冒,说话嗡声嗡气,一手捂着鼻子脸颊直哆嗦,一手却指着大门上的匾。

  周围一圈倒地的卒子也回过味来,一时间全是刀剑出鞘的声音,“奶奶的,来了个不长眼的!”

  “什么地方眼瞎了看不到?!”

  “不认识字儿,你爷爷身上的衣服也不认识?!”

  ……

  这些卒子一个个凶神恶煞,却没有真敢上来的——世人多有欺软怕硬的习惯,这些卒子也不例外,要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汉,哪管三七二十一?早就扑了上来,可陈兴伤了手,血在身上沾得到处都是。

  试想一个浑身沾血,还混不吝一样、什么都不怕人……你敢上吗?

  巡检司混得估计有点惨,这单从匾额上的蜘蛛网就能看出来,除此之外,因为热胀冷缩、年久失换,那匾额皱得都裂开了。匾上漆字掉得一块一块,巡检司三个字只能勉强看出一个‘司’字来,“你们巡检呢!”

  见陈兴毫无惧色,还是那位鼻梁断了的卒子开口,“你、你是什么人!”

  洪秀全一手持着马鞭,走到陈兴身边,“这是县太爷,赶紧带我们去见你们巡检,有大事!”

  一听来人是县太爷,这些卒子先是一惊,旋即相互看了看,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却是鸟兽散的四处奔逃!

  陈兴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巡检司的这些人,见这些人一听自己是县太爷,地上的钱不捡了、手上的刀不要了,竟然全都火烧屁股一样四处奔逃,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只站在原地喊,“我怎么了?怕成这个样子?哎,别跑啊!别跑!”

  似是为了回答陈兴,一个朝里面跑的卒子大声吼道,“老大!不好了!倭寇来了!赶紧跑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